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7章 家法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 第467章 家法
(猫扑中文 www.osungo.com)    藤条打人,疼痛感尤其强烈,但又对身体不会造成太大的伤害,可谓是家法的首选。这藤条,已经在顾家摆了好几十年,可想而知有多么坚韧,落在身上又改多么疼。

    饶是顾寒倾,在承受第一下鞭笞的时候,也忍不住闷哼一声。

    老爷子手上一顿,对他发出声音很是不满,便厉声道:“家训!给我开始背!”

    顾氏家训,也是顾家立家之时就存在的家训,至今存在几百年,期间有过几次修改,最后定格为如今的一百余字,念起来很拗口,却字字精辟。

    这段家训,顾寒倾张嘴就来,顾家的每个后辈子女也都能做到,他们从开始认字起,就被抱进祠堂,整天诵读家训,直到背下来为止。

    当初周鸣溪认为顾乔对他不如顾家子弟,原因之一就是他从没有背过这份顾氏家训,自然也就不被视为顾家子弟。

    顾寒倾对一百余字早已经滚瓜烂熟,他一字一句地背着,咬词清晰,掷地有声。

    身后的藤条也没有停下,一下一下地甩破空气,结结实实地落在顾寒倾的后背上。就算顾寒倾身经百战,什么枪伤刀伤都受过,也难以承受住这样密集不断的疼痛,反复折磨,钻骨的疼。

    顾寒倾紧紧咬着牙,还能清晰背诵家训也是奇特,每一个字都好像从齿缝里挤出来的。很快,他的额头便渗出汗珠,脸色煞白,神情却依旧隐忍不发。

    顾乔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出声哀求道:“爸,够了,你都打了一百下了,再这么下去,老三会受不了的!”

    “是啊爸,一百下够了,接下来就让老三好好反省反省。”顾韩城也于心不忍。

    连于知雅也凑过来一块儿劝。

    老爷子充耳不闻,手臂有力地一下又一下地甩下,沉闷的声音一下又一下地响起,顾寒倾背上已是伤痕累累,衬衫被汗湿了不说,还渗出了鲜红血迹。

    “爸!”顾乔喊着就要去夺老爷子的藤条。

    顾老爷子老当益壮,自然不会被轻易抢走手里的东西。

    他只是警告顾乔:“如果你再阻拦,就跟你弟弟一起跪下来受罚!”

    “我!”顾乔正要说什么,却被顾韩城拉了一把。

    顾韩城朝她摇头,顾乔可不是顾寒倾,挨不了几鞭的。

    顾乔只得退开,去寻觅唯一能给予帮助的人:“妈,你倒是帮帮老三啊。”

    顾老太太忍住不去看,冷声对女儿说:“他做错了事情,就该罚!”

    顾乔愣了,没想到老太太居然会在这件事情上跟老爷子站到统一战线。

    二老的心情她倒也能够理解,视为骄傲的小儿子,竟然做出了二老一生最为深恶痛绝的事情,不管这个理由出于什么,他给人家姜锦带来的伤害都是不可磨灭的,受上几百鞭子算什么?

    正是因为老爷子鲜少对顾寒倾动家法,所以偶尔动用一次,也务必要让顾寒倾深刻地记住这次教训。

    顾寒倾看了二姐一眼,也在无声地摇头,示意她不用出头。

    他只是拔高了背诵家训的声音,继续一遍又一遍的背诵。

    连当事人都摆明态度了,顾乔还能说什么?

    两百鞭结束了,也是以前顾韩城受罚时的极限。

    但现在看老爷子的样子,并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换了一只手,继续狠狠挥动,使劲儿甩在顾寒倾的背上。那军绿色的衬衫已经彻底被鲜血染红,质量如此好的军装衬衫居然都被打破了一条口子,可以想象衬衫之下又是怎样一片血肉模糊。

    老爷子心狠,顾寒倾却甘之若饴。

    他近乎自虐地渴望用这种方式,来减少一下心底的难受与痛苦。可惜这就像是饮鸩止渴,疼痛占据大脑不过一时,只是稍稍松懈神经,那无孔不入的折磨又重新渗入。

    不知什么时候,客厅内的所有人都安静下来,只听得到藤条摔破空气落在顾寒倾背上的闷声,以及顾寒倾逐渐虚弱的家训背诵声。

    老爷子最终足足打了五百下,才终于停下,丢开藤条。

    “你已经三十岁,多余的话我便不与你说,你都该知道的。”老爷子冷冷冲他说了一番话后,背着手离去了。

    顾寒倾强撑着的一口气泄掉,整个人直接倒在地上。

    顾乔慌乱地扑过去,老太太也忙不迭上来查看情况,最后还是在顾韩城的帮助下,才把顾寒倾扶回了他的房间。

    涵碧园占地面积如此之广,光是老爷子的书房都是一栋小楼,顾韩城夫妻俩的房间也是单独的小楼。顾寒倾的房间自然不会差到哪儿去,整整一套套二的居室,一间是主卧,一间是书房,配套还有衣帽间与卫生间,以及小客厅,全套的古香古色中式装修,家具更是全部用了顾寒倾喜欢的稳重深色木料。

    这里是顾寒倾从少年时代起就住的房间,装修只在他十岁那年换过一次,但是现在看来,却丝毫少年的轻浮朝气都没有,沉稳近暮。

    顾寒倾参军后就鲜少回家了,之前是住在军区大院,有了阿元就搬去了东国阙,每年住在涵碧园的时间不超过半个月,时常两三个月都住不了一天,回家匆匆看了父母一眼就离开。

    但这个房间却完全没有常年没有打扫的灰尘味道,反而处处都保护得崭新依旧,床单被子过段时间就要更换,每天都有人进来打扫。

    顾寒倾被扶着趴在床上——因为背上的伤,躺是躺不下去的。

    顾寒倾虽然眼睛还是睁着,但眼神已经涣散,显然是处于半昏厥状态。

    顾乔跟顾老太太一起动手,把顾寒倾背上的衣服都给剪开来,掀开的时候,衣料都跟模糊的血肉黏到一块儿去了,一扯就有更多的鲜血往外流,光看着就疼,老太太都偷偷抹了好几次眼泪了,顾寒倾却连闷哼都没发出。

    好不容易把衣服扯下来了,用了很多医用纱布止血,于知雅终于带着家庭医生匆匆赶过来,帮顾寒倾的背伤上了药,包扎得严严实实,挂上吊瓶,这才见顾寒倾的呼吸趋于平稳,整个人沉沉睡去。

    “老爷子下手太狠了。”顾乔忍不住抱怨,看着弟弟这个样子,别提多心疼。

    “你懂什么,你爸这个人,肯动手还说明他是愿意管教的,怕就怕他连打都不打了,那才是对你弟弟真的失望了。”老太太这么了解相伴几十年的丈夫,怎么会不知道他的心思。

    老太太还没说的是,老爷子这何尝不是在助攻,他亲自动手教训了,让姜锦见了也会心里好受一些,说不定就能原谅顾寒倾的过去?

    “既然当年的事情是个误会,那找到阿元的妈妈总是好的,现在他们一家三口要是可以在一起,我也能心满意足了。”

    事已至此,顾老太太也没有任何反对理由了。

    阿元跟儿子顾寒倾对姜锦本来就特别,现在姜锦又是阿元的亲生母亲,哪怕是处于偏颇小孙子的私心,顾老太太也更希望看到阿元能够跟亲生妈妈在一起,总没有哪个当妈的,会害自己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孩子。

    顾乔皱皱眉:“怕是没这么简单。”

    她看了看周围,顾韩城不在跟老爷子去了,于知雅也跟家庭医生走出去还没回来,顾乔便靠近了老太太,压低声音道:

    “这件事情,对锦锦的伤害很大,这几年的事情她好像一直没有从当年梦魇里走出来,困扰至今。”

    老太太倒是很理解:“这种事情,谁能轻易走出来?偏偏她最后还遇上了阿倾,两人相爱了。这缘分,真是说不清是好是坏。就算是我遇上,也不可能比姜锦这姑娘看得开,她会生气,我也明白。”

    “所以,我听说他们俩已经分手了。”

    顾老太太虽然很失望,还也不是没有希望:“会不会和好?”

    “这不知道,但是我听人说,姜锦好像有意离开。”

    顾乔话音刚落,就听见一道沙哑之极的声音响起——“二姐你说什么?谁要离开?”

    他锐利的视线落在顾乔身上,迫切地希望知道真正答案。

    顾寒倾希望他听到的都不是真的。

    “你什么时候醒的?再休息休息啊!”顾乔顾不得继续说刚才话题。

    “二姐!你告诉我!到底是谁要离开?”顾寒倾的呼吸急促起来,背上的伤口也跟着他剧烈的呼吸而鼓动,隐约可见刚包扎好的伤口又渗出鲜血,“锦锦要离开?不,不会的!”

    若是之前他还坚信一定能挽回姜锦,但现在他不确定了。

    顾乔低呼一声,只好放软声音劝他:“你别动了,背上的伤口又流血了。你好好趴着,问什么我都回答你好不好?”

    顾寒倾这才平静下来,目光依旧追着顾乔不放。

    顾乔叹道:“也是蒋郁跟我说的,他说锦锦有这方面的意向,但也是暂时,这不还没肯定吗?说不定他也是胡乱猜的,也就不要乱想了!”

    顾寒倾却不这么认为:“不,蒋小四说这个话一定有深意。大概,大概锦锦是真的要走!”

    他也不管背上疼痛彻骨的累累伤口,咬牙爬了起来。

    就是这么一个动作,也够他吃一壶的,额头重新渗出细密的汗珠,教顾寒倾在原地忍了好一阵,才能重动作。

    手背上的输液针,直接扯掉。

    “顾寒倾!你给我坐回去!”顾老太太居然发火了,指着儿子气势十足地喝道,“你拖着这么个病怏怏的身子要去哪儿?你是不是连命都不要了?”

    顾寒倾痛苦地闭上眼睛,低低喊了一声妈。

    老太太听得心都碎了,呵斥也变成了哀求:“阿倾啊,你就听妈的,休息休息再去好不好,你背上的伤口才刚包扎好呢!”

    顾寒倾坚定摇头:“不行。”

    万一就是他休息的这点时间里,姜锦离开了呢?

    失去姜锦的踪影,对顾寒倾而言,这是失去灵魂,比失去生命更加痛苦,更是他不愿面对的。

    就算是拖着这虚弱的身体,他也要去找她!

    顾乔也站出来劝他,懊恼怎么就当着他的面儿把话说出来了:“阿倾啊,妈说得不错,你就躺几个小时再去,至少等到背上的伤口不流血了!何况锦锦还带着阿元呢,她总不可能就这么什么也不说的离开吧?”

    顾寒倾不得不承认,顾乔说的很有道理。

    “但我还是想见她。”

    “那就去吧。”老太太突然说,“但是,在去之前,喝一碗鸡汤,你这会儿应该饿了。”

    顾寒倾被老太太突然转变的态度弄得一愣,但老太太的同意他是听懂了,喝鸡汤的要求也答应下来。事实在老太太的话说完之后,顾寒倾也发觉他已是饥肠辘辘,这么一顿好打,实在是让他心力交瘁到了极致,精力消耗过大到腹中也空无一物了,迫切需要吃食填饱肚子。

    山参鸡汤是早早吩咐备好的,顾寒倾点头后就让人端了进来。

    吃饭之前,顾寒倾还重新换了药。

    就是伤势太重了,连呼吸都痛,也是亏得顾寒倾强大的自制力,才看不出半点异样。穿上外套后,除了脸色苍白一些,很难想象顾寒倾才承受了一顿狠狠的鞭打。

    鸡汤喝完,顾寒倾就要离开。

    老太太叫住他:“如果锦锦还是想离开,你该放手就要放手,让人家冷静一段时间也好,你逼得太紧,只会让人家避得更远。”

    顾寒倾有些恍惚。

    “我知道了。”他说。

    此时。

    姜锦已经带着阿元回到了东国阙。

    她回来之前还很忐忑一番,就怕会遇上顾寒倾。

    事实证明她的担忧是多余的,顾寒倾并不在,家里空落寂寥,更是透着前所未有的冷清,也不知道是不是姜锦的错觉,以前她回来,分明觉得每个房间的角落都充斥着温暖的光芒啊。

    原来心境不一样,连环境也要跟着大变样。

    姜锦一眼就看到那个钻戒盒子,还放在餐桌上。

    白色大理石餐桌,衬托得黑色盒子,更是极致内敛的黑。

    阿元好奇跟在她身边,看着那盒子。

    “妈妈,这是什么?”
猫扑中文 www.osungo.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