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章 能不能,喜欢我(卷终)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 第333章 能不能,喜欢我(卷终)
(猫扑中文 www.osungo.com)    男人喝起酒来,总是肆无忌惮。

    喝完了一整瓶罗曼尼康帝,借酒浇愁的莫问觉得没喝够,去顾寒倾的酒柜翻出两瓶茅台,拉着顾寒倾就要喝个不醉不归。

    顾寒倾冷眼看着这小子借酒装疯卖傻,知道他先安排好了接他走的司机,才没有阻止他的行为。

    开始他还拿着小酒杯慢饮慢酌,后来见莫问喝起劲的架势,索性放下酒杯,懒得陪他。这家伙哪里是在喝酒?分明是在灌酒!恨不得对瓶吹!

    顾寒倾才不愿跟他似的,不要命了。

    八点半整,顾寒倾掐准时间,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打电话叫来莫问的司机,把喝得醉醺醺的莫问踢走。

    回到客厅,皱眉看着一堆狼藉,顾寒倾卷起袖子打算打扫一下,顺便散散这满屋子的酒味儿。

    他忽然想起什么,挑着眉,把卷起的袖子一点点放下。

    坐到沙发上,捏起小小酒杯,笑吟吟地抿了一口。

    酒精,是个好东西。

    姜锦一路期待地从飞机上蹦跶下来,恨不得立马就飞奔回家。

    她的保姆车已经在机场外等着了,现在天色已晚,机场人不多,更不存在记者狗仔之流。因为戛纳电影节结束后通常会有晚宴,九成九的明星都会留下沟通人脉,试图打开好莱坞的大门,没人想到姜锦会在这个关键时候选择提前回来。

    姜锦低调地上了车,顺手给手机开机,就接到了连番电话轰炸。

    来电居然是——成负?

    姜锦奇怪极了,虽然之前她跟成负互通了联系方式,但是成负从未与她联系过,她没事自然也不会联系他。这次是姜锦第一次接到成负的电话,还是心急火燎的,差点儿把手机给炸了。

    姜锦匆忙之下接通电话,就听到成负大呼小叫的声音:

    “小姜啊小姜啊,大事不好啦!”

    “什么大事?”姜锦听他口吻熟稔,便也不摆生疏的态度,带着笑意问道。

    成负清咳了两声:“你知道,蒋朝朝吗?”

    姜锦心里咯噔一下,觉得哪里不对:“我知道。”

    果然。成负眯起眼睛,在心里暗想,他赌十包辣条,这姑娘对三哥绝对有意思!

    他扯着神秘兮兮的嗓子说道:“你也知道,这个蒋朝朝和我们三哥关系多么,嗯,特别!明天她就要回国了!我得了消息,赶紧就来通知你啦!”

    姜锦不觉捏紧掌心,嘴上却装作不解疑惑:“为什么要通知我啊?”

    听她这懵懂不知的语气,成负反而迷茫了。

    难道是他多年的经验直觉出错了?姜锦并不喜欢三哥?这与我无关的语气,并非作伪啊!

    成负心脏扑扑直跳,又是恐慌又是不安,他该不会坏了三哥的事儿吧?

    不要啊,他是好心想要帮帮他们的啊!不都说嫉妒是感情最好的催化剂吗?

    “小姜难道你不紧张?”

    “我,要紧张什么?”

    成负这下是真的拿捏不定了,再次丢出一个消息:“明天可是要举办她的归国派对和生日派对,听说三哥也会参加,小姜你不在乎?”

    “我跟那位蒋朝朝小姐不认识啊。”

    从头到尾都不接招的姜锦,让方才还自信满满的成负,一下子心情跌到谷底,越发摸不准她的想法,十包辣条也挽回不了他的信心。

    “我听说,蒋朝朝会在派对上跟三哥表白!”成负眼睛一闭,牙一咬,不管了,先胡诌几句刺激刺激她再说。

    如果再没有反应

    “唔,不知道这位蒋小姐和三哥配不配。”她好似还苦恼起来了。

    成负心脏狠中了一箭,内伤想吐血吐不出来。

    他匆匆说了明天的时间和地点,就挂了电话,有点听天由命的意味了。

    原想着推三哥一把,万一给他搞砸了,三哥能把他打包打包送外太空去养金鱼!

    他是要静观其变呢,还是溜之大吉呢。

    成负目光闪烁,游移不定。

    而姜锦在掐断电话之后,表情却一下子沉寂。

    黑暗的车厢中,时差没倒过来的周易在她旁边昏昏欲睡,也没有看到姜锦一脸的纠结和挣扎。

    那个只存在于他人口中的蒋朝朝要回来了?她还要在派对上当着众人给顾寒倾表白?

    姜锦血液加速,心情急切——

    表白会成功吗?顾寒倾会答应吗?

    如果他真的答应了那该怎么办?

    应付成负的全是演技,真正的姜锦早就焦虑得开始咬手指,用这种方式来缓解自己的心情和状态。

    之前她还回家是因为期待,现在她想回家是因为不安!

    司机感受到了姜锦的急切,夜色中车子开得飞快,没一会儿就抵达了东国阙。

    姜锦没让人陪同,自己上楼直奔顶层,往右顾家。

    她上前就打算敲门,才发现房门虚掩着没有锁。

    她拉开门,见室内虽然灯火大亮,但没有任何声音,寂静得像是没人。

    “三哥?”她轻轻唤了一声,慢慢走到客厅。

    她一迈进客厅就闻到浓烈的酒味,惹得她连连皱眉,目光四下一看,就见顾寒倾靠坐在沙发上闭着眼睛养神,一动不动,像是睡着了。

    姜锦喊了两声。

    顾寒倾没有反应。

    “该不会是喝酒了吧。”姜锦低声嘀咕着,轻轻拍了拍顾寒倾的肩膀。

    顾寒倾低吟一声,徐徐睁开眼睛,看了姜锦一眼,却没说话。

    他神态醺然,眼睛微眯,看上去神色如常,稳坐如山,但他的状态无时无刻不在告诉姜锦,他现在不对劲儿。

    姜锦忍不住凑上去闻了闻。

    嘶,整个客厅的酒味儿都没有他身上的浓!也不知道是喝了多少酒,姜锦闻一下就有够头晕脑胀的!

    也不知道是跟谁喝的,看着这桌上一片狼藉,应该是来过人了吧。

    姜锦回头看了一眼,就看到一桌子的丰盛佳肴,一筷子也没动,估计是等着她回来吃晚饭。

    “还等我吃晚饭呢,自己就先喝醉了。”姜锦小声抱怨着,也认定顾寒倾现在是彻底醉了。

    她觉得这个场景有点熟悉,不就是前不久她一个人在家喝酒,醉醺醺地撞上顾寒倾,还被他照顾一番的画面吗。

    也是风水轮流转,现在两人角色调个个儿,该换她照顾他了。

    姜锦伸手去扶顾寒倾:“三哥,三哥你醒醒,上楼去睡吧,三哥?”

    顾寒倾听到她的声音,朝她望了一眼,那一眼温柔似水,看得姜锦心神动摇,良久没有缓过神来。

    看了她,顾寒倾仍然坐在那里不动,阖上眼睛,硬是没有反应。

    姜锦连拖带拽地把顾寒倾架在自己的小肩膀上,扶着他往楼上去。

    顾寒倾整副身子都压在她身上,重得姜锦小腿都在颤抖,硬是憋着一口气往前走。

    走到一半,他脑袋似是撑不住了,靠在她肩膀上,温热的呼吸落在她脆弱柔嫩的脖子皮肤上,惹得她一阵阵战栗不适应。

    她想要把顾寒倾扶起来,但小身板已经没有那个力气,只好抿着唇努力不去注意,继续扶着顾寒倾一点点上楼。

    等终于把顾寒倾扶回房间,姜锦已是满头大汗,手酸腿软。

    她在地上坐着休息好一会儿,等力气恢复了些,才把他的身子拽过来侧躺,这点小常识她是清楚的,为了防止喝醉的人呕吐呛到气管,必须侧躺。

    忙完这一切,她手都没力气了,还帮顾寒倾脱了鞋袜,扯过被子来帮他盖上。

    换衣服什么的,她是真没劲儿了,手都是颤巍巍地抬不起了。

    姜锦喘着气在床边的地毯上坐下,一边休息,一边打量那张安静的俊颜。

    她知道三哥长得很好看,但没想到他睡着的时候会这么好看。

    他醒着的时候气势太强,反而让人容易忽略他优越的外在,被那气势所镇。实际上,他模样不输蒋郁,就像是她外公工笔下精心勾勒出来的细致俊美。

    尤其是安静下来,那种温润秀气,与乖巧的阿元如出一辙。

    姜锦看得失了魂儿,不知道什么时候趴在了床沿,下巴搁在手臂上,肆无忌惮地打量那张脸。

    也许只有在他睡着的时候,她才有这么大的胆子。

    姜锦一手托着下巴,盯着他的脸目不转睛。

    许是他的毫无反应给了她勇气,让她可以把闷在心里的话一股脑儿都倒出来。

    “三哥,明天是蒋朝朝要回来了对吗?他们都说你们是青梅竹马,感情深厚,最为般配。那你,那你喜欢她吗?”就算知道顾寒倾不清醒,她也问的很认真,无与伦比地认真。

    顾寒倾自是没有反应。

    姜锦开始胡思乱想,在脑海里勾画出一个光芒四射的大美人,明亮爽朗,与顾寒倾站在一起就像一对璧人不,光是想想,她心里就泛酸得厉害。

    她朝着顾寒倾凑近了些,被他周身的酒气也熏得微醉,在这种状态下,往日不敢说的话都说了。

    她半委屈半期待地开口:“三哥,你不要喜欢她好不好?”

    “你明天不要去参加她的派对好吗?”

    “如果她给你告白,你不要答应她行不行?”

    “你能不能,能不能”喜欢我?

    姜锦咬着下唇,心知自己的这些要求很无理取闹,若是顾寒倾清醒着,她怎么也说不出口的。她也就能借着这个机会,发泄一下小情绪。

    姜锦伸出手指,轻轻碰了碰他的睫毛,指尖若有若无的痒意,让她心跳得飞快,跟被烫着了似的收回手,爬起来就跑了,脚步声逐渐远去。

    顾寒倾侧躺着,一动不动。

    那踢踏的脚步声又回来了,由远及近,重新跑到顾寒倾身边。

    姜锦鼓足了最大的勇气,弯腰在他嘴角轻啄了一下,然后就跟做了大坏事似的,半秒不敢多停留,一溜烟儿跑了。

    走之前没忘记关上房门,没有再去而复返。

    黑暗中,顾寒倾侧躺的身子动了动。

    他舒展身体,转为平躺,抬起手臂压着脸,遮住了眉眼。

    良久。

    遏制不住的笑意从手臂之下荡漾出来,狂喜汹涌!

    他无声大笑,从未有一刻像此刻畅快!

    原来她是喜欢他的!

    原来她也是喜欢他的!

    机场,来往人群,悲欢离别。

    人群中走出来一高挑美女,她拉着简单的行李箱,衬衫热裤,羊皮短靴。她戴着鸭舌帽,鸭舌帽下一头卷曲美丽的长发,还有明媚艳丽的脸庞。

    你看着她,最深刻感受到的不是她的美丽,而是她的气质,一如太阳挥洒着自己的光和热,无时无刻不吸引着人的眼球。

    她走路带风,大步潇洒,所经过之处,周围人无不侧目。

    她的目光在人群中搜索了一阵,便找到目标,几步走过去,拍了拍多年未见的老友肩膀。

    “好久不见!”

    对方同样复杂地看着她:“好久不见,朝朝。”

    美女正是蒋朝朝。

    她还有个名字,叫安娜。

    ——姜锦曾在戛纳有过一面之缘的安娜。

    时隔数月,郑晓潇终于拥有了重新上街的勇气。

    自从上次意外后,她心理严重受创,走在路上总觉得其他人都用怪异的眼神看着她,嘲笑她。

    最后她连门都不敢出,整天整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她母亲姚燕不敢让她父亲知道,用生病的理由搪塞过去,暗中请了心理医生来帮郑晓潇沟通疏导。

    心理医生的治疗很有用,现在郑晓潇再上街,已经不会像之前一样难受了。

    如今的她像是重获自由的小鸟,逛街购物,又回到了以前的那个她。

    除了身边多出来一个烦人以外。

    “潇潇,你听我说”

    “简阳!你烦不烦!”

    郑晓潇一把甩开男孩儿的手,扭头就走,却猝不及防地撞在了一辆恰好经过的宾利车上。

    幸好对方车速不快,她只是被擦挂摔了一下。

    男孩儿吓坏了,扑上去就要扶她,关切地问她疼不疼。

    郑晓潇一把甩开男孩儿的手,指着停下来的宾利就破口大骂。

    就见宾利的司机走下来,不卑不亢地朝她道歉,表示愿意赔钱。

    “谁稀罕你的几个钱!”郑晓潇不依不饶。

    宾利的后座车窗降下,露出一张如玉的俊脸,如玉温润,也如玉冰凉。

    他抬起冷淡的灰眸,看了郑晓潇一眼。

    郑晓潇愣住了,狂跳的心脏占据了她的所有!

    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一见钟情!

    在她看到唐许的第一眼,就爱上了他。

    (卷二:孤灯梦,求不得完)

    ------题外话------

    原谅我的强迫症,调整了一下原本的细纲内容,虽然在这里断卷,但下卷一开始就无缝对接两人告白的大情节,不会拖泥带水了昂。

    卷三就该两人甜甜甜了,卷名也很甜,期待吧。
猫扑中文 www.osungo.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