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原来,他喜欢她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 第247章 原来,他喜欢她
(猫扑中文 www.osungo.com)    莫问笑了笑,没有继续追问。

    这点分寸他还是知道的。

    “要是听到你这话,朝朝应该得伤心了,她可追了你这么久。”莫问半开玩笑半认真地提起某人,“亏她还当自己的心思隐藏得很好,殊不知我们这群人都看得明白。哎,你记不记得,那会儿我们都还撮合你们俩呢。”

    顾寒倾抿着酒不说话。

    片刻:“她不是会被动摇的人。”

    “评价很高嘛,难得你顾三也对会别人有好的评价,朝朝是个例外吧?”莫问扯着笑意凑上来。

    顾寒倾用目光阻止了他的靠近,凉凉开口:“我对你的评价,也很高。”

    “哎哎哎,敬谢不敏啊。”莫问拱手抱拳,又跟顾寒倾碰杯喝酒。

    喝了一会儿。

    莫问突然来了一句:“朝朝年底就回来了。”

    顾寒倾嗯了一声,随意的语调,显得他心不在焉。

    莫问苦笑了一声,摇摇头。

    蒋朝朝啊蒋朝朝,我都已经帮你到这个份儿上了。可没办法,谁让顾三就是不来气呢?

    他想到那位唯一能让顾寒倾动容的人,不由得开始好奇对方的身份。

    到底是何方神圣呢?

    顾寒倾觉得屋里闷,起了身,绕过屏风,来到临湖水榭之上。

    手上的酒杯倒是没有松开,青瓷的酒杯被他捏在指间,有着青玉的质感。

    隔着湖水,他遥遥看见对面湖石假山之间开辟的幽静小道,穿着唐代侍女服的两名年轻女子,手执绢纱宫灯,走在最前面开道。

    宫灯照明不过是一种情趣,实际那路固然静谧,却并不黑暗,山石间与草丛里,都巧妙地装上了照明装置。还有树下廊下挂着的红色灯笼,繁红映照在湖面上,微风拂过淡淡涟漪。

    年轻女子身后跟着一人,他很是适景地穿了一身棉麻禅衣,朴素的质地看不出任何骄奢,仅有腰间坠着一块玉,点出那温润君子的从容不迫。他黑发略长,安静柔顺地落下,细腻堪比女子的皮肤,脸上永远带着笑。

    他眉眼如画,气质清淡,走在这灯火繁华间,却深远得仿佛身在另外一个世界。

    外人皆看到他的皮囊过人,气质温润。

    顾寒倾却看到了他那双眼眸中,死寂的灰色,没有任何生机与活力。那是有如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寒冬之冷。

    顾寒倾眼中的冷,是克制,拒绝其他靠近的冷。

    那人灰眸中的冷,却是死人般的冷,是断绝一切生命的冷。

    唐许。

    顾寒倾在心头念出这个名字。

    那人似有所感,忽然抬头,隔湖看来,脸上面具般的笑意多了几分真切,不过不是亲和,而是带着戏谑与不知名的恶意。

    顾寒倾。

    他无声地轻启唇瓣,停下脚步。

    走在他身后的人虽然不知道他为何停下,却无人敢向他发问,恭敬垂下脑袋的姿态,是他们对这个男子的深深恐惧。

    高手过招,仅在瞬间。

    顾寒倾与唐许的过招,不过是眼神的交锋。

    却惊得湖里自由自在的鱼儿纷纷沉下,草丛树林间的虫兽纷纷寂静,周围人更是无一敢插入这场交锋。

    不过,点到即止。

    顾寒倾试探不出唐许的意图,唐许也不知道顾寒倾存在的意义。

    两人各自都有保留,难分胜负。

    目光相接的短短几秒,长远得像是过了一个世纪。

    而后又各自撇开,各走各路。

    跟着出来的莫问,其实在顾寒倾身后站了有一会儿了,只是那两人目光的交锋太过骇人,他这个旁观者像是围观了一场绝代高手的巅峰之战般酣畅淋漓,又丝毫不敢踏足那领域,平白扰了两人之战。

    这会儿唐许走了,顾寒倾若无其事地收回目光,粗粝的指尖皮肤摸索着青瓷酒杯,黑眸看着小小酒杯口上的浅浅波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莫问方敢走上前去。

    他思索了许久,才憋出一句:“你跟唐许认识啊?”

    “有过一面之缘。”顾寒倾跟着拧眉,似乎回想起了当时的情景,颔首而道,“不大愉快。”

    莫问沉默无奈地摇摇头。

    “亏我们这群人,还在想你们俩什么时候能照上面,就是没想到会这么快。你常年在军中不知道,唐家那个私唐许,是个何等人物。”

    顾寒倾之前在这四九城中张狂的时候,整个四九城都是他的天下,当为煌煌之君主!

    现在顾寒倾沉寂收敛,改朝换代。

    唐许成了四九城之巅的人物,他与顾寒倾不同,佛面蛇心,手段狠辣到无人不忌惮,却如狼蛰伏在夜色之中,堪称暗夜之帝王。

    顾寒倾注意到莫问极快咽回去的那个字:“私什么?”

    莫问讪讪的:“你听到啦?”

    “不听到也难。”

    莫问看了看周围,确认没人在,才放心说:“私生子呗,唐许是个私生子,他爸没儿子,才把他接回来传承香火的,这个你不知道?”

    唐家老爷子是个手段刚烈的人物,若放在乱世,必为一代枭雄。

    可惜老爷子是个任务,子嗣缘却福薄,嫡妻给他只生了一个长子,下面几个儿子名为妻子所生,实则皆为外面抱回来的私生子,品性甚是不堪,圈子里的人几乎都知道。

    勉强成材的长子,那位唐家大爷,结婚几十年,别说儿子了,就连女儿也没有。后来才查出问题,是他婚后的一场车祸,坏了他的生育能力。

    唐家下面几个庶子想着长兄无后,原先不得不按下的心思,这就开始蠢蠢欲动了,想要过继儿子的,打算借子女争一争唐家掌门人位置的

    唐家大爷咽不下这口气,百般周折才在外面找回了自己流落的私生子。

    这个私生子就是唐许。

    唐许才被找回来的时候,唐家大爷的几个弟弟还不信,哪怕甩了鉴定报告出来也不信。到现在都还有人传唐许根本不是唐家血脉,只不过是唐家大爷为了稳固自己地位,从外面随便找回来的野孩子。

    反正,唐家就是一团乱事儿,说也说不清。

    顾寒倾摇摇头,表示自己当真不知。

    他知道唐许这号人物,也知道他手段阴狠。

    但唐许背后的那些家族恩怨情仇,他没闲工夫去了解,自然不知道他是不是私生子。

    “其实,现在很少有人敢提起这件事了。我记得前年吧,有个不长眼的家伙,就陈家那老六,跟他爸才调到京城来,身上张狂劲儿还没收起来,居然跑到唐许面前去大骂,说他是野种私生子。没过几天,口无遮拦的家伙就被打断了手脚,丢在京城某个阴暗巷子里,估计这辈子都站不起来了。”莫问说起唐许的那些狠毒手段,也有些忌惮。

    他是走得正大光明的路子,没必要跟唐许这种沉浸在黑暗中的主儿交锋,大家井水不犯河水最好,反正都不是一条道上的。

    顾寒倾若有所思地转动指间酒杯。

    “说起来,你们俩是怎么认识的?我总觉得你们互相知道对方的名声,在有意无意地避开彼此,这难道只是我的错觉?”

    “不是错觉。”顾寒倾的确有这个想法。

    只是当时的情况。

    顾寒倾眯起眼睛,坐在临湖水榭上,隔着那片软红繁华,目光似乎看到了那个棉麻禅衣的男子,看到他的眼神他的笑容,也希望能看透他的心思。

    “不可避免,自然就无需再避。”

    顾寒倾捏着酒杯,一饮而尽。

    ——他避开唐许不与之交锋,不是因为怕了他,而是因为没有必要。

    这不是乱世之争,赢者得天下。

    世界很大,他要做的事情很多,平白无故跟别人对上,无冤无仇的,没有必要罢了。

    想来唐许也是这么想的。

    现在。

    他和唐许,应该都改变想法了。

    又是无处不在的重重雾气,遮蔽了周围的景象,模糊了他的视线。

    他漫步目的地朝前走,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忽然,狂风席卷了他周围,飞沙走石间,他不得不捂住脸来抵挡这风沙,稳固身形没有被动摇。

    当他放下手,就看见四下场景陡然一变。

    潮湿,阴暗,寒冷。

    他顿时认出来了这个地方,竟然是海城香樟村山上那个他与姜锦躲避了一晚的山洞!

    前方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却突然亮起了一团火焰,小小的,却成燎原之势,燃尽了他的血液。

    他眼前一个恍惚,再次抬起眼皮,就发现他已经躺在那山洞的枯草之上,身边柔弱无骨的她,抬起雪白藕臂,攀着他的脖子,将他死死纠缠。

    刹那间,理智尽失。

    他反身压住了她,捉住她的下巴去吻她。

    现在的他没有意识模糊,而是完完全全的清醒状态。

    但他却觉得自己已经没了理智,没有任何反抗之力被压在他身下的,是他一直以来认为的晚辈,而她还一口叫着自己一个“顾小叔”。现在他对待她这般过分,行径令人唾弃不齿。

    偏偏,他控制不了自己。

    如果这是无间地狱,他愿意沉沦。

    但愿不复醒。

    ——黑暗中,浑身都是汗水的顾寒倾再次惊坐起。

    他赤着上身,蚕丝被松松垮垮地搭着,令人血脉偾张的肌肉间,冰凉的汗珠滑落,显示了他这个梦境的不平静。

    他双手撑着额头,脖子都暴出青筋。

    心头,有一把火焰在燃烧。

    那是方才的燎原之火留下的火种,没有任何要熄灭的架势,烧得他唇干舌燥,理智难平。

    顾寒倾低低苦笑了一声,充满了讥讽,那都是对自己的。

    这已经是不知道多少次做这个梦了。

    最开始,只是朦朦胧胧觉得身边有个人。

    后来是,他背着她一起前行却看不到脸。

    再后来,是她的眼睛成了他黑暗梦中世界的月亮照亮一切。

    到现在,他清晰地看到了她的脸。

    还,吻了她。

    那个场景如此熟悉,就像之前他的心结,到现在直接成了他挥之不去的梦魇。

    是的,他是记得的。

    在海城,在香樟村,在那片山上,在那个山洞,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他都记得。

    纵然事后他有短暂的忘记,不过很快他就想了起来。

    那段时间,他感觉自己无法面对姜锦,明明是一个想要细心呵护的晚辈,他怎么就对她做出这般不齿行径?

    顾寒倾的三观,让他无法接受,甚至唾弃自己的行为。

    他第一次讨厌自己过分强大的记忆力,也第一次在面对事情时选择了逃避。

    他心想,那应该是他一时的疏忽,只要姜锦身边有了其他人,看到她与别人幸福并肩站在一起,他的愧疚和不安应该会少一些。

    于是他接受了二姐顾乔的提议,帮姜锦介绍优秀年轻的男子。

    三次相亲,过多的波折,让他最终放弃了这个打算,还冠冕堂皇地告诉自己,是因为姜锦年纪小,没必要太早接触相亲,这些男的更是无一人能配上他。

    现在他的理智,却在很清晰地告诉自己——

    承认吧顾寒倾,你所谓冠冕堂皇的理由,不过是在掩饰自己见不得人的想法。你压根儿不愿看到她身边有人,更不想看到她与别人一起携手幸福。

    如果可以,你只希望她在自己羽翼的呵护下,无忧无虑一辈子。

    呵,多么卑鄙可笑的想法!

    你不想让她有男朋友,你不想让她结婚,到头来不过是为了成全自己卑劣的一厢情愿!

    顾寒倾的耳边,忽然回响着莫问的话。

    ‘这不是喜欢是什么?’

    原来,他喜欢她。

    作为她的顾小叔,却喜欢上了她。

    那她呢?

    顾寒倾想起她在蒋郁面前毫不掩饰的畅快笑意,想到她在别人说他们是一家三口时不自在的神情她是不喜欢的吧。

    她之前还是自己亲侄儿的女朋友,叫着他二姐为阿姨,叫着他父母为爷爷奶奶,她能接受自己这不堪的心思?

    若是被她知道了,她当如何?唾弃?厌恶?远离?

    顾寒倾什么都不愿意看到,他不想离开她。他宁愿就让姜锦这般乖乖待在他身边,哪里也不去,谁也不会有。

    如果她想,他愿意做她一辈子的顾小叔。

    ------题外话------

    今天还有一章加更
猫扑中文 www.osungo.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