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7章 恋爱的酸臭味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 第337章 恋爱的酸臭味
(猫扑中文 www.osungo.com)    从两人告知彼此心意开始,恋爱的酸臭味就无处不在——

    “所以呢?你就直接跟她说了对不起?”她问。

    两人坐在沙发上,姜锦乖巧窝在顾寒倾怀里,脑袋靠着他的胸膛,任由他一下一下抚摸自己的头发。

    “或许我该答应她?”顾寒倾故意逗她,就喜欢看她吃醋。

    “不要!”姜锦转身抱住他的腰,小脸埋在他胸口,只露出红通通的耳尖,闷闷的声音响起,“你是我的。”

    顾寒倾听得甚是舒坦,低头在她发间落下一个吻。

    过了一会儿,姜锦忽然说:“我挺佩服她的。”

    “蒋朝朝?”

    “嗯。我觉得她好潇洒好酷,喜欢你那么多年,说放下就放下。这种事情,有多少人能做到?”放下了因为顾寒倾而生出的敌意,姜锦客观地来看蒋朝朝,的确是很欣赏她。

    还有安夏说起的那些过往事迹,都说明她是一个优秀且独立的女人。

    难怪能和顾寒倾的名字摆在一块儿。

    顾寒倾看她不遗余力地夸奖蒋朝朝,反而有些不是滋味。

    伸手捏捏她的脸,他不满问道:“你就不吃醋?”

    “吃什么醋?”

    顾寒倾看她一点危机感都没有,真是想敲敲她的脑袋,让她清醒清醒。

    蒋朝朝不应该是你的情敌吗?你不应该对蒋朝朝充满警惕吗?哪怕她稍微靠近一点,你也要生气不满,这才是女朋友的正确打开方式啊!

    就像他不喜欢包括蒋郁、唐许在内的任何一个男人靠近姜锦一样,自然认为姜锦也应该不喜欢有女人靠近他。

    顾寒倾不知道的是,姜锦之前对蒋朝朝充满敌意,是因为蒋朝朝还喜欢他。现在蒋朝朝已经宣告放弃顾寒倾,那她就一定不会回头。

    女人狠下心来,远比男人可怕冷血。

    也不要问她为什么会知道,因为她跟蒋朝朝一样,若是选择转身,就绝对不会回头,不会拖泥带水。

    顾寒倾忽然想起:“成负的手机号码删了没?”

    “没有,没来得及。”姜锦顺手就把包里的手机给翻了出来。

    “别忘记删掉。”顾寒倾没去拿她的手机,只是仔细吩咐她一定要把成负的号码给删了,减少和他的联系,理由是,“成负太坏,会教坏你。”

    姜锦看他一本正经的认真模样,乐不可支。

    “我又不阿元,怎么会被教坏?”她笑得不行。

    顾寒倾调侃她:“你要是阿元,我反而不担心了。”

    姜锦脑子里自然而然冒出阿元那张小脸,虽然在她面前永远可爱听话,但是在他人面前,他永远都是小魔头!

    如果成负在他面前叽叽喳喳,他会如何?肯定是不屑鄙视的眼神成飞刀子刷刷插遍成负全身!

    想想就好有画面感,好滑稽啊。

    “对了,阿元什么时候回来?”提起阿元,姜锦就想他了,都有几天没看到小宝贝儿了。

    但没办法,顾寒倾为了工作和姜锦,极少时间能回涵碧园。阿元身为他的儿子,自然只有代父尽孝,每个星期都去涵碧园小住两天,陪陪爷爷奶奶。

    有了阿元每星期都去涵碧园之后,顾寒倾就再没有接到过父母打来的电话,反而变成每次他打回去,还说不了两句就被匆匆挂断。

    都说隔代亲,阿元和顾家二老就是如此。

    曾经的心头宝,小儿子顾三,也就此沦为被冷落的一流。

    “明天上午。你要一起去接他吗?”

    姜锦刚想点头答应,却一下子顿住,摇头:“还是算了,我不去了,在家里等你们俩回来吧。”

    “为什么?”

    “嗯,那个,我怕起床太早。”姜锦说完都想捶自己一下,什么烂理由!

    顾寒倾看出一点端倪,却没点出:“也可以吃过午饭再去。”

    姜锦支支吾吾地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你不想让阿元知道?”

    姜锦嗯了一声:“我怕被他看出来。”

    “以前也有过这种情况。”

    “但那不一样啊!”以前没觉得,真在一起了,反而心虚,处处都怕被人看出来,尤其是阿元!

    顾寒倾有些头疼:“我就这么见不得人,连阿元都不能知道?”

    “阿元会生气的!”姜锦说话的样子特别认真。

    顾寒倾同样了解阿元,怎么会不知道,一旦阿元知道他们俩在一起了,那才是真正天翻地覆的时候。这个小混蛋,届时还不知道要怎么闹腾一番呢。

    顾寒倾心知,阿元这是像他,占有欲强,把锦锦划进他的地盘范围,亲爸来了也是敌人。

    这事急不得,要循序渐进。

    ——知道是一回事,但接受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顾寒倾忍不住酸溜溜的口气:“对你来说,我还没阿元重要。”

    姜锦嘻嘻笑着抱住他。

    “你们两个不一样嘛。”

    顾寒倾看她避重就轻地扯开这个话题,就知道她的答案,阿元第一,他第二是吧?

    当爸爸的,还是第一次嫉妒起自己的儿子来。

    顾寒倾叹着气,无奈地把扑进自己怀里撒娇的姜锦抱了个满怀。

    没办法,谁让两个都是他的宝贝呢?

    略过阿元这个话题不谈,两人继续窝在沙发上看电视。

    恰好电视台在重播姜锦演过的长萍公主,播出将近尾声,为爱癫狂的嘉南郡主一把火点燃了宫殿,站在里面放声大笑,疯狂成魔。

    顾寒倾心脏狠狠一抽。

    “疼吗?”他去摸她的眼睛,真不想看到她流泪的一幕。

    “那是演戏啊,怎么会疼?”姜锦觉得他这个问题傻傻的,一点都不像顾寒倾。

    顾寒倾用下巴搁在她头顶上,却想,哪怕是电视,他也希望锦锦流泪伤心。

    三十岁之前,他发誓要守护国家。

    三十岁之后,他要守护的除了国家,还有她。

    两人看着电视上姜锦的演技大爆发,谁也没说话,连姜锦自己也很有感触。不知不觉,已至深夜。

    顾寒倾当然不可能留宿,在说了三次晚安后,顾寒倾走了。

    洗漱后的姜锦则仰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许久,才终于睡着。

    最后入睡时,嘴角也是翘得高高的。

    一夜好眠。

    次日,顾寒倾和姜锦一起吃的早饭。

    表面看上去跟以前没有太大区别,一个做饭,一个打下手,吃饭时还会聊两句。

    但是那种气氛却完全不一样了,一个心领神会的眼神,一个心照不宣的笑容,一个自然而然的亲昵动作,哪怕身在厨房,也是粉红色泡泡满天乱飞,时不时撒上一把狗粮。

    “多吃一点。”顾寒倾给姜锦多煎了一颗鸡蛋。

    顾寒倾摸着胃,皱着脸:“我是真吃不下了,连这半杯牛奶都喝不下了。”

    “你都要吃掉,看看你现在瘦成什么样了?”顾寒倾还没忘捏捏姜锦纤细的手臂,轻轻一掐就能摸到骨头。

    “上镜要瘦才好看。”

    “肉肉的手感好。”

    姜锦又脸红了,顾三哥什么时候点亮了说肉麻话的技能,随时随地信手拈来呢?他真的没有谈过恋爱?他真的不是老司机?

    说起来姜锦都不信,她总是被撩得不要不要的。

    早饭过后,顾寒倾把碗筷收进洗碗机才走的,从头到尾没让姜锦动一根手指。

    等他走了,姜锦嘴角笑容的甜蜜压都压不下去,连蹦带跳地来到客厅,抓起手机就给安夏打了电话。

    “喂?”安夏声音迷迷糊糊的,似乎还在睡觉。

    姜锦的声音却充满活力,跟安夏那有气无力的声音形成鲜明对比。

    “都几点了?你怎么还没起床?”姜锦的语气如跳舞般欢快。

    “几点了几点了?”安夏还以为自己睡过头,吓坏了,在床头柜上翻找出闹钟一看,“姜小锦你打了鸡血是吧?现在八点都还没到!我要十点上班!”

    姜锦很嫌弃:“你们公司十点上班?就这样你还没被开除?”

    “我是老板!谁敢开除我?”安夏大吼一声,这下是不得不醒了,“而且我的姐姐哎,我昨天加班到晚上十一点,睡觉都两点了,你七点多把我叫醒,是想让我困死吗?”

    “这么美好活力的早晨,用来睡觉多浪费!”

    安夏总算听出姜锦的不对劲:“你该不会有了什么好事吧,这么兴奋地一大早给我打电话?”顺便打了个呵欠,从房间出来找水喝。

    姜锦还故作神秘:“你猜猜?”

    安夏一边往玻璃杯倒水,一边撇嘴:“我猜不出。总不可能是你追上了顾大暴君,小心思成真了吧?”

    她完全是以一种开玩笑的语气调侃姜锦的。

    哪想姜锦居然嗯了一声:“你猜对了!”

    安夏才喝进嘴里的水,统统喷了出来:“不是吧?我还不会是还没睡醒吧?”

    姜锦难掩得意,安夏现在的反应跟她昨天差不多嘛,都觉得更像是在做梦。

    “你跟顾三哥表白了?”安夏声音充满了怀疑。

    姜锦有这个胆子?

    姜锦怒了:“是他跟我表白!”

    “真的?”安夏更不信。

    说来姜锦也有点心虚,昨天那个情况也说不清是谁先给谁表白。不管了,她就认定是顾寒倾先给她表白,她绝对没有先说出那句喜欢!

    “没错!”这下语气有够斩钉截铁的。

    ------题外话------

    笑哭,也许是我的潜意识告诉自己全书完了,卡文卡得不行,先更三千吧,我怕卡文会拖得很晚,还有两千字晚点再更。
猫扑中文 www.osungo.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