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1章 长生山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 第381章 长生山
(猫扑中文 www.osungo.com)    <div id="content">

    长生山作为闻名下的旅游胜地,拥有植被垂直景观和火山地貌,同时拥有滑雪胜地与温泉胜地的美誉,若是来的时间合适,上可望银雪素裹白山头,下可观松涛林海秋风瑟,景观奇妙,每年都吸引着无数人前往。

    姜锦与顾寒倾带着阿元从京城直飞长生山所在城市,到了这里,有酒店的接机服务,把他们直接送上山的酒店。

    一路上,姜锦受到不少目光关注。

    她甚至听到有人在讨论关于“那个女人是不是姜锦”的话题。

    姜锦不由得苦笑,她的伪装**似乎失效了,最近能认出她的人越来越多,难道一定要她裹成个粽子才能安心出门?冬还好,那夏呢?

    其实不是姜锦的伪装**失笑了,而是她的名气越来越高,当知道她关注她的人越来越多,被发现的几率也越来越大。

    有的时候,姜锦都忍不住脑洞大开,把自己演成平凡普通人,尽力收敛无处不在的气场,往伪装之神顾寒倾不断靠拢学习。

    还好,阿元的存在给她打了一定的掩护,很多人虽然怀疑她是姜锦,但看到她和阿元亲昵和睦的样子俨然一对母子,再加上她身边的顾寒倾实在是气势慑人,没人敢靠近他们身周一米,这也让姜锦免去很多烦恼。

    顾寒倾肩上挂了个帆布背包,这个包其实是姜锦的,但她现在吃力地抱着胖子阿元,包和三个行李箱当然都由顾寒倾来拿。

    一身大包包的顾寒倾,走在机场居然还能磊落如风,这气场也是没谁了。

    他看姜锦给阿元戴上一顶毛线帽,低叹了一口气,把姜锦叫住,从包里拿出来一顶白绒球毛线帽。

    “怎么了?”姜锦还不解。

    这长生山附近可比京城冷多了,一下飞机,生怕阿元感冒的姜锦,又是给他套上厚厚羽绒服,又是给他戴上毛线帽的,全然忘了自己也会冷也会感冒。

    顾寒倾直接把毛线帽套在她脑袋上,拉得低低的,只露出一张素白的脸儿,还要给她戴上口罩,裹得严严实实。顺便套上一件长款羽绒服,长度直达脚踝,倒是跟姜锦想象中的包粽子有异曲同工之妙。

    给姜锦穿完,顾寒倾才问她:“都不觉得冷么?”

    “你不我都不觉得呢。”姜锦嘿嘿笑了两声,看到顾寒倾依然穿着单薄大衣,“那三哥你呢?”

    “我不畏寒。”他这体质也是纯粹熬出来的,以前去西伯利亚地区执行任务,单薄的作战服一熬就是几个月,再畏寒的人也在那样的环境下适应了,所以长生山这点寒意对他来根本不算什么。

    姜锦还是不放心,硬要他套上羽绒服。

    顾寒倾的羽绒服可还在行李箱里,这下一家人出机场的时间也不得不耽搁下来。

    但顾寒倾拗不过姜锦,看着她关切担忧的眼神,实在是不出拒绝的话,最后只好遂了她意,找个地方把行李箱打开找羽绒服。

    这一耽搁,就遇到了另一班飞机落地,几个年轻男人笑笑地走出来。

    这几个男人一看就是之骄子般的人物,眼尖的人自然能认出他们的装备,都是最顶级的户外品牌,看似普普通通一套下来,至少要十几万!

    更不用他们那信步闲庭的态度,一股自傲从骨子里油然而生,走在偌大机场跟走在自己家似的。

    忽然,其中一人停下脚步。

    “欧阳,干什么呢。”

    所有人齐刷刷地朝他看去。

    名为欧阳的男人古怪地看着一个方向:“我怎么感觉好像看到三哥了……”

    另一人立马嘲笑他:“三哥?你怕是昨宿醉了还没醒!三哥他老人家能出现在这里?卧槽!好像真的是三哥!老成!老成!过来看看啊!”

    快步走来的人不是成负又是谁,顺着方向看去,登时无语了。

    他们这是什么运气,来长生山滑个雪也能遇到三哥老人家一家出行。

    “别看了,那是三哥拖家带口出来旅游呢。”

    这群人中,成负跟三个是最熟的,他都开口了,自他人自然不会怀疑。

    “要不要去打个招呼?”

    “不要了。”

    “你敢看到三哥不打招呼直接走了?你不想活啦?”

    “感觉上去打招呼也活不了。”

    几人嘀嘀咕咕的时候,其中一男人好奇地凑过来,陌生地看着远处的身影,笑容中带有讨好的意味:“你们的三哥,是不是顾家那位啊。”

    这位虽然戴着墨镜和帽子,但是熟悉的人一眼就能认出他的身份!

    国内著名酒店大王之子王悦景!他老爹坐拥与子同名的悦景集团,身家百亿,常年徘徊在福布斯华国富豪榜前十名!悦景集团更是国内比东雅集团也逊不到哪儿去的庞然大物!

    王悦景为人熟知的原因却不是他有多么能干出,而是因为他身上豪门公子,行事作风无比嚣张,交往过数位明星女友,因此跟八卦常客似的时时出现在各种头条新闻上,俨然娱乐圈编外人员。

    连他跟好友出门去打个游戏,都被记者拍下上了热搜,足以见得他身上的光环和热度!

    但平日里在媒体友面前行事嚣张的王悦景,此刻在另外一群同龄人面前却客客气气的,那姿态比弟还要弟,要是记者看了,连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王悦景却没什么不自在,因为他清楚面前这群人的身份,连他老爹在也要客客气气的,都是出身京城权贵圈里的一流世家,资源人脉深广,能量根本不是他这个普通富豪之子可以媲美的。

    要知道这个年代,金钱泡沫大得很,今也许坐拥百亿身家,明可能就破产完蛋了。无论在哪个朝代,亘古不变的都是权力。

    这就是王悦景能在他们面前卑躬屈膝的原因,出身豪门,他的心思也简单不了。

    就像他现在问那位神秘人物的身份,心里却早就将对方找出来对上号。

    那可是他穷极一生都不可能攀上的大人物!

    王悦景的眼睛都在发光了。

    被问的人也不以为意,三哥虽然有些神秘,但认识他的人都认识,也不是随便什么人能巴结上去的。

    “对啊,就是你知道的那位。”

    这群人还在纠结上不上去的时候。

    角落里,两个稚气未脱的少年也在好奇打量那个方向,其中一人看的是顾寒倾,眼中异彩连连,听过太多顾寒倾的传闻,早就对其无比向往之。另外一人看的却是姜锦,而且越看就觉得越熟悉,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一样。

    “那,那个人不是姜锦吗?”他脱口而出,又觉得是自己想错了,姜锦怎么会在这里呢。

    他身边那少年显然也不陌生这个名字,在他们班上,这个名字就是男生们眼中的新晋女神!

    “宇你什么?姜锦?”少年的声音微微拔高,连带着其他人的注意力也纷至沓来。

    少年立刻懊恼,被一群哥哥们看得不好意思了,支支吾吾地我也不知道。

    这群人里有熟悉这个名字的,也有陌生的,交流一下意见,才知道姜锦原来是个当红女演员,为人作风都挺神秘的,听与顾家顾乔相识,不知道是个什么背景。

    后面几句是王悦景的,为娱乐圈编外人员,他对娱乐圈大部分明星了如指掌。姜锦他当然知道,刚出道的时候他还关注过,觉得有点意思,但很快发现星煌把她保护得很厉害,虽然没力捧,却拒绝任何人染指的可能性,这一点让他警觉,迅速敬而远之。

    后来果然听她是顾女士的晚辈,让王悦景心有余悸,至此记住了这个名字,印象很深刻。

    最后是成负站出来了话:“行了,三哥已经看见我们了,过去那个招呼。对了,记得对三嫂尊敬一点!”

    作为三哥的优秀狗腿子,成负当然知道三哥已经把姜锦追上手了。

    他也迅速摆正态度,不能叫什么姜姜的,要叫三嫂,还要跟对待三哥一样尊敬她,惹恼她可比触怒三哥更加可怕。

    过去的路上,成负叮嘱了几句,让其他人惊诧不已。

    三哥也脱离万年老光棍的队列了?

    三嫂啊,要尊敬尊敬。

    一群人推推嚷嚷来到顾寒倾和姜锦面前,姜锦还在帮着整理箱子,把阿元也放到地上,背对着来人的方向,并没有注意到这群人的突如其来。

    顾寒倾慢条斯理地整理身上羽绒服,没有看过来的人们。

    倒是阿元,清凌明亮的大眼睛望着一群人,白嫩嫩的脸儿上没什么表情,却看得成负等人心里发慌。

    谁都知道三哥家这位祖宗的威力啊,那可不一般!

    “嗨,阿元!”成负秉承他和三哥更熟的关系,率先跟阿元打了招呼。

    其他人也有样学样,先亲亲热热地喊了祖宗。

    落在人群后面的两个少年面面相觑,却是不知道该不该叫一声了。

    成负又当了领头的:“三哥,三嫂,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你们了!”

    其他人齐声应和,声音整齐划一的跟军队似的,惹来不少人侧目。

    姜锦后知后觉地抬起脸,口罩不知道什么时候摘掉了,露出一张美艳清丽的巴掌脸,疑惑地看着这群人。

    “啊,成负哥!”姜锦认出了人群里的成负!

    成负讪笑到:“叫我成负就好,叫我成负就好,呵呵,呵呵,呵呵。”

    顾寒倾瞄了一眼知趣的他,没什么。

    “你们怎么在这里?”顾寒倾接过姜锦没整理完的箱子,三两下收拾了,动作麻利又情况,不知道惊到了多少眼球。

    三哥居然也有这么贤惠的一面?

    呸呸呸,什么贤惠呢,这是找死呢还是找死呢?

    成负照例率先解释:“那个,我们朋友,王悦景,他家在这边开发了个度假镇,邀请我们过来玩儿,没想到刚好碰上三哥三嫂你们啊。”

    阿元踢了他一脚。

    “啊对,还有阿元。”成负暗恼怎么把这位“心胸狭隘”的祖宗给忘了呢。

    姜锦唤了声阿元,等他跑过去之后,拉着他的手臂低声教导:“不要随便踢人好吗。”

    阿元乖巧应了,比在任何人面前还要听话的模样,更是让这群人意识到了这位三嫂的分量。

    顾家这些年也想过要给三哥相亲,第一要求就是要能跟这位祖宗和睦相处,但哪一个不是被折腾得鸡飞狗跳,仪态尽失呢?

    到后来,顾家不想得罪其他家族,都懒得给顾寒倾安排相亲了。

    阿元倒是无形中帮锦锦清理了很多障碍呢。

    姜锦教训了阿元之后,为了缓解成负的手忙脚乱,顺口问了几句。

    “那个成负……”艰难地把哥字给咽了回去,姜锦不由得发现她和顾寒倾在一起之后,辈分什么的直线上升,“你们住在哪家酒店?”

    “我们当然是住悦景酒店啦!”成负赶紧回答,果然还是三嫂和蔼可亲啊!

    长生山是一整条山脉,也是庞大的旅游资源宝藏,换哪个开发商都吃不下去,最后由国内国外几大集团共同开发出一座长生镇,集中经营滑雪场、温泉等等特的旅游镇,拥有从高端到低端的酒店品牌,满足各种游客的入住需求。

    这个长生镇的开发,牵头的就是悦景集团,而悦景集团最大的业务板块就是悦景酒店,这个在全球都算得上是顶级品牌的高端酒店,自然划走了长生镇最好的地段,是长生镇所有酒店中服务最好、价格最贵的一家。

    成负他们这群用钱不心疼的权贵子弟,再加上有王悦景这么一个悦景少东存在,当然要住最好的酒店了。

    懒懒没怎么话的顾寒倾,心情突然就恶劣起来。

    他瞥了这群人一眼,看得他们毛骨悚然、寒意陡生。

    王悦景这个二世祖终于领教到连他老爹都要巴结讨好的上位者气度,感慨人与人的差距。而落在人群最后的两个少年,也隐约感到了寒意。

    顾寒倾拉上行李箱就要走,脸不大好。

    成负等人还诧异的时候,姜锦已经笑嘻嘻地跟他们挥手,顺便道出了顾寒倾心情不好的真正原因:“我们也在悦景酒店,有机会一起吃饭,我们要呆一个星期呢!”

    完拉着阿元跟上顾寒倾走远了。

    成负等人面面相觑。

    “是不是要换家酒店啊。”

    “果然还是换。”

    “三嫂都邀请我们一起吃饭了。”

    “你敢吃?不要命了!三哥可还看着呢!没看见他听和我们一家酒店,心情都不好了!”

    一群人无力望,觉得心好累。

    他们就是想单纯地出来玩一趟啊,怎么就这么凑巧,充当了三哥和三嫂之间的电灯泡?难道看不出来三哥明显是不乐意跟他们在一起吗?人家跑长生山来就是为了二人世界的啊!

    并非出于本意的电灯泡们,默默给自己点了蜡。

    “走走。”

    再次出发,没了从飞机上下来的意气风发。

    姜锦拉着阿元走不快,低头抬头几秒钟的时间就不见顾寒倾人了,她也不急,慢慢走过一个拐角,果然看到顾寒倾停在那里等她。

    “我还以为你把我们俩丢下了呢。”姜锦故意开玩笑。

    “怎么可能。”顾寒倾叹着气,调整心情,“算了,遇上就遇上,我们先走。”

    姜锦挽住他的手臂:“对啊,人多热闹嘛!我们本来也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能有认识的人一起吃饭多开心!”

    顾寒倾无奈看了她一眼。

    这姑娘到底知不知道他们这次来长生山旅行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啊?还是连她自己都给忘了?

    顾寒倾摇摇头,暂时放弃想法。

    来都来了,也要玩得开心才是。

    正好早上休息得足够,可以不用急着去酒店,而是选择先游览一番。

    于是顾寒倾临时改变了计划,拒绝了酒店的接机车辆,而是亲自租车带上姜锦和阿元,开上了蜿蜒曲折的长白山陡峭公路。这条公路无比险峻,能够在国内公路的惊险程度中排上前五位,对司机的考验也相当大。

    坐在副驾驶座的姜锦开始还有些担心,毕竟坐在车内,一眼就能看到悬崖般的陡坡,给人造成的视觉压力太大。

    其实除了她,这顾家父子俩都属于享受状态,后排被固定在儿童安全座椅上的阿元也没有失去渴望不羁自由的心,都快趴到车窗上去看外面惊奇的景了,身上的安全带绷得紧紧的。

    姜锦回头朝他喊了一声心,被顾寒倾听出了声音里的颤抖。

    “紧张?”顾寒倾腾出一只手来握住她的。

    姜锦啊了一声赶紧甩开。

    “你别管我啊,好好开车!”

    顾寒倾失笑道:“放心,不会有任何问题。”

    身为最优秀的特种兵,完美结合了海陆空三大兵种的特点,连汽车兵也是顾寒倾的必修项目之一,他二十多岁的时候就能一边谈笑风生一边开过最险峻没有之一的魔鬼公路,长生山这点难度在如今的他眼中,就更不算什么了。

    姜锦还是紧张,并没有被成功安慰。

    但慢慢的,她发现顾寒倾开得相当平稳,这辆粗犷霸气的越野车在他手下就成了乖巧绵羊,去哪儿就去哪儿。...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猫扑中文 www.osungo.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