第124章 上药(进士加更)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 第124章 上药(进士加更)
(猫扑中文 www.osungo.com)    历史证明,图样图森破,是会付出代价的。

    比如安夏。

    怪她太年轻不懂事儿,听了顾寒倾恐怖如狱的名声,也不当一回事,反倒不屑一顾,觉得没什么大不了。

    等到她亲身体验了,什么叫做从精神上碾压式的折磨,她才知道顾暴君的名声是怎么来的!

    看她安夏,时候被宠得多么无法无天,头上几个哥哥,她一个独女,家中十几人围着她转,恨不得给她摘星星摘月亮。

    可因为顾寒倾,她惨成那样,家中长辈还高高兴兴地感谢顾寒倾帮忙教导!

    至今想想,安夏都忍不住吐血。

    不过效果的确显著,从此她再不敢嚣张跋扈,整个人跟脱胎换骨了似的,规规矩矩,也不打架闹事,连成绩都慢慢有了起色,直至考上京大跌破众人眼镜。

    安家长辈不知道多么感谢顾寒倾,言语提起来都是称赞和肯定。

    安夏却是见了他就绕道走,还因此耽搁了她追求男神的机会,等男神眼中有了别人,她已是昨日黄花儿了。

    所以,现在的安夏对顾寒倾,是一种既畏惧,又讨厌的复杂心理。

    嗯,现在看到,还是畏惧居多。

    “顾,三叔,好,好久不见啊。”安夏觉得自己真是个怂包,话的时候声音都在哆嗦。

    能不能有点底气!

    顾寒倾自然知道她是谁。

    除了少年时代的渊源以外,关注着阿元动态的他,不可避免地了解到了姜锦唯一好友的身份。

    他颔首算是应了,收回视线。

    本打算介绍的姜锦却很意外:“你们认识啊?”

    “家中世交。”

    姜锦哦了一声,跟安夏道了别,换了个姿势抱起阿元,有些吃力地从车子上下来。

    路虎车的底盘高,姜锦下来的时候,顾寒倾自然而然地扶了她一把。

    安夏目睹这一切,连感叹都不知怎么表达了。

    姜锦让阿元趴在自己的肩膀上,阿元还睡着没醒,就知道搂住姜锦的脖子,一只手还抓着兔子。

    就怕老爹把自己抱走似的。

    姜锦冲顾寒倾讪讪一笑。

    回到公寓门前,也是顾寒倾从姜锦的包里摸的钥匙开了门。

    玄关摆了两双拖鞋,一双女式,一双男式。

    姜锦见顾寒倾的目光落在那双男式拖鞋上面,也不知为何,就下意识多解释了一句:“那是我经纪人的拖鞋,他因为工作,经常来这儿。”

    解释完她又觉得尴尬。

    顾寒倾没什么,换上那双拖鞋,把一堆购物袋放下之后,又帮着姜锦把阿元抱进卧室。

    大概是在被窝里面闻到了锦锦的气息,阿元很听松了手,任姜锦帮他脱了外套,老爹又给他脱了鞋。怀里还揣着水貂毛兔子,就窝在柔软的被窝中,陷入了甜甜的梦乡。

    姜锦让顾寒倾在客厅坐了,自己迅速进厨房给他倒了杯水。

    “不好意思,只有凉的纯净水。”她心翼翼地把水杯送上。

    顾寒倾随意坐在沙发上,并不介意。

    姜锦这才问:“顾叔,您这会儿来是为了看阿元吗?”

    顾寒倾见她乖巧地坐在沙发一角,膝盖并拢,垂眉顺目,并没有出真正的原因。

    事实上,他今天本来在军区,后来得知餐厅冲突的事儿,想着阿元的心理问题,还是决定过来看看。

    只是他实在太忙,结束工作,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

    儿子阿元更是直接睡着,失去了交流的对象。

    他没有过多解释,只是承认了姜锦的猜测。

    姜锦哦了一声,一时之间,又不知道什么了。

    顾寒倾的目光却落在她露在外面那截雪白皓腕上,猩红吓人的血色牙印上。

    姜锦跟着想起了今天的事情,干巴巴地笑着:

    “啊,这是今天中午在餐厅的时候,遇到的一姑娘,她想要跟阿元玩,阿元不理她,那姑娘又有点熊……”她摸摸头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那场混乱的纷争,又愧疚今天阿元的遭遇,“抱歉顾叔,是我当时疏忽了,都没有注意到阿元的动静。”

    早知道,她不该单纯为了自己的想法,就让阿元一个人去儿童游区玩的。

    顾寒倾不甚在意:“阿元不是个会吃亏的,倒是你,会因为他多不少麻烦。”

    着,他视线往姜锦手腕上一瞟,意指明显。

    “阿元很乖的。”她像是辩解了一句。

    顾寒倾扯了扯嘴角,习惯冷漠的五官,哪怕这样也难以看出是在笑。

    只是他森严眉宇的瞬间温和,刹那间百花初绽、春暖花开,那荡开的浅色柔意,实在是令人惊心动魄。

    “阿元和你在一起很开心,我从来没有见他这么开心过。”顾寒倾似乎想起了什么,眼底笼罩上淡淡阴影,“我真的很感谢你,能够带给阿元一个打开心扉的机会,也那么喜欢他,接纳他。”

    姜锦倒是被夸得不好意思了。

    “有医药箱吗?”顾寒倾忽然问。

    “有的。”姜锦慌不迭从杂物柜寻来医药箱,里面装了一些常用药,还有酒精棉球纱布等。

    她还以为顾寒倾是有什么需要。

    谁知他拿出了酒精、棉球和纱布等东西,却示意姜锦把手递过去。

    “啊?”姜锦傻了眼。

    “你自己应该不方便。”顾寒倾慢条斯理地用镊子夹起棉球,蘸了酒精,“我是军人,应付过各种外伤处理。”

    我又不是不信任你,我只是觉得意外而已。姜锦在心里悄悄嘀咕。

    不过,她还是乖乖伸出手,将伤口露在顾寒倾面前。

    凑近了看,这伤口更是触目惊心。

    那姑娘也不知道是吃什么长大的,牙口这么厉害。要不是姜锦反应快,抽手出来,估计皮肉都会被咬掉一块。

    顾寒倾用手握住姜锦的手腕。

    他的手很稳,温热的掌心接触到她的皮肤,煨热了那一方冰凉。

    她的肌肤很软,素白犹若积雪,入手冰凉滑腻,恍如凝脂白玉。

    灯光明亮下,他动作轻柔,令她连疼痛都感觉不到。

    姜锦看着他认真专注的眼,灵魂也不知道飞哪儿去了,只知道傻傻望着他。

    他动手缠起纱布来,一圈,一圈,又一圈。

    清幽静谧的房间,像是有丝线缠绕。

    一圈,

    一圈,

    又一圈。

    题外话

    感谢心念青兮夏念颜的花花

    这是给幸运儿958的进士加更(4/4)!·k·s·b·
猫扑中文 www.osungo.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