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6章 女巫祭司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 第476章 女巫祭司
(猫扑中文 www.osungo.com)    当然,杜克的任性胡闹中,也存在一定理由。

    “喂喂,杜克,你说的那个剧本真的有那么好?”亚瑟对好友口中的电影剧本充满好奇。

    杜克邀请了他出演男主角不说,还为了拿下那个剧本的拍摄权,跟制作公司一番交涉,以拍摄女巫之歌第四季作为交换条件。

    这让亚瑟很是好奇,到底是什么剧本,能让杜克这么如痴如狂。

    “也不至于到疯狂的地步。”杜克扯起被子盖住脑袋,闷闷的声音从里面传来,“不过是最符合我心意,也是我目前最想拍的剧本而已。至于女巫之歌,除了制作公司的交换方式让我不爽,这部电视剧的剧本还是很优秀,我也比较感兴趣,尝试一下也未尝不可。”

    “万一失败了?”

    杜克直接掀开毛毯,咧嘴笑得那叫一个嚣张自信:“你觉得我会失败?”

    亚瑟被这牛气冲天震得说不出话。

    不是被气势所震撼,而是被杜克的不要脸所震撼。

    其实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亚瑟和杜克更够成为媒体大众无法想象的莫逆之交,关系好到可以交换对方家里的密码——也不是没有理由的,至少两人都是一样的脑回路清奇!

    亚瑟颓丧地喝了几口啤酒,眼睛突然亮了:“对了对了,嘿杜克,你的女巫之歌不是需要一位亚裔演员吗?我给你推荐一位怎么样?”

    “谁?”

    “就是我今天早上遇到的女神!她就是一位亚裔美人儿!你要的不就是能把西方人的眼球也惊艳到的亚裔美人儿吗?她绝对符合你的标准啊!”亚瑟兴奋说完,这才道出他的小心思,“到时候你看看她的简历,到底是已婚还是未婚!”

    杜克:

    “呵呵,你把我的剧组当什么了?”要不是跟这家伙认识好几年了,杜克真的想把亚瑟从家里一脚踹出去!

    怎么能有这么厚颜无耻的人!

    “举手之劳嘛,杜克,老伙计,你要帮我啊!”亚瑟开始不要脸撒泼打诨。

    杜克不为所动:“免谈。”

    亚瑟真是魔障了吧,居然想把一个普通人塞进他的剧组?他现在连专业演员都嫌弃好吗!

    杜克扯起被子再次盖住脑袋,闭眼睡去。

    他隐隐约约听见亚瑟在说“蒂芙尼小姐也是一位演员啊”。

    什么跟什么?蒂芙尼小姐?这是亚瑟女神的名字?还真够奇怪的

    姜锦还不知道那位亚瑟先生,在对好友表达了要追求她的雄心壮志的第二天,就被赶来的经纪人捉回去为奢侈品代言拍摄广告,暂别了美丽的巴黎,一腔热血也付诸东流。

    她依旧沿着生活的轨道,过着安稳的日子,每天与阿元相伴,母子俩丢失的几年时光也在这个过程里一点一点弥补回来。因为遗憾,所以更加珍惜。

    阿元本来很依赖姜锦,高冷寡言的阿元宝宝,在姜锦面前一直都是撒娇卖萌小天使的形象。

    但是在知道姜锦是生母后,他反而开始一点点地变化。

    每天有条不紊地安排自己的生活,对妈妈各种温柔贴心,整个人的气质越发阳光向上,除了依然不习惯跟人说话,但他却会微笑着跟隔壁邻居的老太太打招呼,彻底化身成一枚光芒四射的小太阳。

    阿元,长大了。

    他说,他要变成更加强大的男子汉,然后好好保护妈妈。

    于是,在姜锦邀请他下午出去玩耍的时候,阿元思索一番还是拒绝了姜锦的邀请,郑重其事地解释说他下午还要跟老师视频上课。

    姜锦哭唧唧,故意摆出委屈巴巴的表情,说了一句好吧。

    阿元想了想,凑过去用力抱住姜锦的脖子,还在她的背上拍了拍。

    “妈妈,玩得开心!”

    姜锦原本就是逗他的,见阿元这么认真,反而哈哈大笑起来。

    “我会好好玩的!”姜锦一本正经地回答,眼睛早就笑成一片柔水。

    怎么感觉两人的年龄发生对调了呢?

    下午阳光正好。

    姜锦穿了一身长及脚踝的文艺风棉麻长裙,外披复古格子羊毛披肩,微卷的乌黑长发编成一条麻花,也没带什么首饰,清清爽爽素着一张脸。然后挂着绣花小包,扛着画板跟颜料工具,牵着馒头就出发了。

    巴黎的十六区就在塞纳河的左岸,姜锦骑了一辆女士自行车,把馒头的牵引绳挂在把手上,慢悠悠地前往塞纳河畔。

    馒头在上次随意冲撞路人后,馒头被姜锦狠狠教训了一顿,罚整整一天都不准吃肉,嚣张气焰跟着消停不少,最近很乖巧。这会儿也是,馒头迈着优雅的小碎步往前跑,全然没有了二哈之风,刚刚好跑在姜锦的车头。

    姜锦觉得踩踏板累了,就悄悄抬起脚,不用她费力气,自行车自动跟着馒头走了。偏偏馒头还什么都不知道,对身上陡然多了重量也不在意,傻乎乎地继续往前跑。

    看着这般模样,一些路人露出灰心的微笑,姜锦这个主人也不由得一路洒下得意又恶劣的笑容。

    被馒头牌狗拉车带到塞纳河畔时,正好是下午两点。

    今天是工作日,塞纳河畔的人并不多,姜锦又特意找了清静人少的地段,这才支好画架,铺上画纸,又打开装着颜料跟毛笔的小包,轻哼着不成调的曲子,慢悠悠地开始挤颜料调色。

    春日暖阳,清风微醺,充满人文气息的塞纳河畔出现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乌发雪肤的东方美人在画板上任意涂抹画画,随意慵懒的姿态,还有那举世无双的美貌,俨然成了这河畔最耀眼的明珠。

    不知道多少人悄悄为她驻足打量。

    有的时候,美丽上升到某种层次,也就超乎了国界。

    杜克心情很烦躁,他跟制作人打了一个电话之后,把电脑里面的演员资料重新筛选了一遍,看得他想摔桌子!

    “都说了要找神秘美丽的东方美人!这些都是什么鬼!”

    愤怒的声音从书房里传来,没多久,杜克摔门离去。

    从家里出来,没有暖气的街道残留着初春的料峭寒意,冷风一吹,杜克躁动混乱的大脑才跟着清醒一些。

    杜克其实长相不差,跟好莱坞一些男星相比也毫不逊色。但他眼睛下两个浓浓黑眼圈破坏了他的英俊,双手插在怀里走路的驼背姿势更是破坏形象,一身灰扑扑衣服若是从背面看,怕是会被认成年过四十的中年男人。

    但杜克对此都不在乎,他的脑子里只有女巫之歌的选角。

    他手里正在拍摄的女巫之歌第四季,除了主要角色,沿用先前的演员们,也要根据原著的剧情线,加入一些新的角色。这些角色大多已经定好演员,唯有一个分量重且格外出彩的配角迟迟没有定下。

    便是原著里的女巫祭司,从开始到现在出现过的最强大神秘的人,据说她已经活了好几百年,来自遥远的东方国度,在女巫团体中代表传统守旧,跟女主科学修炼巫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位女巫祭司平时是垂垂老妪的模样,一旦戴上镶嵌着宝石的祭祀冠,就会化身风华绝代的美人。看得出作者很偏爱这个带有东方神秘色彩的角色,在书里就用了大量笔墨来描写这位女巫祭司,更是多次写到其他人被女巫祭司的美貌所震撼。

    杜克作为新鲜出炉的奥斯卡最佳导演,能够走到如今这一步,天赋和努力缺一不可。自从决定接手女巫之歌,他就从未给有过随便拍拍的打算,亲自去把几册原著看了一遍,最对他胃口的不是聪慧女主或者英勇男主,而是这位神秘强大还腹黑智慧的女巫祭祀!

    于是,在一个制作人提出要把这个女巫祭司改成金发碧眼的大美人,杜克毫不留情当场狂喷得那个制作人下不来台。

    这样做的好处,是没人再敢提议说要改动东方美人的设定。但这样做的坏处,则是杜克阅尽大量亚裔演员,都找不到他心目中的女巫祭司!

    模样漂亮的气质不够;气质不错的演技不行;演技不错的漂亮不够。总之,一言难尽!

    演技、长相还有气质缺一不可,其中尤以气质为甚,杜克心目中的女巫祭司,应该是神秘优雅、带点世故沧桑和灵动狡黠这种复杂的要求说不出来,杜克要不是奥斯卡级别的大导演,估计会被选角导演喷成筛子!

    杜克也知道他的要求高,但完美主义者的龟毛让他无法接受随便凑合,这才让女巫祭司的角色迟迟未定。

    “难道我杜克的作品里面真的要出现一个随意凑数的瑕疵品?”光是想想,杜克就快抓狂了,要是这样他还不如放弃这部作品!

    裹挟着烦躁心情,杜克连欣赏风景的心情都没有,脚步不自觉加快,不知不觉走到了塞纳河畔。

    低头走了好一段距离后,杜克没注意到,一下子撞到某路人身上。

    匆匆道歉后,杜克发现这个路人也不急着离开,而是一脸惊艳赞叹地欣赏着什么风景,时不时蹦出一句太美丽了。

    难道是什么风景?

    杜克放眼望去,却霎时愣住。

    他好像找到他的女巫祭司了?

    “嘿!伙计!杜克!你在想什么呢!”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归的亚瑟,在杜克面前挥了挥手掌。

    杜克按着涨疼的太阳穴:“你的画报都拍完了?什么时候到的?”

    被忽略的亚瑟相当不满:“我都到了两个小时了好吗?你就是这么对待你最亲爱的好朋友吗?”

    杜克一阵恶寒,缩缩脖子,他尊重同性恋却不打算成为同性恋,赶紧离亚瑟这家伙远一点。

    亚瑟却巴巴凑上来:“我亲爱的杜克,快点帮我看看,这两套衣服哪套比较好看?更衬我的美色?”

    杜克打量了好一阵:“这两套衣服有什么区别吗?”

    “当然!这套是亲和绅士风,这套是优雅贵公子风!”

    杜克对什么风什么风完全不了解,随便一指:“就这个吧。”

    “好!我选另外一套!”亚瑟笑嘻嘻地留下其中一套,另一套则弃之如履地丢开,这就动手准备换衣服了。

    杜克习惯了亚瑟模特时期养成的随时随地换衣习惯,淡定地问他突然把自己打扮成孔雀是什么。

    “我要以邻居的身份,去隔壁拜访我的女神!哎,就是不知道几天没见,女神会不会忘了我,都怪那该死的广告。”

    杜克唔了一声,其实根本没有听亚瑟在说什么。

    他的目光凝视在素描本上,铅笔在手指间灵活转动。

    换好衣服的亚瑟,目光也被吸引了过来:“你在看什么?咦?是一幅素描?还是一个女人!”

    亚瑟震惊地觉得他应该发现了什么秘密!

    被看穿的杜克,心烦意乱地想要把素描本收起来。他真是魔怔了,居然被脑子里一个突然冒出来的想法给困扰住。

    “没什么,我随便画的。”

    亚瑟按住了杜克的手,越看越怀疑:“不对啊,你这幅画我看着怎么这么眼熟呢?”怎么这么像他的女神?

    作为科班出身的专业导演,杜克在分镜头剧本下磨练出来的画功可不俗,一手素描都有资格开个人画展。在他的笔下,几根线条一勾勒,就轻而易举的在纸上画出一抹美丽的剪影。

    “没错啊,这就是我女神!”亚瑟感觉他被背叛了,气呼呼道,“好啊杜克!你居然欺骗我!你说对我的女神不感兴趣,却在这里偷偷画她的画!还不想给我看!”

    好像最后半句才是重点?

    “我不管,必须把这幅素描送给我!”暴露真正心思了。

    “然后把脑子里我女神的样子删除掉!”有点强人所难。

    亚瑟正闹腾的时候,杜克就诧异了。

    “什么?这是你女神?这只是我昨天在塞纳河畔遇到的一个女人。”

    亚瑟对他的解释半信半疑。

    杜克见他警惕得跟什么似的,嘲讽冷笑:“看你这护食的模样,人家恐怕都不记得你了。不过你眼睛还算没瞎,这个女人的长相非常漂亮,比起其他跟你传绯闻的女人强多了。我都差点儿被迷惑到,居然鬼迷心窍地想要选一个没有任何演技底子的普通人进剧组”

    杜克对曾经的想法啼笑皆非,他觉得自己一定是被痛苦的选角给逼疯了。

    亚瑟皱皱眉:“没有演技的普通人?不对啊,我记得蒂芙尼小姐的职业,是一名演员,去年的戛纳电影节,我还见到了蒂芙尼小姐主演的电影入选了主竞赛单元,虽然最后遗憾落败。”

    不然他怎么会轻易对一个女人动心?

    作为一个对演技孜孜不倦追求的男人,亚瑟喜欢的不仅是蒂芙尼小姐的容貌,还有那身把他也惊艳到的灵气演技啊!

    “你说什么?演员?她是演员?”

    半个小时后,亚瑟出发去隔壁拜访他的蒂芙尼小姐了,而杜克则开始看半个小时前一通电话让助理找来的影视资料。

    所有内容都跟一个名为姜锦的演员有关。

    邮箱里的第一封邮件,就是一部新电影的预告片。

    名字,祸国?有点奇怪?

    看导演,zell—wang?从未见过。

    再看演员,allen—qiao?有点眼熟。

    至于其他的,除了姜锦的名字他看懂了,其他的一概不认识。

    这部电影打算全球同步上映,所以在第一版预告片出来的时候,同时用了中英双字幕,让杜克不必再辛辛苦苦地翻译一番。

    全球票房市场一直都是英语片的天下,华语片能够全球同步上映的很少,看得出来幕后发行公司对这部电影野心勃勃,一心想要靠着它在全球票房市场分得一杯羹,所以宣传架势好大,第一版一分多钟的预告更是气势磅礴宏大。

    镜头不断拉近,从浩瀚高空到一望无际的沙漠,一行小小的黑线在镜头里不断放下,大漠孤烟直的恢弘沧桑,简简单单一个镜头便体现出来。

    光是看这个开场,杜克就知道这个导演功底不俗,一个长镜头就足以体现实力。

    壮阔的山河景色只是开端,男主角沧桑桀骜面庞消失后,画面一转,从原始壮美的世界跳到了华美大气的宫廷,金色与红色的大片冲击,给人的视觉冲击力实在是强悍。

    层层帐幔后,一抹窈窕美丽的身影隔着薄纱若隐若现。镜头从她的手指、莲足、鬓发、带笑嘴唇等多个角度迅速切换,就是不给正脸,但镜头的焦点仅仅用一句台词,便营造出了截然不同的气氛,一种诡谲艳美油然而生。

    光是这个镜头,杜克就被那扑面而来的美艳给镇住了,就像透过屏幕,缠绕在他身上,让他如痴如醉,却又触之难及。

    这真的是他昨天下午见过的优雅安静的女子?为什么看到这红影,他完全无法联想到昨天下午脑海中留下的剪影呢?

    杜克眼里的两道身影逐渐重合,最后融合成他心底幻想的红袍女巫形象,不断撞击着他的心脏,仿佛在叫嚣——

    她!就是你要找的女巫祭司!
猫扑中文 www.osungo.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