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6章 阿元,要跟我走吗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 第466章 阿元,要跟我走吗
(猫扑中文 www.osungo.com)    这个答案是出乎意料的。

    姜锦以为阿元或多或少会对妈妈有一点思念,哪怕说一点点也好。

    不想妈妈的话是因为觉得妈妈抛弃了他吗?

    对于孩子,不管是有着什么理由,被妈妈抛弃不管不问了六年时间,阿元心里还是有埋怨的吧。

    姜锦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开口的时候,就听到阿元小心翼翼地问她:“锦锦会不高兴吗?”

    姜锦似乎明白了什么。

    难道

    “阿元,你说不想妈妈,是怕锦锦不高兴吗?”她怀揣希冀。

    “当然不是!”阿元撅起小嘴,语气分明那么坚定,眼神却在发飘,显然是心虚的。

    姜锦感动感动得一塌糊涂,摸着他的头发:“我家阿元真懂事啊,还知道照顾锦锦的感受了。”

    阿元趴在姜锦手臂上,很细心地观察她的表情:“锦锦,为什么会突然提起我的妈妈?”

    “阿元对妈妈,是什么样的感觉?”

    “没什么感觉。”阿元这次说的是实话,他从记事起,就一次也没见过妈妈,当然谈不上什么感觉了。

    姜锦心里一突:“那期待呢?讨厌呢?也都一点没有吗?”

    阿元还是摇头:“没有。”

    也许小孩子的世界就是这么简单,喜欢就是在意,不喜欢是不关心,不会有什么怨恨。

    “那如果”姜锦的声音都在颤抖,“锦锦就是你的妈妈呢?”

    阿元不解地仰着纯净如明珠的眼眸,望着姜锦,显然不懂姜锦这句话的意思。

    姜锦忍住泪意,又重复了一遍:“锦锦的意思是,如果锦锦就是阿元的亲生妈妈呢?阿元会开心吗?”

    阿元瞪着圆溜溜的眼睛,小嘴也跟着惊讶地张开。

    “锦锦”

    姜锦索性一口气说出当年真相:“当年,锦锦和你爸爸遇上认识之后,才有了你。但是有个很坏很坏、自私自利的老头子,他偷偷把你带走,然后,然后放在孤儿院”姜锦还是哽咽了起来,“所以,六年来,锦锦一直都不知道阿元原来还在这个世界上,活得这么健康,这么帅气,这么能干”

    她隐去了那段回忆最残酷的地方,也模糊掉了郑成扬是阿元外公的身份,也是她作为母亲的一点私心,希望孩子眼中的世界永远是善良美丽的。

    阿元也渐渐明白过来了。

    他开始也有点难以相信,但是,锦锦是不会骗他的。

    所以——锦锦真的是他的妈妈?亲生妈妈?

    阿元怔怔地望着姜锦,没有生气,也没有大笑,反而是这份平静让姜锦略微不安,伸出手想要摸摸阿元。

    阿元却灵活从长椅上跳下,站在地上,离姜锦一米远的地方,小手背在身后,继续平静中带点好奇地看着她。

    姜锦的手落了空,心里也跟着空落落的。

    她以为,阿元一定是埋怨她了,不能原谅她了。

    “阿元,对不起,都是锦锦的错,如果当初我能保护好你”她捂着脸,泣不成声,“锦锦知道,你一定不能轻易原谅我。但是,你别恨我好不好?”

    “为什么要恨啊。”阿元轻快天真的声音响起。

    姜锦愣愣抬起头,见到阿元的小脸儿不知道什么时候凑到她面前,眨巴眨巴琉璃大眼睛望着她,像是在端详打量。

    他皱了皱小鼻子,嘿嘿笑着:“锦锦,原来我们真的长得好像啊!原来你真的是我的妈妈啊!”

    他的稚嫩言语很天真,也瞬间温暖了姜锦,哭泣也跟着停止。

    “阿元”

    阿元笑嘻嘻地歪着头,眼睛就不肯离开姜锦一秒,看得那叫一个专注。

    姜锦忙不迭问:“阿元,你不讨厌锦锦吗?”

    “当然不!我最喜欢锦锦了!”阿元毫不犹豫地大声说,“锦锦是我的妈妈,我太高兴了!”

    他还张开小手臂,比划了一下,费尽力气都描述不出他的“太高兴”的“太”有多么庞大!

    他真的好高兴!原来锦锦就是他的妈妈!原来他每天晚上入睡前许愿,希望锦锦成为他真正妈妈的梦想实现了!

    阿元的笑容,就像是寒冬大地的第一缕春风拂过,刹那间春暖花开、草长莺飞。

    姜锦高兴得恍若身处云端,连坐着的长椅都变得软绵绵仿不真实了。

    她太高了,太高兴了!

    “那阿元,你喊我一声好不好?就喊一声?”她梦寐以求的那声呼喊,午夜梦回之际为此伤心欲绝过无数次的呼喊,她以为这辈子都听不到了。

    “妈妈!”

    “再喊喊。”

    “妈妈!妈妈!”阿元欢快地扑进姜锦的怀里,抱着姜锦的脖子,眉飞色舞得像是拥有了整个世界!那张精致仙童般的小脸儿,更是明亮得比天上的太阳还要耀眼!

    姜锦也紧紧抱着阿元,那种激动和喜悦,已经难以用言语来描述。

    她只知道,她找回了这个世界最可爱的宝贝。

    所以。

    “阿元。”她隐隐下定决心。

    阿元疑惑抬头。

    “你要跟妈妈离开吗?”

    阿元虽然不知道要离开去哪儿,但想着是跟着锦锦哦不,现在是妈妈,他就满心欢喜,自然没有犹豫地用力点头:

    “好啊!”

    顾乔坐在回北云山涵碧园的车里,性能优越的奔驰行驶在山路上,感觉不到任何颠簸,沉稳地像是在平地上,车内更是寂静无声,堪称完美的办公环境。

    但现在的顾乔,手里拿着一份文件,却连一个字也没有看进去。

    手机响了起来,是蒋郁来电。

    顾乔迅速接了电话,那份急切连司机都忍不住侧目,第一次见到顾乔为接电话而失态。

    顾乔浑然未觉,只关心蒋郁给她带来的消息:“怎么样了?阿倾已经说了吗?”

    “说了。”蒋郁听上去很是担忧。

    “阿倾告诉你的?”

    “不是,是锦锦给我打了电话,问了我两句。”蒋郁忍不住叹道,“好像现在她已经跟三哥分手了。”

    顾乔大惊失色:“分手?为什么?”

    “具体的就要问三哥了,但锦锦的语气听上去很低落,好像有想暂时离开一段时间的想法。”

    “离开,也好。她的心情应该是最不好受的,出去散散心,说不定能看开点。就是她跟阿倾”

    蒋郁看得很开:“我觉得也许事情没这么糟糕呢,锦锦只是一时想不开,等过段时间就好了。”

    “但愿如此。”顾乔揉着胀痛的太阳穴,“不过本来今天我也打算跟顾家说清楚真相,现在正在去的路上。”

    “麻烦顾阿姨好好在中间解释一下吧。”

    蒋郁很庆幸当初他选择把真相告诉顾乔,而顾乔又对姜锦充满善意。有顾乔从中解释,顾家也能免去误会姜锦的可能,不会给这段本就坎坷的感情带来更多的阻碍。

    这也是如果最好的结果了。

    “该我谢谢你才是,如果不是你帮忙,阿元的身世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揭开。虽然他们俩会暂时分开,但是伤疤始终存在,不早早面对,以后才会酿成大祸。现在一切说开了,也好。”

    正所谓长痛不如短痛。

    蒋郁没有多客气,接下这份谢意,挂了电话。

    他没有说的是,姜锦并不只是打算离开,而是已经决定离开。她特意叮嘱过自己不能告诉别人,蒋郁也只能用这种方式来通风报信了。

    希望三哥能够挽回这个局面,阻止姜锦离开。

    ——蒋郁却不知道,姜锦远比他以为的,更加坚定决绝。

    在快要抵达涵碧园之前,顾乔又给顾寒倾打了个电话,说她接下来会把姜锦阿元的事情告知家里,到时候涵碧园肯定会叫他回去,让他提前作好心理准备。

    顾寒倾就嗯了一声,挂断电话。

    顾乔连责备的话都没来得及说,已经开始担心弟弟的状态。

    实在是隔着电话透出的浓浓暮气,像是已经心如死水,听得顾乔心惊肉跳,生怕弟弟就此彻底垮掉。

    哎,都是造化弄人啊。

    这般想着,顾乔回到涵碧园中,客厅里顾家二老还有顾韩城夫妻俩都在。

    顾韩城还是被顾乔的电话特意叫回来的。

    “乔乔,你这是有什么大事啊,我接下来还有个重要会议呢。”顾韩城笑着说,顺便看了眼手表。

    顾乔扫了大哥一眼:“那就推掉。”

    顾韩城被她的郑重给镇住,讪讪摸了摸鼻梁。

    看来接下来顾乔要说的事情不一般啊。

    顾老太太问:“乔乔,到底怎么回事?”

    顾乔开门见山,直接就丢出来一个重磅炸弹——

    “阿元的生母,我找到了。”

    “什么?”素来温婉的顾老太太,居然是第一个瞪眼怒喝的,一身烈烈气势竟然不比身旁的顾老爷子逊色多少!

    涉及到她的心头肉宝贝孙子,顾老太太浑身都来了干劲儿,恨不得立马冲上门去,对那个女人好好质问一番,为什么要抛弃阿元!

    连顾韩城也生了怒意:“乔乔,你是怎么找到的?是那个女人自己送上门来了吗?”

    于知雅忧心忡忡:“不会这么不知廉耻吧,该不会想要把阿元带回去?”

    顾韩城冷笑:“恐怕不止,就怕她野心太大,觊觎自己不该有的东西!”

    “那也要先看看我答不答应!”顾老太太掷地有声。

    顾老爷子竟然是最平静的一个。

    “你们先不要激动。乔乔,你先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那个女人自私又无耻,这个消息怕是摆不到我们面前来吧。”

    老爷子此话一出,所有人都生出赞同的想法。

    顾乔的手段才是真正的杀人不见血,要真是顾韩城顾虑的野心女,第一个出手收拾的就是顾乔!

    不愧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老爷子,这个时候也能稳住理智来分析。

    “是,因为当年的事情另有隐情”

    顾乔这才把当年的事情一一说来,除了整个过程事无巨细以外,还顺便掺杂了她的个人情绪,即是对姜锦的喜爱与同情。

    直到顾家人都怔怔地说不出话来了,顾乔才缓缓说出一句:

    “而这个女孩儿,就是姜锦。”

    所有人都不说话了。

    不是难以接受,而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顾韩城难掩惊愕,于知雅眼神复杂,老爷子低头沉思。

    特别是老太太,一口子堵在喉咙不上不下,半晌才憋出一句:“都是老天捉弄人啊”

    “把老三叫回来。”顾老爷子沉声喝道。

    他看上去最为平静,但谁都知道,老爷子是真的生气了。

    “我先前已经打过电话,现在差不多到了。”

    顾乔话音刚落,就有下人说顾三回来了。

    顾寒倾高大挺拔的身影很快出现在客厅门口,他挟带一身颓势而来,往日煌煌威严贵不可言的气势,今天全部化为寒峭冬意,阴沉压抑如影随形。

    短短时间不见,如今的顾寒倾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顾韩城拍案而起,指着顾寒倾喝道:“老三啊老三!你让我说你什么才好!强迫一个小姑娘的事情都能做出来!人家当年才十八岁啊!一个高中生!再小几个月你就应该去蹲大牢知道吗?”

    顾韩城是真生气啊,怒火灼烧着他的冷静。

    如今也算是一方大员的顾韩城,平时的和蔼可亲,此刻都化作怒火跟失望宣泄在弟弟身上。

    他以前有多骄傲这个弟弟,如今就有多么生气!

    而且,姜锦啊!那是他打心眼儿想要关照的晚辈!

    顾韩城光是想想,一个孤苦无依的小姑娘,当年还遇到那么些事情,就怒不可遏,大义灭亲的冲动都有了。

    顾乔不得不解释了一句:“据我所知,阿倾应该是中了药。”

    别说是顾韩城,就连二老跟于知雅都着实松了口气。

    还好不是出于顾寒倾的本愿,如果真是他清醒时做下的恶,那他们顾家就该考虑要不要把顾寒倾驱逐流放了。

    顾家累世清明,可以忍受不够优秀,却不能忍受人品有问题!

    顾韩城稍稍熄了火,长叹道:“就算是身不由己,老三你也太让人失望了。”

    他在说这番话的时候,于知雅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就是后背僵硬得厉害。但现在情势如此,没有谁注意到于知雅的忍耐。

    顾乔见顾寒倾低着头,承受狂风暴雨也拒不反抗的样子,还是有些心软。

    到底是一手带大的弟弟。

    感性让她于心不忍,理性却在说顾寒倾是咎由自取。顾乔只好偏过头,不去看弟弟的样子。

    这一扭头,却看到老爷子叫来人,低声吩咐了两句。

    不好!

    顾乔心里一惊,刚喊了一声“爸”,顾老爷子就已经站起身,背着手踱步到顾寒倾面前,沟壑纵横的国字脸看不出情绪。

    “韩城你让开。”

    顾韩城无声退到一边。

    就见顾老爷子在顾寒倾面前站定。

    “跪下。”

    顾寒倾笔挺地跪在地上,膝盖下没有任何东西,直接与地面相撞,发出沉闷的撞击声,光听着就疼,偏偏顾寒倾连眉毛也没动一下。

    老爷子目光如炬地瞪着小儿子:“京中世家不胜枚举,能如我顾家传承数百年的却很少很少,有的传承多年却没有顾家风光,有的势力不输顾家却根基太浅。顾寒倾,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因为顾家一直都严苛要求后辈的一言一行。”顾寒倾一板一眼地回答。

    “你知道就好,我就怕你忘了祖宗家法,肆意妄为,毁了家族的一番期待。”老爷子抿着唇,“顾寒倾,你一直都是我的骄傲。”

    这是累日积威的顾老爷子,第一次对顾寒倾说这种强烈肯定的话。

    当父亲的大概都想在孩子面前树立威严,所以顾老爷子哪怕是从小对顾寒倾最为溺爱,也不过是态度稍稍温和,却绝不会整天对夸奖肯定他。就算是顾寒倾成为少将的那一天,顾老爷子最激动的情绪也不过是点头说了一句,做的不错。

    现在,他说完这句话,便道:“把藤条拿过来。”

    “爸!”顾乔到底不忍心,站出来劝阻。

    顾韩城也犹豫了一下:“爸,上藤条,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

    顾老爷子对儿女们的劝说充耳不闻,他老早就吩咐了人去把藤条上过来,这一喊,藤条立马就递到他的手上。

    这是一条老藤条,把手用小牛皮细带绑着,握上去的手感刚刚好。而藤条本身油光亮滑,一看就知道被摩挲用过很多年。

    顾韩城都四十多岁了,看到这藤条也忍不住心里发憷。

    他人生里最不堪回首的记忆,就是由这根藤条终结。那也是他被藤条打得最惨的一次,因为他犯了大错,被老爷子罚跪一天一夜,还被藤条抽了两百下,躺床上半个月才好,至今记忆犹新。

    顾乔稍微幸运一些,身为女儿备受宠爱,藤条与她无缘。不过小时候哥哥被打之后的惨痛,她却依然记得。

    至于顾寒倾,他从小到大,都被吃过这藤条的苦。

    这是第一次。

    老爷子握了握藤条,直接让顾寒倾把外套脱下,露出最里面的军绿色衬衫。

    老爷子手刚挡起来,顾乔就冲了过去。

    “爸!要不还是算了吧!阿倾现在怎么说也是少将,他要是被您打倒爬不起来,让他手下的人怎么看啊?”

    顾老爷子不为所动:“他这次任务完成后,特意申请了半个月假期,躺床上休养的时间足够了。”

    顾乔不忍地看了一眼弟弟。

    这个半个月的假期,应该是他为了跟锦锦求婚,特意准备的吧。谁能想到,最后却要派上这样的用场。

    没人拗得过老爷子的意思。

    顾寒倾也不声不吭,身体紧绷等待受罚。

    老爷子抬手,第一鞭狠狠甩了下去,连空气都甩得啪一声响!
猫扑中文 www.osungo.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