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4章 只会是你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 第414章 只会是你
(猫扑中文 www.osungo.com)    
    周易的担忧,也在姜锦的猜想当中。    她考虑的甚至更多!    除了她的演员未来,合作品牌方的态度,还有顾寒倾阿元会不会受到影响,乃至于……北云山涵碧园的态度!    姜锦真有一种是老在故意整她的感觉,明显顾家就对她的演员身份有所非议,为的就是怕她身为演员的曝光率,会牵连到顾寒倾和阿元,影响到父子俩的前途。    那时候姜锦都想好了,会用时间来证明,不是做红极一时的偶像明星,而是要做细水长流的艺术家。她相信,就算身为演员,走上一定高度,她也能得到顾家的认可与肯定。    偏偏,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儿。    周易的提议听起来是不错,直接否认新闻之类的,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但姜锦却没有第一时间就答应这么做,反而沉默下来。    “再等等……”姜锦垂着眼,看不出情绪是好是坏,“我暂时,不想这么做。”    “为什么?现在这种情况,否认是最好的办法!”周易心情急切。    “再等等。”    来去,姜锦都只有这么一句。    周易也拿她没办法。    “好。”他只得暂时答应,“反正现在新闻正在热头上,我们的正面回应只会是火上浇油。”    转身之前,周易的目光在姜锦身上停驻许久。    身为姜锦从出道之前就亲密无间的合作者,他也是姜锦团队里唯一对真相一清二楚的人。团队其他人知道姜锦身边有个男孩,却不清楚对方的身份,但周易却知道——那条新闻关于孩子身份的揣测,是真的。    姜锦,怕是承受了很大的压力,不仅是舆论粉丝方面,还有顾先生的家里。正如他之前所想,豪门哪里是这么容易进的。    周易只是不希望这次事件,会成为姜锦和顾先生在一起的障碍。    他看得出来,那位顾先生很爱姜锦,姜锦也很爱那位顾先生。    他亲眼看着一路走来的孩子,周易当然是希望姜锦幸福的。    ……    刚结束了下午数学课的阿元,坐在房间角落的沙发上,低头捧着手机,腿垂在沙发边,都不知道跟平时一样愉快地晃动了。    心情不好。    阿元耷拉的头发,阴郁的气息,沉闷的脸,这一切的一切,都在诉他此时的心情状态,简直就是阴云密布。    他的数学老师端着下午茶点从外面回来,笑吟吟的样子完全没有老师的威严。    这位其貌不扬的女老师,年近三十,穿着很休闲居家,就像是路上随随便便就能遇到的普通女人,身上没有任何闪光点。    但她能从一众待选者中脱颖而出,成为阿元的老师,也不是没有理由的。    她是普林斯顿数学系博士毕业,现在在京城大学数学系任教,还不到三十岁就已经评上副教授,手里的研究课题都走在了世界前沿,可谓是前途无量。现在因为担任了阿元的数学老师,有幸得到顾家支持,成为顾家人才计划的一部分,相比未来有可能迈入最年轻院士队列,真正有着辉煌未来。    想当初在阿元的数学老师备选中,连京大的数学系教授都名在其列,最后选中这位孙老师,就是因为她以数学为基础建立的强大逻辑思维,已经达到国际一流人才的水准,现在名声不显,但未来成就绝对比京大数学系教授还要高!    这样优秀的老师,则是阿元庞大教师团队的其中之一。    这个团队里,不少人都被纳入顾家人才计划,打上了顾家标签,以顾家为后盾。他们现目前要做的事情,就是在阿元的学习阶段,充当他的老师。    当老师不仅要教给阿元知识,还要让阿元接触到更广泛的顶尖人才,从思维方式开始进行耳渲目染。    世家的传承,不在于权势和金钱,而在于教育。    这一句至理名言,在阿元身上得到了完美体现。    孙老师在上课时很严肃,演算时很敏感,研究课题是有些神经质,但除此之外的休息时间,还是脾气很好。就像现在,课程结束的下午,她会给阿元准备一份水果下午茶,不是为了讨好阿元,而是单纯认为孩子在沉重学习任务过后,也应该享受一下美好悠闲的时光,顺便补充维生素。    原本阿元不喜欢跟人接触,但也因为这位孙老师的细致,而愿意多留一会儿,跟她一起吃点水果下午茶之类的。    平时应该是阿元吃东西的时候,今他却分外沉默,捏着手机就没有松开过。    “怎么了顾煦?”孙老师放下水果叉,耐心温和地问他。    阿元翻出本子,在上面写下一句:继子是什么意思?    孙老师并不奇怪,事实上在给阿元的上课中,阿元是从不话的。她在当这个老师前,签过保密条例,不敢随便多问,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阿元很聪明,简单点的一遍就懂,难点的问题也最多需要三遍,这份才能力让孙老师叹为观止,总是私下感叹,阿元若是愿意把全身心都投入在数学世界里,他绝对有能力成为当代最优秀的数学家之一。    可惜,数学只是阿元学习课程之一,除此之外他还有很多门课程,目的都不是让他学习知识,而是给他展现更广阔的世界。    面对阿元的问题,孙老师想了一下,脑子比较简单的她,根本没有考虑到这个问题的不合适之处,心直口快地解释道:“继子就是一个人的妻子或丈夫在上次婚姻关系中所生的孩子。你最近看什么奇怪电视剧吗?继母继子争斗家产什么的?”    阿元的脸瞬间冷凝。    “顾煦?”孙老师觉得有些冷飕飕的。    却见阿元从沙发上轻巧跃下,一声不吭地离开。    余留孙老师在原地不解地抓头发:“是不是我错什么了?”    她没有错,她只是了事实。    而阿元却因为这个事实,大大生气了!    他要去找锦锦!    ……    手机也被没收了的姜锦,这下彻底无聊了,只能找本书来看。    可惜她注意力不在书上,才翻了没两页就看不下去了,满脑子都是那些恶评和新闻。    姜锦抱着膝盖缩在沙发一角,刚叹了一口气,就听到门口传来巨大响动,似乎是有人开门又大力甩上门的声音。    沉稳有力的步伐由远及近,唯有姜锦从那熟悉脚步声里听到了焦躁。    也是同一时间,她从沙发上跳了下来,望着玄关通向客厅的走廊方向。    “三哥……”    “阿鸾!”一身军装的顾寒倾才从军部风尘仆仆赶来,连肩章都没拆,就一把将扑过去的姜锦紧紧按在怀里,见她没有大碍,眼睛也并无哭过的痕迹,这才着实松了口气。    他是在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就赶过来了,一路上都在想此刻的姜锦如何,偏偏他给姜锦打电话的结果又是关机,情急之下,冷静自持的顾寒倾居然也失了沉稳,脑子里浮想联翩,几乎把姜锦幻想成躲在角落偷偷抹眼泪的可怜模样!    现在看到她平安无事,真好!    庆幸之余的顾寒倾,一下一下抚摸着姜锦的头发,无声地安慰着她,用强大坚实的怀抱给予姜锦支持和依靠。    姜锦闭着眼睛环抱着顾寒倾的腰,那些杂乱情绪也随之一扫而光,只要有顾寒倾在,她觉得什么都不怕了。    亲密相拥的两人,完全是无视客厅众人的节奏。    顾寒倾更不知道,他肩上熠熠生辉的松枝金星,给客厅众人带来了多大的震撼!    周易首当其冲!他虽然知道这位顾先生身份不简单,应该出身世家,自己职位也不低,但他也没敢大着胆子猜想这位会是堂堂少将!华国有这么年轻的陆军少将吗?    通晓人情世故的周易,也同样明白,到了少将这个军衔,已经不是用背景就能堆砌的级别。而这位顾先生光从气势上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坐冷板凳的少将,而是实打实的高位大人物。    而整个客厅里,除了周易以外,还有冯萌萌、方圆、谭韵、王柳花……等人,姜锦团队的所有人都在这里了,都目瞪口呆地看着把姜锦抱进怀里的那位眉宇森严的少将大人,肩上的金星恍若给他镀上一层金光,在他们眼中更是无限高大。    到此为止,这群人已经不出话来了,谁也没有想到原来一贯神秘低调的姜锦男友先生,会拥有这样的身份!    他们已经觉得那些新闻里面猜测男友先生是集团高管之类的身份,有够离谱的,没有想到事实更加离谱!难怪要对外隐藏啊!    姜锦后知后觉想到家里客厅的一堆人,稍稍从顾寒倾怀里退出,不好意思地问他:“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我也看到新闻了。”不提还好,一提,顾寒倾浑身都是寒气凛凛,吓得客厅众人大气都不敢喘,手头的工作也跟着停了下来。    姜锦的眼角余光瞥见众人的反应,只好扯扯顾寒倾的衣袖。    “我们上楼去。”    “也好。”    等顾寒倾和姜锦暂时离开,客厅众人才恢复了工作状态。至于方才看到的震惊事实,谁也不敢轻易提及,嘴巴一个闭得比一个紧。    楼上。    姜锦也没有隐瞒,把她的猜测给顾寒倾了一通。    当然,她没有提到于知雅,毕竟于知雅的嫌疑已经被她排除,没有必要再在顾寒倾面前提及,反而有可能会把之前于知雅给她打电话的事情给暴露了。    目前于知雅还没有做什么真正伤害到姜锦的事情,姜锦也不想轻易跟于知雅闹僵,她在顾家也是重要角。    顾寒倾沉吟思索,对姜锦的推理也比较赞同。    “这方面我会继续调查下去,络上的新闻也我会吩咐人删掉。”顾寒倾担忧地看着姜锦,“你呢?真的没事吗?”    姜锦笑道:“我当然没事,不过就是一些胡言乱语嘛,难道我还真能往心里去了?就是……涵碧园那边的态度?”    “我还没回去过。”言下之意便是,他也不知道。    姜锦有些心急地推推他的手臂:“你去问问啊,这边的事情我还能处理,那边的态度才更重要,万一影响对我的看法怎么办?”    顾寒倾刚回家时的心急已经不再,这会儿还能有心情跟姜锦开个玩笑。    “都这个时候了,还这么在乎我们家里对你的看法?怕他们因为这次事件对你有成见?”    姜锦有点恼了:“不然呢?要我不用去在乎吗?”    “当然不是。”脱下军装的顾寒倾,也卸下刻板坚硬的外壳,他的长手长腿把姜锦圈在怀里,漆黑眼底却流淌着蜜一般暖洋洋金灿灿的宠爱之意,“你能在乎,我非常高兴。”    姜锦被他的气息包裹,不由得心跳加速。    顾寒倾把她搂得更紧,恨不得把她嵌入骨血里。    “不过没关系,他们是什么样的看法不重要,此生此世,生生世世,能与顾寒倾这三个字并列的人,都只会是你。”    顾寒倾很少会情话,他更喜欢用实际行动来表达他的感情。    但偶尔对姜锦温柔缱绻几句,却每每能戳中姜锦心窝柔软处,把姜锦感动得一塌糊涂。    就像现在。    “锦锦!”    房门咚地被人推开,姜锦的反应居然比顾寒倾还快,轻巧跳到地上。    “阿元?你怎么提早回来了?”姜锦把扑过来的阿元抱住,一下子坐在床沿上,才稳住险些跌倒的势头,“阿元你这是翘课了吗?”    阿元没有回答姜锦的问题,而是委屈巴巴地抬眼。    “锦锦,我不要做你的继子。”    姜锦脸一变:“阿元你也看到了?”    她原本的底线,至少是不想让阿元看到,让他受到伤害的。    此刻,姜锦才真正因为那些莫名其妙的报道而怒意勃发,谁让他们惹了阿元不开心呢?    “阿元,你听锦锦,你不要去在意那些报道,都是记者瞎写的。”姜锦给阿元抹了抹脸儿,这孩子居然哭了?    阿元抽噎着,声音里还带着哭腔:“锦锦,我要做你的宝宝,不是别人的宝宝。”...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猫扑中文 www.osungo.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