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2章 他是她的宝藏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 第342章 他是她的宝藏
(猫扑中文 www.osungo.com)    姜锦一路都在思考这个问题。

    她琢磨演技的时候,习惯深挖细节,微表情、小动作,都给她的演技增加了说服力。她从站在镜头后开始,就知道要怎么去调动脸部的肌肉,并且在不断的学习中积累经验。

    但是把情绪放出来,把自己打开,这却让她无从下手。

    她忽然想起在升仙剧组的一场戏中,她超常发挥,气势外放,压得在场的群众演员都反应不过来了。

    那就是宋晖口中的“放开”吧。

    当时她是怎么发挥出那种状态的?

    姜锦努力回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哎。”她小声地叹着气。

    一根手指伸出来在她脑袋顶上敲了敲。

    “在想什么?从上车之后,看也不看我?”顾寒倾一手扶着方向盘,斜睨了她一眼,不爽之意溢于言表。

    姜锦抓着他的手,用软软的脸蛋儿在他手上蹭了蹭,舒服得跟猫儿似的眯起眼睛。

    刚开始她还没反应过来,等顾寒倾低声笑了起来,她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慌忙把他的手丢开了,咿咿呀呀地不知该如何解释。

    顾寒倾心怀大畅,身上的每个细胞都在叫嚣着愉悦,若不是在开车中,他连目光都不想离开姜锦,沉溺在她身上醉意醺然,也是不错的选择。

    还有什么比她下意识表现出来的依赖,更让他高兴的呢?

    姜锦一拍额头,都不知道刚才在想些什么,头发丝儿跟沮丧得耷拉下去了。

    “你别笑了。”她似嗔似怒地瞪了他一眼。

    顾寒倾一本正经收敛表情:“好,我不笑了。”

    姜锦脸颊滚烫得都快要烧起来了,本想打开窗透透气,却怕有狗仔,万一拍到她跟顾寒倾的照片,那就不好了。

    她虽然并不在意自己恋爱的消息公布还是不公布,但顾寒倾身份特殊,不能随意曝光在媒体上,姜锦不想因为她,给他带来麻烦。

    她抬手又放下的动作,不知怎的被开车中的顾寒倾看在眼里。

    “想开窗?”

    “嗯。”

    顾寒倾便从左侧帮姜锦把副驾驶的车窗降下。

    现在天气逐渐转向炎热,但晚上的京城并无暑气,凉凉的夜风扑面而来,还有流光溢彩的夜上华灯,都让姜锦的脑袋清醒不少。

    姜锦赶紧就要关窗:“别开窗,万一被狗仔拍到了怎么办?”

    “没事。”顾寒倾安抚她,“没车跟着。”

    他的反追踪能力极为强悍,有没有车子跟着他们,他自然心里有数。

    但姜锦并没有就此放心:“万一旁边的车子有认识我的呢?拍了我们的照片发到网上去,多不好!”

    现在是网络信息时代,人人手里的智能手机都是爆料的狗仔。之前姜锦再怎么捂得严严实实的出门,也在街上被拍到过好几次,除了有狗仔,也有认出她的路人,悄悄拍下她的照片发到网上去的。

    姜锦这样强烈反对的态度,让顾寒倾呼吸一窒。

    他的声音不觉沉下来,眼眸极黑:“你不想让人知道?”

    姜锦没发觉车速降下,他的语气也隐有不虞,认真关上车窗,一边说:“没有啊,但是你不能被拍到嘛。”

    顾寒倾紧绷的心骤然一松。

    嘴角重新跳跃出笑意,他伸出右手握住姜锦的手,大掌把她柔弱无骨的小手翻来覆去地把玩,描绘每一寸肌肤,划过掌心闹得姜锦直痒痒,咯咯笑着一个劲儿躲开。

    小小恶作剧一番的顾寒倾,仍然一脸正色,完全看不出他片刻生出的少年心思。

    姜锦连连笑了许久,才慢吞吞说起:“我跟周哥说了,如果以后有媒体采访,我就告诉他们,我有男朋友了!”

    她两手反抓住顾寒倾的手,握着举起来晃了晃,像是在炫耀他们牵着的手。

    小脸儿上满是期待和开心的神情,得意的像个孩子。

    顾寒倾极快地在她脸上略过,不敢多看,怕看了,心软得一塌糊涂,连开车都不稳了。

    “你不怕会影响到你?”顾寒倾知道,恋爱消息对明星的打击很大,若是曝光,对姜锦的事业肯定存在一定影响。

    “为什么会影响到我?”姜锦歪了歪头,反而不解了。

    “你的粉丝呢?他们不在意吗?”

    姜锦郑重思考了一下:“如果不告诉他们,选择欺骗,这才是对他们的不尊重吧。我更想把这份快乐,分享给全世界!”

    顾寒倾听着她雀跃的语气,有如获得了天大的宝藏。

    他是她的宝藏吗?

    顾寒倾这般想着,心里便酸酸涩涩的,像是在蜜里泡过,一扭就都是恋爱的酸甜味儿。

    原来爱情是这般让人愉快的东西,难怪会成为人类亘古不变的话题。

    “和我在一起,就这么开心?”他看似平静的声音之下,暗流汹涌,那些压抑着的感触,一遍一遍给这段感情加重筹码,爱得越深。

    “当然!”姜锦毫不犹豫答道,忽然想起什么,“你该不会跟周哥一样,觉得我们恋爱是奔着分手去的吧?”

    她故意耍脾气,却在悄悄观察他的侧脸。

    而顾寒倾敛眉低目,别提笑得多么温柔荡漾,如星似月。

    “我不准。”既然抓住了你,就绝不会允许你离开。

    他轻飘飘丢出霸道的话语,却直直戳进姜锦心里柔软处。

    姜锦嘿嘿笑了两声,满足了。

    “你的经纪人不看好我们?”

    姜锦知道顾大腹黑在这方面有点小心眼,在成负的事情上就可见一斑,便忙着帮周易解释,千万被因为一句话坑了人家。

    “他会有这样的想法很正常呀,娱乐圈分分合合的都是常态,他也是见得多了,自然就习惯这么想了。”

    姜锦心想,周易一定还想得很现实,看到她和顾寒倾身份相差甚远,门不当户不对,很难走到一块儿。

    但于她而言,这些问题在她决定走向顾寒倾时,就完全想通了。

    她并不富裕,也是无父无母的小孤女,但她外公姜瓒给她留下了庞大的精神财富,却似很多人都无法比拟的,姜锦并不觉得生来就比谁差。

    至于以后的事情,谁说得准呢?当一个行业走到巅峰,职业贵贱也就不重要了。

    她会做到的。

    也会和他并肩,以一棵树的姿态在他旁边,根扎在土里,叶在阳光下。她不会躲在他的羽翼庇护下,当攀附大树的菟丝花。她要和他共历风雨,共同成长。

    姜锦不知道,她脑子里冒出这些想法的时候,顾寒倾一直在用眼角余光看他,一心二用对他毫无压力,他能一边开车,一边把姜锦的神情点点滴滴尽收眼底。

    他看到她的坚定,看到她的决心。

    在她的毅然之下,他的那些担忧便显得尤为可笑。

    “谢谢你。”他由衷说着,抓着她的手,凑到唇边轻吻了一下。

    姜锦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说了句谢谢,但她能感受到他的情绪涌动,远不是表面上如此平静。

    反正她乐开了怀,笑嘻嘻地抱着顾寒倾的手臂,自然而然流露出依赖。

    顾寒倾说:“我们会用事实证明。”

    姜锦嗯了一声,眼睛笑得跟月牙儿似的。

    “你方才在烦恼什么?”顾寒倾没忘记姜锦起初的忧愁。

    被感动的情绪在中间一搅和,姜锦都差点儿忘了,自己几分钟之前还在忧心忡忡状态中的事呢。

    “啊对了!”姜锦想,顾寒倾这么聪明,说出来也许他会知道该怎么办?

    她便把苦恼一一告诉给了顾寒倾。

    顾寒倾眯起眼睛,寒光闪过:“那个宋晖,居然这么对你说话?”

    他都舍不得伤害分毫的姑娘,那男人到是字字如刀。

    姜锦安抚了他,显得很谦逊:“开始我是有点不太开心,但仔细想了想,他的话也不是空穴来风,反而是在借着机会提点我。宋晖那样的实力派演员,对我的提点相当重要,我与其去跟他生闷气,不如好好想想他话里的道理,促进自身才是硬道理嘛。”

    讲起道理来,姜锦也是一套一套的。

    她的模样在顾寒倾眼里别提多可爱,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

    “三哥,你跟我说说呗。”

    顾寒倾沉吟了一下:“或者,你可以考虑换个角度?当这条路不知道该怎么走的时候,重新着手,或许会有新的发现。”

    “换个角度”姜锦苦思拧眉,“换种方式?”

    她似乎抓住了什么关键!

    姜锦隐约有了想法,但还在计划中,等明天早上问问周易再说。若是她的想法又可行性,等着三天的剧本研读会结束了再着手开始,也不迟。

    她陡然一松的神色,顾寒倾没有错过。

    对她了解越深,有时候她的一个细小表情,他便能探知她的想法。

    再加上,他总是无时无刻地关注着她。

    “想到了?”

    “嗯!”姜锦把计划跟他说了一遍。

    顾寒倾颔首:“还不错,需要我帮忙吗?”

    “等我先问问周易。”

    纠结的一大问题看到了希望的曙光,姜锦心头的小小郁闷也跟着烟消云散,一路上就差哼着小曲儿了,脚步轻快地回了家。

    她和顾寒倾都是自然而然地进了她家,两人进门的时候还在说话,是顾寒倾动手按的密码,看两人的神态都自然无比。

    他们这段感情,实在是水到渠成。

    有的地方会羞涩不好意思,有的地方却自然得跟老夫老妻似的。

    “阿元今天去上了乐器课。”

    “是吗,学点乐器挺好的,钢琴王子啊!”想想就美得冒泡儿!

    “现在还没决定,让他先接触一下,培养兴趣。”

    “对对对,兴趣是最好的老师,要是他不喜欢,那就算了。”

    “音乐是基本素养之一。”别看他手握刀枪,铁血强悍的,他小时候也曾学过钢琴,至今没有遗忘,偶尔也会弹一段,陶冶情操,更不失为调节暴戾情绪的好办法。

    毕竟,有的时候从战场上下来,还有些扭转不过。

    “哼,我也是个五音不全的。”

    顾寒倾笑得清朗俊雅:“那他应该是像我,音乐细胞不错。”

    姜锦跟着乐了起来。

    她心里某处角落狠狠抽动了一下,疼痛感极快地弥漫开,笑容里不自觉带上一点苦涩。

    如果阿元是她的孩子该多好。

    她涩涩的笑容,顾寒倾看懂了。

    “来日方长呢。”他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

    姜锦本想附和,可一想不对啊,为什么从他那刻意拉长的语调里,听出了一点别的意思?

    她思索了一下,骤然脸红。

    “你!”

    “喝水吗?”顾寒倾轻描淡写地化解了她的愤怒。

    姜锦亦步亦趋跟了上去:“我要喝冰的,今天对台词,说得我口干舌燥,嘴角都冒白沫子了。”

    “喝温的更好。”

    “好吧。”

    顾寒倾给姜锦倒了一杯温水,才悠悠唤道:“阿元,出来吧。”

    姜锦险些没被一杯温水给呛着:“阿,阿元?”

    她东张西望,屋里的灯,还是她进来的时候顺手打开的。在他们进来之前,屋里一片漆黑无光,哪儿有阿元在?

    但随着顾寒倾的声音落下,楼梯上传来细碎的声音。

    出现在楼梯口的,不是阿元是谁?

    “你怎么在”姜锦没来得及疑惑,就先心疼了,匆匆忙忙放下水杯,过去抱他,“怎么不开灯呀?这么黑,怕不怕?”

    她记得自己小时候就特别怕黑,尤其是一个人睡觉的时候,盯着窗子上的树影都能胡思乱想半天,幻想那黑影会突然变成妖怪,破窗而入。最后只好缩在被子里,手脚也不敢伸出去,好像被子有魔力能保护她,否则她的手伸出去就会被妖怪吃掉。

    黑暗一度成为她的童年阴影,至今也没有彻底释怀。

    所以,姜锦也怕阿元会被黑暗吓着。

    阿元乖巧地被姜锦抱在怀里,伸手揽着她的脖子,极为依恋地贴着她的脸。没一会儿,手臂收紧了,抱着姜锦不肯放开,像是有什么情绪在作祟。

    姜锦觉得奇怪,想看看他,却发现阿元把脸埋在她脖子里,就是不愿意抬起来能让她看见。

    阿元年纪小,控制不住情绪,都摆在脸上。

    他直觉不想让锦锦看到,怕锦锦看了,就不喜欢他了。

    于是,他抱着姜锦的脖子,把一切的情绪都隐藏起来。

    ------题外话------

    这波月票够稳啊哈哈
猫扑中文 www.osungo.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