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4章 从此不归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 第444章 从此不归
(猫扑中文 www.osungo.com)    这辆定制版的白色跑车,成了姜锦新的心头之爱。

    收到的第二天,姜锦就带着阿元还有馒头出门兜风。这辆定制版的纯白阿斯顿马丁在路上别提多招摇了,经过繁华地段的时候,几乎整条街的目光都在这辆车上,羡慕嫉妒还有好奇。

    别说,偶尔享受这样的目光还是不错,但是经常感受还是算了,姜锦承受不起。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圣诞节过后没几天就是元旦新年。

    顾寒倾作为首长去了部队,值班两天,陪着士兵们观看了元旦晚会。

    姜小姐的“邀请”,顾先生暂时无福享受美人恩,很遗憾的错过。

    因为在元旦过后,他又马不停蹄地离开京城赴往地方军区。这次离开的时间足足有一个月,因为新年更替,军区任务繁重,身为实权少将,顾寒倾的地位不同于刚升职时,一年比一年忙。

    任务具体内容姜锦也不知道,这些都是机密,除非姜锦成了真正的首长夫人,才有可能跟她透露一二。

    不过姜锦没什么抱怨,反而很理解。她现在的身份,不也相当于半个军嫂了吗,当军嫂的,自然要耐得住等待和守候。

    就是想着顾寒倾回来的时候,恐怕已经是春节前夕,到时候又要开始新的一轮人情往来、各种忙碌,两人真正相处的时间恐怕很少很少,姜锦便不觉惋惜,心情有些郁结。

    顾寒倾离开的时候,看出了姜锦隐藏极深的郁闷,用力搂着她一顿热烈亲吻,直把姜锦吻得大脑缺氧,晕头转向。

    “姜小姐的邀请,等顾先生回来履约。”顾寒倾一边扣起风纪扣,一边意味深长地在她耳边说了一句。

    姜锦都快尖叫了!

    这个男人!知不知道他帅到犯规了?

    他一身军装,风纪扣扣起到最上一颗,压住喉结起伏的性感,森严禁欲的眉眼如刻刀雕琢般冷硬,淡漠如冰的眼眸透着不属凡人的色彩。

    偏偏他就是以这般模样,用低沉醇厚的嗓音,在她耳边说着意味不明的挑逗话语,给人带来的冲击简直是平时的数倍!

    姜锦脸很红。

    但!她喜欢!

    踮起脚在他嘴角亲了一下,才笑盈盈地跟他挥手道别。

    顾寒倾被这个浅浅却充满爱恋的亲吻,勾得心意一动,很想把她压在车门上狠狠吻过去。

    可惜不行,他必须要走了。

    强大的自制力最后控制了他的冲动,顾寒倾压住蠢蠢欲动的手,不敢碰她,怕碰了就舍不得离开。

    然后,转身上车。

    军用吉普在姜锦的视线中远去。

    许久之后,顾寒倾想。

    此刻他分外恋恋不舍,是不是因为预感到一场巨大的变数就要如平地惊雷在他和姜锦两人中间炸开,裂开地壳岩石,划出天堑鸿沟。

    ——如果他感到了,并相信了。

    一切,是不是就会不一样?

    可惜,这个世界上永远没有如果。

    顾寒倾走后,阿元也去上课了,一个人待在家里的姜锦,就试探地给安夏打了个电话,问她有没有空出来赚赚。

    本以为安夏忙得不可能答应,谁知她却一口应下。

    姜锦巴不得跟她见面!她还有好多问题想要问她!

    “我看你那一脸欲言又止,就知道你满肚子的疑问。”安夏老神在在地喝了口mocha,扬扬眉毛,“问吧,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姜锦翻了个白眼:“你还好意思说?身为朋友,这么大的事情居然不告诉我!要不是平安夜那天晚上看到你们俩之间的气氛,我还以为你跟莫医生正甜甜蜜蜜相处中呢!”

    安夏眼前恍惚了一下。

    半晌,她才说:“锦锦你知道吗,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人的心,坚硬如铁,是暖不热的。”

    “你说莫问?”姜锦沉吟片刻,“我看平安夜那天,莫医生看你的眼神,不像是对你无动于衷啊,他还送了你礼物”

    姜锦的声音尴尬而止,因为她突然发现,平安夜那天她看到安夏莫问之间情形的行为,严格意义上来说,可以称作是偷窥。

    姜锦笑得讪讪的,试图掩盖住一时嘴漏。

    “我知道那天你跟成负在偷看!”安夏鄙夷地瞥着姜锦,“那么大两个脑袋呢,我能看不见?你们以为在掩耳盗铃呀!”

    姜锦反而理直气壮了,还振振有词地为自己辩驳:“我是关心你嘛!”

    安夏懒得跟她争执,反正被看到了也无所谓,她的态度摆在明面上,也不打算改了。

    姜锦催促安夏赶紧讲讲她跟莫医生的事,安夏这才徐徐开口: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们俩就是短暂的交往了一段时间,而在这段时间里,我发现和他的感情并没有那么笃定,永远都是我在追着他。锦锦,你知道吗,追着一个人真的是太累了,我也想停下来休息一下。”

    姜锦听安夏抱怨过很多次,每次都说不要喜欢莫问了,可一旦莫问对她又丁点儿好,她又屁颠屁颠跑过去,永远都是男神的小迷妹。

    但现在,姜锦能看出,安夏的眼神变了,不再是充满了对莫问的迷恋痴爱,而是黯淡失望。那是彻底放下的眼神。

    “估计莫问觉得我很奇怪,好好的却突然说要分手。”安夏的神情很疲惫,“但我真的好累好累,觉得自己费尽心机都得不到他的一份礼物,绞尽脑汁只是希望他多关注一下我。但我在他身边看着这么多年,我知道他喜欢蒋朝朝的时候不是这样的,蒋朝朝的一句话他都能明白其中的意思,再细微的感情变化他都不会错过。对我,他却永远不会。”

    安夏说着说着,居然哽咽起来。

    她忍不住捂着脸,湿润从指缝里漏出。

    “我就是想让他多关心关心我,哪怕花一半的心思也好!”

    听着安夏的话,姜锦沉默了。

    她伸手拍拍安夏的肩膀。

    “夏夏,你做得对,永远不要爱得卑微,总有一天你会累的,还不如提前放手。我听成负的话,莫问应该也想不通其中的道理,光这一点就说明了很多问题。”

    很多时候情侣吵架,男人都觉得女人莫名其妙。

    却不懂女人的感性,会因为一个地方忽略很多不好,也因为一个地方也忽略很多的好。

    就如安夏,忍受了这么多,在突然发现莫问对她的敷衍时,心一下子就倦了。

    姜锦不想看安夏这么伤心下去,解决失恋的最好办法,当然就是用一段新的恋情来覆盖!

    “夏夏,想不想相亲呀?”姜锦晃晃手机,“怎么样,娱乐圈的帅气男明星感不感兴趣?花样美男,雅痞大叔,性感男神应有尽有!”

    安夏扑哧笑了起来:“你别说,听着还挺心动的。”

    “心动什么啊,直接行动呗!”

    安夏竟然不讨厌,稍稍犹豫一下:“不然,你就帮我安排安排?”

    姜锦正准备筛选一下相亲对象时,就听到安夏的手机响了,来电是她合开公司的发小。

    安夏不耐烦地皱着眉:“有什么事情你自己处理呗,我跟朋友在聚会呢呵呵,我还不信公司离了我就不转了你就贫吧,你需要我作什么,找个貌美如花的大长腿助理岂不是更好?别别别,就这样吧行了!有完没完!”

    安夏气呼呼地挂断电话,抱怨了一句“这家伙怎么这么烦,整天嬉皮笑脸的”。

    姜锦把手机扣在桌面上。

    “喏,现在不用安排了。”

    “什么?”安夏一头雾水。

    “我说相亲啊,你这里不正是有一个现场的对象吗?”

    “你是说”安夏讶异地睁大眼睛,又很快笑喷,“别开玩笑了!我跟着家伙打穿开裆裤就在一起玩泥巴,感情妥妥的男闺蜜!什么爱情”

    姜锦抱着手指,抬抬手指,淡定地说:“不信打电话问一问?”

    安夏张大嘴巴:“不是吧你是说真的?”

    “当然,我从很久以前就看出来了好吗?人家看你根本不是朋友兄弟的眼神,而是男人对女人的眼神。”

    “姜小锦!你谈恋爱能有多少经验!别装情圣了啊!”

    姜锦耸耸肩,表示安夏不信就算了。

    安夏安静思考了好一阵,毅然拿起电话。

    “喂?嗯,是我。”安夏用关节有节奏的在桌面上一敲一敲,轻描淡写地来了一句,“我问你个事儿,你喜欢我吗?”

    姜锦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果然是安夏的风范!够女王!

    周围很安静,隔着桌子姜锦都能听到那话筒里粗重的喘息声,估计正紧张着呢。

    对方结结巴巴的解释了一句,听上去没什么说服力的样子。

    安夏哦了一声,抱着手臂:“我的意思是,我现在需要一个男朋友,如果你喜欢我的话,一年恋爱,两年结婚,三年抱娃。你愿意么?”

    姜锦目瞪口呆jpg。

    然后。

    “我愿意!我愿意!”惊天动地地一声怒吼!安夏的耳膜都快震破了!

    “也不能小声点行了,就这么说定了,明天见,男朋友。”

    不等对方反应,安夏挂断电话。

    姜锦许久没能说出一个字,古怪稀奇地对着安夏上下打量,恨不得把她看个对穿,眼神那叫一个不可思议。

    “怎么了?”安夏淡定地放下电话。

    姜锦摇头:“没什么,就是觉得,很稀奇。”

    “有什么好稀奇的。”安夏摊开手,开始讲道理,“你不是都说了,他喜欢我吗?那正好,我现在不想找我喜欢的,一味付出感情太累了。干脆找个喜欢我的吧,好好享受一下被爱的感觉。”

    姜锦听上去倒是,挺有道理的!

    “感觉你这样有点渣啊。”姜锦摸着下巴,说白了不就是备胎转正吗?

    “人生苦短,能让我自己开心就够了,难道还要在乎别人的感受啊。”

    安夏的鸡汤很毒!也很有理!

    姜锦越想越赞同:“说得对,备胎虽然是备胎,但转正了就不是备胎啊。关键不在于这个老公怎么来的,而是在于以后是怎么过的。”

    “精辟!”安夏对姜锦翘起大拇指。

    “你一年恋爱,两年结婚的话,那不就是明年之内就要结婚?我是不是从现在开始就要给你准备红包和礼物了?”

    “也许你比我更快呢。”安夏故意朝姜锦挤挤眼睛,调侃姜锦跟顾寒倾,“指不准三哥赶明儿就给你求婚了呢?看你们俩现在过日子的样子,已经是老夫老妻形式了,赶紧凑对吧!”

    姜锦哼哼一声:“我倒是想啊。”

    “说出心声了吧!”安夏啧啧两声,“不过你放心,我看三哥对别人挺冷硬,对你还是很闷骚,说不定搞一场盛大的求婚仪式,让你成为全世界女人羡慕的对象呢?”

    “我倒是不追求什么声势浩大,只要一份真心实意就够了。”

    安夏道:“看看,看看,女生外向啊,这还没嫁过去呢,就先想着帮人家省钱了!”

    “安夏!”姜锦都快恼羞成怒了。

    安夏这才闭嘴转移话题:“在那之前,我还要准备一个干妈红包。催促一下你家阿元啊,以后要对我改口叫干妈了!”

    “行!少不了你的!不过还是要问问阿元的意见。”

    “多跟我美言两句哟亲。”

    “知道。”

    几天之后,莫问去安夏公司找她。

    他实在是忍不住心里的烦躁,决定去见见安夏,跟她当面说个清楚,而不是像现在一样不上不下吊着。

    老实说,安夏虽然口口声声地说他们分手了,但莫问并不觉得如此,他认为两人只是在闹别扭和冷战,等这段时间安夏那股莫名其妙的气消了就好。

    他特意买了安夏最喜欢的绿玫瑰,包装得很精致,早早在安夏公司楼下等着。

    他看到一身利落套装的安夏踩着cl红底高跟鞋从写字楼里面走出来,正准备推门下车跟她打招呼时——

    “夏夏!”

    一个年轻英俊的男人从一辆保时捷卡宴上跳下来,热情地冲到安夏面前。

    莫问心一紧,这就要下车。

    他以为那个男人是安夏的追求者整天纠缠她,想上去帮忙打发了。

    紧接着,他看到安夏把头发别在耳后,凑过吻在那个年轻男人的唇上。

    安夏一脸的风淡云轻,倒是那年轻男人脸红得都快炸了。

    两人亲密地上了车,安夏虽然故意撇着嘴角,但眼里明亮的光芒,莫问却看到过很多次。

    他以为,那是只有在他面前才有的光。

    现在,另一个年轻男人也拥有了这份光。

    莫问突然感觉到,名为嫉妒的毒蛇啃噬着他的心,体内的血液也越来越凉。

    莫问空洞地望着前方,交警来敲车窗了也毫无反应。

    他第一次感觉,那个追逐了他十几年的女孩儿,终有一天,会彻底随风远去。

    从此不归。

    ------题外话------

    还有几章这卷就完了</p>
猫扑中文 www.osungo.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