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阿元的生母是谁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 第182章 阿元的生母是谁
(猫扑中文 www.osungo.com)    东南亚的某处据点,面色凝重的男女聚集在一起。

    这些陌生的脸庞中,有一人是熟悉的——

    正是曾经出现在阿元身边的顶尖黑客,黑狐。

    他盘腿坐在地上,膝盖上放着笔记本电脑,带有浓重黑眼圈的苍白脸上却是一片怔愣。

    “现在怎么办?老大居然孤身一人去了海城”黑狐喃喃道。

    有人沉不住气了:“不行,我们不能让老大孤身犯险!海城那边是曼陀罗的老窝,老大又因为救白狼受了伤,风险太大了!”

    “用你说吗?问题是老大坚持要去,你敢在他面前说半个不字?”

    一片沉默。

    “老大去海城是有原因的。”一个白衣男子从里间走了出来,他几乎面无血色,却强撑着虚弱的身体,若无其事地走着,“一个对他来说很重要的原因。”

    “白狼!你怎么出来了!你都快去了半条命,还逞强!”一身材健壮如熊的男子站了起来,上去就先摸了白狼的脉,“嗯,还好脉象平稳,你赶紧坐着。”

    身材健壮如山的他,却是部里的医官,出身中医世家,大学进修西医,堪称学贯中西,医术精湛。

    白狼笑了笑,看上去温和无害。

    在场人却都很清楚他是一个何等恐怖的人。

    这次行动,本来就是以白狼为首布置的周密计划,却因为部里出了叛徒,计划成了一团乱。就这样,白狼还是靠着强大的个人战力,单枪匹马地端掉了敌人的三个据点,咬牙完成了任务。

    本来他差点儿丧命,却被临时从国内赶来的老大给救了。

    白狼很羞愧,自己居然成了拖累让老大挨了一刀。可想而知,受伤的老大到了国内,面临那样的腥风血雨,会是何等艰难。

    但他偏偏不能阻止。

    因为,他知道老大为什么去。

    有人疑惑:“老大不是说为了曼陀罗那些人就跟闻着血腥味儿的鲨鱼似的,若不是他亲身出面,这些家伙是不会放心露面的吗?”说着他就来气,“上次我们辛辛苦苦布置,结果抓一些没用的外围成员,一问三不知!”

    所以,老大坚持要亲身涉险,他们虽然担忧,却没有阻止的理由。所有人都清楚,这是最好的选择。

    坏就坏在,老大负了伤,不然以他的能力,就算十个曼陀罗老窝,他也能全身而退!

    “不仅如此,曼陀罗那里,有一份对于老大来说相当重要的资料,这份资料跟六年前的行动有关,老大必须亲手拿到。”白狼一脸沉静。

    其他人只以为他提的六年前行动,是那次惨重失败的任务,纷纷沉默。

    只有医官,震惊地抬起眼,跟白狼对视,瞬间交换了眼神的信息,彼此都心知肚明。

    六年前,他们与头儿因为任务前往海城,却惨遭暗算,头儿被注射了zs—01药剂,无意识下强迫了一个女人。头儿醒来时,那个女人已经不见了。

    那个女人,也是头儿一生中唯一碰过的女人。

    既然阿元是头儿的血脉,那生下他的人,只能是那个女人!

    偏偏,事情发生当天的四季酒店监控录像,在他们赶到之前便已经取走。后来追踪蛛丝马迹,只能推断出是曼陀罗的人所为。

    所以说,只要端了曼陀罗,找到那份监控录像——

    就能知道阿元的生母是谁!

    下午三点,顾寒倾准时睁开眼睛,不多一秒,不少一秒。

    他眼神迅速清明,看不出任何疲倦之意。

    翻身而起,动作迅捷地把床榻整理好。

    几秒钟之后,床上已经半点看不出被人睡过的痕迹。

    是时候了。

    他在心里沉吟,提上背包,出门。

    他一身灰扑扑的,头发衣服都看上去很邋遢,被鸭舌帽遮住的脸,露出一双眼睛凶狠如狼。

    行走在海城繁华的街头,他看上去与周围人群格格不入,人流来到他身边更是会自动分开,好似摩西分海,让他能轻松游走在人群之中。

    若是京中那些人看到他的样子,必然会惊讶。甚至,根本认不出来他。

    实在是无法想象,那个矜傲、贵气、高高在上的顾三少,会和这般狼狈的模样划上等号。

    身为顾三少,他高坐云端,犹如神衹。

    身在任务中,他却狼狈不堪,气势内敛不放。

    顾寒倾却早已经习惯。

    他曾在异国街头扮成过各种角色,那些淬炼的矜傲被放下,他完全能拿捏出各种气质,来扮演自己的角色,融入人群,达成任务目的。

    他曾多次出生入死,不然也不会建立下都无法完全计算的赫赫战功,三十岁便成为了国内最年轻的少将。

    哪怕他没能执掌实权部门,他却用短短一年的时间,雷厉风行地将自己部下部门,提到了跟实权部门相当的水准!

    京中权贵谁人不说,生子当如顾寒倾!

    此时,顾寒倾来到了海城的一条老街。

    这条街已经超过二十年历史,自然不能与之前他走过的商业街相比繁华,这里更多的是市井百态,路边摆摊的小贩,大着嗓门说话的市民,还有路边的各种小吃店。

    顾寒倾眼神若有若无往旁边瞟了一下。

    然后,他脚尖一转,走向了旁边一家连招牌都没有的小面馆。

    “来一碗面。”他丢了十块钱在桌上,大大咧咧地坐下。

    奇怪的是,他连声音都变了,低沉醇厚的嗓音变得沙哑。

    小面馆老板畏惧地看着顾寒倾,也不敢问他要吃什么面,赶紧动手下了一碗最好的牛肉面,只收了十块不敢多要,只希望这个煞神赶快走,不要跟那些二流子一样要什么保护费。

    小本生意难啊。

    顾寒倾看也没看他,随意散漫地坐着,大腿岔开,还在一边抖腿,动作做得无比自然顺畅。

    身上的军人气息被褪了个干净,难怪小面馆的老板会把他跟街头混混划为一类,实在是看上去就不是什么好人。

    小面馆老板哆嗦着手端上来牛肉面,哀求的眼神一个劲儿往顾寒倾身上飞。

    顾寒倾却当没看到,拆了一次性筷子,大口大口吃起面来,动作粗鲁毫不雅观。

    汤里那些劣质味精的味道,对他来说毫无影响。

    他在这里坐下,本来就是因为这里是最佳观察点,视野开阔,能够把一条街上的情形都尽收眼底。

    至于牛肉面,味道不重要,只是填饱肚子的东西而已。

    顾寒倾背对着街面,却一直在用金属筷筒上的反光,打量着周围的动静,眼角余光从未离开过金属筷筒一秒。

    然后,他发现街对面有个纤瘦的身影,远远看着他。

    有点熟悉,难道是曼陀罗里的谁不对!

    顾寒倾陡然一惊。

    她怎么会在这里!

    他掐着筷子的动作停滞了三秒,才慢吞吞再次吃了起来。

    顾寒倾只希望她不会认出自己,早早离开。

    应该不会,自己这副模样,连老爷子老太太见了都认不出,她怎么可能会认出自己呢?

    顾寒倾笃定,焦急的心态瞬间平复。

    但他关注金属筷筒上反光的目光,却始终未动。

    街对面那个身影动了,她离开了。

    顾寒倾不自觉松了口气。

    他快速把面吃完,虽然不知道她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但他还是决定尽快离开。

    起身离开小面馆的顾寒倾,没有去理会小面馆老板庆幸的眼神,他挑了条人烟稀少的岔路,决定先把后面的老鼠们甩开,再去另外一个地方。

    周围的路越来越老,水泥墙上都是斑驳痕迹和各种小广告,地面上积满散发异味的污水,还有不知道是谁乱丢的垃圾。

    顾寒倾的步伐越来越快,自然带出几分凌厉气息。

    “顾小叔!”一个轻灵的声音唤住了他。

    顾寒倾心头一凛,当作什么都没有听见,继续往前走。

    叫他的人却冲了出来,刚好挡在他面前,垫着脚兴奋仰头望着他:“顾小叔!是顾小叔吧!我没有认错?”

    叫顾寒倾的人,是姜锦。

    她穿着一身轻便的浅色羽绒服,干净的脸庞上满是惊喜笑意,她还戴了顶帽子,有意地遮挡了一下自己的长相,避免走在街上被人认出来。

    顾寒倾无奈瞥她一眼。

    自己这个模样,她几乎能一眼认出?

    顾寒倾已然明白,刚才在街对面,她看着他的背影,就应该认出他来了。

    只是聪明的女孩儿猜到他这个模样,大概是在执行什么任务,没敢公然上去搭话,悄悄走开。等他走到僻静地方,她才跑了出来,喊住他。

    不过,她不知道的是,早已经盯上他的人,就算走到这人烟稀少的地方,也不会被轻易甩开。

    顾寒倾正打算说什么,耳朵一动,眼里闪过厉芒。

    他一把扯过姜锦,拉着她躲进了逼仄的角落,这里刚好是一个拐角,能挡住外面的视线,容纳两个人站住,除此之外多无余地。

    姜锦兴奋之情骤然被打断,她有些慌乱地被压在墙上,嘴巴还被大掌给死死捂住发不出丁点声音。

    这个地方太窄了,姜锦的额头几乎要贴在顾寒倾的胸膛上。

    她努力往后仰头,紧紧贴着身后的墙壁,惊慌失措的望着他。她脸太小,他的手掌盖上去挡住大半张脸,只露出一双眼睛,澄澈的眼眸看上去像是懵懂不知的小鹿。

    慌乱之后,她很快镇定下来,还下意识伸手抓住了他的衣服。

    细如嫩葱的白皙手指,在他灰扑扑的衣服上分外显眼,却都是她对他彻底的信任。

    “嘘,是我。”顾寒倾低头凑到她耳边,显露了自己原本的声音。

    凑近才发现,自己似乎离她太近了,近到随意呼吸,入鼻都是她身上清淡恬静的发香。

    顾寒倾不自在地挪开些。

    但这过于窄小的角落,他再退也退不到哪儿去,只能与她的身体贴着。唯有庆幸现在是冬天,彼此的衣服穿得很厚,顾寒倾才不用觉得自己是玷污了一个晚辈小女孩。

    倒是姜锦,听到顾寒倾的声音,最后一丝紧绷也彻底放开。

    她从顾寒倾的反应感觉到事态的不简单,暗暗责怪自己的鲁莽,不知道会不会给顾小叔带来麻烦。

    她只好乖乖站着,顾寒倾捂着她的嘴她也不反抗,反而睁着一双干净的眼眸把他望着,眼里都是纯然的信任。

    顾寒倾眼里滑过一抹笑意,松开手,转而拍拍她的发顶。

    真乖。

    姜锦露出无声地笑容,又警惕地瞟了瞟外面。

    顾寒倾握住她的肩膀,身子微侧将她护住,用眼神示意她不用担心。

    轻巧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在附近徘徊了一会儿,最后快跑着离开。

    姜锦明显松懈下来,又询问地看向顾寒倾。

    顾寒倾冲她摇头。

    两人没出去,过了几分钟,又有好几人纷乱的脚步声在这条巷子跑过,在附近勘察,甚至有一次,距离两人的藏身之地只有一墙之隔!

    ------题外话------

    呵欠,不好意思今早起晚了
猫扑中文 www.osungo.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