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9章 咎由自取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 第469章 咎由自取
(猫扑中文 www.osungo.com)    <div id="content">

    起初喝酒,成负跟莫问还能陪陪。

    但随着顾寒倾酒杯不停,喝下去的酒就跟水似的不要钱,成负和莫问就再难以舍命陪君子了,眼睁睁地看着顾寒倾把一瓶瓶酒都喝干。

    “这是跟三嫂吵架了?”

    “好像是。”莫问一边着,一边用狐疑的目光在顾寒倾身上扫来扫去。

    成负见状便问:“怎么了?”

    莫问皱眉道:“我总觉得三哥有哪里不对劲,他平时状态不应该这么差才对,倒像是……”

    “像是什么?”

    莫问来不及回答,先是上前朝顾寒倾走去,很快就闻到一股浓浓的血腥味。他故意朝着顾寒倾后背伸手,成负看到还被吓了一跳,结果顾寒倾居然没有任何防备的让莫问把手碰到了他的背,还摸到一手湿冷。

    仔细一看,指尖上都沾染了殷红。

    “顾寒倾!你疯啦!”莫问不可置信地喝道,伸手就去夺顾寒倾的酒杯。

    顾寒倾怎么会允许手里的酒杯被人抢走,哪怕半醉中,他也能轻巧避开莫问的动作。

    “怎么了怎么了?”成负见两人动作起了火气,急急忙忙赶过来。

    莫问脸难看:“顾三受伤了,而且伤得不轻,伤口都裂了。”

    “什么?”

    成负也急了,看到莫问之间上的血,才确认这儿事实。

    他抢不了顾寒倾的酒杯,就干脆一把抱起桌面上还没来得及喝的几瓶酒,躲到一旁去,就是不让顾寒倾再喝了。

    顾寒倾扶着额头,都懒得跟这两个家伙发火。

    最后,他还是被架着送到莫问家的医院,后背的沙发一揭开,血肉模糊一片看着触目惊心。

    成负吓了好一跳,不敢相信这是能出现在三哥身上的伤。

    “这不像是任务中受的伤,倒像是……家法。”

    “家法?”成负倒吸了口凉气,“难道是顾家的藤条家法?”

    藤条家法,成负时候也吃过亏,现在也不是他改好了,而是家中长辈见他年纪大了,懒得打他而已。成负从对此深恶痛绝,以前还悄悄嫉妒过三哥这样的人,肯定没吃过藤条的苦。

    倒是现在,亲眼见证了。

    他也没多想,摸出手机就给姜锦打电话,要通风报信。

    莫问没来得及拦住,眼睁睁地看着成负给姜锦打了一个电话过。

    “三嫂,你来一趟医院!”他开口就,还把电话那边的姜锦给吓了一跳,“三哥受伤了,现在在医院呢。”

    原本因为酒精,脑袋还晕乎乎的姜锦,一听到这句话,瞬间一盆冷水从头浇到脚,让她一个激灵整个人都清醒了。

    “受伤了?什么时候受的伤?他下午不是还好好的吗?”一连串质问,想也没想就丢了出去。

    成负眼珠子一转:“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三嫂你还是亲自来一趟的为好。”

    他着,很为难地客套两句,挂了电话。

    “怎么样,我厉害。”成负不断地朝着莫问挤眼睛,证明他的聪明智慧。

    莫问啼笑皆非:“但愿你别好心干坏事。”

    “你也别看我!你看,三哥今晚喝酒那不要命的模样,除了三嫂能给他带来这样的影响,我实在是想不到别人了!这叫解铃换系铃人!”成负对他的机智很有自信。

    莫问却呵呵一声:“如果真的按你的,那你为什么不想想,只是普通矛盾吵架,三哥会吵架?还有三哥身上的家法痕迹,又是为什么出去呢?”

    成负一想,也开始忐忑了,就是忍不住嘴硬:“这都是你的猜测!”

    “但愿。”莫问也希望如此。

    姜锦很快赶到了医院。

    她过来的时候,脑子都是一团浆糊。所以是安夏亲自陪着他过来,两人都喝了酒不能开车,打车过来又耗费了一些时间。

    安夏在来的路上,还在看着焦虑不安的姜锦吐槽,她这个模样分明还对三哥恋恋不舍,能彻底分手才是有个鬼了。她打包票,要不了多久,这两个人就得和好如初。

    “你慢点儿。”安夏扶了上楼梯的姜锦一把,抬头就撞见穿着一身白大褂的莫问,他也正好看向她。安夏鲜少看到莫问白大褂的严肃精英样子,此时也不由得微微出神,她也反应很快,避开了莫问的视线,装得若无其事。

    姜锦和安夏一到,成负还没来得及什么,就闻到一股酒味儿。

    “这两口子是怎么回事,约好了集体买醉还是怎么?居然都趁着这个时间在喝酒?”

    姜锦被一路而来的冷风好好吹了一阵,大脑已经彻底从酒精中清醒了。她立即向成负跟莫问询问顾寒倾的情况,受伤又是怎么一回事。

    “应该是被藤条打的,就三哥那个伤势的情况,应该受了不下五百鞭。”

    姜锦听得浑身都是凉意。

    “藤条?什么藤条?为什么要这么打他?”

    成负这才解释藤条就是一种惩戒手段,算是家法的一种。所以顾寒倾也应该是犯了什么错,所以才被顾家亲自动手抽了几百鞭。

    姜锦听他这么一,理智倒是逐渐回笼了。

    到犯错,她就想起自己。

    该不会,她的事情涵碧园已经知道了?如果知道,他们又会是什么样的态度想法?

    成负带着姜锦来到顾寒倾的病房门口。

    “三哥的伤口被重新处理过了,但现在还没醒,三嫂你先进去看看他。”

    姜锦站在那里,脚步却顿住了。

    她想了想,摇摇头:“还是算了,我不进去了,站在这里看看就行。”

    成负不觉得奇怪,反而觉得越发糟糕。

    这架势,怕不是一般的吵架,而是大问题啊。

    三哥啊三哥,我要怎么帮你才好呢?

    而走廊外,安夏则跟莫问尴尬地站在一块儿。

    尴尬的其实是安夏自己还有气氛,莫问倒是浑然未觉,站在她身边也没有主动离开,直到安夏主动开口打破了这份沉默,了一些无聊的事情。

    “我好像看到,你有了新的男朋友?”莫问状似不经意地问起。

    安夏笑得很讽刺:“什么新男朋友啊。”她在莫问好不容易生起希望之光的视线中冷笑,“得好像我有前男友似的。”

    “夏夏,难道我不算吗?”

    安夏道:“那我还真没发觉。”

    莫问被这句话刺得无言以对,竟然也不知道该怎么辩驳那短短时间里面两人之间的关系。明明之前是安夏追得很近,莫问爱答不理,为什么现在情形完全调转了?

    莫问也是在身边完全失去安夏影子的时候才意识到,原来这个女孩儿,早已不是他记忆中的妹妹那么简单,她甚至是不可或缺的。

    可惜,这一切他都明白得太晚。

    所以啊,男人都是犯贱的。

    永远都是失去了才懂得珍惜,握在手上反而弃之如履。

    安夏瞥见莫问憋屈的模样,心里别提多畅快了,恨不得就地跳个探戈来表达她的愉悦心情才好!

    没一会儿,安夏见姜锦走了回来。

    “这么快?三哥还没醒吗?”

    成负苦巴巴一张脸跟在姜锦后面:“三嫂这是根本没有进去啊,怎么还这么快就要走了?”

    姜锦笑得风淡云轻:“没什么好看的,反正他身边有你们这两个朋友帮衬,不会有什么大事,我也就先走一步了。对了,麻烦不要告诉他我来过的事情。”

    成负最快问了一句为什么,倒是莫问拦下来了,谨慎地跟姜锦道别,连隐瞒的要求也给一并答应。

    “你怎么能答应呢?三哥知道了该多高兴!”

    “你就别添乱了,该的我当然会!”

    成负没辙了,给了莫问一个白眼,走了。

    ……

    顾寒倾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成负很讲义气地彻夜守在了他的身边,四仰八叉地睡在旁边沙发上,哈喇子流了一地,顾寒倾起身的动作都没能闹醒他。

    顾寒倾缓缓下床,来到走廊,往四周看了看。

    “在找谁?”莫问冷不丁在他身后道。

    顾寒倾没有被吓到,淡定地冲他点头:“来了。”

    “你这气度还真是不得了啊。”莫问摇头称赞,“所以,作为朋友,我能问问你这背上的伤口是怎么来的吗?”

    顾寒倾只了四个字:“咎由自取。”

    莫问并不意外,叹了口气,跟他一起站在走廊上,这层vp楼层,来来往往也没几个人,倒是难得清净。

    也不知道站了多久,成负风风火火跑出来,见到顾寒倾跟莫问也跟着松了口气。

    “原来三哥你在这儿,我还以为……”

    莫问促狭:“以为什么?以为你三哥丢了?”

    成负懒得跟他贫嘴,:“三哥,你手机响了。”

    顾寒倾已经迅速转身走向病房内,一把抓起床头的手机,看到上面显示的名字并非是姜锦,而是周易的时候,显而易见地流露出失望。

    但情绪很快整理好,在他接电话的时候听不出任何异样,顾寒倾也还是那个素来冷漠自持的顾寒倾。

    “你好。”毕竟是姜锦的经纪人,所以顾寒倾对周易的来电,也还是有那么几分在意。

    周易喂喂两声,高兴道:“顾先生,你可算是接电话了。”

    “有事?”

    隔着手机,周易也被冷意给冻了一下,不敢作过多累赘的描述,开门见山就问顾寒倾:“那个,顾先生,你知道锦锦要出国的事情吗?”

    “出国?”顾寒倾瞳孔微缩。

    周易口吻庆幸:“原来顾先生你不知道的啊,还好还好,你可要好好劝劝姜锦啊,怎么能突然想不开去什么国外呢,这下复出计划不是更加遥遥无期了……啊咳咳!”

    他尴尬地咳着,懊恼怎么一不心就把真心话给出来了。

    顾寒倾声音沉沉如寒江:“是怎么回事?”

    “也是前段时间,姜锦让我帮她办一下签证,那时候我还以为她就是要去旅游一趟什么的,结果她今居然让我帮忙留意房产,我看她这样子,该不会是想要移民。”周易真是快愁坏了,他们这么大个团队,就指着姜锦吃饭呢,万一姜锦彻底退出娱乐圈,周易的雄心壮志就全部打水漂了。

    “去哪儿?”

    “法国!”周易叫苦不迭,“顾先生,你可千万要帮着劝劝啊,让姜锦千万不要放弃大好前途啊!”

    其实周易心里还有别的疑惑,比如姜锦出国了,这位顾先生又该怎么办。上次他跟一票人也无意中发现了顾先生的真正身份,乃是堂堂少将,当然不可能跟着姜锦一起移民到国外去。

    周易总觉得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但是这段时间他都待在老家跟父母在一起,姜锦身边的动态他掌握得很少,对这件事情更是一无所知。

    顾寒倾显然无意解释,匆匆挂了电话。

    他垂下眼眸,阴郁在眼里弥漫成大雾。

    顾寒倾原以为,姜锦所谓的冷静,至少是在京城,是在华国,他的眼皮子底下,能够看到的地方。

    现在骤然要去法国,就像是细沙从指缝中溜走抓也抓不住的感觉,一股莫名的恐慌笼罩了顾寒倾,让他迫切的希望做点什么。

    他决定给顾乔打电话,拜托她跟姜锦好好谈谈这件事情。

    至少……不要离开华国。

    顾乔听到消息也有些震惊,一口应下,还会把这件事情告知顾家,让整个顾家都帮忙劝姜锦,也让姜锦看到他们顾家现在改变后的态度,免得囿于过去记忆对顾家印象不好,给顾寒倾减分。

    顾寒倾看到顾家一改先前的冷落,现在要帮他在姜锦面前挣印象分的样子,不由得生出一种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感觉。

    挂电话之前,他还没忘嘱咐一定要是顾乔来打这个电话。

    因为姜锦可能拒绝顾家任何一个人的邀请包括他顾寒倾的,却绝不会拒绝顾乔的要求,她一定会答应的。

    顾乔很快会过意,按照弟弟的意思,亲自给姜锦打了电话。

    “阿倾的事情,家里现在也都听了,昨老爷子还动用了藤条家法,抽了阿倾整整五百下,让他好好反省。锦锦,我知道你现在心里很难受,但也要给二姐一个机会,我们好好谈一谈行不行?”...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猫扑中文 www.osungo.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