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攻人先攻心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 第267章 攻人先攻心
(猫扑中文 www.osungo.com)    说服了二姐顾乔的顾寒倾,心情大好。

    顾乔虽说不是这就赞同了他的决定,但至少以后都不会反对了。顾寒倾今天一番话的目的,就算完美达成。

    两人吃了一顿“铺张浪费”的饭。

    大抵是因为心情好,顾寒倾难得开了尊口,多提点了几句,都被认真记录在案,作为餐厅后续整改的重要意见参考。

    顾寒倾离开的时候,顾乔坐在窗边,看着他的身影远去。

    这个弟弟是她亲眼看着长大,比她足足小了十几岁,跟儿子实在是没什么区别。

    他的优秀,他的理智,他的强大,都如煌煌之日照耀在这京城的上空,把无数优秀的世家子弟寒门骄子都衬托得黯淡无光。多少人羡慕她顾家之龙,说生子当如顾寒倾。

    但只有在他身边的亲人,知晓他内心的孤独。

    成王之路,素来独行。

    老爷子认为强大的人就不应该被感情羁绊,非常欣赏小儿子干净利落的个性。只有老太太和顾乔,家中这两个柔软的女性,宁可顾寒倾平凡一些,也不想看到他孤独至死。

    ——这个由衷的愿望,被现在的顾乔想起来,惹得她轻轻发笑。

    是啊,这不是她和母亲的殷殷期盼吗?怎么真的到了这个时候,她反而率先做了那阻挡的拦路石了?

    就是有点想不到,顾寒倾也会有这样一日。

    爱?

    顾乔的眼神迷离茫然起来,她低低发笑,笑声恨不得吐出灵魂里面的所有痛楚。

    惟愿,她的弟弟顾寒倾。

    爱有所得。

    顾寒倾回家换下了军装,穿了一套休闲随性的家居服,浅色长裤,白色衬衫,薄款毛衣外套。

    顾寒倾常年穿着军装,但他的私服品味照样不俗。

    品味这种东西很有意思,它不是多看时尚杂志就能临时抱佛脚学来的,而是从小浸淫熏陶在一种艺术的环境中,艺术品与环境都会成为灵感的来源,最后组成个人对美的定义。

    眼光在那儿,哪怕是随随便便搭配一下,也能穿出跟其他人不同的品味。

    姜锦如此,顾寒倾也如此。

    他看着镜中的自己,想到一句话:

    如果要改变一个人对你的态度,那就先改变她对你的印象,从穿着开始。

    外在是最能给人直观印象的,人们总是追逐着美好的东西,下意识抵触丑陋的存在。这就是所谓颜值即正义,长得好看就拥有了世界。

    因为好的外在,让人第一眼看到更容易心生好感。

    顾寒倾思索,他过去给姜锦的印象,应该是冰冷严肃的。

    这个印象先入为主,也不奇怪。

    要是知道她后来会成为他生命中的例外,他一开始就会给她那份特别。

    现在要改变这个先入为主的印象,要润物细无声的,从穿着、话语、行为等点点滴滴,逐步推进。

    ——顾寒倾郑重的态度如同即将完成一项艰难的任务,任何细节都在他的掌控之中。这是他根据姜锦的性格,以及两人现在的境地,所制定的缜密计划。

    攻人,先攻心。

    勾起薄唇,转身出门。

    顾寒倾提前回来,是姜锦预料之外的事情。她璀璨星眸中并不掩饰她的惊喜,兴奋又意外地看着顾寒倾。

    “顾小叔?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任务顺利吗?”姜锦脱口而出之后,又有些懊恼,“啊,这些都是机密,不能随便说的对不对?”

    “我只能告诉你,很顺利。”他摊开手,无奈地笑着。

    姜锦也跟着笑了,扭头叫阿元过来。

    顾寒倾看到阿元的时候,有些意外。

    孤儿院是一个危险与磨难并存的地方,一群小小的孩子年纪不大,就要开始争抢资源,抢老师们的关心,抢更好看的衣服,抢更丰盛的食物阿元能从一个婴儿,顺利长到两岁,除了营养不良没有任何受伤,跟他的凶狠的狼崽子性格不无关系。

    习惯了凶狠与抢夺的阿元,哪怕后来回到顾家,他性格中的戾气也挥之不去。

    他的眼睛深处,也一直藏着凶残的光。

    现在,阿元变了。

    他的眼神变了,变得温暖柔软了。

    哪怕仅是一点点的转变,也是一个好的开始。

    不用想,这一定是姜锦的功劳。

    顾寒倾看着阿元的改变,不禁流露出笑意,温和地抚摸着他的头发,又一次感受到他这个当父亲的失败。

    阿元没有如以往快速躲开顾寒倾的手,而是任由他把自己的头发抓乱成鸡窝,小眼神儿偷偷飘向姜锦,忍耐住那份不耐烦。

    顾寒倾将他的小动作尽收眼底,笑意更盛。

    阿元想到锦锦的话,又在姜锦鼓励的眼神下,他犹犹豫豫了半天,终于开了口:

    “爸,爸爸。”

    顾寒倾猛地一震。

    那稚嫩软糯的声音就像是梦里传来,遥远得都不真实了。

    上一次他是无意中喊出口,喊了之后连自己也不知道他叫了爸爸,徒留顾寒倾自己的激动。

    这次他却是发自真心实意的,喊了一声爸爸。

    虽然喊了之后,阿元觉得特别别扭,转身就跑了,姜锦叫也叫不住。

    “他害羞了。”姜锦笑眯眯地看着阿元跑上楼。

    顾寒倾久久没有说话,垂着眼。

    姜锦喊他:“顾小叔?顾小叔?”

    他都没有反应。

    半晌。

    “我太意外了。”顾寒倾等待那激动的情绪过去,才对姜锦说,“这是第二次听他叫爸爸,上一次是在游乐园。”

    那一次,也是跟姜锦在一起。

    姜锦不由得愣神:“那次游乐园虽然一开始很快乐,但后来我是真的不想再有第二次了。”

    游乐园之行的后来非常不愉快,以至于姜锦现在都能想起当时阿元不见时,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楚,连带着她对游乐园都要产生阴影了。

    顾寒倾低低笑了:“阿元比你想象中更强大,你要相信他。”

    姜锦期期艾艾道:“他到底只是孩子。”

    “不管怎么说,遇到你,是他的幸运。”

    “该是我的幸运才对。”姜锦喃喃低语。

    她的话落在顾寒倾耳中:“怎么了?”

    “没,没什么。”

    三天一晃而过。

    顾寒倾休假在家,陪着姜锦和阿元过着简单和温馨的日子。

    姜锦潜意识没觉得三人这样待在一起有什么不对,更没有想过她和顾寒倾会有超出“顾小叔”的亲密。

    先前她一个人的生活,多了阿元,她自然而然接受。

    现在她和阿元,又多了顾寒倾,也是水到渠成。

    她帮着顾寒倾把他空荡荡的阳台种满了花,告诉他每种花的习性,要怎么才能养好。眼见顾寒倾认真听讲的模样,临时客串老师的姜锦忍不住偷笑,难得能看到顾小叔乖乖当学生,于她而言很是满足。

    吃饭时间也都是在一起,那是姜锦在一次看到有人送外卖到顾家后,主动提出来的。她觉得天天吃外卖对身体不好,反正她要做饭,阿元也习惯了跟着她吃,多顾小叔一个人的碗筷也没什么。

    她不知道那外卖是顾乔为了顾寒倾和阿元特别买下朱家菜而准备的,专属营养师为父子俩每天搭配营养均衡的菜谱,每一道菜从出锅到送过来,一切时间都是精准计算过,不用担心营养或者美味的流失。

    这可不是什么一般的外卖。

    她只是在一次送东西到顾家,看到顾寒倾孤零零地坐在餐桌后,面前摆着两三菜,冲她不以为然笑了一句“厨艺不好,就只能凑合凑合”。她脑子一热,提议脱口而出。

    顾寒倾认为会麻烦她的拒绝,更是让姜锦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本来她每天就要做饭,何况顾小叔这段时间帮了她多少?连对面的房子,都是他半卖半送的,她多做点饭又如何?

    于是,顾寒倾顺理成章,作为姜锦餐桌上的固定第三人。

    下午的空闲时间,顾寒倾会教姜锦练剑。

    顺带教一点实用的防身术,让她遇到危险情况可以自保。

    三天时间,都不拖泥带水的,一晃而过。

    姜锦已经收拾好两个大行李箱,明天很早就要出发去另一个城市拍戏,接下来两个多月大概都不能见面。

    阿元泪汪汪地抱着她的腰舍不得。

    直到顾寒倾说,到时候带他去探班,他才乖乖松了手。

    “你们到时候真的要来探班吗?”姜锦期待的眼神跟阿元出奇相似。

    临别之际,她也伤感来着。

    可一听顾小叔和阿元到时候要来探班,她就什么伤感都烟消云散了。

    “不出意外的话。”

    “不能有意外,当然不能有意外了,到时候一定要来啊!”姜锦笑得眼睛都完成月牙儿了,“到时候要来检查检查我的‘实战’效果啊,师父!”

    她那娇娇软软的声音,喊出来一声“师父”,勾得顾寒倾平静的心泛起涟漪。

    他黑眸涌动着她看不懂的情绪。

    “会的,小徒弟。”

    cos了一把师父与徒弟情节的姜锦,一开始还能笑得没心没肺,可脑子里莫名就开始拐弯儿了。

    想着想着,脸也跟着红了。

    姜锦发现顾寒倾不知去了什么地方,应该不知道她的走神与胡思乱想,才稍稍安心。

    已是夜幕初上,阿元闹着今晚也要跟锦锦一起睡的时候,顾寒倾回来了,手里还拿着一个小木盒子。

    “这是什么?”姜锦好奇问。

    “送你的礼物。”顾寒倾当着姜锦的面,打开盒子,“平安符。”

    那是一块雷击桃木符,花纹雕工跟阿元的那块木牌如出一辙,都是顾老太太那钟鸣鼎食的家族传下来的老物件儿。这块桃木符没有阿元那块精致,仅是大巧若拙地刻下“平安”二字。

    这是顾老太太知道儿子要从军时,进的还是最凶险的特种部队,流着泪给他挂上的平安符,也是一个老母亲对儿子的殷切期盼。

    不望他建功立业,只求他平平安安。

    现在,顾寒倾把这块桃木符给了姜锦。

    姜锦虽然不知道这背后的故事,但她以前家里也有不少好东西,能分辨出这块雷击桃木的不凡。

    被磨出了包浆的木牌有多少年头她不好判断,单单是那雷击桃木就无比难得。这么贵重的东西,她怎么能轻易收下呢?

    姜锦的第一反应就是摆手拒绝。

    “太贵重,我不能要呃。”

    顾寒倾不容分说,已经取出桃木符,挂在了她的身上。

    姜锦愣愣地抬头看他,手指不自觉抚上桃木符,指尖摩挲到上面深深刻着的平安二字。

    “你身在他乡,又在拍戏,可能会遇到各种突发情况,这块桃木符一定能保你平安。”顾寒倾淡淡地说着,粗粝的手指在她眉梢轻轻擦了一下。

    他亦是身不由己,不能陪在姜锦身边,守着她的完全。

    只有送出这块陪他出生入死、保佑了他无数次的平安符,陪伴着她,方才安心。

    姜锦听出了顾寒倾话语中的担忧。

    “顾小叔,我不过是拍戏,哪里危险啦?”她有些心慌,只能用这种笑意来掩盖自己的情绪。

    天知道,顾小叔用手指擦过她眉梢的刹那温柔,让她有多么紧张。

    怀里跟揣了头小鹿似的,扑通扑通直跳。

    跳得她血液沸腾,心绪难宁。

    她躲闪的目光被顾寒倾看在眼中,多了笑意,没有点破。

    他的语气带了点严厉,不容拒绝道:“拍戏遇到的危险才更多。”

    吊威亚、骑马这些戏份,哪样不危险了?

    姜锦想想好像也是。

    “那这块雷击木也太贵重了。”姜锦捏着桃木符,就想要取下来。

    顾寒倾按住她的手:“不过一块桃木符。”

    姜锦没空去想什么桃木符不桃木符,她怀里那个小鹿蹦跶得更厉害了。完了完了,顾小叔不就是握了握她的手吗?她紧张什么!

    顾寒倾很快退出她的安全距离,站在一步之遥的地方看着她。

    触手可及的暖意突然抽离,姜锦反而更加不自在了。

    “那,那我就收下了。”也是,连这套房子折价都收下,一块桃木符她矫情什么,不过以后要对顾小叔更好才行!

    姜锦在心里暗暗发誓。

    殊不知,她的一切都在某只狼的掌控之中。

    步步为营,落入圈套。
猫扑中文 www.osungo.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