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我希望你能想到我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 第163章 我希望你能想到我
(猫扑中文 www.osungo.com)    姜锦扯了扯嘴角,想要露出一个笑容。

    可试了一下,却非常吃力。

    “好好休息!”顾寒倾手掌压在她肩头,制止了她的举动。

    当他伸手的时候才发现,原来姜锦的肩膀那么纤瘦脆弱,就像易碎的陶瓷,一碰即碎。

    耳边恍然响起蒋郁的声音,那般焦急又慌乱地追问——

    “她是不是很痛?她有没有哭?她应该不会流泪吧,刚刚她那么伤心,都没有流泪。三哥,你知道吗,原来哭也是不会流泪的……”

    没有泪水的哭。

    那一定是悲愤无望到了极致吧。

    顾寒倾心口忽然堵堵的,像是压了块大石头,让他窒息了一瞬,又无语凝噎说不出话。

    最后,他用比平时的低沉还要低沉的声音,像是压抑了汹涌的情绪,而尤显心潮触动。

    “痛吗?”顾寒倾问。

    本垂着眼眸的姜锦,抬了眼,又笑了,笑容苍白无力,却毫不少那份光彩万丈。

    “痛啊。”她来了点精神,没有刚才那副随时都有可能再晕厥的样子,还乐呵呵地回答顾寒倾的问题。

    顾寒倾看她这般满不在乎,平生出怒火:

    “既然知道痛,还这么有勇气割腕?”

    也不知道她那么小小一个人儿,是哪来的勇气,居然敢用碎瓷片割腕,连握着碎瓷片的右手也被割得一片血肉模糊。

    顾寒倾越想越怒,恨其不争地看着姜锦。

    姜锦嘿嘿笑了两声:“那都是吓他的,我故意没有割得特别用力,就是知道我肯定能被救回来!顾小叔,活在这个世界上多好,我怎么舍得去死呢?”

    她真心实意地说着,仿佛自己当时所想,真如此时所说。

    可顾寒倾何等敏锐,怎么会察觉不出她是在撒谎?

    “动脉都快割断了,还叫不用力?”顾寒倾都不知道现在自己是一种怎样咬牙切齿的语气。

    姜锦哑了一下:“那是失误啦。”越说越心虚。

    顾寒倾平缓了情绪,时刻提醒自己,姜锦是病人:

    “你在遇到这样的境地,就没有想过求助他人?而非要做出这般刚烈决绝的选择?”

    姜锦被问得一愣:“求助……他人?”求谁?

    “我。”顾寒倾眸光骤沉。

    姜锦张着嘴巴哑言一会儿:“这些事情怎么能麻烦您……”

    “你叫我什么?”

    “顾小叔。”姜锦忽然明白。

    这个男人,对任何人的分类都有着明确的界限,他既然主动开口让她叫顾小叔,就是代表将她划入羽翼之下。

    可是……

    她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或者说,长大之后,就再没体会过被人保护的感觉了。

    姜锦心里暖暖的,心脏暖得快要化开。

    “以后再出这样的事,我希望你能想到我,嗯?”他伸手摸了摸她细软的头发,像是对待孩子般耐心又温柔。

    姜锦第一次看到顾小叔露出这样温和的表情,几乎愣得说不出话。

    半晌,才弱弱地答了一个:“好。”

    “乖。”顾寒倾拍拍她的头,又给她压了压被角,“先好好休息一会儿,下午我带阿元过来。”

    姜锦紧张起来:“别,别带阿元,我这个样子,他会伤心的。”

    “他已经是小小男子汉了,该承担的,不能隐瞒。”顾寒倾说得风淡云轻,仿佛阿元不是五岁,而是十五岁。

    姜锦有些不忍让阿元看到自己这么羸弱的模样,但顾小叔都放话了,她也不敢据理力争。何况她现在,也没这个力气。

    少了担忧,转而开始期待起阿元过来。

    困意又少了些。

    “对了,我的手机?”周易几乎每天都要询问她的情况,从昨天到现在,都没有一个联系电话,估计已经急死了吧。

    顾寒倾淡淡道:“我已经通知过你的经纪人,他在赶来的路上。至于你的手机,我会让人送回来。”

    “嗯。”

    “睡觉。”

    姜锦听话闭上眼,本没有多少睡意,可闭上眼没一会儿,她昏昏沉沉又睡着了。

    睡着睡着,她好好的睡梦开始不安稳,总觉得有谁在看着她。

    姜锦先是蹙眉,然后缓缓睁开眼。

    她看到打开的病房大门,蒋郁站在那里,远远看着她。

    那目光复杂到,姜锦丝毫窥探不了他的想法。

    “你醒了?”他在门口问。

    姜锦皱眉,撑着坐起来些:“你怎么在这里?”

    脱口便是浓浓的厌恶与抗拒。

    “我来看看你。”

    姜锦疑惑地看着蒋郁,觉得他的语气不对劲,很不对劲。

    又看了看病房,空落落的,只有她一人。

    哦,还有门口站的一门神,也不知道站了多久,但就是没有踏入门口那条线,就跟面前挡着的是雷池一样。

    蒋郁见姜锦转脑袋,赶紧道:“三哥走了,我看他走了才进来的。”

    “你认识顾小叔?”姜锦狐疑道。

    蒋郁抿着唇不肯解释,只是说:“我是来跟你道歉,也许你现在根本不需要这份道歉,但是我还是要跟你说。”

    姜锦道:“蒋四公子,铸成的错误能够挽回吗?你的道歉在我看来毫无意义。如果你是因为我割腕被吓到了,心有愧疚,那你大可不必。我割了自己的手腕是我自己的选择,不是你强迫我,也不是你动手。我只希望,以后我们不要再见面,老死不相往来。”

    蒋郁被姜锦的话刺痛,不过他的心在昨晚的惊心动魄之后,早就麻木。

    “好,你不接受我的道歉也可以,这些话只是我单方面说的,你不用放在心上。你可以讨厌我,憎恨我,都可以。”别……伤害自己。

    姜锦平静得眼中毫无波澜:“我不会恨你。”

    姜锦并没有力气去憎恨一个人。

    憎恨,除了让自己的灵魂也染上黑色,让最初的本心变得不纯粹以外,毫无意义。

    许是经历了昨晚,姜锦想得更豁达,也更潇洒。

    生命其实是很美好的,与其把美好的生命浪费在憎恨一个人身上,不如用这有限的生命去体会更多快乐的事情。

    只是,她不想再看到蒋郁了。

    无所谓原谅不原谅,只是,不想看到他。

    蒋郁似乎听懂了她的言下之意,更是听明白了她的冷漠抗拒。

    他垂着脑袋,看上去莫名的沮丧。

    虽然姜锦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从那个意气风发的蒋四少身上,看出这样的情绪。也许是她眼花了。

    “这,这位,能不能让一让?”

    姜锦跟着往门口看去,就见周易站在那里。

    “周哥!”她声音还有些沙哑,不过能听出她的高兴。

    蒋郁见状,有些不是滋味起来。

    这家伙谁啊?他斜睨着周易。

    周易同样在打量他,只是碍于这男子狼狈如斯也难磨骄骨的气势,揣度他身份不一般,也不敢打量得太放肆了,目光都是小心翼翼的。

    唔,总觉得这位在什么地方见过,看上去非常眼熟。

    不过,你倒是先让我进去啊?

    周易想开口,又被蒋郁的眼神瞪着不得不憋住。

    两人一时倒是僵持上了。

    姜锦看到这一幕,也不知道说什么好:“蒋四公子,您能让我的经纪人先进来吗?”他挡在这里算什么意思?还真要当门神了?

    “经纪人?”蒋郁挑剔地上下扫了周易一遍,最后勉勉强强侧开了一点。

    周易这才瞄准空钻了进来,此时他非常庆幸,自己不是个胖子,反而还算是苗条。

    姜锦古怪地看着周易脸上得意的表情,又装作没看到:“周哥,把病房门关上吧。”

    她没去看蒋郁瞬间萎靡的神情。

    周易得令,上去关了门。

    只是蒋郁的眼神瞪得他心里毛毛的。

    他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是皇帝陛下身边的大内总管,站在门外是求而不得见的深宫怨妃……等等,这是在胡思乱想些什么鬼?

    周易甩头晃出去这些清奇的脑洞。

    他刚关上门,就立马飞身冲到姜锦身边,一幅发现了新大陆的样子:“刚刚外面那人,是范予琳背后的大金主蒋四少?”

    得,和姜锦一个腔调。

    姜锦嗯了一声。

    “你赶紧躺着,坐起来做什么。”周易关心了姜锦,也没忘记八卦,“那蒋四公子为什么会在这里?难道说你跟他认识?”

    “不认识。”

    “不认识他来探望你?”周易当然不相信姜锦的说辞,一心认定她是在隐瞒,“不过这位蒋四公子为什么看上去那么狼狈啊?我听说,这位是出了名的长相出挑,连女明星站到他面前都要甘拜下风。”

    刚刚他倒是看了一眼,可更多的注意都去看他的狼狈去了,哪儿有注意力在乎他的模样啊,真是失策啊失策。

    姜锦瞪他:“你到底是来看谁的?”

    “当然是来看你!”周易大大咧咧地说,“不过说起来,你哪儿受伤了?我听医院说,你是摔的?”

    摔伤?

    姜锦一时没反应过来,等了一会儿,才逐步反应过来。

    应该是顾小叔吩咐的,知道她现在也是个公众人物,割腕这种受伤方式,实在是容易引起误会。如果被那些闻风赶来的媒体知道,能分分钟写出各种“为爱自杀”“逼婚不成”“抑郁症”等等通稿发得满天都是。

    也就是顾小叔有这个能力,可以让医院为她改口,紧把嘴关。

    周易却察出不对劲了。

    刚刚他只顾着八卦去了,没有认真看,这会儿他才注意到,姜锦看上去非常虚弱,而且包扎着纱布的位置,是两只手。一处,更是在手腕上。

    摔伤能摔得这么虚弱?面色苍白得跟纸一样?

    周易不信,自然就问了出来:“你不是摔得吧?你这不会是……割腕?”他跟着倒吸了口气,震惊得看着姜锦。

    姜锦无意隐瞒周易,他到底是自己的经纪人。

    “嗯。”她点头承认,“我自己割的。”

    周易连连抽气:“你是要自杀?为什么?有什么想不开的?”

    “是我一时钻了牛角尖。”割腕这件事能说,但蒋郁的事情,姜锦不打算说。

    “钻牛角尖也不是这样的啊……”周易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他想到刚才病房外的蒋四公子,想起蒋四公子狼狈愧疚的模样,还有他那一身刺目的鲜血,甚至是一头的鼻青脸肿。

    该不会……

    周易很快脑补出一段,蒋四公子逼迫不成,姜锦割腕以证清白的戏码出来。别说,还**不离十。

    他在这个圈子里见多了,来来回回也就是这么些事儿。

    周易看得出姜锦并不想提,他也就跟着装聋作哑,当作什么都不知道,转头关心起姜锦要不要喝水,要不要吃东西什么的。

    姜锦安心于他不多谈。

    她知道以周易的智商,会猜出一会儿。但他不多问,让她觉得很贴心。

    不过周易问她要不要吃东西,倒是把她真的问饿了。

    周易也不知道她现在这个状况能吃什么,便想着出去问问医生。

    可拉开门,蒋郁居然还在!

    就在之前站的那个位置,一动也不动!

    周易啪的关上门,心有余悸。

    “太吓人了,他这要站到什么时候啊?”

    姜锦的心也有些沉甸甸的,不明白蒋郁这到底是要干什么。

    ------题外话------

    忘了说,粉丝榜的奖励已经发放完毕,几位没有留言的亲,我搜出以前的评论奖励在那里了,注意查收哦!

    六点还有一章月票加更
猫扑中文 www.osungo.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