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1章 酒力渐浓春思荡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 第501章 酒力渐浓春思荡
(猫扑中文 www.osungo.com)    这么一想,顾寒倾心里滋味越发说不明道不清。    一个女人成了自己的情敌?要放在姜锦身上,她会警惕无缘无故机接近的男人,却不会警惕一个在她眼中帅气又潇洒的女人!    顾寒倾眉头紧锁,开始思索要怎么才能让姜锦跟蒋朝朝保持距离,防范于未然。    在他为之深思的时候,姜锦却一手撑着晕乎乎的脑袋,眼睛慵懒如猫一样半睁半眯。    难得像今天一样神经高度集中地工作,晚饭时又上演一出争锋相对好戏,等到回家,温馨与安然的气息将她的灵魂包裹滋润,再来几杯红酒松弛神经,倦意顿时上涌。    “阿鸾?”他见姜锦身子都开始摇晃,随时都有可能睡着的样子,便出声唤道,“要睡觉了吗?”    姜锦一下子清醒了,条件反射摇头:“不是。”    看她瞪圆眼睛,明明很困却装作不想睡觉的样子,顾寒倾就忍不住想要发笑。    “为什么不想睡觉?”    “因为”酒精的作用让姜锦的反应变得迟钝了,她看着被餐桌上的金色烛台照亮的顾寒倾,摇摇晃晃的暖黄烛火为他的面庞镀上一层金光,剑眉寒目,凛冽俊逸。    她在心里想,顾寒倾好看啊,真好看。    嘴里不自觉便说了一句:“因为,想亲你”    顾寒倾心脏蓦地一紧,一股激动的情绪顿时以心脏为心中,向四肢百骸蔓延开来,刺得他小尾指都不得轻颤了一下。    他起身绕过餐桌,来到姜锦身边。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好不好。”他哄她。    姜锦咬着唇笑了起来,眼眸如雾聚水,一泓春水盈盈润润地望着他,还可爱地压低声音:“我说,想亲你。”    然后不等顾寒倾反应,就捧着他的脸吻了过去。    两人时间交往长了也是有好处的,比如以前的姜锦,每每被顾寒倾亲吻,都是被动的那个,再加上顾寒倾的气息过于强烈,哪一次姜锦不是被亲得晕头转向,脸红得都不知东南西北。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在巴黎时,姜锦可以说是第一次那么主动热情。    从此,姜锦就跟开了挂似的,撩人技术水平直线上升!    比如现在,她亲了顾寒倾,在更加深入之前,便倏地退开,背靠着餐桌,咯咯笑得花枝乱颤,眼睛也越发明亮。    顾寒倾自是不满足,又要吻回来,却被姜锦推开了。    “锦锦。”顾寒倾喉咙紧绷,声线沙哑。    姜锦歪着头:“阿倾,你要不要,去洗澡啊?”    顾寒倾一愣,低低笑了起来:“锦锦,你知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你觉得呢?”姜锦跟个妖精似的,笑得媚眼如丝,居然也不正面回答顾寒倾的问题。    顾寒倾本来没想过这么快的,他总是习惯克制自己,便是体内的那把火焰一日比一日地强烈燃烧,他也从来都是压抑,想着结婚后,至少也是订婚之后。    但是现在被姜锦充满暗示的语言一勾,原本计划打算统统化作灰灰,他一把捞起姜锦,用她的双腿缠住他劲瘦的腰,一边激烈凶猛地吻她,一边抱着她往楼上走去。    姜锦同样不甘示弱,与顾寒倾实战出来的技巧,又重新用在顾寒倾身上,柔软双臂挂着他脖子,一头如云檀发在纤细得犹如一掐就断的后腰扫啊扫的。    两人回到房间后,顾寒倾把姜锦放在床上时,姜锦还不满地哼哼唧唧两声。    顾寒倾笑着捏捏她的脸:“再等会儿。”    姜锦无奈地点头,顾寒倾拿了衣服便进了浴室。    姜锦这下子酒意也彻底清醒,她可不是酒后乱那啥,而是深思熟虑过。其实上次在巴黎她就想这么做了,生死关头催发出来的胆子,可惜被突然跑出来的阿元给打断。    这次阿元也不在,看来今晚好事将成?    姜锦嘻嘻笑了一会儿,又低头看看一身睡衣等等,她这身兔子耳朵睡衣是不是有什么不对劲?在她的想象中,不应该是性感蕾丝吊带丝绸睡裙吗?    好像她的衣柜里没有这样的衣服!    姜锦还是打算去翻找一下,至少不能让一身卡哇伊的睡衣破坏了氛围!    她刚从床上跳下来,浴室的门就打开来,顾寒倾跟着走出来。    姜锦赤脚站在地上,看着顾寒倾的这模样有些傻眼。    实在是太撩人了!    他光着上身露出精壮的肌肉,腰间仅缠着一条浴巾,人鱼线若隐若现,他每一块肌肉的分布都宛如艺术品经过精心计算,如此恰到好处的完美,就像是希腊男神雕塑般充满美感!    他的头发还湿漉漉地滴着水,水珠低落在身上,又顺着肌肉线条滑落    姜锦看呆了,不自觉地咽了口水。    顾寒倾用毛巾擦擦头发,漫不经心问了她一句“怎么了”。    姜锦使劲儿摇头,能说她是被顾寒倾的美色给迷惑了吗?怎么办,她好像真的被迷惑了,好像扑上去不对!姜锦!你要矜持!    “你等等!”    姜锦越发觉得身上的兔子睡衣那般不合适,转身就要往衣帽间跑去。    刚转身之际,一股力道便将她一扯,压在墙上,顾寒倾一手撑着墙壁,把她困在手臂与墙壁的小小空间里,低头看她,两人靠得极近,姜锦都能闻到他身上的沐浴露香气。    姜锦鼻翼动了动,连头也而不敢抬,嘀咕道:“这沐浴露是我的”    “是啊,都是你的。”顾寒倾意味不明地靠近她咬耳朵。    姜锦的耳廓一下子红得都能滴血了!    她不由得在心里自我唾弃没出息,就被顾寒倾撩了这么两句,就又是脸红又是害羞的,能不能拿出一点翻身当主人的气势来?    姜锦下定决心,刚要抬头说什么,顾寒倾迅雷不及掩耳地吻她堵住嘴。    姜锦唔唔两声,却恰好给了顾寒倾可以撬开齿关的机会。    这下好像很难翻身了?姜锦被吻得七荤八素的时候,还有心思抽空这般想。    她也来不及管了,索性抱住顾寒倾的脖子,与他一同沉溺在其中,明明是在房间内,姜锦却觉得有清风拂面,夹杂着野花野草的香气,让人想起身处旷野大草原的苍茫心境。    迷醉间,她被顾寒倾一把抱起,背靠着墙。    亲吻落下的位置,也一路而下。    姜锦哎呀一声,捂着脖子被吻红的地方,皱眉推开顾寒倾的脑袋。    “不行!会被人看见的!”    “没关系。”    “那阿元呢!阿元明天回来看到多尴尬!”    在姜锦振振有词的反驳下,顾寒倾不得不换了位置,打断的气氛持续火热高涨。    也不知过了多久,姜锦迷糊间被放到柔软被窝里,才清醒了些。    顾寒倾在她之上,俯身看她。    “会不会紧张?”他问。    姜锦微愣。    原来顾寒倾还记得,她过去曾有的阴影。因为七年前的经历,让她对陌生人尤其是男人的靠近和触碰非常抗拒,上一次她和顾寒倾险些突破防线,最后也是因为她过于紧张的情绪而中止下来。    后来这种反应的缓和,也跟她与顾寒倾在一起时间愈长有联系。    到现在,姜锦后知后觉地发现,她已经完全没有了手脚冰凉的恐惧症状。    她这是完全好了?    “好像完全没有了。”姜锦揪着衣领,不由得笑了,“看来我的身体反应更加诚实嘛。”    说完姜锦又觉得哪里不对,这好像是总裁文里面的经典台词?    “你还真是,撩人而不自知。”顾寒倾咬牙切齿,低沉的嗓音在姜锦耳窝如羽毛扫过,痒痒酥酥的。    姜锦笑弯了眼。    她仰躺着,脑后黑发如海藻铺散,衬得那张小脸如美玉温润雪白,红润润的嘴唇翘成漂亮的弧度,眼里盛满了揉碎的星光,如星河之水飘飘荡荡,美得惊心动魄。    “不是啊,我知道的。”    她知道自己对顾寒倾的杀伤力有多大,正如他爱她,她也爱他。    姜锦一把扯下顾寒倾,再次主动吻上她,本就未平静的气息在重新紊乱。    世界仿佛寂静了,耳边只能听到对方的呼吸声。    顾寒倾压低身子,一手与她十指相扣。    事已至此,好像什么睡衣款式都不再重要。    姜锦也完全忘了,任由她的灵魂与顾寒倾并肩徜徉在温暖海洋里,起起伏伏,不知年月。    姜锦惬意地眯起眼,好似身处云端,甜蜜与温暖的感觉将她包裹,脚趾微微蜷缩。    适时的,脑里蓦地飘过一段诗情画意的句子——    酒力渐浓春思荡,鸳鸯绣被翻红浪。    唔,酒意跟春思都有了,是不是该应景,买床大红色鸳鸯绣被?    很快她就没空胡思乱想了,脑子就只有一片空白。    空白空白直至灵魂升上高空,在那星光璀璨的地方融合为一。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而如今,夜晚才刚刚开始。    ------题外话------    被卡了,哭唧唧
猫扑中文 www.osungo.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