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8章 赶出家门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 第408章 赶出家门
(猫扑中文 www.osungo.com)    <div id="content">

    走投无路的郑晓潇,除了答应简阳跟他回家,别无他法。

    她弯腰收拾地上的东西,却被简阳阻止了,让她先上车,这些东西全部交给他来收拾。

    郑晓潇没有拒绝,先被简阳打伞送上车,隔着落满雨珠的车窗,看着大雨里弯腰收拾东西的身影,一不心出了神。

    简阳的背影,什么时候这么温暖的?

    简阳花了半个时才把地上的东西全部收拾起来,塞在后座和后备箱里,自己却被淋得落汤鸡似的,一路开车把郑晓潇带回家。

    进门连连打了两个喷嚏也不管,第一时间就是给郑晓潇熬姜汤。

    郑晓潇这才有空打量这套房子,面积虽然赶不上她家的别墅,但也有个一百二三的样子,而且这里的地段,一平房子要六七万,算下来这样一套房子至少是七八百万!

    这是简阳的家?

    简阳亲口回答了她:“这里是我家啊,但我爸妈没一起住,他们二老都是老师,现在退休回老家了,工作好些年才在京城买了几套房子,有两套都是在我名下的,这是其中一套,你放心住,住多久都没问题!啊,如果你不习惯的话,我就暂时搬到另一套房子里去!嘿嘿!”

    “谁不习惯了?该我谢谢你才是,谢谢你能收留我。”

    郑晓潇难得笑了,却有了再次流泪的冲动。

    她今真是遭遇了这个世界上这糟糕的事情,又收获了最幸运的事情。

    简阳就是她的幸运,郑晓潇发誓,她要向这个世界复仇,要把她的恶毒和愤怒宣泄给郑成扬还有唐许!但她的温柔,只会留给简阳!

    哪怕她心里的温柔被仇恨的火焰燃烧殆尽,也会在角落为这个男人永远留下一席之地!

    ……

    夜幕,雨幕。

    四合院的廊下摆着软垫和清酒,穿着素净软袍的唐许躺在软垫上,捏着青瓷酒杯,借着屋檐上昏暗的灯光,欣赏这夜雨景。

    他喜欢下雨,淅淅沥沥的雨声,像是把世界都冲刷干净了,什么脏污都能被掩盖消失,真是完美的下雨。

    来人悄无声息地站在唐许背后。

    “唐爷,郑晓潇被郑成扬赶出家门了。”

    唐许晃动的酒杯一顿,嘴角讥讽地翘起:“真是……不负所望啊,我能,果然是冷清冷血的男人么?呵呵。”

    “一切果然都在您的预料之中,接下来的计划继续么?”

    “当然,自相残杀的大戏我可等着呢。有的人,做错了事情,就该付出代价。既然他曾经背叛过,那现在也让他尝尝背叛的滋味。”

    呢喃声音,有如恶魔低语。

    翻手云,覆手雨。

    弹指间,某些人的人生线,便被搅得一团乱麻,只能任由操纵。

    更悲惨的未来,还在前方。

    ……

    没有错过郑家消息的,还有顾寒倾。

    他派去关注的人,正把最新收集的消息一一报告在他面前——

    “……目前郑晓潇住在一个名为简阳的男同学家里?而她的父亲郑成扬,正因为公司的事情焦头烂额。由于新城地产借着蒋四公子和唐许先生的名头牟得太多好处,现在不少合作方都上门要求中止项目,郑成扬最近交好的大人物也对他闭门不见,这其中应该有蒋四公子和唐许先生的暗示。郑成扬的新诚地产也为此陷入资金链困窘的境地,与他合作的几个股东都把手里股权当作烫手山芋,要郑成扬给出一个交代。”

    汇报的人洋洋洒洒了半个钟头,详尽地告知了郑成扬如今困兽般的境地。

    总的来,就是墙倒众人推。

    唐许的一句否认,把风光了没多久的郑成扬,一下子打入万丈深渊,情况比他之前最困难的时候还有不如。

    顾寒倾必须引起警惕,万一郑成扬发了疯,找上姜锦惹来不必要的麻烦,那才糟糕。所以,他要杜绝此类情况发生。

    就是不知道,姜锦若是知道郑成扬现在下场,会不会高兴?

    思索一下,顾寒倾暂时还是决定不把此事告诉姜锦。

    她最近本来就因为要去北云山涵碧园正式拜访的事情,而焦虑不安,若再是让她知道这些烦心事,估计晚上又要睡不着觉了。

    带姜锦拜访涵碧园的时间也定下来了,下周周末。

    姜锦虽然口口声声一点儿也不紧张,但她的情绪,连阿元都感受到了,更别了解她至深的顾寒倾。

    最后顾寒倾只能联系周易,让他多给姜锦安排一些工作,用忙碌来冲淡即将拜访涵碧园的焦虑。

    这效果似乎还不错。

    在周易给姜锦接连安排了两份时尚杂志封面拍摄任务后,姜锦花在紧张上的时间明显减少。再加上最近电视剧《升仙》已经被两大卫视花大价钱买下首轮播放权,开播时间定在寒假开始的一月份,现在已是十一月,紧密锣鼓的开播宣传就要提上日程,清闲了没多久的姜锦为了配合宣传攻势,重新陷入紧张的日程中,常常两三看不到人影。

    充实中,时间也流淌得很快。

    转眼来到十一月下旬,这周周末便是拜访北云山涵碧园的日子。

    拜访的前一是周六,顾寒倾提前完成工作,留在家里陪伴正好在家的姜锦,阿元的周末也没有安排课程,时间由他任意支配,他却选择待在家里。

    因为阿元的决定,顾寒倾原本构想的周末温馨二人时光就此被破坏……算了,一家三口的温馨时光想想也不错。

    但是,为什么从早饭过后,就不见姜锦的人影?

    顾寒倾在家里找了一圈儿,最后在衣帽间找到了姜锦。

    “这是?”

    顾寒倾挑眉,看着这一地的狼藉,霎时间不知道该什么才好。

    姜锦已经算是对衣服并不热爱的女明星了,比起某些女明星动则三四个超级大衣帽间,她这个衣帽间还有一半都是顾寒倾的衣服,可以是很节俭了。

    姜锦的节俭,并不是对穿衣服就不讲究,相反,她在这方面受到母亲姜媛的影响,连配饰都要跟衣服风格搭配的精致。

    不过她不喜欢买太多衣服,而是用经典的款式通过不同搭配,穿出不同的风格味道。为此,还有时尚博主拿了姜锦私服照举例,分析她的穿衣品味,因为值得年轻女孩儿们借鉴,很是火热了一阵。

    比如不同款式的白衬衣她就有五件,长度风格不同的牛仔裙她有三条,等等。如此下来,自认为很节俭的姜锦,其实衣服的数量也不算少。

    平时收拾得整整齐齐还不觉得,现在衣服都被扒拉出来,在衣帽间的沙发上堆积如山,让顾寒倾除了无声感叹外,已经难以摆出其他表情了。

    姜锦还在跟顾寒倾招手,让他帮忙参考。

    “你觉得这条荷叶边吊带白裙子好看,还是这条直筒白连衣裙好看?”姜锦提着两个衣架,上面各自挂着一条白裙子,反复在身上比划,一时之间举棋不定。

    顾寒倾镇定反问:“这两条裙子,有区别么?”

    能够轻易分辨出枪械之间细微差别的火眼金睛顾寒倾,放到两条白连衣裙上却完全抓瞎,在他看来,这两条裙子真的长得差不多啊!

    姜锦眉一皱,当即不满道:“这怎么能一样呢?从面料到剪裁,完全不一样好吗?这条是绸缎,这条是蕾丝!”

    顾寒倾摸着下巴,把两条裙子上下打量了好一会儿:“唔……”

    姜锦满脸期待:“嗯嗯?怎么样?哪条好看?”

    “你穿什么都好看。”顾寒倾决定展现最诚实的自己。

    “什么啊,我是让你帮我选裙子啦。”姜锦娇嗔道,看似在不满,但眉飞舞的表情已经完完全全出卖了她。

    到底是一击必中顾寒倾,以满分答卷轻松解决大问题啊!

    但姜锦选择困难症的魔咒却没有结束,她居然再次拎起另一条雪纺白连衣裙,上面有着银的条纹,继续拿到身上比划。

    阿元恰好在这个时候跑来,大抵是好奇心太重,想要看锦锦在做些什么。刚在衣帽间冒头的阿元,当即发现不对劲,悄悄就想开溜。

    “阿元!”

    姜锦一声软呼,让阿元的身子僵硬在化妆间门口。

    “进来帮锦锦看看,哪条裙子比较好看呀!”姜锦笑眯眯地跟他招手。

    素来爱黏着锦锦的阿元,六年的人生,第一次有想要逃离此地的冲动……

    最后,父子俩都被各种裙子晃得眼花缭乱,姜锦依然没能选出明要穿的完美搭配。

    没错,她就是在为明拜访涵碧园选衣服呢。

    这次姜锦的态度非常郑重,前所未有的郑重,连去参加金鸡奖都没那么郑重。哪怕姜锦已经去过涵碧园,但这次拜访跟上次拜访,在姜锦看来,去的身份不同,意义也截然不同。

    在挑衣服之前,她还给自己定了位,要温柔、美丽、知性……挑着挑着,长辈喜欢的气质优雅可以来点,再挑着挑着,容易生出好感的善良乖巧也可以来点,继续挑着挑着,显示女性独立之处的帅气潇洒好像也可以来点。

    挑到最后,连姜锦自己都不知道她想要的是什么风格的了。

    选择困难症,已经迈入不治晚期。

    在顾寒倾阿元父子俩被逼入墙角,半点脾气也没有的时候,姜锦突然想起了什么。

    “对了,老顾你明打算穿什么?衣服准备好了吗?”

    顾寒倾装作若无其事:“衣服,明来挑也可以……”

    “那怎么行!”姜锦极度不满地反驳道,“这些都应该提前准备好才是,我来看看你的衣柜。”

    着,她又把另一半的衣柜打开来。

    顾寒倾偶尔晚上会睡在这里,所以也从隔壁家里搬了一部分衣服过来,但大部分衣服都还留在隔壁家里,细数下来,顾寒倾的衣服数量,竟然不比姜锦的少。

    但是,衣服数量多,并不代表花里胡哨。

    姜锦打开顾寒倾的衣柜,当即无语了。

    清一的深系衣服,黑灰浅灰,偶尔能看到几件驼或乳白,但也少得可怜。衣服则齐刷刷都是衬衣衬衣衬衣,光是黑白的衬衣姜锦就看到不下三十件!居然还有同款!

    对这半个衣帽间很是失望的姜锦,决定去隔壁翻找一下,最后结果,当然也比这边差不多。

    顾寒倾的衣帽间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

    乏善可陈。

    “不行了,我们去逛街。”姜锦一捏拳头,当即下了决定,“买衣服!”

    一家三口逛街这种事情,好像还是第一次?

    姜锦的衣服不是品牌方送来,就是她的造型师谭韵负责,还有一部分是她自己购入,这部分衣服几乎都是跟安夏一起买的。

    跟顾寒倾逛街什么的,还真是前所未有。

    今终于有了这个机会,出门之前,姜锦还有点激动呢呵呵。

    顾寒倾同样高兴。

    只要前提不是为了买衣服。

    若是陪姜锦买衣服,看一件件漂亮衣服在姜锦身上绽放光彩,眼球一次又一次被净化——这种感觉,对于顾寒倾来相当不错。

    但若是他自己买衣服,顾寒倾就兴致缺缺了。

    他的衣柜都是专人打理,按照他的喜好,每年交由专门裁缝量身定制,然后成批成批的送来,款式之类他并不在意。估计是帮他打理衣柜的人,看到顾寒倾冷漠严谨的性子,习惯帮他选择同样冷漠严谨的穿衣风格,久而久之,反倒形成了他的习惯与喜好。

    姜锦表示,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出门的时候,已经快到午饭时间,一家三口索性决定外出就餐,在顾寒倾的建议下,去了东雅集团旗下餐饮公司的高端私房菜,顾寒倾之前还帮忙试过菜,印象不错。

    既然是私房菜,私密性也相当好,引路的服务员哪怕认出姜锦,也识趣地没有叫出她的名字。...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猫扑中文 www.osungo.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