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4章 馒头救主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 第424章 馒头救主
(猫扑中文 www.osungo.com)    <div id="content">

    姜锦和顾寒倾的公寓在三号楼顶层,二号楼在三号楼旁边,为了保证这种豪宅的间距和舒适,两栋楼挨得并不近,反倒有些远,走路也要十来分钟。

    姜锦被推着,眼睁睁看着熟悉的三号楼门庭逐渐远去抛在身后,二号楼的方向则越来越近。

    还真是带她去二号楼?

    姜锦的脑子飞快运转起来,从中揣测安瑜带她去二号楼的理由。

    安瑜在她身后唧咕笑了一声,手上的刀更用力了,差点儿就要戳破姜锦后腰的衣服——“怎么?看到熟悉的路,想回家是不是?你跟三哥整住在那里,你侬我侬,甜蜜得很?那你有没有想过,这条路也会成为你人生最后的噩梦,迈向终结的倒计时呢?”

    她的话语,嫉妒扭曲得快发疯了。

    实在是这几躲藏的日子,让她心力交瘁,吃不好睡不好,她安家大姐何曾有过这种日子?

    但她不想离开华国,她离开这片土地就代表着她真的输了,不仅输了她从到大都梦寐以求的男人,更输了她身为安瑜的所有骄傲!

    安瑜八岁时在一次舞蹈比赛上输给了另外一个女孩儿,从那时起她就发誓,绝不会再输给任何一个人!

    然后,她就真的没有再输过一次。

    身为安家安瑜,她的一生顺风顺水,却没想到在顾寒倾和姜锦身上,栽了一个又一个跟头,如今还要以这种屈辱的姿态被赶出安家,和那些仰仗安家鼻息生活的旁系混为一谈?开什么玩笑!从前都只有这些人仰望她的份儿!她绝对不要跟这些人平起平坐!

    愤怒、不甘、嫉妒、疯狂……百感交织汇成巨大压力,安瑜鬼使神差从出国的飞机上逃了下来,来到东国阙这套从不被其他人所知的房子。

    没有身份证没有护照,更不能刷卡开机,她知道一旦暴露踪迹,她就真的没有转圜余地。于是她揣着一百块钱,在东国阙这套都没装修过的房子里,狼狈不堪地生活了几。

    一百块钱,换做以前,都不够安家大姐安瑜的一顿下午茶。

    现在,却成了安瑜最后的救命稻草。

    她也知道这里待不了几,不管是安家还是顾寒倾,很快就会找到她。在那之前,她憋着心里最后疯狂的劲儿,揣着一把刀,挟持了姜锦。

    刚开始她也害怕。

    直到她看到姜锦脖子上的血迹,发现这也没什么好恐怖的,大不了就是她跟姜锦一起死,让顾寒倾恨她一辈子,也算是达成她的心愿。

    安瑜越发平静,脑海里也逐步构思出接下来的计划。

    顾寒倾,姜锦。

    就算我死,也绝不会看着你们俩幸福!

    ——安瑜抓着姜锦的手越发用力,像是在证明她此刻癫狂神智下的决心,连姜锦都感受到了她身上那孤注一掷的疯狂,坚定的脚步像是带着她奔赴黄泉……

    姜锦暗道糟糕,按照安瑜现在神志不清的样子,还真有可能带她一起去死!

    她下意识放慢脚步,后腰的刀尖就戳上她的皮肤。

    “快走!”像是察觉到了她的意图。

    姜锦吐气呼气吐气,脑子飞快运转,开始言语攻击,并从中寻找安瑜身上可能存在的破绽。

    “安瑜,你觉得现在所做的一切,值得吗?”

    “值不值得不用你关心!”

    “强求的爱情吗?为什么不潇洒放手?”

    “你得到了他,很得意是吗?”

    “那蒋朝朝呢?她爱得不比你少,却从来没有丢失自我……”

    那个名字刺痛了安瑜的骄傲:“你闭嘴!不要跟我提她!”

    姜锦不得不把话咽下去,看得出来安瑜是真的很敏感这个名字。

    “你真的准备杀了我?”

    “你能不能不要废话!”安瑜冲她大喊。

    姜锦不得不沉默了一会儿,她怕刺激过了,安瑜一刀子捅在她后腰,她都没地儿哭去。

    “你为什么带着我往二号楼走?”姜锦冷不丁问了一句,“你在那里有认识人的家?还是那里有你的房子?”

    安瑜脚步一顿。

    姜锦暗自一喜!没错!就是这个!突破口!

    姜锦像是抓住了什么,脑袋微微后侧,压着声线听不出什么情绪,却瞬间勾出了安瑜心底的情绪。

    “果然这里是有你的房子吗?你会买在东国阙,难道也是为了……”

    安瑜咬牙切齿地挤出几个字:“我都了,让你闭嘴!”

    她双眼通红,随时可能发狂失控捅姜锦一刀的样子,姜锦却知道,她在颤抖,连刀也在跟着颤抖。

    “你懂什么……你能懂什么……”安瑜痛苦得恨不把身子蜷缩起来,来自记忆和灵魂的折磨让她苦不堪言,冰凉从脚尖一直蔓延到心脏。

    她多爱顾寒倾啊!

    站在他身后,苦苦追寻他的脚步,就希望他能回头看她一眼。

    她在东国阙买下一套房子,连跟他买在同一栋楼都不敢,便买在隔壁楼,想着和顾寒倾住在一个区,心里就甜滋滋的。后来顾寒倾因为阿元搬来东国阙,安瑜更是欣喜,几度挣扎要不要搬过来,不知不觉就拖到这么晚。

    拖到……另一个女人搬到顾寒倾的隔壁,还成了他的正牌女友。

    都是姜锦!是她的错!

    安瑜仇恨浑浊的目光落在姜锦身上,恨不得将其撕成碎片,但她手上的刀也稍稍远离了姜锦的后腰,犹豫不决到底要不要给姜锦一刀。还是把她带去家里,再给她一刀?

    那杀意,那犹豫,姜锦统统没有错过。

    她知道这是好时机,安瑜发疯,也是她趁机逃跑的最佳机会!

    感谢英明神武未卜先知的老顾!当初硬是让她学了防身术!能在此刻派上用场!

    就算逐渐荒废,但基本的招数套路姜锦还是没忘,就跟刻在身体里一样。

    她狠狠在安瑜脚背上踩了一下,趁着安瑜吃痛退出两步,便拼命地往前跑去!这边的路她不熟,但姜锦也知道往开阔的地方跑,不定能碰上人!最好是巡逻的保安!

    安瑜尖叫一声,握紧刀追上去。这次要是把姜锦追上,大概真的会杀了她!

    姜锦也是对这点心知肚明,所以逃跑得更快,恨不得把平时锻炼的力气全部拿出来。她从曲折的林间道跑出,来到宽敞的音乐喷泉广场。

    这里也算是东国阙绿化花园里的一处景点,夏会有大人带着孩儿来这里看表演。音乐喷泉前就是一片很高的阶梯,越过阶梯,姜锦隐约看到前方台阶之上隐约有人影晃过,应该不是她的幻觉!

    的确不是幻觉,那经过的人还穿着保安服!

    “救命!救命!”姜锦大声呼救,顺着台阶跑上。

    她太急了,紧要关头脚下居然被台阶绊了一下,狠狠摔在阶梯上,啊地惨叫一声。得亏了这接连动静,那远处的保安也发现声音,往这边看来。

    与此同时,安瑜也追上来了,抓着刀扑向姜锦,狰狞表情宛若厉鬼,那尖锐刀锋毫不犹豫地往姜锦的身上扎下!

    “干什么的!”保安怒吼一声!

    “汪汪汪!”这是馒头前来救主的声音!

    比保安更快的当然是馒头,它拖着断掉的牵引绳从树林里跑出,漂亮缎子般的金毛发上还挂着叶片,奔跑起来身子矫健帅气,汪汪汪叫了一路,露出锋利的牙齿朝着安瑜的腿咬去。

    安瑜眼角余光瞟见,眼见那死狗就要咬住她的腿,脑子里冒出的第一想法居然是——

    我的腿不能受伤!我还要跳舞!

    她连杀了姜锦的疯狂想法都被暂时逼退,硬是侧过身子滚开,惊险地躲过馒头的血盆大口。

    但她显然忘了,这里是台阶,还是很高的台阶。她在这里滚一下的结果,就是跟葫芦一样顺着台阶滚下去。

    姜锦傻眼地看着短短几秒的时间,安瑜顺着台阶滚下,馒头扑在她身上呜呜呜地关心她,而她惊险避过刀刃,除了被摔到的手臂膝盖隐隐钝痛,竟然毫发无伤!

    “馒头……谢谢!”她庆幸的搂住馒头的脖子,激动得都快流泪了!

    如果不是在紧要关头,馒头扑出来咬安瑜,那她那一刀不定已经扎在她身上。

    多亏了馒头,多亏了馒头……

    劫后余生的姜锦打包票回去要给馒头买一堆好吃好玩的犒劳它!

    那保安也落后一步赶到:“女士!发生什么事了!”

    “那女人是个疯子,她刚才拿刀挟持了我。”姜锦都意外,这会儿还能冷静地出事实,而没被吓到崩溃。

    或许是跟顾寒倾在一起之后,神经也被感染得越发坚韧。

    保安知道这下事情大条了,居然在区内部发生了被刀挟持事件!事情传出去足以毁掉他们物业的名声!连他们这些保安也要跟着遭殃!

    高素质的保安,脑子转弯也很快,判断了事态之后,第一时间通知了安保中心,必须把后续恶劣影响降到最。

    直到保安的目光落在头发凌乱的姜锦脸上,不可置信地问了一句:“你是……姜锦姐?”

    好像这位大名鼎鼎的演员,就是住在他们区来着。

    姜锦抓了两下头发,尴尬而不失礼貌地笑了笑。

    “你在这里等着,我去看看那个人的情况。”

    保安完,扯出电击棍握在手里,以标准防备的姿态,逐步接近那个倒地不起的女人,随时警惕她的暴起。

    不过到最后关头,安瑜都没能动弹一下。

    她趴在地上,头发盖掉脸庞,一动不动像是晕厥过去了。

    保安将她翻过来,眼神慌乱起来。

    姜锦也松开馒头的亲昵,腾地站起身走了两步。

    安瑜脸痛苦地倒在地上,手落在腹部,那里已经洇红了一大块,原来在摔下去的时候,安瑜手里的刀子插进了她自己的腹部。

    姜锦能什么?自作孽不可活么?

    她叹息一口:“保安先生,顺便叫一下急救车。”

    保安也被这样一幕给吓到,直到姜锦吩咐,才后知后觉地拿起手机。

    很快,更多人赶来,警察也在,还有救护车,把安瑜抬上担架离开。

    ……

    顾寒倾接到消息时,差点儿失了理智。

    他迅速赶到医院,看到的就是裹着毛毯坐在医院长椅上的姜锦,头发乱糟糟的,可怜巴巴地望着他。

    顾寒倾一时语噎,也不知什么才好,远远望着姜锦,脚步沉重地走过去,用力把她抱进怀里,恨不得把她揉入他的骨血,只有融为一体才能让他彻底放心。

    “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顾寒倾甚至无法去回忆听到姜锦出事消息时的心情,刹那间心脏骤停,他的世界一片黑暗。

    所幸黑暗也没有持续多久,姜锦平安无事的消息如光明驱散了黑暗,找回了他的冷静,让他尽快赶来了医院,见到姜锦。

    “有没有受伤?”他问了最关心的问题。

    姜锦摇头:“放心啦,虽然摔了一下,但皮都没有破呢。”

    “那这算什么?”眼神很尖锐的顾寒倾,一眼就看到了姜锦脖子上的伤口,眉宇隐有愠怒。

    姜锦摸摸鼻子,讪讪笑着:“这也算啊,连创口贴都不用的伤口!哎,我真的没事儿啦,你倒是担心担心馒头,它被带到警局去了,不知道会不会害怕啊。”

    作为合格的狗妈,姜锦已经开始为狗儿子忧心忡忡了。

    其实事实哪有她的恐怖,为了给她检查身体,警察是在医院给她做的笔录。馒头当然不能被带进医院,就暂时被警察带回了警局,应该也是好吃好喝供着呢,毕竟出警的那个警员,还腼腆地问候了姜锦,看上去是她的粉丝呢。

    顾寒倾还是心疼地看着那道伤口,想要碰碰,又怕手没消毒会感染伤口。

    缓缓间,他反应过来,眼眸也瞬间降到零下冰冷:“到底怎么回事?是安瑜?”

    来的路上,他不过听到只言片语。

    经过如何,他却没来得及了解。

    姜锦抿抿唇,郁闷地把过程述了一遍,觉得她也真是有够倒霉的,遛狗散步都能遇上这种惊心动魄的情节。

    “多亏馒头冲出来救我!所以以后你也要对馒头好点才是啊!”

    “是么?”顾寒倾淡淡问了一句,暗自思忖,是不是真应该对馒头好点?

    ------题外话------

    安瑜一个战斗力渣,是真没什么杀伤力,最后不过虐到自己而已啦...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猫扑中文 www.osungo.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