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6章 登门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 第496章 登门
(猫扑中文 www.osungo.com)    被求婚成功当晚,姜锦回家就把消息分享给了好友安夏。

    “我就知道你们俩肯定不能真正分手,别的不说,就单论三哥那性子吧,是他的东西咬嘴里怎么也不会撒手的。”安夏凉凉而道,一副早就笃定姜锦逃不过的架势。

    姜锦哼了一声:“我也是经历了在法国这一个月才想通的好吗。”

    “可最后还是想通了啊。过程不重要,结果才是关键!”

    安夏的言语一如既往的犀利。

    姜锦不愿与她口舌之争,便另外说起了莫问向她追问的那些事儿来。

    “你跟你的男朋友,感情还好吧?”

    “男朋友?分了。”安夏淡定无比。

    “什么?分手了?为什么你都没告诉我?”姜锦深感被安夏所背叛,当初她跟顾寒倾的那点矛盾,她可是立马打电话跟安夏倾诉过的。

    两人一直以来也都是无话不谈的好友,对彼此几乎没有任何隐藏的秘密。

    “我昨天才分手,没来得及告诉你嘛。”安夏语气之平静,完全不像是昨天才分手的人,述说的语气也更像是在讲她昨天吃了一个苹果一般干脆。

    姜锦不由得困惑了,这么淡定,难道是因为:“你甩的人家?”

    “不,他甩的我。”

    “那你还哎不对啊,你那男朋友,那发小,叫什么名字来着,嗯,反正他不是从小就喜欢你吗?好不容易把女神追到手了,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放弃?还随便说分手?”姜锦百思不得其解。

    “大概发现我对他没什么感情吧,虽然他对我真的很好,无微不至的好,但我就是对他动不了心,没办法。”

    安夏想起那傻小子跟她道别时的模样,哭得稀里哗啦的,活像是他才是被甩的。

    但他还是说了一句,让她一定要幸福。

    真傻。

    姜锦沉默半晌,问:“那如果他不跟你说分手,你会说分手吗?”

    “不会啊,我觉得就这样下去也挺好的,结婚也未尝不可。”安夏一摊手,“可是怎么办,人家要的就是爱情,可我已经过了爱情至上的年龄,亲情婚姻我什么都能给他,除了爱情。”

    或者说,她对爱情所有的热情都已经倾注在一个男人身上,然后消磨殆尽,再也找不回来。

    姜锦无言以对,只能鄙夷地谴责安夏:“你知道吗?你这套话,简直就是电视剧里出轨男对原配的标准台词!渣女啊你!”

    “我可没出轨!我是清白的!”安夏叫苦不迭。

    姜锦翻了个白眼:“所以呢,我看现在莫问似乎对你余情未了,难道你要回到他身边?”

    “算了吧,现在我对爱情已经没什么追求了,还是跟我的工作卿卿我我一辈子吧。啊,唯有事业诚不欺我。”安夏感慨完,就开始给姜锦灌毒鸡汤了,“真的姜锦,结婚没意思,你说世人都怎么想的,迫不及待地想要跳进婚姻坟墓。一个人自自在在不是很好吗?又没人管,在这世上逍遥自在。什么时候若是想要个孩子了,就找个优质股来个一夜春风,或者是精子银行”

    姜锦撇撇嘴,赶紧把安夏的电话给挂了。

    安夏有毒啊!

    她竟然会觉得那些话也有三分道理!

    姜锦赶紧用手指敲敲脑门,试图让她清醒过来,别被安夏妖言蛊惑。

    “轻点。”

    身旁冷不丁响起顾寒倾的声音,音色凉凉,风淡云轻。

    姜锦扭头看见顾寒倾坐在她身边正在,吓了一跳,说话都结巴了:“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刚来。”顾寒倾举了举书,“没听见你们的电话。”

    没听见安夏说给不了爱情,也没听见安夏说不结婚最好。

    顾寒倾眸色微沉,心想着是不是要敲打一下安夏才好,免得说些不着调的言论,带坏他的阿鸾。

    姜锦哼哼唧唧地笑着,偷瞄顾寒倾的表情,见他眉眼间没有异样,才放下心来。

    幸亏顾寒倾没有听见安夏的毒鸡汤,不然她可就尴尬了。

    “安夏跟男朋友分手了?”顾寒倾翻过一页书,漫不经心地问。

    “是啊,昨天才分手。”姜锦立马警惕起来,“不行!就算夏夏分手,我也不会告诉莫问的!我是坚决站在夏夏一边的!你也别去莫问面前透露口风啊!”

    顾寒倾耸耸肩,一口应下,顺便在心里替莫问惋惜几秒。

    可惜了,他原本念着那套宅子的情分上,想要帮一帮莫问。但既然姜锦都发话了,莫问还是靠自己吧。

    “不对啊,如果你听到夏夏分手的话,也应该听到”姜锦后知后觉领悟过来,想起安夏说的那些话,笑嘻嘻地凑到顾寒倾面前去,“你没生气啊?”

    “生气?为什么生气?”

    “安夏说的那些话呗。”不就是在撺掇她不要订婚吗。

    顾寒倾合上书,眉眼肃然:“安夏这是分手后进入单身状态,对美满情侣的嫉妒心理,一时的扭曲也是可以理解。”

    姜锦有点懵,这是说安夏的话,都是来自单身狗的怨念?

    “而且你也不是会被随意影响的人。”

    “这还差不多。”姜锦眉开眼笑。

    求婚过后,涵碧园也在第二天得到了消息。

    按照规矩,这次顾寒倾应该带着姜锦去涵碧园正式拜访,算是订婚前的见家长。为此,顾老太太一个电话把顾家所有人都叫了回来。

    明明来过涵碧园很多次,但这一次却跟以往的心情都不一样。

    只是订婚而已,姜锦却有一种踏上北云山,就要跟顾寒倾开启人生新篇章的感觉。那要是结婚呢?她岂不是要心跳加速到晕过去了?

    即将抵达涵碧园之前,开车的顾寒倾像是看破了姜锦的紧张情绪。

    他突然说:“明天我们去海城。”

    “嗯?”

    “给你外公和妈妈扫墓。”顾寒倾说来有些愧疚,“原本答应春节期间去的,结果耽搁到了现在,希望外公也妈妈不要怪罪。”

    “我外公和妈妈都很开明的!”姜锦反驳完,才逐渐意识过来,嘀咕着,“改口得很还真快。”

    不过想到明天就要回海城去扫墓,姜锦的心情好得不得了。

    “你马上也要改口了。”

    顾寒倾看着前方出现的宅子一角,涵碧园到了。

    为了表示对姜锦的郑重,整个顾家大宅的人尽数出动,站在门口。顾老爷子与顾老太太站在人群的最前方,身后左边是顾韩城于知雅夫妇,右边是顾乔与久未露面的周安知。他们身后则是顾家的三代顾筱顾笠,为了这次正式见面,特意从学校请假回来。

    顾家人身后,则整整齐齐站着顾家的下人,所有人垂手而立低眉顺目,给人一中时空错乱之感,若不是众人身上的现代风衣服,混着这古香古色的背景,都要以为回到了过去的朝代。

    顾家的所有人都在这里了,姜锦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在顾家工作的有这么多人,林林总总数过去,怕是有不下一百号了吧?

    大宅门啊!

    姜锦现在还不知道的是,真正的顾家子弟可不止这么一点人,如今在这里的是顾家的直系,也就是顾老爷子与二子一女这一脉。除了直系以外,枝叶繁茂的顾家还有旁系家族,远比直系族人的数目要大,有的在国内有的在国外,活跃在各个领域里,都堪称精英骄子。

    这些旁系族人数量过百,还不算这些旁系家族又延伸出去跟顾家有血缘关系的远房亲戚。传承几百年的大家族便是如此,饶是姜锦与顾寒倾的订婚宴,这些人也未必能到齐。

    怕是只有在盛大的结婚典礼上,才能真正认识所有的顾家族人吧。

    姜锦从车上下来,还有些受宠若惊。

    顾寒倾把后座的阿元一把捞在臂弯里,另一只手牵着姜锦。

    不得不说,顾寒倾手掌的温度给了姜锦安心的力量,也让她脸上重新焕发笑意,一家三口来到顾家二老面前一一见礼。

    “大家都认识,就不要拘泥于那些客套礼节了。”顾老太太笑眯眯的,一身颜色明亮的苏绣绸缎衣衫,衬得她富贵雍容,不见多少老态。

    她见姜锦有些拘谨,便拍着她的手背道;“你也不要太有心理负担,把涵碧园当成自家的家就好。”

    姜锦僵硬地点点头,跟在顾老太太身旁,一起进了屋。

    姜锦处于紧张情绪当中,自然没能发现顾家其他人的古怪。

    顾韩城面沉如水,没有显露多少情绪,却能瞧出他最近心情不好,除了跟姜锦说了两句换,就再没开口;

    于知雅低着头少了当家夫人的意气风发,她神色憔悴,妆容也掩盖不了疲惫,看着姜锦背影的目光更是复杂无比;

    顾乔相对来说比较淡定,但她抱着手臂,故意跟丈夫划清界限的模样却也说明了她的并不平静;

    周安知的格格不入就更加明显了,他已经很久没有加入顾家的家宴来,看得出他有心想要讨好顾乔,顾乔却完全不搭理他,而他偶尔扫过姜锦的目光,都充满着愤恨,看来他是把周鸣溪落魄这笔账算在了姜锦头上。

    就连唯二的顾家三代,顾筱顾笠兄妹俩,神色也不够淡定。顾笠不知道在想什么心事重重,顾筱就有点掩饰不了情绪了,一看就是正处于闹别扭状态的小姑娘,只是那不爽为何有点瞄准姜锦的意思?

    这么看来,姜锦这次拜访,也没有表面那么平静祥和。

    ——当然,这一切都没有跳脱顾寒倾的眼眸。

    连阿元也乖巧趴在顾寒倾肩膀上,所有所思地看着这一切。

    对暗流汹涌一无所知的姜锦,被热情的顾老太太引进门后,拉着她在沙发上坐下,笑容就没有断过。

    “哎呀,这就是三儿送给你的戒指吧,真漂亮!”老太太促狭地瞥着小儿子,“没想到从小到大的冰山,遇上锦锦也能懂得什么是浪漫,真是稀奇啊。”

    顾寒倾对调侃与赞美都能保持巍然不动,甚至于还有那么一点点炫耀?

    姜锦总算是明白今天出门时,为什么顾寒倾一定要让她戴上这戒指了,感情就是过来炫耀的!

    看不出啊,大尾巴狼悄无声息的嘚瑟心思在这儿呢。

    顾寒倾装作不知道的样子,一个劲儿的在顾老太太面前装乖巧。

    顾老太太是真的越看姜锦越喜欢,跟一开始的百般挑剔简直判若两人!

    这也是老太太把姜锦彻底划入了顾家的范畴,尤其是在得知姜锦就是阿元妈妈之后,那更是把对孙子的爱护都转移了一部分到她身上,怎么看怎么顺眼,连演员身份也被顾老太太认为是为国争光。

    人锦锦不是都到国外演戏去了吗?也让那些老外好好见识见识我们的东方美!多荣耀!

    顾老太太一高兴,什么压箱底的东西都往外拿。

    老太太祖上是殷实人家,江南大户啊,什么好东西没有,现在都在老太太手里,底蕴深厚着呢。

    就好比阿元挂的那个木牌,一看就知道,只有底蕴深厚的世家才能拿出那么大巧若工的木牌来。

    现在顾老太太推到姜锦面前的一对镯子也是,碧汪汪的一抹光色凝聚而成,颜色纯正,质地通透,再在阳光下一照,那生机盎然的绿色便随之融化流淌,当真是一对品质绝佳的帝王绿翡翠手镯。

    姜锦有点儿震撼。

    这手镯不仅质地好,而且还是上了年头的老物件,价值恐怕不少于八位数。

    姜锦连连推拒:“伯母,这手镯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哎,这是见面礼,怎么能不收呢?”顾老太太板起脸,忽然又笑了,“还有,是不是该改口了?”

    姜锦的脸腾地红了,低低喊了一声:“妈。”

    顾老太太高兴地应了一声:“虽然你跟三儿现在只是订婚,但在我们看来,跟结婚没有什么区别,差的就是一个程序而已。你也别拿自己当外人,就安心收下这镯子。”

    姜锦没辙了,求救的目光转向顾寒倾。

    “妈的心意,你就收下吧。”

    连顾寒倾都这么说了,姜锦这是不收也不行。

    老太太高兴地把一对手镯给姜锦套上,正好姜锦今天穿着大雅的刺绣连衣裙,颜色素净质朴,正好能中和那手镯的富贵气,套在欺霜赛雪的皓腕上,衬得那皮肤越发细腻莹润,也镯子也多了别样光华。

    “果然还是你这样标致的姑娘,才能衬托出这帝王绿。”

    老太太真心实意的夸赞,说得姜锦都快不好意思了。

    老太太之后,顾韩城跟顾乔都送上了各自的见面礼,准备得都很用心。

    既然是正式拜访,就难免会提到姜锦的家庭。

    “锦锦,你父母都已经去世了?其他长辈也都不在了?”老太太小心翼翼地问,神态很谨慎,担心触及姜锦的伤心事。

    不过外公与妈妈的去世都是好几年前的事儿了,姜锦早就接受,哪有那么脆弱敏感。至于郑成扬,他死没死,对她而言没有任何意义。

    得到姜锦回答后,顾老太太拍着姜锦肩膀,打定主意要把这姑娘当成女儿疼爱,眉目间满是疼惜之情。

    顾寒倾适时说起明天要去给姜锦外公与妈妈扫墓的事情。

    “很好,你也该去拜访拜访。”

    “以前去过一次。”姜锦眼里多了笑意,“阿倾他陪我去过我家在乡下的老宅。”

    “还有这事?”顾家人很好奇。

    姜锦点头:“嗯,当时他还帮我整理了我外公留下来的书籍字画。不过我们是在海城偶然碰上的。”

    顾家人恍然大悟。

    顾乔突然想起什么,按捺住兴奋问:“锦锦,你外公留下的书籍字画,是不是就有你给我看的那本寒山居士的笔记?”

    “寒山居士的笔记?”顾老爷子来兴趣了。

    顾乔解释道:“是啊,锦锦有一次跟我分享了寒山居士的笔记,有一些关于绘画的技巧跟心得,十分珍贵。”

    顾老爷子脸色越发和蔼:“难怪你的字有寒山之风。”

    “其实”姜锦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把事实道出,“寒山居士就是我外公,姜瓒。”

    “你外公是寒山居士?”

    这个消息,可是真让人惊讶不已。

    算算年龄,寒山居士应该比顾老爷子还要大上一些,传闻早已作古,没想到姜锦的外公居然就是寒山居士!

    姜瓒的名号实在是如雷贯耳,这些年更是被反复提起,尤其是他流传在世的几幅代表作,被称为近现代唯一称得上是大宗师级别的画圣。他还完美地开创了写意笔法与西洋油画相结合的先河,在世界上都博有广泛美名,也是华国美术史上最耀眼的名字之一!</p>
猫扑中文 www.osungo.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