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1章 一个嫉妒的故事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 第471章 一个嫉妒的故事
(猫扑中文 www.osungo.com)    <div id="content">

    涵碧园中顾韩城夫妻俩住的独栋楼里,刚刚用完午餐的顾韩城夫妻俩回到房间里,按习惯打算午睡。

    顾韩城换掉身上的西装,穿上休闲家居服,整个人越发英俊儒雅,还有一种岁月沉淀下来的难言魅力。

    虽然弟弟顾寒倾的长相,是集取父母之长以及地灵气才生出的好样貌,可谓是直接拔高了顾家在长相方面的基因传承,绝对的家族基因优化体现。但是从根本上来,有顾寒倾这么个优秀例子在,就知道顾韩城绝对不是什么反面案例,长相虽然不如弟弟出挑,但却稳重英俊,越上年纪越有味道。

    再加上常年身居高位的威严,与亲近群众的和蔼,种种魅力在顾韩城身上交织,让他年过四十也依旧风度不减当年,还恰恰戳中当下不少女性心中对大叔的那点幻想。

    于知雅看着这样的丈夫,眼神复杂。

    她一直知道丈夫是英俊的,不然她也不会在少女时代第一眼看到顾韩城的时候,就喜欢上了他。

    那时候顾韩城也是别人眼中炙手可热的金龟婿,但别人想要嫁给顾韩城,也许还存在巴结顾家的成分在内。但于知雅不是,她喜欢顾韩城,并不因为他是顾家顾韩城,而仅仅因为他是顾韩城。

    哪怕他的顾不是顾家的顾,她也会一如所衷地爱上他,义无反顾地嫁给他,为他生儿育女,组建完美的家庭。

    尽管这份喜爱只是单方面的,但好在于知雅家世很好,她本身也非常优秀,符合顾家大儿媳妇的标准,最终如愿以偿嫁给了顾韩城,成了他的妻子,以及孩子们的妈妈。

    于知雅觉得,这一切已经足够完美了。

    就像是童话故事里,最后王子和公主一起走进幸福的殿堂,从此以后开始了美好生活,这就是完美的happyendng。现实却并非如此,王子和公主结婚了并不是结束,反而是开始,婚姻和生活中永远有更多更多的问题等待他们去面对并且解决。

    起初的于知雅还不知晓,刚结婚那几年,过着如梦如幻的生活,觉得她梦想里的生活也不过如此,她的人生终极目标已经实现,没有什么好遗憾的。

    婚姻美满,公婆和蔼,丈夫爱她,孩子乖巧。

    直到——

    一本日记跟一张照片,彻底打破了她的幻想。

    现实被血淋淋的撕开,逼迫她不得不正视真相,也就是丈夫并没有真正爱过她的事实。

    对于一个满足并沉浸在幸福生活里的女人来,这种正视,无疑是让她的人生崩地裂。

    于知雅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

    “怎么了?”顾韩城放下手里正在看的报纸,捏了捏鼻梁,眉间有一道深刻的痕迹,随着身体放松而舒展。他看了一眼妻子,“你好像在发呆?”

    于知雅很想笑着没什么事,然后把一切掩盖过去。

    但是怎么办,她笑都笑不出来呢。

    “睡觉,下午我还有工作。”顾韩城折好报纸放在原处,摘下眼镜,朝着卧室内的大床走去。

    看得出来,顾韩城的心情很好,步履轻松不,还哼着什么悠扬的调。

    这一切,在于知雅眼中,却跟针扎似的刺眼。

    “你,很高兴?”于知雅浑身僵硬地问出一句。

    顾韩城头也不回:“你什么?”

    他的样子越发激怒了于知雅。

    “我问你,看到姜锦就这么高兴?恨不得帮她把一切都安排照顾好!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想要显示自己的慈父嘴脸?”于知雅再也忍不住了,最近憋了满腔的火终于宣泄出来。

    要知道,她想这番话很久了。

    在看到顾韩城因为姜锦而唉声叹气;在看到顾韩城因为姜锦而喜笑颜开——的时候,她一次次话到了嘴边,又一次次咽回去。

    直至今,完全爆发!

    顾韩城回过头来震惊地看着于知雅,正想反驳什么。

    就见于知雅歇斯底里地吼着:“我忍很久了!顾韩城!就因为姜锦是你初恋情人的女儿,所以你也恨不得给她当爸爸是不是?我都没有见过你这么关心阿笠和筱筱!他们才是你的儿女!”

    “于知雅!你什么!”顾韩城脸铁青。

    于知雅就像是彻底撕破了脸,什么话都能冲口而出:“难道不是吗?你心底怕不是希望姜锦才是你的女儿,站在你身边的也是姜媛而不是我对不对!”

    “你怎么会知道姜媛?”

    于知雅哈的一声笑了,眼里却是无尽的悲哀:“我怎么会知道?我怎么能不知道,原来我以为深爱我的丈夫,内心深处住的一直都是别人!”

    这件事到底还是出口了!

    初恋啊,每个男人都无法忘却的初恋!

    还是少女的于知雅,曾经偷偷打听过顾韩城的过往,知道他从未有过女朋友,心里还喜滋滋地以为她才是顾韩城的初恋。

    事实证明,越自以为是就越容易被打脸。

    要不是她在帮顾韩城整理以前的房间,收拾他的旧物时,无意中发现了这个笔记本,里面还夹着一个巧笑倩兮的年轻女子的黑白照片,她都不知道,原来她以为老成持重的顾韩城,也会有为了爱情如痴如狂的岁月。

    那整整一本日记,一百八十九页,写的内容都跟一个人有关。

    亏得两人刚结婚时,于知雅在悄悄埋怨丈夫的过分老成,没有二十代该有的热情浪漫时,自己安慰自己,他就是这么一个性格,无关乎其他。

    结果人家根本不是不懂得热情浪漫,而是把满腔热血爱恋都给了另外一个人。

    那个人,是姜媛。

    顾韩城此生唯一一次的初恋。

    顾韩城的日记本足足有二十几页都写满了姜媛这个名字,每次跟姜媛的相处时光都能在他笔下描述中妙笔生花。顾韩城还知道写情诗,句子肉麻得难以想象出自顾韩城之手,就是没能送出去,反而被于知雅看到了。

    于知雅在见到日记本的第一就哭得不行,却还近乎自虐地把那本日记翻来覆去一遍又一遍地看。

    直到后来看了无数遍,顾韩城亲手写下的内容于知雅都倒背如流了,他们相遇认识到分别的过程,于知雅更是清晰到每个细节都了然于胸。

    名为嫉妒的毒蛇,也在这个过程里反复折磨着于知雅的内心,让她始终无法解脱看开,任由这份嫉妒发酵膨胀。

    顾韩城被妻子的转变,震惊得不出话来。

    他像是第一次认识到于知雅,绝非是他记忆里的温婉美丽,她嫉妒到扭曲的面庞,让他觉得陌生。

    “你从哪儿知道这些的?”顾韩城皱眉。

    于知雅冷笑:“怎么,你是不想让我知道是吗?觉得欺骗我很好玩是吗?”

    顾韩城眉头紧锁:“我没有欺骗过你,隐瞒姜媛的事情,是我认为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你也不要在这件事情上继续纠缠。”

    “过去了?我纠缠?不愿意放过的到底是谁!”一想到那顾韩城知道姜锦是姜媛的女儿后,满脸惊喜望外,于知雅就快疯掉了。

    顾韩城忽然明白:“你是不是看见我的日记了?”

    “对!我看了!你写的日记,每个字都透着对姜媛爱意的日记!还有那些情诗!顾韩城啊顾韩城,我都没想到你还有做诗人的潜质!”

    顾韩城头疼无比:“知雅,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何况我喜欢姜媛的时候,我们没结婚,都不认识,你是不是无理取闹了。”

    “你总算是承认喜欢她了!”于知雅哭喊着,“什么是无理取闹,我这辈子只爱过你一个人,为什么你不能只爱我一个?为什么你的生命还会出现别人?”

    顾韩城真心觉得于知雅是在无理取闹:“这是我能控制的吗?”

    “那你也像爱姜媛一样爱我啊!为什么你不能!”

    顾韩城按着突突直跳的额头:“知雅,我们都四十多了,孩子都成年了,你就不要折腾了好不好?”

    他以前为什么没觉得妻子这么不可理喻?

    于知雅见他不肯答应就知道,顾韩城从没有真心爱过她,或者她早该明白的,对顾韩城而言,她是好妻子,孩子们的好妈妈,却绝对不是他深爱的女人。

    “砰!”房门一把被人推开!

    女儿顾筱站在门口,泪流满面地看着屋内的爸爸妈妈。

    “筱筱,你怎么回来了?”顾韩城一脸惊讶,更不愿让女儿看到父母之间的争执,有意避开,“爸爸妈妈正在事情,你先出去好不好?”

    顾筱倔强地迎上爸爸的目光:“我不!爸爸,妈妈刚才的话都是真的吗,你爱的不是妈妈,而一直都是另外一个女人?”

    顾韩城被折磨得头疼欲裂:“筱筱,你不要跟你妈妈一起胡闹,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不肯让女儿看到狼狈的于知雅,擦干泪水站起来。

    “如果都已经过去,你又为什么会对姜锦这么关照?”

    顾韩城怒喝:“只是因为姜锦是我老同学的女儿!看在老同学面子上的照拂,没有别的!”

    “老朋友?还不是姜媛?你还不承认你没忘了姜媛?你老同学那么多,怎么没见你对别的老同学儿女这么关照?”

    顾韩城真的是解释不清了:“这不是因为姜锦跟老三的关系吗?她是老三的女朋友,我们未来的弟媳,阿元的妈妈!”

    “呵呵,我不信。”于知雅认定了,真是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我要怎么你才相信!”顾韩城烦躁无比。

    “我只相信自己看到的!”于知雅完后,拽着女儿就走了。

    于知雅和顾筱一起来到顾筱的房间里,一路上避开了下人,于知雅这幅样子才没有被别人看到。

    “妈妈,到底是怎么回事?”顾筱心疼不已地拉着于知雅的手,对爸爸又多了几分埋怨。

    做错事情的不是爸爸吗,为什么爸爸还要冲妈妈大声吼?太过分了!

    于知雅不想让女儿一样烦恼,紧紧握着她的手,泪流不止。

    “筱筱,不要怪你爸爸。这一切都是因为妈妈太爱爸爸,太爱一个人,渴望得到的回报也就越多,一旦你知道他并不如你喜欢他,就真的会因为嫉妒而发疯。妈妈也是,一直以来都太自信,才会跌得这么惨。”

    于知雅不是不明白。

    从看到那本日记,看到那张照片起,嫉妒的种子就已经生根发芽。

    直到第一次见到姜锦,她一眼认出姜锦与姜媛的相似,明白她们的关系,这颗嫉妒种子生长出的嫩芽开始疯长蔓延。

    归根结底,这只是一个关乎嫉妒的故事。

    ……

    从涵碧园回来后,姜锦和阿元继续在安夏家里住了几。

    这几,姜锦也在蒋郁的帮忙下,在法国找好了安顿的地方。虽然蒋郁竭力要求姜锦入住他在法国的庄园,但姜锦在拒绝了顾乔的情况下,自然也不可能答应他,所以暂时花大价钱在巴黎十六区租了一套房子。

    十六区地处塞纳河右岸,有着众多的大使馆,一侧有着繁华街道,一侧有着然氧森林,可谓是整个巴黎环境最好的地区之一,也是实实在在的富人区。

    这里的房价当然比其他地方平均贵个好几倍,但考虑到治安环境,还有阿元在侧,姜锦还是决定在此处暂住。几百万欧元的房产虽然买不起,但是租房还是没问题的,姜锦在提供了种种手续之后,顺利地办理了合同,只要等他们飞抵法国,立马就能入住。

    事情尘埃落定,姜锦告知阿元时,丝毫看不到他的失落不舍,反而很兴奋地期待接下来的行程,好像这次是要去一趟美丽快乐的旅行。

    ——事实好似的确如此。

    但姜锦现在却在苦恼一个问题,她要怎么回家一趟,帮她跟阿元把行李收拾好呢?现在手上这点东西可不够!

    脑子里冒出的迟疑,让姜锦不由得自嘲她的胆,什么时候连自己家里都不敢回了,就这么害怕看到顾寒倾?

    苦思一阵后,姜锦决定给顾寒倾发条短信询问一番。

    ------题外话------

    其实于知雅的故事和想法也没有多么复杂,无非是自信拥有完美婚姻和爱情的女人,最后发现一切都是她的自以为是,打破后的疯狂与歇斯底里罢了,越是渴求不得,越是刨根究底。于知雅不是不懂,她只是看不开,也不想看开而已……...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猫扑中文 www.osungo.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