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梦惊醒,满目娇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 第244章 梦惊醒,满目娇
(猫扑中文 www.osungo.com)    姜锦的起手式往那里一摆,看上去有模有样,跟顾寒倾没什么区别。

    但顾寒倾毒辣的目光一扫,就能发现诸多问题,

    下盘虚浮,双腿无力,手臂位置不对,肌肉发力不够连贯,真正用劲儿了反而容易拉伤自己。

    好在顾寒倾本就没有奢望姜锦会是什么武学奇才,一上来就学个七七八八的。她现在这个样子,还在他预料之中。

    “重心向下,保持平衡。”顾寒倾提醒。

    姜锦已经开始觉得累了,还是咬着牙把膝盖压了压:“这样?”

    “不对。”

    顾寒倾看姜锦调整了好一会儿,都没能找准方向。

    他无奈伸出手,掐住她的腰。

    “稍稍往后,对,就是这个位置。”

    这本来只是为了帮助姜锦寻找重心的一个动作,顾寒倾保证自己伸出手的刹那,绝对的心无杂念。

    却在他说完话的刹那,他的冷静克制被按了暂停,指间柔软的触感,传递无数个神经元,最终抵达他的大脑。

    温润软玉,香雪暖凝。

    嬛嬛一袅楚宫腰,滴滴为谁娇。

    凝神屏气,顾寒倾的理智比感性更快地掐断不该有的心思。

    他迅速松了手,快到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那短暂到小于一秒间的心神失守。又回归如常地看向巨大玻璃镜中,抿唇认真的姜锦。

    练习室采光很好,满室生辉,阳光遍洒玻璃,又反落到姜锦身上,那身皮肤跟素雪似的白到反光。

    香雾云鬓湿,清辉玉臂寒。

    顾寒倾喉结微动,目光灼灼。

    黑眸垂下,掩饰了所有不该有的。

    “顾小叔,顾小叔,现在呢?”姜锦浑然不觉顾寒倾的异样,如水清凌凌的眼眸带着喜意望着他。

    “还行。”顾寒倾说。

    姜锦高兴坏了,觉得自己还是蛮有天赋的嘛,有模有样地按照顾寒倾刚才比划的动作耍了两下,而后又期待着顾寒倾的评语。

    “嗯。”顾寒倾一本正经的神色,掩饰了他此刻的心不在焉。

    明明还有很多纰漏,明明还有很多错误,为什么他就点头说嗯了?

    顾寒倾自己都开始对自己感到头疼。

    “今天先到这里,明天再来。”顾寒倾看姜锦的双腿颤了一下,知道她有些累着了,果断说道。

    姜锦轮流甩了一下脚踝,运动运动。

    应该是今天忙碌了一天,回来还没休息,就进了这练习室,难怪姜锦才练了一会儿,就快站不稳了。

    顾寒倾也让她“好好休息”,这才离开。

    当晚周易给姜锦打电话,说找到武术老师了,他专门请了位女教练,全国武术冠军,最擅长剑术了。

    姜锦说暂时不用,她已经有老师了。

    “谁?我怎么不知道?”

    “顾小叔啊。”姜锦兴致勃勃地跟周易说起自己的新发现,“原来顾小叔从小就开始练武,剑术可好了!他答应了,要亲自教我!”

    “厉害了我的姐,居然那那位大神给你拉过来当老师?”周易已经不想评价姜锦的心脏了,得有多宽广的胸襟,才能这么坦然地使唤一位少将来给你当武术教练啊!

    好吧,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他能说什么?能说什么?

    女教练还是留下当作备用,姜锦主要还是接受的顾寒倾的训练。

    接下来几天,训练都很顺利。

    顾寒倾大概是察觉到自己第一天的“失误”,之后几天都很注意和姜锦的身体接触。

    尽量都是以言语指导为主,很少亲自动手碰到她的身体与皮肤,绅士风度满满的,姜锦也没觉得什么不对。

    若是军中那些曾经被顾大神操练过的士兵们,知道顾大神还有这般温柔如春风的一面,估计很想去死一死。

    大暴君当初训练他们,是怎么来的?

    下盘不稳,好,一脚。

    双腿发颤了,好,又是一脚。

    累得都站不稳了,好,直接踹翻在地。

    ——直接、果断、粗暴。

    那简直是如秋风扫落叶般的毫不留情啊!

    顾大暴君的人生信条是,能用拳头解决的,就绝不用言语!

    但他现在呢?

    顾寒倾不知道,他越是在意什么,刻意去躲避什么,就越会来什么。

    就像是一个魔障,他的理智不断提醒自己,不能陷进去,不能陷进去。可身后就有一股莫名的力量推着他走,让他深陷泥沼,不可自拔。

    经过几天的训练,姜锦已经能连贯地跟顾寒倾对招了。

    尽管她的拳头很无力,落在顾寒倾身上就跟棉花似的,顾寒倾哪怕让她两只手,还心不在焉地神游天外,都能轻松把她压制得没有任何还手余地。

    姜锦不干,强烈要求顾寒倾再降低降低标准。

    顾寒倾拿她没办法,只要一而再再而三地防水,都快把自己的速度放慢十几倍了,悠悠跟姜锦过招,他觉得这速度跟公园老人打太极差不多,偏偏姜锦打得津津有味,一种臭棋篓子遇上凑齐篓子的棋逢对手感觉。

    好吧,只要她开心。

    顾寒倾无奈地顺着她意,一次又一次地给她喂招。

    她蹦跶的样子充满了活力与热情,那般不矫揉做作,生机勃勃,就像是清晨的太阳,映射出钻石般璀璨的光芒。

    顾寒倾微微怔神。

    他黑眸中的飘忽被姜锦捕捉到,她咧嘴,狡黠一笑。

    顾小叔的眼睛,她也从一开始的看不懂,到现在勉强能捕捉到一点情绪信息,就像现在,她知道,顾小叔在发呆!

    听起来好像是很搞笑的事情,顾小叔也会发呆?但迫切想要赢过顾寒倾一次的姜锦,却认为这是一个机会。

    她趁着顾寒倾不备,猛地用拳头晃了个虚招,又用腿去勾顾寒倾的小腿,试图将他弄翻在地。

    这套动作她蓄谋已久,脑中演练过千万遍,这会儿更是超常发挥,动作速度比她自己想象的还要快!

    她轻巧地勾住顾寒倾的腿,脸上才露出喜意,成功了?

    顾寒倾恍神间,敏捷如猎豹般的身手展现,他脚尖方向一动,反客为主,将姜锦踹翻在地。

    以上,完全是他无意识情况下的动作。

    姜锦还么来得及惊呼自己疼痛的小腿跟撞到石头上似的,整个人就直直往后仰倒,眼看着就要撞着地板。

    顾寒倾眼疾手快地捞住她,减缓了她的速度,却挡不住她摔在地上的势头,便索性用手掌垫在她的脑后,一口扣着她的腰,与她一起砸在了地上。

    姜锦被保护得很好,顾寒倾不仅挡住了她的后脑勺,顺带还给她当了人肉垫子。

    陷在他怀里的姜锦,虚幻地眨了眨眼睛,翻飞的浓长睫毛宛若支离破碎的黑色羽毛,眼底流光那是何等惊心动魄的美。

    她微微愣神。

    忽然就想起了那个冬日的夜里,她与他一起逃亡,两人呼吸交错,生命相连,携手奔跑在深山老林中,身后是一群财狼虎豹,他带着她跳下斜坡。

    那会儿,他也是跟现在这样,牢牢护住了自己,没有让她丝毫磕着碰着,自己反倒伤口裂开,雪上加霜。

    不可遏制的遐想,让姜锦的心脏狠狠颤动了一下,像是被谁一把抓紧了。

    她觉得这个怀抱突然就变得滚烫起来,烫得她都觉得不适了,慌慌张张就要爬起来。

    人紧张的时候,肌肉紧绷,是很容易抽筋手软的。

    就像现在,姜锦因为手软,又一次砸进了顾寒倾的怀里。

    这一次她整个人都趴在了他的身上,下巴搁在他坚硬如石的胸口,傻乎乎地望着他垂下来的黑眸。

    视线相触,一个表面平静,一个掩饰慌乱。

    “顾”

    “锦锦!”并未关门的练习室门口,响起一道稚嫩的愤怒的声音。

    姜锦忙不迭看过去,就见阿元捏起一双小拳头,愤怒地瞪着姜锦,身下的顾寒倾,那小模样儿不高兴极了!

    “阿,阿元。”姜锦实在是尴尬,艰难地爬了起来。

    好在这一次,她没有在手软摔进顾寒倾怀里,而是顺顺当当地坐起来。

    然后,坐在顾寒倾的怀里。

    顾寒倾跟着起身,眼皮阖起的刹那,黑沉海底的滔天巨浪也跟着平息,无论底下多少暗流汹涌,面上都已经平静不见风波了。

    阿元几步跑了过来,伸出两只手就去拽姜锦的手臂,硬是把姜锦从顾寒倾身边拽开,还充满占有欲地挡在了她跟顾寒倾中间,愤恨地看着自家老爹。

    “阿元,哈哈,你不要误会了。”姜锦干巴巴地笑着,去摸阿元柔软的头发,“锦锦刚刚是在跟你爸爸,练习武功呢。”

    阿元撅起嘴,一脸我才不信。

    他警惕地盯着顾寒倾,生怕他靠近锦锦,抢了自己的人。

    顾寒倾倒是深知儿子护食的性格,想必姜锦在他的名单中,应该是头等要护着的东西吧。

    “摔着没?”他神色如常地问姜锦,仿佛方才的旖旎暧昧,都只是姜锦一个人的错觉。

    姜锦也承认本就是自己一人的错觉,她压下自己的情绪,笑眼弯弯地说自己没事,一点儿也没摔着。

    “锦锦!”阿元抱着姜锦的腿,仰头看她,小脸儿上堆满了焦急,就差没直接在脸上写着,不要看他,看我看我了。

    姜锦凑过去吧唧一口安抚了阿元。

    “那顾小叔,今天的练习就差不多了吧?”

    “嗯,明天可以教你练剑了。”

    顾寒倾往姜锦所在走了几步,他的靠近让姜锦都忍不住屏住呼吸了,接过他伸出手,揉了揉阿元的头发,与姜锦的动作如出一辙。

    阿元还捧着小脸蛋儿,沉醉在姜锦的亲亲里面羞涩乖巧呢,自然没能反抗向来都很讨厌的老爹揉头发。

    顾寒倾丢下一句“有空可以多练习”,就走向门口,捞起毛巾擦擦并不存在的汗水,往外出去了。

    姜锦侧头的时候,刚好看到他离开时的侧脸。

    完美的轮廓,刀削的下巴,和紧绷的下颌线。

    每一笔每一画,都刻着满满的禁欲二字。偏偏他的俊美,与这禁欲结合在一起,只有一塌糊涂的性感。

    那些被姜锦以为早就遗忘的感觉,又冒头了。

    原来她不是彻底放下,只是把那些心脏蠢蠢欲动的记忆,锁在了记忆的某个角落。只待一天重新席卷而来,会带着更强烈的攻势,肆虐她的所有神经,掀起一场盛大的狂欢。

    说不清,是喜,道不明,是愁。

    比姜锦更混乱的,是顾寒倾。

    自打他出生,就没有遇到过失控二字。

    超乎常人的头脑,让他自打懂事起,就懂得规划自己的一切。所有不该出现在他生命中的东西,都被自动杜绝。

    感情这种无聊的东西,被他划为无用之后,也被淡薄。

    保留的,仅仅有与家人的那点血脉牵连。

    男女之情?

    顾寒倾认为这只是无端消耗男性荷尔蒙的行为,没有任何意义。

    于是,过去三十年,他清心寡欲,除了那次意外,过得跟和尚没有区别。他不是在压抑,而是顺从己心的克制。

    正如他向来对自己说的话,连自己都要求不了,又怎么去要求别人?

    现在,那所有的冷静,理智,客观,淡然都被打破了——

    深夜里,恍然间,他周围出现了一片迷雾,隔绝了他的视线,让他根本分不清自己到底在哪儿。

    他漫无目的地行走着,直至感觉身边出现了一个人。

    一个并不让他厌恶,抗拒的人,就这么紧紧贴着他。

    柔弱无骨的手臂缠着他的脖子,若有若无的如兰呼吸喷洒在他的耳廓,还有那银铃般清脆悦耳的笑声。

    他并不觉得烦躁,反而心里一下子就安定下来。

    就像是他走过了漫长无际的路,终于看到了最美的风景,过往的一切都变得无足轻重。未来也因为有这风景的陪伴,而不再孤寂无聊。

    他主动握住了那只手,将那香雪软玉攥在手心里。

    唇边不自觉浮现一抹微笑。

    ——“呼!”

    顾寒倾猛地坐起,他这才发现,自己不是身处什么迷雾,而是在自己的卧室,四周一片黑暗宁静,将他独自一人的事实无限放大。

    他的手指插入发间,滑过,触到了冰凉的汗水。

    他做梦了。

    一个很荒唐,很荒唐的梦。

    顾寒倾,你一定是疯了。

    他对自己如是说道。
猫扑中文 www.osungo.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