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 狗头军师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 第325章 狗头军师
(猫扑中文 www.osungo.com)    从山间别墅回来的当晚,顾寒倾送了姜锦和阿元到家,自家却过门而不入,又重新回到了忙碌的工作中,他毕竟是日理万机的少将大人,年纪轻轻就身居高位,太多眼睛盯着,他必须付出更多的精力,能抽出两天时间已是难得。

    其实姜锦很想在这幽静美丽的山间别墅多留两天,但考虑到顾寒倾,很理解地没有提出来。

    顾寒倾接下来两天都不在家,阿元自然被托付给了姜锦。

    姜锦带着阿元都已经成习惯,阿元一向很乖,刷牙洗脸穿衣都能自己处理好,还不会像其他小孩子一样闹着要大人陪着玩儿,他不在姜锦面前撒娇的时候,总是安静得过分,抱着一本书就能坐上一整天。

    看到现在的阿元,姜锦已经能想象未来的阿元,是一个怎样安静清雅的男神,不知道能吸引多少小姑娘的眼光。

    想想那样的未来,还忍不住偷笑呢。

    在家呆了一天之后,姜锦就坐不住了,不能让阿元盯着电脑太久,免得伤害眼睛。

    她打算带着阿元出门一趟,就约上最近也在空闲期间的安夏,带阿元出门透气的同时,心里也憋着很多话,要跟安夏这个狗头军师请教。

    安夏最近没像前段时间忙得那么厉害,她自嘲是个天生劳累命,松懈下来反而不习惯了,听到姜锦的邀约,兴奋地盘算着找个地方嗨一嗨,找回骨子里面丢掉的自由基因,不能变成工作的奴隶!

    “嗨什么嗨,阿元还在一起呢。”姜锦毫不留情给安夏泼了一盆冷水。

    安夏的心都凉了半截:“什么?小暴君也要一起啊?”

    “别叫人家小暴君,阿元多听话多可爱!”姜锦护崽子得厉害。

    安夏撇撇嘴,没有跟她争论,反正姜锦有了新欢就忘了旧爱,想想就让她泛酸。

    没了浪一浪的行程,约好的地点变成了一家咖啡厅。

    安夏在这方面还是非常靠谱,找的地方都是那种隐秘安静的。就像这家咖啡厅,非常小众,不为人知,老板是个画家,开个咖啡厅就是打发时间不为赚钱,所以来的人也少,显得格外幽静。

    姜锦这样的演员也不用担心会碰上粉丝的情况,能够享受安安静静的下午茶时光。

    姜锦带着阿元先一步找到这家坐落于一条老巷,被门口小丛竹林遮掩住门脸的咖啡厅里。

    一进门,就闻到空气里的浓郁咖啡香,耳畔是舒缓静心的音乐,入门的地方摆着几个或大或小的粗陶花瓶,里面都插着干花干草,还摆着一幅油画。其他细节的小摆设也很用心,每张桌子都摆着插有粉色花枝的玻璃花瓶,姜锦没认出来这花是什么品种,颜色粉粉的,特别漂亮。

    接待姜锦的是一位有着圆圆脸蛋儿的年轻姑娘,她并没有认出姜锦,对她如对平常客人一样,引导他们来到角落的位置。

    整个咖啡厅被中间的读书区划分成两部分,除了姜锦这一桌,另外一桌是一对中年男女,不像是夫妻,两人脸色严肃,反倒像是在谈正事。但他们穿着考究,言谈都刻意压低声音,姜锦落座的位置完全听不到他们的交谈声。

    从这桌客人,就能对这家咖啡厅的常客素质,有一个大概的判断了。

    阿元不喜欢喝这些,陪着姜锦坐了一会儿。

    在安夏到了之后,他就跑去了读书区,这种读书区远比什么儿童游乐区更合他的心意。

    读书区是一片高高的书架为主,上面的书籍种类繁多,囊括着各种类别,而且书籍都是被翻阅过多次的老书,纸脆泛黄,别有韵味。围着书架摆了几个懒人沙发,供在此的客人休息。

    阿元小小的身子窝在懒人沙发里,从后面就能看到黑乎乎的小脑袋。

    姜锦用目光确定了阿元的所在之后,放心招呼安夏坐下。

    “你怎么站着不坐?”

    安夏默默闭上张开的嘴巴,摇摇头:“就是有点感叹暴君家的基因,果然跟我这样的学渣不一样。我在他那个年纪的时候,还只知道玩泥巴,可人家在看什么?人类简史!”

    “哦,我还没注意呢。这本书我也看过,它的副标题特别有意思,从动物到上帝,内容更是有趣”姜锦在安夏的目光中,把准备滔滔不绝的嘴巴闭上,“好吧,我不说了。你怎么没精打采的?”

    安夏把包一丢,有气无力地趴在桌子上。

    “心情不好。”

    恰好服务生走过来,询问两人点单情况。

    “两杯拿铁,一份点心塔,再送一杯温水给那位看书的小朋友。”姜锦做主点完餐,等服务生走远,才问安夏,“你怎么了?工作不顺心?”

    “不是。”安夏闷闷的,看上去没什么力气。

    既然不是工作,那就是感情了:“你和那位莫问先生又出了什么问题?”

    安夏讶异地抬起脑袋,脱口问道:“你怎么知道?”

    姜锦又好气又好笑:“能影响你情绪的,不是工作就是感情。而足以你的感情线,除了莫问先生,也就没别人了吧。”

    可惜那天见过的安夏发小,只是单相思,安夏本人并不来电。

    安夏被姜锦两眼就看破,反而有些不好意思,尴尬地摸着鼻子望天花板:“没有啦,我就是,就是好吧,是有些不顺心。”

    “说来听听?”

    安夏就是矫情,开始闷闷不乐死活不肯主动提起,姜锦一问她,她就滔滔不绝地开口了。

    “上次我不是跟你说过,我跟他告白了,他愿意接受我试试的吗?”

    “哦,让你当备胎的那次。”姜锦怎么能不记得?在她印象中,永远大气、智慧、坚强的女王安夏,在遇上莫问那个名字后,却跟孙悟空遇上了唐僧,简直就是命中的克星,女王摇身一变成了小女人,姜锦都不适应了。

    安夏被姜锦的吐槽噎了一下。

    但她不得不承认,姜锦说得没错,她的存在就跟备胎没有区别。

    “之后我们也有过几次约会,吃饭啊看电影什么的,啊,有一次还碰上了他妈妈,柳阿姨以为我们俩在谈恋爱,看我的眼神”安夏捧着脸,居然羞涩了起来,果然爱情是个神奇的东西,“之后柳阿姨找过我好几次,话里话外都很喜欢我,希望我能和莫问好好发展。”

    姜锦还能不知道安夏的心思,一听就知道她接下来的套路:“然后你就想走这位阿姨的路子,曲线救国?”

    安夏点点头:“莫问对他妈妈很尊敬的,我想能有柳阿姨帮我说话,我在莫问心里的分量也能大一些。所以接下来我经常跟柳阿姨见面,为了打好关系,当然也就忽略了莫问那边。”

    “忽略?是见面次数少了?”

    安夏干咳了两声:“不,是没见面。”她在姜锦无奈的眼神中,急急忙忙解释,“我的工作太忙了,你不知道,我一个人都快当两个人用了!”

    姜锦隐约觉得抓住了重点:“你跟他妈妈有时间见面,不跟他见面。”

    “这不是重点啦。”安夏没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反而忿忿地说起莫问最近的转变,“最近这段时间,我就发现他对我特别冷淡,我打电话他说忙,约他出来吃饭他也说没空!我心里急啊,就找人打听!果然!”

    姜锦心想,这事儿不对啊,你这是走歪路不走正路,人家正主不高兴才故意不理你的吧。

    安夏的想法却截然不同:“其实莫问有喜欢的人,我知道!他喜欢了人家很多年,可惜别人看也不看他!那个女人前几年就去了国外,一直没回来,莫问这心思才淡了,不然也不可能有我的可乘之机。这次我看他不对劲,问了人才知道,莫问的女神要回国了!”

    女神?姜锦想着这两个字,隐隐有种不是滋味的感觉,仿佛这个女神和她冥冥之中存在什么联系,而且是让她很不爽的联系!

    姜锦以为这是错觉,继续听安夏说话,就见她噼里啪啦地开始控诉莫问的翻脸无情,果然是把她当备胎,女神一回来就踹开她云云。脾气上来了,还信誓旦旦地说要跟莫问断绝联系,再也不要喜欢他,如若违背她就是狗!

    姜锦看她都举手开始发毒誓了,赶紧阻止了她:“行了,别发这种很明显会自己打脸的毒誓!丢人!我觉得这件事情是你的问题。”

    安夏差点儿炸了,要不是考虑到这是安静的咖啡厅,声音稍大就会影响别人,估计她就拔高声音开始反驳姜锦了。

    至于提高音量,往往是心虚的表现。

    姜锦不管不顾地继续说自己的想法:“我认为,是你没找准重点,你喜欢人家应该留出时间给莫问才是,而不是一味地攻略他妈妈,就算拿下了也没用啊。医生这个职业很累吧,空闲时间少,想来跟母亲的交流也不多,万一他根本不知道你一直在跟他妈妈联系呢?”

    安夏傻眼了,完全没有想到还有这种可能。

    姜锦娓娓道来:“说不定他还以为是你先放弃,有一阵没一阵的,就跟小孩子的感情,来得快去得也快。”

    “所以,他说不准是以为我根本没认真,才故意对我冷淡的?”

    姜锦点头。

    安夏觉得姜锦说得不无道理。

    重点是,她总结了一下最近莫问的态度和言语,和姜锦的分析不谋而合啊!

    她激动起来:“所以,我不是因为女神被啪飞的哦?”

    姜锦坑队友不手软:“那也不一定。”

    安夏的脸色一下子垮下来,但因为姜锦的开导,她的情绪明显雀跃多了,被动便主动开始问姜锦,找她有什么事儿。

    “我听你打电话说话的语气,就知道你肯定有事找我商量,还支支吾吾地卖神秘?”安夏眉飞色舞地嘚瑟说道,终于找到掰回一局的机会。

    这下换成姜锦不自在了。

    “那个,我的确有事情想找你支招。”刚刚还在安夏面前,对她的感情分析得头头是道,现在换了自己身上,就跟傻子似的什么也不懂了。

    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感情这种东西,身在局中永远无法理智,反而局外人个个都是恋爱大师。

    “怎么,你有了喜欢的人,想找我支招啊。”安夏半开玩笑半认真道。

    姜锦居然嗯了一声,轻轻点头承认。

    安夏下巴都快掉下来:“居然是真的。你这是暗恋?不是吧,谁有这荣幸,能得到姜女神的青睐?”

    安夏以为,就姜锦这样的存在,不应该勾勾手指,男人就扑上来了吗?还需要追求人?

    “那个,你也认识的。”

    “谁?”

    “顾,顾寒倾。”在安夏面前,姜锦没有叫顾小叔,而是声细若蝇地唤出他的本名。

    陌生而又熟悉地咬着这三个字,她的心脏一下子被揪紧了。

    “谁?”安夏腾地站起来,声音回荡在整个咖啡厅。

    咖啡厅为数不多的寥寥几人统统看向安夏,姜锦迅速捂住脸,恨不得跟安夏装作不认识。还有阿元,也是嫌弃的眼神落在安夏身上。

    安夏不以为然,坦荡荡地跟咖啡厅众人道了一圈歉,重新坐下。

    她焦急得不行:“你说谁?顾顾”那个恐怖的名字实在是叫不住口,“顾暴君?锦锦,你是不是脑子瓦特了?我带你去看医生吧!”

    她傻乎乎地伸出手,就要去摸姜锦的额头,看她是不是发烧了。

    姜锦侧身躲开,瞬间不乐意:“我喜欢他怎么了?他多好!”

    在她眼里,顾寒倾就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

    安夏摇头半天才憋出来一句:“你们一个个的,明知道是泥坑也要往里面跳的傻女人啊,哎,哎,哎。”

    接连叹了三声气,完全不理解包括姜锦在内,那些喜欢顾寒倾的女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居然会有人喜欢行走的冰坨子?

    何况顾暴君不仅是性格冷淡,而且智商太高,往往能抓住漏洞,专戳人的痛脚。简直就是性情残暴、麻木不仁!

    安夏在心里夸张地描述着顾寒倾,几乎把这个名字和“反派boss”划上了等号,不然怎么能口口声声叫着顾暴君呢?

    那就是她的童年阴影!

    “锦锦,你不要这么想不开,这世界上好男人多得是啊,温柔的,绅士的,超man的,你没有必要再一棵歪脖子树上吊死啊!”

    姜锦有点理解她看安夏一个劲儿追着莫问时,恨铁不成钢的感觉了。

    “如果让你不要喜欢莫问呢?”

    安夏不说话了。

    “好吧,我知道了。”她彻底正视这个事实,既然姜锦就这个问题想要找她商量,那目的是为了让她出主意,狗头军师也要合格才对!

    她调整了一下心态,尽量把顾暴君,哦不,现在不能叫顾暴君了,应该叫顾三哥。把顾三哥想象成光明伟大的形象,这样就不觉得哆嗦,歪歪两下也不怕了。

    “首先,你喜欢顾寒倾。”安夏理清了现在的既定事实,有条不紊地依次分析,“那么接下来我们来确认一个关键——他喜欢你吗?”

    安夏的眼睛,闪烁着八卦的期待。

    “我,我也不知道。”姜锦结结巴巴的,脸上却红了。

    顾寒倾喜欢她吗?

    这对她而言也是个谜题。

    但是心里浮现这个疑问的时候,姜锦想起的,还有与顾寒倾相处的时间,他的温柔,他的细致,他的耐心。帮她上药,背她下山,给她做菜这些点点滴滴汇集起来,姜锦并不觉得顾寒倾对自己完全无意!

    可要说喜欢姜锦完全没有自信,她害怕是她的自作多情,她担心这句肯定脱口而出后,难堪的是两个人。

    安夏看着姜锦两颊飞上两团红云,就差不多知道了:“他对你是挺特别的,所以不能说不喜欢,也不能称得上喜欢,对吧?”

    “差不多吧。”

    “所以说,你们现在需要进一步发展的契机。或者称为,确定彼此心意,也就是他喜不喜欢你的关键!”说白了,就是要女追男嘛!

    安夏想想还觉得挺刺激。

    这四九城里,喜欢顾三哥的人绝对不少,加起来能绕着京城两圈!可有谁敢追他的?别说表明心意了,就是在他的注视下站上十分钟都苦难。

    那冷淡森严的眉宇,那强大到窒息的威势,是能听你叽叽喳喳说什么喜欢不喜欢这等没营养话的样子?

    不过放在姜锦身上,安夏却觉得未必不能成功。

    春节那次,她就亲眼见过顾寒倾对姜锦的特别,虽然叫着顾小叔,但两人之间总有那么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

    当时安夏以为是错觉,现在看来,却未必。

    “在这之前,我觉得你有必要知道一个事实。”安夏郑重其事地说道,“那就是你的头号情敌!”

    “谁?”姜锦立马警惕。

    “蒋朝朝。”提起这个名字,安夏也是既佩服又嫉妒,“跟你的顾小叔走得最近的女人,蒋郁的亲姐姐,也是莫问的女神。”

    姜锦惊讶极了,原来莫问喜欢的人是蒋朝朝?
猫扑中文 www.osungo.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