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6章 噩梦之初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 第316章 噩梦之初
(猫扑中文 www.osungo.com)    最重要的是。

    有了顾阿姨的话,姜锦和周鸣溪这段过去将会彻底成为被掩埋的历史,以后再也不可能有人提起。对于顾小叔而言,她也不再是他的前侄儿媳妇,而只是姜锦。

    姜锦嘴角不觉翘成醉人的弧度,笑容比蜂蜜更甜。

    桑导煞风景地喊了开拍,让姜锦不得不暂时中止关于未来的各种畅想,投入紧密的拍摄日程中。

    相比起其他人对她的恭敬态度,桑导倒是一如既往,该骂的骂,该夸的夸,反而让姜锦心安许多。解决了绯闻这件大事,姜锦心情大好,状态也更好,今天的拍摄内容基本上是一条过,早早就结束了工作,回去酒店。

    忙碌得不见人影的周易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告诉姜锦关于柳子宁的情况——

    早前就有娱乐新闻报道说,柳子宁拒绝了几部电影的邀约,决定投入电视剧的拍摄。她还在一次记者的采访上,表示这是她对粉丝们的回馈。

    她接拍的电视剧也是一部ip改编的大女主戏,讲述了女主角在后宫中披荆斩棘、最后成为皇太后的故事。原著很精彩,电视剧一立案,还特别邀请了电影咖影后柳子宁,迅速引起粉丝的追捧和大众的关注。

    电视剧还没有正式开拍,观众期待度就已经超过百分之九十,可谓风头正盛,甚至一度压过了姜锦和安飞白再次合作的升仙。

    不过柳子宁说得天花乱坠、冠冕堂皇的,却也无法改变事情的真相。

    她并不是为了什么给粉丝的回馈礼物,才接拍的电视剧。而是因为上次昆仑传的大投资,因为柳子宁,他们错过了姜锦这块良玉,还拖延了上映时间,搞得制作粗糙,口碑直线下降,最后这个项目的收益仅有几千万。

    这个数额,可以说是赔得血本无归。

    投资方自然迁怒到了柳子宁身上,再加上她插手剧组投资的做法惹得华天娱乐大怒,有心打压她的气焰。现在的柳子宁,根本接不到大制作的女主角,递给她的本子不是不赚钱的艺术电影,就是一些烂剧本商业片。

    于是,当这部大女主电视剧以千万片酬找上她,她立马就答应了,还粉饰太平地把自己不得已的选择,说成是为了粉丝。

    柳子宁简直活生生地展示了,什么叫做虚伪的范本。

    这一点,姜锦都很佩服柳子宁。

    周易跟姜锦说起柳子宁的情况,也是跟她的新电视剧有关:

    “听说安宁传的投资方要撤资。”安宁传就是柳子宁即将出演的大女主电视剧。

    姜锦觉得很诧异:“撤资?为什么?”

    周易也觉得很奇怪:“不知道,撤资得莫名其妙的。柳子宁虽然现在接不到大投资的电影女主,但并不代表她的影响力就下去了,一部昆仑传还败不完她的投资人好感,很明显这个状况是华天娱乐有意而为之,我对华天娱乐的总裁很熟悉,知道他很**独裁,柳子宁这是触到霉头,才被故意晾起来,目的是让她好好认清自己。”

    提起那个华天娱乐的总裁,周易的神情很复杂,又敬佩又厌恶的那种。敬佩他的手段和能力,却厌恶他的做事方法。

    姜锦逐渐领会了周易的意思:“所以说,以柳子宁现在的地位,投资人应该还是很青睐她,不可能在明知她加入剧组的情况下,还选择撤资对吗?”

    “对,这就是我觉得奇怪的地方。”周易猜测,“会不会,是华天娱乐那边的动作嗯,不太像。如果不要柳子宁接戏,那一开始的新闻就不会放出来,华天娱乐想要暂时打压柳子宁,却不会去损耗她的商业价值。那到底是谁在背后操作呢?这件事情很明显是在故意针对柳子宁。”

    他说着,连连看了姜锦好几眼,就差没把问她的话说出来了。

    周易怀疑,柳子宁的剧被撤资,跟姜锦有关。

    姜锦还能不知道周易眼神的意思,她正打算说她也不知道的时候,忽然就响起了下午蒋郁的那个电话。

    该不会是他吧?

    “真的和你有关?”周易有些急,不是为柳子宁,而是为姜锦,“既然要整治柳子宁,就不该用这么简单的撤资方法才对啊,以她的人脉和地位,完全可以拉来新的投资,到时候电视剧也是照拍不误啊!对她哪有什么大的影响?”

    周易觉得,既然要对柳子宁动手,就要彻底掐断她的上升空间才是。

    比如,在她电视剧制作之后,不给过审。

    周易相信姜锦背后那位,完全有这样的能量。

    姜锦却觉得没这么简单,蒋郁的手段她有所耳闻,都是打蛇打七寸,撤资这种太温和,不是她的风格。

    要么就和蒋郁无关,要么就还有后续。

    果然,第二天周易就告诉姜锦,他通过特殊渠道打听来的消息,柳子宁在安宁传的最大投资方撤资之后,不知在什么人的撺掇下,居然决定亲自接下这份额的投资,还摇身一变成了制片人!

    也就是说,哪怕去掉她获得的千万片酬,柳子宁也至少要为这部剧砸上亿的资金进去。

    柳子宁还借机成立了自己的个人工作室,名义上是挂在华天娱乐的名下,实际上想要独立单干当老板的打算已经很明显了。

    柳子宁这样的做法也不难理解。

    现在投资电视剧比电影还要赚钱,有的电视剧,光是收广告赞助就能回笼百分之八十的资金,从卖第一轮播放权开始,就已经在赚钱了。有的电视剧收益,足以达到两倍三倍。

    这就意味着,如果柳子宁的安宁传能够顺利大火,她投入进去的一亿元,就能成为两亿乃至三亿。哪怕没有大火,按照柳子宁的知名度,也不用担心亏本,还能小赚个千万,柳子宁还能顺势成立个人工作室当老板,从被分的蛋糕一跃成为分蛋糕的人,怎么看都不亏。

    这个消息目前还没放出来,周易能打听出来,也能看出他的人脉之强悍。

    周易摇头叹道:“以我对柳子宁过去情况的了解,这一亿已经是她能拿出来的财产极限,她能信心满满地拿出这笔钱来也能够理解,但一旦安宁传这艘船翻了,柳子宁也彻底栽了,还要得罪华天娱乐。”

    可以想象,当安宁传开拍,柳子宁将会面临各种层出不穷的麻烦。

    这出连环计,毒啊!

    周易若不是知道背后有人针对柳子宁,大概也会认定这是柳子宁的机会。

    何况当局者迷,柳子宁能忍住漂亮的红苹果摆在面前不去咬一口吗?明晃晃的利益伸手就能拿到,谁能想到红苹果是有毒的?

    而柳子宁以为这艘大船会一帆风顺地驶向成功的彼岸,实际上却是带她走向永不能翻身的深渊。

    姜锦也不得不承认,攻心为上,这果然是蒋郁的手段。

    “啊,还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周易迟疑着开口,“昨天发生了一件事情,是我之前派去看着周鸣溪与陆纯的人告诉我的。”

    因为周鸣溪那边险些接受采访把姜锦推下悬崖的事情,让周易警惕起周鸣溪方面的动作来,派了人把两人盯着,哪想得到这么一个重磅消息。

    “怎么了?”姜锦很平静地开口。

    “陆纯大出血被送进医院,孩子没保住。”周易提起这件事情心情也很复杂。

    姜锦神情一震,愕然得说不出话来。

    她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

    “原因是什么?”她脱口而出,问完之后就立马紧抿着嘴唇。

    周易叹道:“具体情况就不知道了,对方是在vip楼层,安保很严,我们的人进不去,但是她是从家里被救护车送过去,发现她的人是顾女士。”

    姜锦长叹着气。

    这次事情周易已经调查出来,不仅是辛颖和柳子宁做了交易,辛颖背后还有一个幕后推手,正是陆纯。

    周鸣溪会接受采访承认与她的关系,大抵也跟陆纯有关。

    做下这一切的陆纯,面目全非到姜锦都不认识了。

    哪怕她做了第三者,在顾家与姜锦争锋相对,在姜锦心中,永远有那个笑得张扬却单纯的女孩儿,那是她的第一个朋友。

    现在,她心里的那个女孩儿死掉了。

    姜锦说不出是恨还是厌恶,还是说什么情感也没有,她只是很想睡一觉,忘掉这些噩梦,开始崭新的人生。

    她有顾小叔,有安夏,有蒋郁,还有身边这么多为她着想的人,以及那些爱护她关心她的粉丝。

    过去,她也该彻底放下了。

    医院vip病房楼层。

    陆纯醒过来的时候,有大梦一场的感觉。

    她似乎被梦魇缠住了,在那个恐怖黑暗的梦魇中,周鸣溪对她举起了拳头,她还失去视若珍宝的孩子。

    不,这一定是梦,等她睁开眼睛,一切都会恢复原样。

    陆纯的眼皮动了两下,却不肯睁开眼睛,死死闭着,潜意识不愿面对事实。

    然后她听到了父母的哭泣和低骂。

    陆母仇恨地哭骂着:“那个畜生!居然亲手杀掉了自己的孩子!从昨天到现在都没见到他的影子!他还是个人吗?顾女士的儿子了不起吗?我的鹿鹿啊!”

    陆父却低声呵斥她:“小点声!顾女士也是守了一夜才刚离开!万一她突然回来,听到你的话怎么办!”

    “听到又怎么样?我女儿都这样了!我连骂两声的权利都没有吗?”

    “你简直愚不可及,顾女士是你能随便叱骂的对象吗?若是顾女士不高兴,我们家都要完!”

    陆母也知道事情的轻重,不再一意孤行,而是心疼起自己的女儿来。

    “你以为我不心疼?但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们能做的,就是为鹿鹿争取更多的利益!不能因为没了孩子,就让鹿鹿失去少夫人的位置!”

    “可怜我们鹿鹿,还要待在周鸣溪那个畜生身边。”陆母泣不成声。

    “有钱的男人有几个好的?如果因为这件事情,能让鸣溪对鹿鹿多一点愧疚,对鹿鹿反而是好的,孩子以后再怀就是。”陆父理智却也冷血地分析着事情的利弊。

    “那倒是。”

    父母的声音,尽数落入陆纯的耳中。

    她睁开眼睛的时候,眼皮牵动着脸上的青肿,疼得她低叫了一声,嗓子却沙哑得不成声。

    “鹿鹿?”陆母眼尖看到了女儿的响动,急忙扑了过来。

    陆父则叫来了医生。

    陆纯茫然空洞地望着天花板,任由医生的各种检查,至始至终,都一声不吭。

    “医生,我女儿怎么样啊?”

    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态度极好,说陆纯的情况没有大碍,之后要好好调养,吃点滋补的药膳。不过因为引产的时候孩子已经成型,对病人的身体影响很大,要怀下一胎必须再等两年。

    “什么?两年?”陆母急了,“那怎么行?医生,没有别的办法吗?”

    医生摇头,表示很难。

    陆父也拉着医生一通好说,问有没有别的办法,哪怕缩短一年的时间也成。

    “两年内怀孕的话,很容易习惯流产,从医生方面,我们是不建议的。”医生无奈道,“我倒是看到病人的精神状况不是很好,对这件事情对她而言应该是个很大的打击,你们可以联系精神科的医生,给病人做个心理疏导。”

    陆母赶紧摆手:“我们鹿鹿又没有精神病!为什么要看精神科!”

    “精神科不是精神病才看的,也有心理医生帮助疏导病人的情绪,可以防止病人患上忧郁症。”

    “我们鹿鹿是很开朗的孩子,哪里会得忧郁症?”

    “忧郁症并不是人自身可以控制住的算了,这个还是看病人家属和病人本身的意愿吧。”医生嘱咐要让陆纯好好休息之后,离开了。

    陆母嘀咕着:“什么主任医师,还一个劲儿劝我女儿去看精神科?有病吧!”

    “行了,少说两句。”

    陆母把注意力放回女儿身上,扑过去问陆纯怎么样。

    陆纯没有任何反应,眼睛寂静如一潭死水。

    对陆纯而言,这是一场噩梦,一场漫长到没有尽头的噩梦。

    而这噩梦,才刚刚开始。

    ------题外话------

    额抱歉,睡着起晚了
猫扑中文 www.osungo.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