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冬天与夏日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 第197章 冬天与夏日
(猫扑中文 www.osungo.com)    夏日将近,头顶阳光越发灿烂得让人不敢逼视。

    阳光穿透树叶的缝隙,洒落一地的光斑,像是落了一地的金子。树上的知了此起彼伏地唱响夏日欢歌,自鸣其乐。

    这条校园里树叶成荫的宽阔大路,来往的都是骑着自行车慢悠悠闲逛,或抱着专业课本行色匆匆的学生。

    看似很寻常普通的一幕,但是头顶的绿荫,来往的学生,灿烂的阳光,知了的欢歌——构成了清新的一幅画,浓郁的青春气息扑面而来,那画风和感觉给人一中喝了暖茶的治愈感。

    相对于大部分的静态,从远处跑来的女孩儿便尤为鲜活,像是一滴水落入平静的湖面,连带静谧清新的画面,都一下子明快活泼起来。

    女孩儿穿着短袖的衬衫裙,却跑得毫不顾忌,额头鼻尖上都是汗珠,裙摆飞扬肆意,脸上迎风而战的笑意更是舒展得犹如盛放的花朵!

    “卡!”

    站在监视器后的顾青山,举着喇叭大喊一声。

    姜锦放缓脚步停下,撑着膝盖大口大口地喘气。

    一旁的冯萌萌迅速抱着长及脚踝的厚羽绒服冲上去,将姜锦给裹了起来。

    电影里面时间设定是夏日,可实际拍摄时间却是冬天。

    什么灿烂的阳光,还有知了的声音,那都是后期补上去的。

    姜锦和安飞白这群演员们就遭罪了,其他工作人员都裹得跟熊似的,偏偏他们要穿着短袖短裙,还一定要装出天气很热、我一点也不冷的模样。

    等一离开镜头,每个人都冻得跟狗一样!

    姜锦这样的主演还好,有助理,导演一喊卡就立马冲上去又是暖手宝又是羽绒服的,照顾得非常周到。其他的龙套演员就没有这么好的待遇了,都是自己忍着,拍摄还不敢放松了,谁不知道顾导脾气大,谁撞枪口上,他能指着骂一天!

    平时脾气还算温和不错的顾青山导演,一开拍,整个人就变了模样。

    那目光严厉得能活生生吞人似的,而且非常挑剔,连姜锦自己觉得拍得还不错的片段,他却能从里面找出七八个瑕疵!眼神之毒辣,在场众人无不甘拜下风!

    而且,顾导拍摄非常“磨”。

    不是拖延时间的磨,而是一帧一帧镜头的磨,有的时候看起来一气呵成的戏,实际却是分成好几场戏拍,然后剪辑到一块儿的。

    顾导的变态,在于一般导演顶多能将一个镜头分成两三场戏,他能分成七八场。要求之严苛,令得整个剧组整日都是战战兢兢。

    姜锦一开始还有些不适应,一天要被顾青山骂个三四回。

    顾青山可不会怜香惜玉,剧组好几个女配角几乎每天都要被骂哭,姜锦这样已经算是好的了。

    但顾青山还是说她,基本功不扎实,演戏全靠灵气,爆发力虽然强,但持续力不够,很容易出现问题。

    姜锦听得认真,也没哭,她这些年见过的人情冷暖还少吗,顾导骂她至少是为她好,她不会分不清好歹。何况顾青山挑剔她的那些,都是存在在姜锦身上的问题,连她自己都没有发觉。

    小荧幕又与大荧幕有很大区别,姜锦时常被顾导拖着耳提面命,唾沫横飞地跟她讲怎么演怎么演。

    她都听进去了,还会把自己的那些错误记下来,私底下从各个方面来研究这里怎么演更好,晚上回了酒店还要对着镜子挤眉弄眼,标准的学霸演戏方法。

    顾导知道她这些暗中的努力,虽然还是会骂她,但眼神已经温和多了。还会有意无意地跟她讲许多剧本以外演戏的门道,姜锦听得非常认真,成长速度也极快。

    一开始她一场戏要卡个七八遍,现在顶多两三遍就完成了。

    只是,现在这场跑过来的戏,姜锦拍了三次,都是亲自上阵狂奔。

    她头上的汗,一开始还是洒水故意做出流汗的效果。到了现在跑了三次,已经是跑得真流汗了。

    姜锦待呼吸平缓一些,接过冯萌萌递过来的热水杯喝了一口生姜桂圆红茶,裹着羽绒服往顾导所在走去。

    “小姜,你过来看看。”顾导朝她招招手,虽然神色有些冷厉,周围人都噤若寒蝉的,但姜锦自己却习以为常。

    顾导把刚才拍摄出来的画面放到姜锦面前让她看。

    “看出什么问题来没?”顾导板着脸。

    姜锦沉吟了一会儿。

    顾导刚才提过的眼神问题她很注意,表情也没有纰漏,从进入镜头到结束一气呵成没问题啊?

    难道说?

    “跑得不够漂亮?”姜锦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她还以为顾导会冲她翻白眼,结果他却嗯了一声:“还算是有点眼力。知道我们这部电影定位的是什么?是清新校园爱情片,我要求所有的配乐和画面就一个字,美!但是你看,你跑起来的时候,裙摆和头发飞起来的角度都不够完美。小姜啊,你知道老演员有一点什么好吗?”

    姜锦摇头。

    “他们经历过太多拍摄,非常熟悉镜头,也知道怎么拍出来的自己是最漂亮的。小姜你先天条件很好,用我们导演的行话就是无死角演员,无论从哪个角度拍上去都是美的,大概也因此,你没有太注意这方面的问题。但是你的脸美,胡乱飞的头发和裙摆却破坏了这份美,你自己看看。”

    顾青山的一番话,让姜锦警醒,又看了一遍。

    果然是这样。

    画面和构图都非常漂亮,但是暂停那一幕,她的头发却跑得有些乱糟糟的,瞬间破坏了那份美感。

    顾青山难得和颜悦色:“你入行时间短,没拍过两部片子,这个急不得,慢慢来。反正你也跑累了,先休息一个小时,顺便想想。”

    “嗯,好。”姜锦转身的时候,还若有所思。

    剧组人员看到这一幕,还在心想顾导今天心情挺好啊,居然没骂人了。

    下一秒。

    顾导指着刚才群众演员中的一个:“你!就你!给我出来!”

    那个扮成抱着书的年轻女学生的女孩,哆哆嗦嗦走出来,快要哭了:“顾导。”

    顾青山面沉如水:“我说过多少次,让你们拍戏不要看镜头!就算是龙套也拿出来一点敬业精神!如果刚才一幕表现得很完美,就你那一瞟能破坏我们所有人的成功!”

    “对不起顾导,我不是故意的。”女孩哭了出来。

    顾青山不耐烦挥挥手:“再有下一次就换掉。”反正剧组不缺龙套。

    那个女孩儿不敢出声了,她这个角色后面还有两场戏份,甚至还有一句台词,在一众龙套中已经算是破格待遇了,不知道多少人等着抢她的台词呢。

    龙套演员消停了,顾青山才一挥手:“安飞白呢?把那小子给我叫来。”

    今天本来没有安飞白的戏份,但是安飞白却被导演强制勒令要求待在这里,观摩剧组的拍摄过程。

    安飞白裹得跟个粽子似的,在顾青山的召唤下姗姗来迟。

    “我让你在这儿看着呢!你去哪儿了?”顾青山眼睛一瞪,开始发火。

    安飞白却不以为意地掏掏耳朵:“我坐车上暖和会儿嘛,谁让这个天这么冷,顾导你还要设定成夏天的背景?”这老头脾气还是这么坏。

    忙碌在侧的其他剧组人员听到安飞白的抱怨,迅速加快了动作,远远逃开。

    敢在老虎胡须上拔毛的,就是这位啊,真的勇士!

    顾青山气得吹胡子瞪眼:“你说什么?”

    安飞白还笑嘻嘻地问:“顾导,难道设定成夏天,是因为女主的名字叫陈初夏?哈哈!”

    顾青山黑着脸!你笑个屁!

    “你说你,多大都开始演戏了,敬业程度还赶不上人家一个新人!你爸知道了估计得操棍子打你!”

    “我爸老了,跑不动了,追不上我。”安飞白还得意洋洋的,那模样一看就是欠揍,“顾导你说的又是姜锦?”

    “不是她还能是谁!跟你这个混蛋小子简直就是鲜明的对比!好好跟人家学学吧,不然你演员这碗饭迟早要翻!”

    安飞白沉着脸,不高兴了。

    这几天他听了太多类似的话,跟姜锦学学认真吧,看看姜锦每天有多努力,你看人家有天赋有灵气还那么努力你怎么比?

    听得他耳朵都起茧子了!

    安飞白转身就走,看去的方向,应该是姜锦所在的保姆车。

    顾青山看着他的背影,笑骂了一声,眼里有着对这个从小看到大的晚辈的纵容。

    安飞白不是没有天赋,相反,他很有天赋,小小年纪演戏的时候,就让导演惊艳,更让他身为导演的父亲一直想将他培养成一个优秀的演员。

    只是他从学生时代的叛逆期到现在好像还没结束,别人越想让他做什么,他就越不干。演个戏吊儿郎当的,时强时弱。

    还跑去出什么唱片?开演唱会?气得他老爹险些心脏病发!

    就这样,还是我行我素。

    顾青山却知道,这孩子,是典型的遇强则强,遇弱则弱。

    所以,他总是在安飞白面前提起姜锦的好,就是想刺激他。

    希望可以有成效。

    此时。

    姜锦回到了停在片场旁边的保姆车上,温热的暖气让她眉眼都忍不住舒展。再喝一口生姜桂圆红茶,一股暖意从小腹升腾而起,刚才被冻的感觉已经渐渐远去了。

    周易在一旁喋喋不休:“你得庆幸这部剧很多戏份都在摄影棚内,不然就按照这么冻下去,你迟早要感冒!”

    姜锦又喝了一口茶,放下水杯,手里捏着暖宝宝。

    她斜睨了周易一眼:“既然知道外面很冷,你这个经纪人还不一起守着,跟我同甘共苦?”

    “我怕冷。”

    姜锦忍笑翻了个白眼。

    “咚咚咚!”

    车门被人敲响,坐在门边的周易第一个透过单面车窗看到了外面的情况。

    “安飞白?他来做什么?”周易一边狐疑着,一边拉开车门。

    半躺着的姜锦也坐了起来,撞上安飞白的视线。

    安飞白别扭地挪开目光,冲着副驾驶的椅背吼道:“我知道顾导特别满意你,说你有天赋有灵气还特别努力敬业,我压根儿比不上你!你一个新人还赶超了我这个老演员!但是我告诉你,我是不会输给你的!我们真正的对手戏还没开始呢!你等着瞧!”

    周易看了看副驾驶椅背,嗯,整天待在这里是挺敬业的。

    可是:“安先生,你是要我们的车跟你瞧什么呢?”

    安飞白跟看傻子似的看着周易:“我说的是她!”

    他用手指着姜锦,但就是不与她对视。

    周易眉一挑,故意戏谑笑道:“我们姜锦啊,啊,那你要努力了呢。”

    这是下宣告呢?

    姜锦扑哧笑了出来,被暖气熏得粉红粉红的脸,像是染了淡淡粉釉色的甜白瓷,细腻静美。

    恰好看向她的安飞白愣了一瞬。

    ------题外话------

    新的一卷开始啦。
猫扑中文 www.osungo.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