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4章 吃醋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 第404章 吃醋
(猫扑中文 www.osungo.com)    腹诽几句之后,蒋朝朝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实在是面前两人相处的场景,太有爱了。

    陡然看到从前心目中的男神,也会有这样充满人气儿的一面,蒋朝朝心里竟然毫无嫉妒,反而很向往他这般找到真爱的感觉。

    这份豁达的心胸连蒋朝朝自己都快被感动了。

    仔细想想,或许在国外这些年,她的心早就被更广阔的见识所占据,她没有忘记初衷,要成为救死扶伤的真正医生。那些稚嫩的少女梦,反而被挤压到了角落,成了随时可能散去的东西。

    想通的蒋朝朝,心情更好了。

    甚至于,比起顾寒倾,她觉得姜锦这姑娘更顺眼,外表是个漂亮到天怒人怨的娇气姑娘,内里却坚韧且蕴含莫大力量,真是让人挪不开眼的存在。

    她也许能够明白,为什么顾寒倾会喜欢她了。

    老实说,三人坐在一起的一幕很奇怪。

    两个女人之间融洽相处也很奇怪。

    唯一脸色铁青的居然是顾三哥这一点更加奇怪!

    蒋朝朝终于接收到了来自顾寒倾的眼神警告。

    这是不满她在这里呆久了,想让她赶紧走?

    蒋朝朝:呵呵。

    最后,她看在与顾寒倾多年朋友的份上,还是决定暂时起身离开。走之前没忘记跟姜锦交换电话号码,说有空出来看电影,顺带跟姜锦默契地眨眨眼睛。

    姜锦瞬间领会,这是她们之前在戛纳电影节遇到时候的约定,说有机会一起看电影。安娜没忘,她也没忘。

    姜锦笑嘻嘻地应了。

    等蒋朝朝走了,这处沙发上只有顾寒倾和姜锦二人了。

    顾寒倾声音带着沉沉寒意:“你什么时候跟她这么熟的?”

    “刚刚啊。”姜锦瞥见顾寒倾一脸郁色,便解释道,“其实我们之前在戛纳电影节就见过一次,当时挺聊得来的,那会儿我只知道她叫安娜。蒋朝朝这个名字,还是我刚刚才听说。”

    姜锦都不知该如何评价这段缘分,难得遇上一个合眼缘、聊得来的朋友,谁能想到她就是之前的假想情敌蒋朝朝?

    想当初,姜锦得知蒋朝朝告白被拒、又果断放弃后,就对这个只存在他人对话中的人起了好奇心,好奇之余也少不了佩服,能在爱情中像蒋朝朝一样潇洒转身的人实在是少之又少。

    潇洒帅气的蒋朝朝,和爽朗善谈的安娜居然是一个人?

    两个身影重叠,好似也没有什么违和感。

    但姜锦对她的好感却是成倍增长。

    直至现在:“朝朝姐性格真好。”

    顾寒倾听了她的评价满脸黑线,什么时候她们俩的关系上升到能够称呼“朝朝姐”和“锦锦”的地步了?

    莫名不爽。

    “她之前跟我告白过。”顾寒倾平白无故提了一句,“我拒绝了。”

    “我知道啊。”姜锦还感叹不已,“所以我才说朝朝姐性格好嘛,被拒绝了也能表现得这么潇洒,利落整理掉感情,真是太帅了!”

    她也不是傻子,真放下还是假放下,她还是拎得清。

    蒋朝朝毫无疑问是前者。

    这一点在姜锦与她的短暂接触中,就已经充分感觉到。

    所以她才会对蒋朝朝没有敌意,而是单纯把她当成戛纳电影节遇上的安娜,先入为主的有了好感。

    姜锦这态度,也足以称得上潇洒了。

    唯独顾寒倾想起来,不大是滋味。

    他对姜锦出现的男性,但凡有点喜欢她的苗头,诸如蒋郁、唐许之流,都提前上了他的黑名单,被他时时警惕着。还要用不着痕迹的手段,减少他们与姜锦之间的交集。

    若是看到姜锦与他们走近一些,素来认为自己心胸大度广阔的顾寒倾,竟也意外发现他还有心胸狭隘暗黑的一面。

    吃醋。

    这般曾经被他认为是无聊的情绪,现在却毫不陌生。

    为什么姜锦不嫉妒?难道她就不在意蒋朝朝给他告白过的事情?难道她就没有危机感和警惕心?还是说她根本不在乎他?

    顾寒倾拧着眉不悦的样子,实在是如凛冽东风席卷草地,冻得身周一个个的瑟瑟发抖,难免受到顾三哥情绪的影响,却每一个敢上来劝劝他的。

    除非是活得不耐烦了。

    “怎么了?”姜锦终于发现他的不对劲。

    她忍不住捏捏他硬邦邦的手掌,掌心里满是老茧,粗粝得硌手。她却非常留恋的样子,用软乎乎的小手在他的掌心划来划去,还用手指在他手掌上写字,有趣的感觉实在让人上瘾,连自己提出的问题都给忘了,不知不觉就在他掌心上写下了真心话。

    顾寒倾先是脸色紧绷,像个冰坨子无时无刻不散发着恐怖寒意。

    刹那间。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他脸部线条一点点柔和下来,冰块融化,积雪化水,万物滋养,草长莺飞。还有那春光明媚,枝头初绽寒意,料峭寒冬悄然褪去,被春暖花开所取代。

    先前的揣测,也跟着烟消云散。

    因为姜锦在他手心,一笔一划写下的字是:

    我爱你。

    大概连姜锦本人都没有发觉,她随手写下的几个字中,悄然夹杂了她的心思,那是她在用含蓄到自己都没注意的方式,向顾寒倾告白。

    顾寒倾收到了,所以开心。

    被冷暖交替折磨得有点神经紧绷的众人,一时之间有点像惊弓之鸟,生怕什么时候三哥不高兴了,受折磨的就是他们。

    好在,有姜锦在,顾寒倾很难有心情不好的时候。

    也不知是谁起了场子,叫了人凑一块儿打牌。

    这种玩乐活动,成负是绝对不会错过,落座牌桌之前,还问了一声三哥要不要加一个。

    本是出于礼貌的一问。

    谁都知道,三哥不喜欢麻将扑克之类的赌博游戏,从小到大玩的次数屈指可数,自律到变态。

    这会儿也没人指望他会答应。

    却见顾寒倾低声问姜锦,有没有兴趣来两把。姜锦的眼里刚冒出好奇的光芒,顾寒倾就果断转头,答应了下来。

    不止成负,其他凑牌局的人都愣住了。

    三哥从小到大玩麻将扑克的次数的确屈指可数,但每次都把他们虐得死去活来啊!把他们血虐了一盘又一盘不说,最后还要用轻飘飘一句“无聊的数学游戏”,从精神蔑视他们!打击得他们体无完肤!

    现在,又要重现当年的噩梦了吗?

    别人其他人,连成负自己都开始责怪他的嘴贱,怎么就把这句话问出口了。

    庆幸的是,最后坐在牌桌前的不是顾寒倾,而是姜锦。

    姜锦对麻将扑克什么的,完全是个小萌新,段数还停留在能玩这个地步,什么玩牌技术的根本不要想,一上来几盘就输得可怜巴巴的。

    成负不怕死的哈哈大笑:“三嫂你这技术怕还是要多磨练磨练啊!没关系没关系,我们玩得小,输了算三哥的,赢了算你的呗!”

    其他人恨不得用眼光杀死成负,这家伙是想把三哥刺激上场吗?

    顾寒倾扫了成负一眼,先对他的当前嘚瑟不予评价。

    他也没直接上场,这样太碾压姜锦的自信心了。

    他问姜锦:“大学学过高数吗?”

    “当然。”

    “成绩怎么样?”

    “还不错。”能在京城大学这种麒麟辈出之地,年年拿到奖学金的姜锦,岂止是不错的程度,常年高数接近满分的她,自然是相当优秀了。

    顾寒倾满意点点头:“其实所谓扑克,就是简单的数学问题,概率学过吧?”

    姜锦迫不及待地戳着他手臂,想要听他讲解支招。

    顾寒倾瞥见另有几个人,也在悄悄竖起耳朵,便凑近姜锦跟她咬耳朵。他温热的气息落在姜锦耳廓上,让姜锦格外不自在,耳尖也逐渐变成粉红色。

    “懂了么?”顾寒倾原本就充满磁性的声音在放低之后,更是完美低音炮。

    姜锦懵懂点点头,把顾寒倾教她的小技巧铭记在心。

    成负大大咧咧地洗牌,并不相信单单凭借三哥几句话,就能让姜锦这个小菜鸟一跃成为大高手。

    哎嘛哎嘛真高兴,三哥身上找不回来的场子都在三嫂身上找回来,都是一家人啊哈哈!

    得意张狂的成负,很快就被啪啪打脸。

    一开始姜锦还是显得有些笨拙,但这是因为她不熟练的缘故。她一边在心里默念顾寒倾告诉她的扑克技巧,一边转动脑子计算当前的牌局,并且不断学习。

    慢慢的,有人发现姜锦的进步越来越大。

    几乎每一局都有所改变,不断调整牌路,慢慢也能小赢几盘了。而且她的牌风也越来越沉稳,完全不像是扑克菜鸟,紧张焦虑之类的情绪与她完全无关,演技就应该在这个必要时刻派上用场。

    然后,成负等人被血虐了。

    姜锦砍瓜切菜般轻松解决掉他们一局后,使用顾寒倾教导的扑克计算方式也越发得心应手,赢的次数越来越多,直到后来,成负等人完全不是她的对手,输得一败涂地。

    成负呜呼哀哉:“你们两口子天生就是来打击人的对吧?”

    姜锦挑眉笑得无比灿烂。

    她喜欢两口子这个词语。

    这边的热闹不知什么时候也让小朋友们注意到了,阿元摆脱了一堆无聊的小萝卜头,跑到锦锦身边来,好奇地打量她手上的扑克。

    姜锦直接把扑克往阿元面前一放。

    “阿元要来试试看吗?”

    阿元犹豫了一下,在成负期待的眼神中点点头。

    成负暗道,我终于有机会扳回几句了!赢不了你们两口子,难道连阿元一个小孩子都赢不了吗?

    事实证明,他还真赢不了。

    阿元比姜锦上手得更快,他也曾经学习过高数,加之悟性高超,学会扑克就是分分钟的事情。

    最后,一家三口的完美智商碾压实现!

    姜锦乐呵呵地数着赢来的钱,心想着要给顾寒倾和阿元买点什么东西才好,果然还是衣服吧衣服,不赶紧花出去实在是烫手得厉害。

    被输得最惨的成负哭晕在厕所。

    晚上饭局过后,一家三口就没有继续参加接下来的活动,而是早早打道回府。

    比起在外面花天酒地,姜锦和顾寒倾都更喜欢一家人窝在沙发上看电影的时光,美好得时间都不忍心夺走。

    至于顾寒倾那群发小朋友,对姜锦也在不断改观。

    先前就以为是个漂亮姑娘,有幸得了三哥的青睐。

    后来发现着姑娘不仅漂亮,而且还有内涵情商高,话虽少却句句恰到好处。就算非世家出身,也气度从容,在他们面前毫无拘谨自卑。

    更重要的是!三哥的态度啊!

    ——今天的聚会的真相没有被隐瞒,事实顾寒倾的目的也在于此。不消一天,顾寒倾正牌女友、传闻中的三嫂,就是当红演员姜锦的消息,也在京城的世家圈子逐渐流传开来。

    有人不屑冷笑,有人不以为人,有人嫉妒若狂,有人怅然若失。

    仿佛整个圈子的目光都集中在姜锦身上,大家对她的好奇已经上升到希望把她里里外外都了解一遍的程度,还试图扒出她的背景和过去。

    可惜,姜锦神秘得像团雾,京城世家圈子对她的了解,仅限于是顾乔亲口在公众场合承认过的晚辈。

    至于那些过去,被隐藏得越发深了,再没有人能做第二个池云生。

    这天姜锦独自在家,顾寒倾去工作,阿元去上课,唯有她闲得发慌。

    许是上天都对她看不过去了,一个电话突然打到她的手机上,在接通之后,姜锦就听到一个温柔如水的女声在她耳边响起,好似还有那么一丝丝熟悉?

    一时没想起在什么地方听过的姜锦,蓦地听见对方女子的自我介绍:

    “你好姜小姐,我是阿倾的长辈。”

    姜锦愣了愣,才赶紧隔着电话欠身问好。

    长辈?

    她脑海里迅速过滤了很多形象,顾寒倾在顾家辈分高,能称得上长辈的也就那么几位。这声音听上去像是优雅的中年贵妇,符合这个标准的,在顾家有两人,其中之一就是顾乔。

    顾乔当然不可能,姜锦还不至于连顾乔的声音都听不出来。

    那么,这个声音的主人就只可能是这位了——

    顾寒倾的大嫂,于知雅。
猫扑中文 www.osungo.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