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1章 失而复得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 第491章 失而复得
(猫扑中文 www.osungo.com)    <div id="content">

    加兰剧院的二楼杂物间里,自从把sos求救信号以灯光闪烁方式发出之后,低迷压抑的气氛就不断高涨,所有人都燃起希望。

    比起枯燥无望的等待,这信号更像是他们的希冀。

    “这信号有用的吧?一定有用的吧?”周易的反复念叨,也不知道在询问,还是在给自己打气。

    “差不多了。”刘安叫停了陈奇的动作,“警方有足够的时间可以注意到,继续下去反而会暴露我们的位置。”

    周易立马紧张起来:“这信号外面那些神经病也能看到?”

    “但愿他们看不到,不然就算我们给警方提供了可以攻入内部的通道,外面那些人也足够时间锁定我们的位置。我们要么逃出去,要么就……”

    谁都知道,这后面一句是——

    要么就死在这里。

    刘安是军人,对生死不置之度外,却也早有预料,贯来会作最好和最坏的打算,这叫理性。但是其他人就未必有他的这份心态,一个个的哑口无言,气氛沉闷阴云密布,仿佛能滴出水来。

    周易故意夸张地扭曲着表情:“老哥,你可太实诚了,就能不能骗骗我们?”

    一直表现得精明强干的刘安,脸上突然流露出憨厚,他挠挠脑袋,大概也意识到了他的失言:“我这都的真话啊。”

    陈奇憋笑偏开头去。

    姜锦的嘴角也微微翘起。

    “咕叽。”发出声音的方圆慌忙捂住嘴,“抱歉抱歉,我不想笑的。”

    谭韵也低笑出声。

    亚瑟跟杜克听不懂中文,但他们敏锐察觉到气氛的改变,各自对视一眼,眼神里也多了笑意。

    才轻松起来的气氛很快被打破,急促纷杂的脚步声突然响起,在寂静空气中躁动漂浮着。

    有人来了!

    所有人都竖起耳朵,目光都不自觉开始盯着安静的门把手,明明门前已经堆成坚固的山,但于他们而言,还是没有任何安全感。

    就像是为了印证他们心底最深处的恐惧,门把手转了一下。

    咔!

    在第一下没能顺利打开之后,门外的人便用力狠狠扭动了几下,最后都没能成功。

    房间内众人唯一的想法是,完了,暴露了!

    门外那人用不知名语言高呼一声,不少人齐刷刷围了过来,在门外骂骂咧咧,并几番试图打开门,当他们意识到门内有人时,就果断采取更加暴力的手段,用枪对准门锁砰砰砰连开好几枪。

    众人脸色皆变,他们看到门把手已经被枪打烂,惨白的光线透了进来。

    门外的人哈哈大笑,想要用力撞开门,却咚咚只撞到门后稳固如山的杂物堆上,铁柜文件桌还有各种杂物阻挡了这群凶徒前进的脚步,也给了屋内众人生存的希望。

    凶徒们三番两次想要用力撞开门,但都无济于事。

    他们开始在门外叫嚣大骂,枪声不绝于耳。

    胆子最的方圆跟谭韵面对此景,只有捂住耳朵装作什么都听不见,面上是纠结痛苦之色。

    除了她俩,其他人也好不到哪儿去。

    角落里,把姜锦牢牢护在身后的刘安陈奇对视一眼,彼此交换了信息,并且达成一致。必要的时候,就算撇下这一屋子的人,他们俩也要带着姜锦从这里逃出去!哪怕要抛弃其他人,但是……对不起!

    两人身后的姜锦却并不知道他们此时的想法,她抱着膝盖,心绪意外平静。

    她想,如果在生命的尽头,可以见顾寒倾一面,告诉他她的想法,那该多好……

    上似乎听到了她的想法。

    笃笃。

    清脆的玻璃敲击声,在疾风骤雨的枪声下并不起眼。

    姜锦却心有灵犀地听到了,猛地抬头望去,透过那模糊不清的玻璃窗,看到了一双漆黑如万古长夜的深邃眼眸。

    哪怕隔着玻璃,哪怕隔着距离,哪怕并不清晰……她也认出来了!

    “顾寒倾!”她失声喊道。

    “谁?”周易竖起耳朵。

    “首长!”刘安陈奇也难得表露激动。

    顾寒倾在窗外比了个手势,身为他多年树下的刘安陈奇立马会意,拉着其他人腾出空地,然后一团绳子从窗口扔了进来,啪地摔在地上。

    顾寒倾随后灵活翻身而进,身手矫健,悄无声息地落地。

    他穿着黑色作战服,优雅沉静如黑夜猎豹,目光轻柔落在姜锦身上,面罩后的嘴角翘起,满心都是庆幸和感谢。

    姜锦也在看他,眼圈儿已然红了。

    然后,她一头扑进顾寒倾怀里,死死将他抱住。顾寒倾愣了刹那才反应过来,更加用力地拥住姜锦,怀念着这失而复得。

    没人看见他抱住姜锦的手臂颤抖了一下,也没人知道顾寒倾心里竟然有一种受宠若惊。

    熟悉的温度和熟悉的怀抱,让姜锦迅速找回安全感,她咬着下唇,压着哽咽的声音,最后只憋出一句:“你来了……”

    “嗯,我来了。”顾寒倾何尝不是心潮澎湃。

    他的锦锦,他的阿鸾,终于又回到他身边了。

    这两人深情相拥,其他人却面面相觑,这种生死关头还被塞了一嘴狗粮是什么意思?看不起我们至死都是单身狗吗?

    亚瑟难过的撇撇嘴,向杜克抛出一个求安慰的眼神,却得到了杜克的白眼。

    不过,拥抱只是暂时的,外面还有人在砸门,连消防斧都上阵了,怎样从死神镰刀下逃出去才是当务之急。

    顾寒倾按住耳麦,听到队友们传来的目标清除,心中大定。

    “刘安陈奇,你们俩护着他们出去。”

    “是!”

    姜锦一把拽住就要转身的顾寒倾衣角,面色慌乱:“你要去哪儿?”

    “乖,我很快就会回来。”

    顾寒倾没有解释太多,他不想让姜锦担心。

    固然姜锦久违的依恋让他不舍,但顾寒倾也记得他的任务,不管他是以什么名由进来,他都是一名军人,责任二字早就刻进他的骨血。

    除了这个房间的八人,会场内还有几百人等着他们的救援!

    姜锦攥着他衣服的手越来越紧,手心汗都出来了。

    “锦锦?”

    姜锦无力地张张嘴,却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明明她想的话就在嗓子眼!就要脱口而出!

    顾寒倾!不要去!不要去!

    但最后——

    “我等你回来。”

    她望着顾寒倾的黑眸,声音倔强而带着不易察觉的哭腔。

    顾寒倾拍拍她的头以示安慰。

    一个轻柔的动作,两人之间丢失的那些东西却好像都回来了。

    姜锦憋住泪意,眼睁睁看着顾寒倾从那窗户再次离开,她的一颗心也空落而下。

    刘安轻手轻脚走到她身边:“首长他是不会失败的。”

    “当然,我相信他。”姜锦笑了,笑中带泪,眼角晶莹璀璨如钻石。

    陈奇看了眼开始摇晃的那堆阻碍物,门外凶徒们锲而不舍地攻门,到底还是有作用。

    “时间不多了,我们赶紧离开。”

    他与刘安协力合作,借用顾寒倾留下的绳子,在屋内找到地方固定,然后把其他六人挨个用绳子绑着腰,从窗户送了出去。

    先是三位女性,然后才是三位男性,刘安陈奇二人落在最后。

    八人前脚刚离开,杂物间内就轰隆一声,稳固的山轰然倒塌,踩着废墟进来的凶徒们持枪就开始扫射,结果他们枪口对准的只是一个空荡荡的屋子。

    “怎么回事!”

    “人呢?”

    一群人骂骂咧咧,心情极度糟糕。

    他们没发现在他们的子弹疯狂倾泻而出的时候,身后的同伴却一个接一个的倒下。一枪致命,连发出声音的机会都没有。

    最后只剩下三个人,他们听到脑后传来一声“嘿”,当他们下意识回过头去,迎面飞来的却是一颗黄澄澄的子弹,从眉心砰地穿过,炸开一头血花。

    顾寒倾从隐身的地方出来,警惕的环顾四周,然后毫不恋战的转身。

    留下一地血腥。

    而此时,借用绳子从窗户逃生的八人,还不知道房间内随后发生的事情,他们艰难地顺着绳子滑下,绳子下方有警方的人接应。

    这是被解救出来的第一批人质,无疑让警方欢欣鼓舞。姜锦等人迅速被转移到安全地方,有提前等待的救护车帮他们检查身体,意外发现这八人竟然都没有受伤。

    姜锦裹着毛毯,刚找了地方坐下,耳边就传来嘈杂声,还有亮成一片的闪光灯。

    “你们是被解救出来的人质吗?”

    “你们是怎么逃过一劫的?”

    “现在剧院内部是个什么情况?”

    “先生姐请回答一下好吗?”

    怎么是记者?

    作为公众人物的姜锦、亚瑟、杜克三人,要是被认出来,可真不是什么好事。

    杜克反应最快,或者他是提前做好准备,用毯子裹住了他的脸。姜锦也眼疾手快地挡住脸,刘安陈奇也上前来帮她挡去镜头。

    只有亚瑟跟个傻狍子似的,端着一杯热水,愣愣地看着面前的记者跟镜头,惊讶的表情毫无保留地出现在了电视同步直播上。

    “这不是……亚瑟吗?”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

    其他人顿时疯狂了,尽管那张白净帅气的脸上有些灰尘,但这并不有损他的盛世美颜,瞪圆眼睛一脸呆滞,全然没发觉他的伙伴都悄悄往后退了退。

    被光荣推出来的亚瑟,果不其然承担了大部分火力。

    在得知从这场特大枪击案中幸存的人中,竟然有赫赫有名的亚瑟,所有的媒体记者都疯狂了!

    特大新闻!

    “亚瑟先生你今晚也是来看演出的吗?”

    “请问亚瑟先生是怎么逃出来的?”

    “请问你身后的那位是不是杜克导演?”

    整张脸都被裹起来的杜克:……这样都能认出来?

    姜锦避之不及,也被汹涌的记者认出来,毕竟她的蒂芙尼巨幅广告还在香榭丽舍大街上悬挂着,这些法国媒体自然不会错过这位有名的东方美人,听她最近还跟杜克导演合作了大热剧集《女巫之歌》。

    当这些镜头直播在电视上,记者们准确地叫出三人的名字,这戏剧性的变化让密切关注此时的推特与ins都炸锅了,全世界都开始讨论出现这三人。

    亚瑟的迷妹们数量最多,他们开始在推特上疯狂感谢他没有出事,顺带感谢法国警方跟救他们出来的人。

    还有的人偏离了起初的新闻方向,开始疑惑为什么三人会一起去看演出?原来他们的关系有着这么好吗?

    杜克跟姜锦还能够理解,奥斯卡导演钦点的东方美人嘛。

    那亚瑟又为什么掺和了一脚?

    难道三人有合作?

    不过也有人跳出来谴责这些友,他们把这么严肃糟糕的新闻拐向娱乐新闻的行为太过分,推特上更应该关注的是剧院里尚未被救出来的那些人。

    甚至有人开始质疑,是不是因为三人的公众人物身份,才让他们早于其他人被救出来。心急已经开始在推特上大骂警察跟总统,连无辜的三人也被牵连进去。

    最早关注到这次事件的亚瑟经纪公司,迅速赶到现场,并且安排他们接受了一个简短的采访,披露了事发当时的一些经过,他们是坐在第一排,有机会逃生,才在随行保镖的掩护下躲在了二楼房间。

    姜锦挂念不知身在何处的顾寒倾,无心采访,低落地了几句,记者们却当她是受到了惊吓,好意地没有为难。

    络世界的传播速度无疑是惊人的,推特上的各路新闻以及照片,在被一些华国友发现后,转移到了国内的微博等地,迅速引起一波热议。

    巴黎如今是深夜,但国内却恰好是早晨,习惯在上班途中打开微博刷新刷新的友们看到这样的新闻,迅速把关键词给顶上热搜。

    巴黎枪击,姜锦枪击,姜锦亚瑟……放眼看去,热搜榜的半壁江山都被此次事件给占据!

    为死者默哀,为生者祈祷,为幸存者高兴……

    各人各色,喧嚣不休。

    在这全国广泛关注的态势下,顾家自然也不会错过这个消息,比旁人更早拿到第一手资料,也清楚儿子恰好在个时间也在法国,还“逼迫”赵上将把他作为特别救援来了个强势插队。
猫扑中文 www.osungo.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