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7章 唐许的秘密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 第437章 唐许的秘密
(猫扑中文 www.osungo.com)    唐许一边嫉妒着,一边却很清楚。

    顾寒倾远比他更适合姜锦。

    那个拥有傲人家世耀眼经历,从一出生就是天之骄子,一路鲜花着锦走来,灿烂如太阳般没有丝毫阴霾的男人!比起他这个在黑暗中长大,满肚子都是阴狠毒辣的人,要好上太多。

    明白是明白,嫉妒归嫉妒。

    回归正题。

    到现在,唐许终于愿意把当年的事情坦而告知:

    “我以前也住在香樟村,住了两年,后来就离开那里了。”

    果然!姜锦睁大眼睛,努力回想香樟村里的小孩子。

    香樟村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姜锦小时候住在姜家老宅的几年时间,熟悉的都是周围几户人家。

    那会儿她刚到香樟村的时候年纪很小,郑成扬为了捣鼓创业,跑去了沿海发达城市,住在老宅的便只有姜瓒、姜媛还有姜锦。郑成扬和姜媛在一起的前两年,还因为离不开姜瓒的资助,而知道花言巧语地哄老婆,连女儿都是他主动提出来姓姜而不是姓郑,简直戳中了善良好骗的姜媛心里柔软处,连姜瓒都对他的建议很高兴,难得给了他点好脸色。

    后来他创业,有了点资本,就开始不愿意受这个脾气了。郑成扬是个吃软饭又自尊心超强的凤凰男,哪怕姜媛美得跟天仙似的,一想到老丈人的臭脸,郑成扬也不愿意往家里跑。

    在姜锦母女回到香樟村时,因为姜家人都不善交际,弄得当时香樟村民都以为姜锦没有爸爸,姜媛没有老公,还有几家好事的绞尽脑汁想给姜媛介绍离异男,气得姜瓒破口大骂,才没人敢上门。

    骂了之后,后遗症也来了。

    刚到香樟村之时,姜锦因为长得跟小仙女似的,而备受孩子追捧,转眼间就成了孩子里的人气旺,整天都有一堆小孩儿追在她后面跑。

    但因为姜瓒的坏脾气,一些大人开始吩咐小孩儿不要跟姜锦玩耍,还故意编出流言哄骗小孩子。再加上村里的几个小女孩儿本就不喜欢姜锦抢走了她们的风头,两两作用之下。

    不少小孩子取笑她没有爸爸,又说她外公是个怪老头,说他们家的院子是鬼屋,阴森森的。被流言攻击的小姜锦,很快从众星捧月的小公主,变成了走出去没人理会的小可怜,让姜锦很是沮丧了几天,晚上还躲在被子里偷偷抹眼泪。

    只有隔壁三婶家的柱子哥,因为父母与姜瓒有来往,而不在意这些流言,愿意带着她玩儿。

    小孩子也是有圈子的,年龄小的孩子都想跟年龄更大的孩子玩儿,柱子把姜锦带进大孩子的圈子,反倒让姜锦因祸得福挤进小孩子们眼红也挤不进去的圈子,所以姜锦的记忆里才没有什么阴霾。

    但大孩子们都是要上学的,没有去幼儿园,而是在家由姜瓒亲自教导的姜锦,自然显得非常清闲。碍于前车之鉴,姜锦不喜欢出去跟其他小孩子玩,要么一个人在圈子里走走,看到有小孩子凑堆就躲了,要么就干脆待在家里,听妈妈姜媛给她讲各种各样的童话故事。

    所以,姜锦小时候的朋友伙伴不多,寥寥几人她也都记得。

    没有一人,能和面前的唐许对上号。

    “那你就是在香樟村认识我的咯?那为什么你能记得我,可我却不记得见过你?”她想了半天,还是没想起唐许是谁,只好问出来。

    唐许想起幼时的记忆,笑得那叫一个春暖花开,天朗气清。

    他说:“对啊,你不认识我,但我认识你。”

    姜锦更迷糊了。

    “小时候你给过我饭吃的。”

    姜锦眼睛睁得更大。

    她居然还帮过唐许?

    回忆了半晌,她挫败地低下头:“抱歉,我真的不记得了,会不会是你记错人了啊?”她讪讪地说,如果是这样,就真的尴尬了。

    “不会。”唐许语气笃定。

    哪怕记错他自己,他也不会记错姜锦。

    他看到姜锦一脸郁色,好笑道:“你那时候整天都喜欢做好事,跟个小太阳似的,还会拿家里的饭喂猫猫狗狗,不记得我很正常。”

    姜锦恍然大悟,这倒是!

    因为姜媛教导她要善良有爱心,小姜锦是个听话懂事的,把妈妈的话牢记在心。在用家里的剩饭喂过几次流浪猫狗后,她身上就总是会带点吃的,放在一个蓝花布缝制的小包包里,成了习惯。

    姜锦很享受帮助猫狗的快乐,觉得这样她就成了外公和妈妈最喜欢的乖孩子。

    这个习惯直到姜锦为生计整天忙碌得脚不沾地,连自己都快养不活的时候,才改了过来。

    不过:“我喂了很多猫猫狗狗是真的,但喂了人是真的一次也没有,我记忆力挺不错的,不至于连这一个都忘记吧。”

    “那就说明,你当时把我当成流浪猫狗了。”唐许露出追忆的眼神,面色越发柔和,像是自带柔光,“那会儿我躲在一个木头搭起的小棚子里,你路过好几次,给我递了饭,所以我一直都记得。”

    姜锦眼露疑惑:“就这样?”

    “就这样。”

    姜锦还是觉得奇怪:“那你为什么会知道我妈妈跟我讲的童话故事?还知道水晶花冠?”

    “我有次经过你家后院时,隔着院墙听到的。你妈妈讲故事的声音很好听,我觉得很有趣,就停了下来,自然也就听到你后来的愿望。”

    “就因为给了你饭,你就送我那么贵重的水晶花冠?还镶嵌着宝石?”姜锦皱皱眉,有种无功不受禄的感觉,越发想把那顶水晶花冠还给唐许,“我还是还给你吧,拿着太心虚了。”

    唐许笑道:“有什么心虚的?不都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吗?你都是几饭之恩了,一顶水晶花冠对我来说又不算什么。”

    “不行不行,我还是要还给你。”

    “锦锦。”他低低唤了一声姜锦,露出哀求的眼神,“你收下,好不好?”

    姜锦被那样的眼神镇住了,有一种不收下,她反而成罪人的感觉。

    “我”

    “那一点饭,对你来说是举手之劳,对我却是救命之恩。我当时躲在小木棚里,快要饿晕了,是你的饭给了我活下去的希望,所以你千万千万不要妄自菲薄。”

    他郑重肃穆的语气,让姜锦也收敛了拒绝姿态。

    “那好吧。”

    除此之外,姜锦还有很多疑问。

    就算有救命之恩吧,现在又不是古时候,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为什么唐许会就这么喜欢上她呢?

    姜锦想问又不敢问,在无法回应唐许的时候,戳破这个事实只会让她和唐许都更加尴尬。

    带着越来越多的疑问,姜锦道别唐许,让他好好休息。

    她和顾寒倾走出别墅的时候,唐许就站在二楼的落地窗,看着那一家三口。

    “你永远不知道,那几碗饭,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他喃喃自语,又望着那遥远而不可及的背影。

    唐家的司机帮顾寒倾把车开过来,等待的过程中,顾寒倾低声在跟姜锦说话,帮她把垂落在脸颊旁的发丝别在耳后。姜锦笑嘻嘻地看上去很高兴,身子倚靠着顾寒倾,那个动作充满了对他的无限信赖。

    姜锦似乎感受到了身后的视线,回头一望,与唐许隔空对视。

    唐许没有避开,而是冲她温柔笑了笑。

    姜锦也因为解开了疑惑,能对唐许坦然相待,便笑着朝他挥挥手。

    顾寒倾循着望过去。

    唐许却避开了,稍显狼狈。

    “哎?”姜锦发出疑惑的声音。

    “走吧。”顾寒倾接过唐许司机递来的钥匙,帮姜锦和阿元打开车门,绕过上车。

    姜锦也把疑惑抛在脑后,没有再去深思。

    唐许重新站在了那落地窗口,眼睁睁看着那辆车远去。

    他的心脏如撕裂了般疼痛,弥漫全身。

    到头来,他还是撒谎了。

    唐许跟母亲搬去香樟村的时候,他也只是个几岁大的孩子,却瘦巴巴的跟个小孩子,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至少小两岁,长期营养不良让他面黄肌瘦,更因为从小的生长环境而性情阴鸷。

    他来到香樟村的第一天,就见过姜锦。

    跟村里那些随便穿着改过大人旧衣服的小孩子不一样,姜锦身上穿的是她心灵手巧的妈妈姜媛亲手做出来的小衣服小裙子,头上永远别着精致的珠花发卡,在一群脏兮兮的小孩子里面,简直鹤立鸡群,漂亮得不合常理。

    唐许第一次见到姜锦时,姜锦没有看到他。

    因为他阴暗,卑微,而不起眼,就算站在人群的角落,也没有人会注意到他的存在。天之骄女的小公主姜锦,就更不会注意到他了。

    唐许看到姜锦穿了一身大红色的斗篷,衣领上有一圈儿雪白的绒毛,衬托得她那张粉雕玉琢的小脸儿喜庆得跟仙女娃娃似的,笑起来恨不得让人把全世界都给她!

    他也是被那笑容俘获、想把全世界都给他的人之一。

    但他更讨厌自己阴暗如泥土的样子,和高洁如白云的她没有任何可比性,凑近只会让他越发狼狈自卑。

    所以他决定讨厌她。

    讨厌那个叫姜锦的小女孩儿。

    没有任何理由的。

    小唐许的讨厌对小姜锦来说根本无关紧要,她身边有好些喜欢哄她玩儿的哥哥姐姐,有好的东西都喜欢跟她分享。那段童年对姜锦而言就是泡在蜜罐里的日子,美好得不见尘埃。

    唐许这颗尘埃,连停留的资格都没有。

    他母亲带着他住在香樟村,一直被人不齿,是村里的隐形人。

    唐许的外公外婆原本也是香樟村的人,后来早早去世,唐许母亲就去城里打工,靠着一张漂亮脸蛋,进了某个风月场合,这才结实了当时高高在上的唐家大少爷,与之春风一度后,怀上了唐许。

    唐许的母亲绝对不是什么善茬,她知道那种地方怀上客人的孩子就是一个禁忌,但她不想继续在污泥里沉沦,她要走出去,拥有堂堂正正为人羡慕的身份。

    所以,她悄悄躲了起来,目的是生下唐家的继承人,以唐家继承人生母的身份享用荣华富贵。

    在她怀上孩子还没生的时候,唐家大少奶奶,也就是唐许父亲唐明辉的正房妻子还在,那位也是个性格泼辣,眼里揉不得沙子的,知道有这么一个心怀不轨的女人后,当即买凶打算弄死这对母子俩。

    唐许母亲堪堪逃过唐夫人的追杀,在一座偏僻小城市生下了唐许。

    她想要以唐许为筹码,要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但她没读过多少书,想法很天真也很简单,以为抱上门去就会受到唐家的礼待,她的儿子可是现在唐明辉唯一的儿子!

    她不知道的是,唐家这种家族,对血脉的要求堪称严苛,唐许父亲唐明辉,就因为他是婚生嫡子,哪怕他还有很多弟弟,但他的地位也坚硬到不可动摇,这是唐家的绝对规则。

    何况唐许还是这样一个风月场所的女人生出的孩子?自然就更加卑贱,不值一提了。

    唐家对母子俩态度漠然,唐明辉更是对唐许的存在毫不在乎,那位唐夫人也是在默许的情况下,再次对唐许母亲出手了。

    也是母子俩命不该绝,唐许母亲带着孩子逃离唐家,生死关头她本想丢下这个没用的孩子,却怀揣着最后一点希冀,还是带走了唐许。

    母子俩东躲西藏过了很多时间,唐许母亲继续老本行,唐许在混乱环境下长大,却逐渐凸显不凡。

    他智商很高,聪明到让他的亲生母亲认为他是个怪物。

    再加上因为他而东躲西藏的怨念,便总是动手打他,时常饿着他不给饭吃。一边虐待唐许,一边想象着折磨唐家那些人的生活。

    许是对唐许到底有点母子亲情,唐许母亲再也没有抛弃过他,还带着他一起躲到香樟村。

    两年,那是唐许在一个地方住得最久的时间。

    他的生活没有太大改变,依然是被骂被打被虐待,唐许母亲的脾气也越来越暴躁,有的时候还会神经质,觉得会有人来抢走唐许,就把他关在小黑屋里。

    唐许也不负小怪物之名,如狗一样活了下来,面对各种苛责打骂,都不曾流泪,让他母亲又爱又恨,连村里的孩子也完全不想跟他打交道,背地里叫他小怪物。

    唐许和姜锦的第二次见面,是唐许母亲发神经,把他从家里赶出来,让他去找亲生父亲,不要留在那里拖累她。

    然后就真的把他丢出家门,大冬天任他穿得单薄,站在门外瑟瑟发抖。

    也不知道亲生父亲是谁的唐许,不知道往哪儿去,也没有在原地过多停留。他跟母亲生活几年,知道她狠下心来是个什么性格,没有跟其他孩子一样大喊大叫苦苦哀求,而是转身就走。

    为了避寒,他躲进附近一个小木棚里,那里原本是个狗窝,后来狗似的,窝也被废弃了,成了一些流浪猫狗的居所。

    唐许可没有什么怜悯之心,他在跟一些流浪猫狗打了一架,把它们全部赶走后,霸占了小木棚,偶尔靠着偷吃附近村民的粮食过活。

    毕竟是个孩子,撑了两天后,偷不到食物的唐许快要饿晕了,在小木棚里苦苦捱过一分一秒。

    突然,清脆悦耳的歌声飘进他耳朵,透过小木棚的缝隙,他看到了一个蹦蹦跳跳如兔子般的身影。

    那是姜锦。

    他知道。

    她睁着星空般漂亮的眼眸,一点点靠近小木棚,在唐许逐渐加快的心跳声中,蹲在小木棚前,弯腰往里面望了望。

    唐许努力把自己缩成一团,第一次有了害怕这种情绪。

    害怕被她看见。

    为了让她误会,还故意发出呜呜的狗叫声。

    小姜锦果然没有发现,对着陌生的声音疑惑地自言自语:“原来来了一只新狗狗吗?天气这么冷,是不是饿坏了呀?”

    小姜锦学着妈妈哄她的样子,一边从包里掏出饭团,一边安慰说:“没关系没关系,吃了饭饭就不饿了。”

    她拉过来一个有豁口的空碗,是在附近捡的,流浪猫狗的专用食盆。

    小姜锦还挺爱干净地把碗洗了洗,才把几个饭团放进去,招呼狗狗出来吃。

    “狗狗”唐许闷声不吭,抗拒着热乎乎饭团传来的香气。

    小姜锦唤了一会儿,有些失望,以为这狗狗是怕她,只好先离开。

    等她不见了好一会儿,碗里的饭团都凉掉,唐许才从小木棚里伸出手,狼吞虎咽地吃掉几个饭团。

    之后几天,小姜锦都以为小木棚里有只受伤的狗狗,不能出去找吃的,又凶又胆小,善良有爱心的她便风雨无阻地开始给他送饭。

    唐许就是靠着这些饭团,撑过几天,直到他母亲后悔懊恼,到处找他,他才爬出小木棚,跟母亲回了家。

    回家第二天,他难得爱干净一番,到附近小溪仔仔细细洗了澡,连指甲里的污泥都清洗干净,穿上唯一一件完整无损的衣裳。

    他结结巴巴练习了很久的自我介绍,忐忑不安地来到姜家老宅前,等着能见到姜锦的机会。

    等待的过程又煎熬又美好。

    但当姜锦真的出现在他面前时,他却近乡情怯,半步不敢上前,只能远远看着她的笑脸,深深将其镌刻在心底。

    后来——

    他总是偷偷跟着姜锦,躲在她身后不远处,循着她走过的地方,踩着她的脚印前行,就这样也觉得满足无比;

    他为她打过排挤她还说坏话的小孩子,多少次鼻青脸肿,为此磨练出一身打架技术,期待她会知道,又害怕她会知道;

    他曾无数次躲在姜家老宅的后院墙外,那里是姜锦呆的时间最多的地方,运气好的话,他就能听到她妈妈给她讲故事;

    他知道她的小名是阿鸾,喜欢吃甜食而长了虫牙,偶尔会抱怨外公太严厉要打手板,最想得到的东西是精灵公主的花冠。

    于是。

    他发誓。

    她想要的所有东西,他都会给她。

    伤害了她的所有人,他都会报复。

    她永远是他心底的小公主,挥之不去的美好记忆。

    那一天,她逆着光在小木棚前蹲下的小身影,就像是天使般美好而温暖。

    唐许就是靠着这些记忆,撑过了此后很多艰难的日子。

    后来的后来,唐明辉因为意外失去了生育能力,唐许成了他唯一的儿子以及继承人。为了稳固他的继承人地位,他不得不转头回来找到唐许,带他回唐家。

    他离开那天,母亲嚎啕大哭。

    不是伤心,而是高兴。

    高兴他终于成了有价值的唐家人,高兴这个儿子终于能给母亲带来荣华富贵。

    唐许母亲反复在他耳边将她的好,要他记得这个母亲,总有一天要回来接她去享大福。

    唐许无动于衷。

    他唯一想好好对待的,是姜锦。如果不是为了实现他的承诺,他一辈子都不会选择回到唐家。

    何况他的母亲,在他离开后不到一年,就病死了。

    十岁不到的唐许,听到这个消息连眼泪也没流,他还怀疑那个女人是唐明辉弄死而不是病死。

    可那又如何?他没有要给她报仇的打算,至于病死还是被弄死,反正都是死,也是她的命,怪得了谁。

    从那之后,唐许开始了在唐家挣扎过活、水生火热的日子。

    因为唐明辉的鄙夷不喜,因为老爷子的故意放纵,因为庶子兄弟的仇恨厌恶,在唐家,连一条狗都能欺负唐许,把他咬得血肉淋淋还耀武扬威。所以唐许选择亲手杀掉那条獒犬,用牙齿咬破它的喉咙,凶恶得像条狼。

    老爷子觉得可以了,把他接到身边,教导他成为合格的继承人。

    唐许以谦逊温和为面具,用阴狠无情的手段,一直在蛰伏和成长。

    他杀过很多人,手上沾了不知道多少鲜血。

    却从未忘记那个明亮温暖的角落。

    后来的后来的后来。

    他掌握了唐家过半的权利,成了人人敬畏如虎的唐家唐许,也终于有能力去调查她的所在,在茫茫人海中寻到她的身影。

    当他看到照片上熟悉明媚的笑靥时,久违地露出真心笑容。

    他说过的。

    她想要的所有东西,他都会给她。

    伤害了她的所有人,他都会报复。

    然后。

    踽踽独行的唐许,找到了继续前行的真理。

    真理唯一的名字,是姜锦。
猫扑中文 www.osungo.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