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王见王,动则见血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 第226章 王见王,动则见血
(猫扑中文 www.osungo.com)    姜锦被他的这句话弄得有点懵,她敏锐地察觉这位唐先生话里有话,可她除了用直觉判断出他对她只有善意以外,就找不到别的东西了。

    没等她多想,就被顾寒倾拉着离开。

    姜锦被拉得跌跌撞撞的,几乎要小跑,才能勉强跟上顾寒倾的大长腿。

    “都不顾及顾及我的腿长。”姜锦小声抱怨着顾寒倾,还以为她的声音只有自己能听见,“怎么顾小叔又过来了,相亲总被人盯着的感觉可真是不好”

    顾寒倾嘴角一扯,差点儿忍不住转身过去弹她脑门儿了。

    当我听不见是吗?

    可他不想停留,刚才他一路到姜锦所在的包厢,差不多能推断出那家日式料理,多半就是唐许的产业。在这里停留,跟待在狼窝虎穴里面没有差别。

    一直等到出了餐厅,顾寒倾一把将姜锦塞进车里,关门直接吩咐开车。

    姜锦险些一头撞在玻璃上,气愤地回头:“顾小叔!”

    顾寒倾瞥她一眼:“你是怎么到那个包厢去的?”

    “啊?就是,就是服务生领我过去的啊?”姜锦至今没完全搞清楚状况,“不是你跟我说对方姓唐吗?我就跟服务生说了预约人唐先生,服务生就领我过去了。怎么会认错人了?”

    最后一点她是真的不明白。

    前座副驾驶上的猴子,接了一个电话之后,扭头向顾寒倾报告:“那位唐先生说得没错,他今天的确是有一场相亲,对方也姓姜,正是他爷爷,唐家那位老爷子安排的。”

    听起来,这似乎真的只是一场乌龙。

    男方都姓唐,女方都姓姜,料理店的一些小失误,造成了姜锦认错人的大乌龙。

    但顾寒倾却丝毫不相信这些调查结果。

    那个人心思之深沉,连他都不敢说完全能摸清。一个小小的吩咐就能安排成现在的局面,还天衣无缝。

    表面的调查结果毫无意义,可这些听起来的没有任何纰漏,却让顾寒倾嗅到了不寻常的味道。

    “那个唐佳明呢?”唐佳明才是姜锦这次相亲真正安排的对象,是一名年轻有为的律师,父母都是高级知识分子,一位研究院科学家,一位是大学里的教授。家风清明,教育得当。

    此次顾寒倾还特意吩咐人调查了周围人对这个唐佳明的看法,都说他为人正直善良,是个极有绅士风度的男人,这才放心安排了这次见面。

    猴子也是才接到电话,不知道这个消息是为何被耽搁了:“那位唐佳明先生遇到了车祸。”

    “车祸?很严重吗?”姜锦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事。

    猴子看了一眼顾寒倾,才回答:“不严重,那位唐佳明先生只是一点小擦伤,现在已经出院了。”

    “跟唐许相亲的姜小姐呢?”顾寒倾问。

    “她似乎走错了地方。”

    顾寒倾眸中冷意更盛

    该跟姜锦相亲的唐佳明遇到小车祸,这可以说是意外。该跟唐许相亲的另一位姜小姐去错了地方,这可以说是失误。姜锦该进另一个包厢,却进了唐许所在,这可以说是巧合。

    但这所有意外、失误和巧合加起来,就绝对不是什么无心之过了。

    而是某人,环环相扣,精心设下的一个局。

    这个局,甚至把顾寒倾都算计进去了!

    他只能说,不愧是唐家唐许吗?

    可他算计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只为了跟姜锦见一面?

    顾寒倾的目光随之落在姜锦的脸上,见她真的懵懂不知,还是问道:“你认识唐许吗?”

    姜锦摇头:“我真不认识他,今天是第一次见。”

    她虽不自负记忆力过人,但也不至于认识的人,见面不识的地步。

    唐许的那张脸,她在记忆的每个角落都翻找过了,没有任何记忆。连唐许这个名字,她也没有听说过。是实实在在地不认识这个人!

    顾寒倾暗忖,那唐许,是为了什么呢?

    姜锦有些不安地问道:“顾小叔,那个唐许不是好人吗?”

    她发现,顾小叔对那个唐许似乎特别忌惮,尤其是刚才出现在包厢的那一刻,看唐许的眼神完全是看敌人的眼神,还是能够与他匹及的敌人。

    这还是姜锦第一次看到顾小叔露出这般神情。

    就连当初在那海城香樟村的山上,那般窘迫的困境,顾小叔的眼神都是强大到如同掌控一切、胜券在握。

    而他看到唐许,却是认真、专注、警惕。

    看来这个唐许,是真的不简单。

    顾寒倾听到姜锦这般提问,为之一愣。

    不是好人坏人吗?似乎不能这么单纯地界定。毕竟所谓的好人、坏人,不能仅用一些规则来判断。

    “他是一个,你见了就一定要警惕的人。”顾寒倾只能用这么一句话概括。

    如果可以,他并不想告诉姜锦太多黑暗的东西。

    而关于唐许那个名字的,几乎都是黑暗而肮脏的东西。

    那个家伙,在他们这个圈子有个外号。

    独狼。

    孤独地行走在夜色中,残忍如狼的家伙。

    顾寒倾自然不希望姜锦和那种深不可测的人走得太近,谁知道唐许到底是抱着怎样的目的?甚至是不是在暗中针对他?

    顾寒倾心生忌惮,目光反复落在姜锦身上,又挪开。

    姜锦对顾寒倾警告的话,郑重其事地点头表示听进去了。

    “对了,他还给我留了他的手机号码。”

    “删掉。”顾寒倾果断地说。

    姜锦犹豫了一下,还是听了顾寒倾的意思,把手机拿出来,删掉了刚刚保存的唐许号码。

    “可他也有我的手机号码呀。”姜锦忽然想起这一茬。

    顾寒倾倒没责怪姜锦的不小心,很少有人能够在唐许面前应对自如。

    “设为来电拒接吧,或者他给你来电话了,你就告诉我,我来处理。”可担忧怎么也挥之不去,最后只能归结为一句,“你千万要小心他。”

    “嗯。”姜锦使劲儿点头,跟着如临大敌。

    看她坚毅的小眼神,顾寒倾才忍不住流露出轻松的笑意。

    送姜锦离开的车子远去。

    怀石料理店,唐许却没有急着离开。

    静谧宽敞的茶亭中,他慵懒地席地而坐,跪坐在他身边的女人柔美地递上温热毛巾。

    唐许接过,仔仔细细把手指擦了一遍。

    他的手指被保养得很好,温润如玉,指甲圆润,任谁也看不出来当年干裂开口的惨状。

    唐许盯着自己的手指头,像是透过它想起了什么,唇边噙着笑意,眼神深远悠然。

    他这般气息温和的模样,对于他的属下来说,却仍然不敢怠慢。

    他们齐刷刷地在唐许面前跪了一地,脑袋贴在地面上认错。

    “唐爷!都是我们的疏忽!”

    唐许被这声音从回忆中拉扯回来,恋恋不舍地弹了下手指。

    “算了,那可是顾寒倾,你们在他面前就是不值一提的土鸡瓦狗。”

    就如顾寒倾忌惮他一般,他也在忌惮着顾寒倾。

    就像王见王,不动则以,动则见血。

    他没多少耐心地挥挥手示意这些人下去,一同身边那个姿态柔美的漂亮少女也被赶走。

    没一会儿,他的贴身下属走了进来,手里抱着高高一沓的书。

    分别有论当代文艺复兴、电影的黄金时代、做一个伟大的演员等等书籍内容。

    “爷,还要继续搜罗这类的书籍吗?”

    唐许的手指在这些书的封面上摩挲:“当然。”

    忠心的下属不会多问其间的原因,只需要认真执行。

    等他出去了,唐许暂时放下那些书籍,走到茶亭边。

    茶亭内没有生起任何暖炉,也没有挂竹帘,任由寒风穿堂吹过,透过他那并不厚实的棉袍,直直钻进他的骨子里。

    如今算是倒春寒,暖意未上,寒意未消,完全能跟冬天最冷的时候比肩。

    唐许却毫不在乎这份寒冷。

    他明明都被冻得嘴唇、手脚都冰凉了,他还是自虐般地站在寒风中,看着那夜色中独具一格的庭院,看着那颗树叶凋零的枫树。

    秋天成片的枫树林,火红似霞,一定很漂亮。

    他想。

    顾寒倾把姜锦送回家之后,又反复跟姜锦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让她警惕那个唐许,不要随意接近那个人。

    他的心机之深远,不是她可以想象的。

    姜锦点头嗯嗯嗯,脑子里不期然浮现今天跟唐许交谈的画面。

    老实说,如果不是顾小叔跟她说这个人心思深沉、诡谲莫测,她恐怕真心会将这个人当成是朋友。

    他的想法和言谈,都非常对自己的胃口,就像多年未见的老朋友,一开始的生涩,毫不影响后来两人观念的契合。

    能遇上这样的朋友,机会难得。

    对于姜锦来说,安夏算一个。

    她本来也希望,能够多一位唐先生。

    现在看来,她的这个想法恐怕只有成为遗憾了。

    姜锦并没有去质疑顾小叔的想法,因为随着顾小叔的话,她也想了起来,那位唐许唐先生,在跟聊了一会儿之后,就直接点出了她的职业,是一名演员。

    他还知道自己演过电视剧,最新出演的是顾青山导演的作品。

    这说明,他很清楚自己到底是谁。

    所谓的认错人,都是假话。

    只是她看顾小叔已经足够警惕了,不想再把这个事情说出来,让他草木皆兵。

    顾小叔总是这样,把她当小孩子似的看得紧,生怕他一个不注意,自己就被骗去了似的,连相亲都要跟在旁边,让姜锦真的有一种自己多了个亲小叔的感觉。

    姜锦至今对自己的两次相亲,顾小叔都悄悄跟着的事情,耿耿于怀。

    姜锦想,只要她小心点,远离那个唐许,应该就没有什么大碍。

    反正她也没有什么值得旁人觊觎的东西!

    姜锦顶着夜色回到家,阿元正乖乖地抱着自己的平板电脑。

    冯萌萌跟她招呼过之后,才离开。

    姜锦对冯萌萌很是愧疚,这工作时间早已经超出规定范围,更不要说工作内容,冯萌萌是不仅要打理她的一些事务,给她当助理,现在还兼职当保姆了。应该给人家多发一份工资当奖金才是!

    要不是姜锦想着,阿元只会在自己住一段时间,恐怕早就请了一个保姆了。

    哎,也越发觉得这套房子太是时候把换房子的事情提上日程了。

    “阿元!”姜锦抱起阿元,跟他亲昵了一会儿。

    两人嘀嘀咕咕地交流着,有点鸡同鸭讲,竟也不觉得无聊。

    不知不觉,什么唐许,都被姜锦抛在脑后。

    她抱着阿元,想着要不了多久,阿元又得离开了,就心肝儿到肺都疼得不行,舍不得啊!要是可以把阿元变打包揣在怀里就好了!

    姜锦美滋滋地想了一会儿,又开始催促阿元去洗澡。

    两人高高兴兴入眠,又是香甜无梦。

    第二天,姜锦接到顾小叔的电话,却是在说那位唐先生的。

    不是唐许,而是倒霉的唐佳明先生。

    好好的要跟她相亲,在前去的路上却遇到了车祸,还好没有什么大问题。

    顾寒倾告诉姜锦,说这个唐佳明非常过意不去,因为自己路上遇到车祸而耽误了见面时间,希望能另外再约姜锦。

    顾寒倾斟酌了一下,很郑重得告诉姜锦,如果她不想见面的话,可以不去。

    姜锦却想,事情要有始有终。

    人家都倒霉遇上车祸了,相个亲还放人家鸽子,实在是不好。反正只是见个面吃个饭而已,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姜锦抱着无所谓的心态,把自己的想法告诉给了顾寒倾。

    顾寒倾手机那头沉默了半晌,才应允了姜锦的想法。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跟他见面?”

    姜锦这会儿没敢直接说了,就担心顾小叔又来盯梢,哪怕是为她好,她也有点受不了。

    “顾小叔,要不你把那个唐佳明的手机号码给我吧,我直接打电话跟他约时间。”

    顾寒倾:“这样不安全。”

    姜锦却笑道:“你不是都说了,调查过这位唐先生的作风背景吗?我相信顾小叔你的调查结果,既然都确定这个唐佳明为人不错了,想来也不用担心会出现什么问题。”

    顾寒倾被姜锦堵得话都说不出来。

    题外话

    心思深沉的男二唐先生没有表面那么简单啊!
猫扑中文 www.osungo.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