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6章 我要带你离开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 第526章 我要带你离开
(猫扑中文 www.osungo.com)    “唐许?”

    姜锦用力眨眨眼睛,几度确认才肯定坐在那山崖之巅的男人就是唐许。

    但是,为什么会是他在这里?

    难道掳走她的人,背后指使者是唐许?

    姜锦有点不敢相信,总觉得唐许不应该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才对。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不管姜锦对唐许怀抱着怎样复杂难言的心情,在她的内心深处,还是相信着唐许,相信他不会对她做任何事情。

    她推开车门,裹着身上的厚毛毯从车上走下来,站在了唐许身后。

    现在的唐许,以一种有点寒酸的姿势,抱着腿,下巴搁在膝盖上,背影深沉落寞,就像是被整个世界抛弃掉的小孩子。

    姜锦觉得,这样的孤独跟落魄,是不应该出现在唐许身上的。

    毕竟从她第一次见到唐许开始,他就是穿着看似朴素实则华贵的衣袍,行为举止永远清隽淡雅,笑意湛湛风度翩翩。

    如果不是知道他出身历史的人,谁都会以为这样的唐许,是被世家大族精心培养出来的继承人,那样完美到无可挑剔的他,所有美好的形容词都能在他身上找到落足之处。

    也许唯有那双寂灰的眼眸,透露了他拥有怎样的灵魂。

    所以现在姜锦也拿捏不准了,现在她看到的唐许,大概不是变了,而是他本就如此。

    从他出生到上位再到沦落,从未摆脱凄苦二字。

    “是你带我来这里的吗?”姜锦决定直接问他。

    唐许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侧头笑着看她,那笑意充满了讨好。

    “我带你来看日出,可惜错过了最漂亮的时机,但现在的风景似乎也还不错,快看那边!”

    他指着天边的镜头,语气是纯粹自然的欢喜。

    就像是一个急于把好东西分享出来的小孩子。

    这个孩子孤单落寞,他只能通过分享东西这种方式,来讨好他喜欢的人,希望能够得到她的垂怜,就像是多年前,她在一片光明中朝他伸出手一样。

    姜锦默默不语。

    “你坐啊!”

    唐许往旁边挪了一下,毛毯给姜锦留出大片位置,他自己却快要挤到毛毯与草地交接边缘了。

    姜锦呼吸微滞,最后还是走过去,用力裹着身上的毛毯,在他旁边的位置坐下。

    她学着他的样子,抱着膝盖看天边的太阳,因为那日头光亮越发刺眼,让她不得不眯起眼睛。

    很漂亮。

    独一无二的漂亮。

    “唐许。”她低声说,“能送我回去吗?”

    她听到身旁唐许的呼吸声在风中紊乱。

    姜锦继续说道:“今天是我的订婚宴,我不能缺席。”

    她现在已经确定了,就是唐许把她带来的这里。

    尽管不知道他是用的什么办法,又为什么带着她来到这里,此刻姜锦唯一关心的,是今天的订婚仪式,她绝对不能缺席!

    “顾寒倾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唐许突然问道。

    姜锦很认真地想了想:“性子有点冷,但对我很好。”

    唐许笑了,笑得有些孩子气。

    没了那些虚伪表情的伪装,唐许的笑容显得尤为真挚,也要畅快得多。因为这才是本来的他。

    “你描述的这个人,可不像是鼎鼎大名的顾家老三。”唐许说完后,又忍不住笑了起来,连姜锦都开始怀疑,她刚才说的那句话真有这么好笑吗?

    唐许笑了好一阵后,才道:“其他人都怎么说顾寒倾来着?顾家之龙、暴君、最年轻的少将、惊才绝艳、天才、大气、独一无二”

    姜锦默默听着,心想我怎么没听说过这么多的形容词。

    “当然,形容他最好的词语,应该是太阳吧。”他眯起眼睛,“顾寒倾是一个太阳般灼灼耀眼的男人,他的明亮跟优秀,把同龄人都衬托得黯淡无光。”

    跟他这样阴沟里的臭虫,是不一样的。

    所以顾寒倾能光明正大的站在她身边。

    而他却只有拐弯抹角地把她带来。

    “不,不是的。”姜锦否定了唐许的话,“他没有你说的那么好,他是人,不是神。他也会生气,会疲惫,跟寻常人没有什么差别。而我会选择他,也不是因为他的好,而是因为他对我很好。”

    唐许低低做了一句无力的辩解:“我也会对你很好,比他好千倍万倍。”

    姜锦摇头:“每个人的好是不一样的,就像是他,能够给我无限的包容和安全感,也能让我从过去的自怨自艾里面走出来。”

    在遇上顾寒倾之前,她用过往二十年波折困苦的人生,给自己编造了一个牢笼,从始至终都没有走出去过。

    直到顾寒倾来了。

    她的门开了。

    然后,她爱上了他。

    就是这么简单,无所谓谁付出多少,只在乎谁更加合适。

    “听上去,你真的很爱他。”唐许嘴唇苍白而没有血色。

    姜锦毫不犹豫点头:“是的。”

    “但是,你知道吗?”唐许抬眼,灰眸流动着冰冷的光芒,“我今天可以轻而易举地把你带离京城,没有任何人可以找到你。”

    姜锦大惊失色,倏地起身,紧紧盯着唐许。

    “我不会跟你离开的。”她斩钉截铁地说。

    这是她的意志,谁都不可以动摇。

    唐许却说:“如果我要坚持,你的意见就不再重要。因为不论他们怎么调查,都只能把矛头对准温芙。你认识温芙吗?”

    “温芙?什么意思?”姜锦没有紧锁。

    唐许徐徐而道:“昨晚,她找了私家侦探想要拍你的照片。”

    姜锦笑容讽刺,没想到这个温芙倒是心思恶毒:“怎么?她以为我们是在那湖心岛上乱来?她可以把照片拍下来发给顾家,或是昭告全天下?那还真是让她失望了。”

    安夏是她的朋友,姜锦知之甚深。

    更是明白,她绝对不可能当真做出什么荒唐事儿。

    就像昨晚的湖心岛,表面上放纵肆意,实际上竖起层层壁垒保护她。可问题是,这样的严密保卫下,温芙的人又是怎么上的岛?

    “你一定很奇怪温芙的人,是怎么上去的?”唐许看穿了姜锦的心思。

    姜锦嗯了一声,她知道唐许会告诉她答案。

    “是我帮了她。”唐许勾起嘴唇,笑得那般温润如玉,“我帮她的人,引开了无人机监控。又告诉蒋四那个傻子,让他来闹了一场。”

    他还解释了一番那无人机是怎么回事儿,原来是成负调来的无人机监控,想来背后应该是顾寒倾的手笔,专门来保护她的。

    姜锦一颗心骤沉。

    唐许的心思,远比她想象的还要深沉缜密。

    “然后,她的人其实都是你的人,一招偷天换日,温芙则帮你挡去所有的注意力,就算我的朋友们追查到你,从温芙到你,这其中也有足够的时间,让你把我从京城带走,对吗?”

    姜锦这番猜测,几乎**不离十。

    “聪明!”唐许毫不保留地赞叹道,“不过有一点,她的人不全是我的人,只有一个。而其他人则坚信是帮温芙去绑架你的。”

    “假亦真时真亦假。”姜锦面无表情,“我几天前接了一个电话,应该也跟你有关吧。”

    “没错。”

    昨晚的一切,实在太过巧合。

    刚好温芙知道了姜锦的所在,又对她怀有恶意;

    刚好蒋郁太过关切,也看不惯一群男模在姜锦单身之夜的掺和;

    刚好成负手下的无人机其中之一出了故障,给了温芙的人可乘之机;

    刚好岛上守卫被蒋郁吸引过去,也让暗中捣鬼的内应有了利用的余地。

    温芙恶毒计谋,蒋郁关心则乱,守卫内外呼应——这一切的一切,都在唐许的筹算之中,连人心也都在他的计划之中。

    唐许之谋,堪称步步为营,环环相扣。

    果真不负唐家唐许之名。

    姜锦却高兴不起来,因为她就是这个目标,而今天是她的订婚宴,如果她无法到场,还不知道会带来怎样的后果。

    唐许笑得太灿烂,露出一口白牙:“锦锦,我带你离开好不好?离开这京城,只要你喜欢,我们去什么地方都可以,不管是住在英国的古堡,法国的庄园,还是太平洋上的小岛,只要你喜欢!”

    姜锦皱眉:“你为什么要离开京城?你不是唐家的唐许吗?”

    “现在不是了。”唐许说得风淡云轻。

    他也没有告诉姜锦那背后的惨烈。

    若是为了姜锦,不管是放弃复仇,还是放弃唐家,他都心甘情愿。

    姜锦觉得这背后应该出了什么变故,但她没有多问。

    “我不同意,所以你要把我强行带走吗?”

    唐许不说话。

    姜锦紧绷的神情忽的舒展了,她笃定地说道:“你不会的。”

    “为什么?”唐许轻飘飘反问。

    “如果你要带我离开京城,那早就走了,而不是带我来这里看日出。”

    “这山下就是你们昨晚所在的湖泊,我只是为了混淆他们的线索。”所谓灯下黑,任谁都想不到,姜锦竟然就被藏在距离那湖泊几百米远的山上吧。

    “所以你要带我走吗?”还是这个问题。

    唐许又沉默了。

    良久。

    伴随着沉重的呼吸,他才缓缓吐出一句:“我不知道。”

    姜锦笑了笑,重新走到唐许身边坐下。

    唐许见状,眼神不由得微微触动。

    “你就这么相信我?难道你不怕我吗?不觉得我是个没心没肺的怪物,手上沾满了鲜血”唐许的声音都在颤抖,他流露出难得的脆弱。

    姜锦皱眉,觉得他这话有点奇怪。

    倒不像是对她说的。

    “有谁说你是怪物吗?”

    唐许默了默:“有,很多。”

    他的爷爷,他的父亲,他的叔伯兄弟。

    他们所有人都用看怪物一样的眼神看着他,他又怎么能辜负他们的期待?

    “他们说你是怪物,你就是怪物了吗?”姜锦有些苦恼地反问到,“你就是你,不会因为别人的意志而成为什么。”

    唐许身体剧震,瞳孔猛烈颤动起来。

    我就是我我就是唐许

    没错!凭什么?他们说我是怪物,我就是怪物吗?什么时候我唐许要按照他们那些人的心意过活了?

    没有人可以改变我!

    没有人!

    唐许佝偻的身子,被重新注入了精气神,一股莫大的力量从他单薄的身体透出,昭告这天下,他是谁。

    他是唐许。

    只是唐许,而不是唐家唐许。

    “谢谢你。”唐许真心实意地回头对姜锦说道,“你救了我两次。”

    一次是伸手给了他饭。

    一次是给了他生的希望。

    姜锦认真道:“如果你真的感谢,就把我送去涵碧园吧,我应该现在开始准备,不然就来不及了。”

    她一字一句的,说得很认真,仿佛坚信唐许会把她送回去一样。

    唐许咧嘴笑得格外灿烂。

    “不,我不能让你离开。”

    顾寒倾得到消息时,意外没有暴怒慌张。

    宿醉一夜的成负撑着快要裂开的头,咬牙在顾寒倾身边坚持。

    他看着顾寒倾沉默如石的侧脸,艰难地从牙缝里面挤出来一句:“三哥,对不起。”

    “有什么好对不起的?”顾寒倾神色如常,说话都轻飘飘的听不见怒意。

    但越是这样,成负就越是觉得奇怪。

    三哥不应该这么平静!

    如果他这么平静,那只能说明,这一切是火山喷发之前的平静!

    成负咬咬牙,耷拉着脑袋:“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太自信,如果不是我帮她们找的这个地方,如果不是无人机出了故障”

    “照你这么说,根源在我。”顾寒倾面无表情,手指有节奏地敲击着大理石桌面,沉声道,“毕竟,禁酒令起于我。”

    “当然不能这么算了!”成负反驳他,倒是比他自己认错还要着急。

    顾寒倾看得出他的用心维护,牵起嘴角:“安夏她们怎么样?”

    “她们都在过来的路上,我听声音,大概是哭过一场了。”

    他这个大老爷们都快被愧疚感给折磨疯了,更别说安夏她们几个直接相关人。

    顾寒倾嗯了一声,目光始终停留在平板电脑上。

    那里面,是来自昨晚无人机的监控视频。

    “这监控有什么异常吗?”成负注意到了,也学着顾寒倾,试图在这视频里寻找线索。

    顾寒倾道:“暂时还没发现。”

    “那有什么问题?”

    “就是因为太正常了。”

    如果上岛,那肯定逃脱不了四架无人机的监控。

    现在所有的监控视频里面,都没有任何异样。

    带走姜锦的人,像是凭空出现在湖心岛上,又悄无声息地带走了她。

    成负一拍大腿,恨恨道:“这群人肯定是趁着无人机出故障的时候,潜入岛上的。这该死的无人机,怎么偏偏这个时候出故障了呢?”

    “如果不是意外呢?”

    “三哥,什么意思?”

    “如果无人机的故障不是意外,如果蒋郁上岛不是意外,如果这一切都不是意外的话”顾寒倾黑眸沉沉,一条线索也逐渐在他眼中明朗。

    成负皱眉:“如果不是意外,那是什么?有人故意的吗?”

    “世上哪有这么多的巧合。”

    顾寒倾刚说完,就接了一个电话。

    他随之起身。

    “走吧。”

    “三哥去哪儿?”

    顾寒倾淡淡道:“那几个带走锦锦的人,找到了!”

    成负一听,比他还兴奋,急吼吼地冲在前面。这群人直接被带来了九重会,成负看到了,上去就先踹了一脚。

    “我去你的!小爷的三嫂也敢动!不想活了吧!”

    这个时候,成负那纨绔子弟的作风展现得淋漓尽致。

    被踹的人直接仰倒在地,哀叫连连。不是他装模作样,而是成负这一脚很有水平,专找柔软腹部,一脚下去疼得这小子够呛。

    另外几个人被反绑跪在地上,畏惧地看了一眼成负。

    顾寒倾晚了一步,他不乏沉重,却没有慌乱,面对这群人依旧能保持难得冷静。

    “说吧,是谁派你们来的?”

    这几人开始还不想说。

    后来被折磨一番,不想说的话也都倒出口了。

    “是温芙!是一个叫温芙的女人!”

    成负震惊地看向顾寒倾,该不会是他知道的那个温芙吧?

    顾寒倾却并不意外:“你们知道的,我说的不是温芙。”

    “三哥,什么意思啊,难道不是温芙吗?我们现在是不是应该先找到温芙再说?”成负急道。

    “温芙没这脑子。”

    昨晚的事情,顾寒倾捋了一遍,发现很多疑点。

    如果这些疑点都不是巧合,那这等心思深沉的计划,绝对不是温芙能做出来的。

    或者温芙也与之有关,那她顶多就是颗棋子,被人利用了还不知道的那种。

    顾寒倾要找到姜锦,温芙如何要等事后算账。

    “你们,把昨晚绑架她的所有情景,一个字不漏地说出来。”

    这几人不过是身手不错的私家侦探,先前受了苦已经心生畏惧,顾寒倾再发话,他们不敢不从,急急忙忙把昨夜的情景说出来,包括把姜锦带去酒店见了温芙,把人交给她。

    听上去没有任何疑点。

    顾寒倾却道:“我要你们,把所有细枝末节都说出来。每分每秒,不论做过什么,说过什么,都不准遗漏。”
猫扑中文 www.osungo.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