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1章 尊重与支持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 第541章 尊重与支持
(猫扑中文 www.osungo.com)    周易靠着墙角站了一会儿,突然听到外面没什么动静了。    “是不是有些奇怪?”他压低声音问道。    站在窗前的冯萌萌回过头,跟周易一起走到房门前。    他们彼此对视,交换了一下眼神,纷纷觉得奇怪。外面太安静,已经完全听不到姜锦和顾寒倾的声音,明明一分钟之前还听到两人在争吵。    周易决定出去看一下,冯萌萌拽了他的衣袖一把没不抵用,周易依然扭开把手,小心翼翼地透过门缝往外望出去,他的瞳孔顿时剧烈收缩起来。    “顾先生!”周易径直冲了出去,冯萌萌拉都拉不住。    顾寒倾把姜锦抱在怀里,刚走到门口,被周易的声音叫住了,却不觉得惊奇地回过头,看上去并不怎么意外周易与冯萌萌会在家里。    顾寒倾朝周易跟紧随其后的冯萌萌颔首致意后,道:“能帮忙推一下行李吗?我抱着锦锦,不太方便。”    冯萌萌震惊得指着顾寒倾身边的那个黑色行李箱:“这,这箱子里面装的不是锦锦姐的东西吗?”    “什么?”周易同样一脸讶异,显然对此事并不知情。    其实顾寒倾早就到纽约了,那个时候姜锦还在拍戏,周易跟冯萌萌见到顾寒倾之时,得到了他希望暂时不要告诉姜锦的要求。    两人一方面迫于顾寒倾自带压力,另一方面则考虑到不便打扰姜锦的拍摄,也只能同意。    顾寒倾在等待姜锦拍摄结束的过程中,突然提出说要到姜锦住的公寓看看,这个要求周易冯萌萌二人就更不好拒绝,毕竟顾寒倾如今是姜锦的未婚夫。    周易不方便走开,就是冯萌萌带的顾寒倾来的这套公寓。顾寒倾进门后第一件事情,就是问了姜锦的房间,等冯萌萌跟进去,便看到他用这个黑色行李箱,收拾了几件姜锦的衣物。    冯萌萌不知道顾寒倾收拾行李是作何意,后来也一时忘了告诉周易跟姜锦,直到现在,冯萌萌才知道这个行李箱是作何意。    顾先生居然是要强行带走锦锦姐!    “顾先生!你不能这样!”冯萌萌跑过去,试图阻挡顾寒倾带走姜锦,她小声喊着姜锦的名字,姜锦却毫无反应,她意识到这其中有什么问题,“锦锦姐这是怎么了?她又晕倒了吗?”    顾寒倾显然对前面的话毫无兴趣,只关注到冯萌萌的最后一句。    他眼睛一眯,寒光微闪,抓住那个字眼:“又?”    冯萌萌嘴巴张大,发现她的失言,立马被吓得不敢继续说话。    顾寒倾却不会轻易放过这个机会:“她之前也晕倒过?”    冯萌萌紧紧抿着唇。    顾寒倾这副兴师问罪的架势,也让周易有点愧疚难安,先前顾寒倾因为担忧姜锦,还特意用恳切言辞拜托过周易,当时周易可是拍着胸脯保证说一定会把姜锦照顾得好好的。    谁知转眼姜锦就成了这么一个鬼样子,周易觉得这其中,他的疏忽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愧疚之下,周易也说不出什么硬话了,他只好苦苦相劝道:“顾先生,锦锦的脾气你也是知道的,如果你就这么把她强行带走,锦锦肯定会很生气的。要不然,还是等她醒了,你再跟她好好说说?”    “不走?”顾寒倾低头看了一眼形容枯槁的姜锦。    因为太过消瘦和憔悴,姜锦往日惊艳的十分颜色,如今只剩下五分。但顾寒倾看着并不觉得惋惜,他只是觉得痛心,就像是姜锦亲手拿着刀在他的心窝子上戳来戳去似的,比**更疼痛的,是灵魂。    这让他怎么继续束手旁观下去?    周易明白了顾寒倾这个眼神的意思,尽管言语苍白,但他还是努力解释:“我们已经给锦锦联络了米国最好的心理医生,要不了多久,锦锦就能好转,真的,那个医生很权威,很多入戏太深的好莱坞演员都曾经在他这个咨询过,可以说是经验丰富”    面对姜锦越发恶劣的状态,周易也不是什么都没做,他费尽心思,又发动无数人脉,才终于找到这位医生。不过联系上对方,约好面诊时间才是前两天的时间,姜锦还没来得及进行第一次治疗。    顾寒倾听了没什么反应,只是淡淡地说:“我觉得最好的方法,就是让她暂时脱离这个环境。”    顾寒倾相信,只要回到国内,有了他和阿元的陪伴,姜锦自然就能挣脱泥沼走出来。    当务之急,是带姜锦离开。    顾寒倾已经不打算再跟周易与冯萌萌浪费时间下去了:“如果二位不愿帮忙,那我就带着锦锦先走一步。”    “顾先生!”周易急切地叫住走到门口的顾寒倾。    顾寒倾只是瞥了他一眼,脚步不停。    “顾先生!”周易也不知道是哪儿来的勇气,居然敢于抗衡顾寒倾身上那无处不在的威严,在他身后大声说道,“就算你是姜锦的未婚夫,但你也不能替姜锦做这样重要的决定!就算决定不继续演下去,也应该姜锦亲自开口说才对!”    说完之后,周易的一颗心就因为后怕而狂跳,他惴惴不安地想,他刚才说的这番话会不会有点太放肆了?    周易眼神飘忽,甚至不敢迎上顾寒倾眼神里的怒意。    唯独当他与冯萌萌对视,见冯萌萌眸光里多了崇拜,那实在所剩无多的勇气,才又生长些许,让他能够无所畏惧地抬起胸膛,哪怕怕的要死。    顾寒倾并没与如周易所想的勃然大怒,他只是静静看着周易良久,似乎在思考周易那几句话的正确性。    周易见顾寒倾停下脚步,以为顾寒倾是被他说服了,还没来得及流露出喜色。    顾寒倾一转身,径直走了。    连行李箱也没有落下。    周易无力地耷拉着肩膀:“这下我们该怎么办?”    冯萌萌望着紧闭的电梯门:“我也不知道。”    二人还不知道姜锦就是顾寒倾弄晕的,若是知道了,只怕会更加深刻地感受到顾寒倾要带走姜锦的决心。    一个小时后,顾寒倾开着的路虎一路畅通无阻地驶进机场。    车子刚停好,早就在等待中的人帮他拉开车门,又从后备箱提出行李。    顾寒倾拒绝了其他人的帮忙,亲自把姜锦从后座上抱下,用毛毯裹得严严实实。    “顾先生,飞机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起飞。”    就在不远处停着一架湾流客机,这原本是顾乔的座驾,因为顾寒倾急着来纽约,临时借来用了,当时顾乔还笑话他居然也会生出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心思,却不知道顾寒倾淡定表面下隐藏的焦灼。    私人飞机最方便的地方,就是只要资本到位,飞机跟机组成员可以按照主人的心情随时出发。    就像现在,只要顾寒倾的一声令下,这架湾流客机就能立刻起飞,跨越万里高空,飞向华国大地。    等上了飞机,顾寒倾把沉睡中的姜锦安置在柔软大床上,轻轻抚摸着她因为消瘦而凹陷的脸颊,眼眸深沉,没人能看破他的心思。    机组的人又问了一遍要不要出发,顾寒倾依然没有说话。    他看着姜锦宁静的侧脸,想到了几天前的事情。    他因为一个下属的应激创伤问题,专门去京城郊区的精神病院拜访了一位有名的教授。当他的车子经过精神病院门口的时候,他无意间瞥见一道身影,看上去很像姜锦。    顾寒倾的第一反应就是不可能。    姜锦正在纽约拍戏不说,这个女人也实在是太瘦了,一阵风都能吹走似的虚弱,精神状态也很差,看上去更像是这家医院的病人。    顾寒倾一边否认,一边让司机开车跟了上去,直到抵达机场,看到那辆车上再次走向这个酷似姜锦的人,才知道根本不是酷似,而是姜锦本人!    他当时震惊、意外、愤怒、悲伤、童心喜怒不形于色的他,在那一刹那却尝遍了各种滋味。    与姜锦心意相通的他,怎么会不知道姜锦为什么回国也不告诉他的原因。    分明是她害怕被他看到。    正因为这样,顾寒倾才更加失望。    他希望的是姜锦能把所有开心的不开心的都告诉他,就算有困难也要两个人一起度过才好,而不是像如今,用谎言来隐瞒隐藏。    顾寒倾都不知道,那会儿他是以怎样的心情控制住冲动,而不是直接追上去。    他冷静地处理了手头上的几件事情,给自己腾出几天时间,跟顾乔要了私人飞机就直奔纽约,一路上脑子里唯一萦绕盘旋的想法,就是带走姜锦!    现在,他迟疑了。    周易的那句话还在他耳边回响——    就算是你,也不能替姜锦做这样重要的决定!    所以,走还是不走?    姜锦久违地睡了一场好觉。    梦中没了那些狰狞恐怖的虚影,多了一股温暖柔煦的味道,就像是初春透过那长满嫩绿新芽的枝头落在身上的阳光,既不刺眼,也不炎热,就是一种唔,恰到好处,没错,正是恰到好处。    恰到好处地把她照得慵懒惬意,恰到好处地驱散了她的冰冷孤单,恰到好处地给了她暂时休息的空间。    一切都是如此的恰到好处,也多亏这恰到好处的福,她时隔多日地安心睡了一觉,没有再受到失眠的困扰。    饱睡一顿后,餍足的姜锦用脸颊蹭了蹭枕头,眼睛睁开一条缝。    视线还未清晰,她就看到前方出现了一张脸,轮廓很是熟悉,因为她不管是在清醒时还是睡梦时,都曾经描绘过千遍万遍。    顾寒倾。    她嘴唇嗫喏了一下,没出声,却知道她唤的是这个名字。    顾寒倾就在她枕头旁边躺着,湛湛黑眸静静望着她,水波不兴。    姜锦皱了皱眉,意识回笼,眼前骤然一黑之前发生的种种也全部想了起来。    她腾地坐起身:“阿倾!你,不生气啦?”    顾寒倾也缓缓坐起身,帮姜锦把睡得乱翘起的头发用手指整理梳顺,整个过程都一言不发。    姜锦以为他还在气头上,耷拉着脑袋低落道:“我知道我现在的状态不好都是我一手造成,但是阿倾,我没有后悔过。就像是你把保家卫国的责任当作身体和血液的一部分铭记于心的时候,我也把对演戏的热爱当成是我的生命,为了它我付出很多,享受也快乐其中。阿倾,你能明白我的感受对不对?”    “是,我懂。”    姜锦的眼睛瞬间灼灼亮起:“你明白,所以你一定会支持我的对不对?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接受心理治疗!让自己尽快好起来,不让你跟阿元担心!”    兴奋之余,姜锦眼角余光扫到四周,才发现她现在所在不大对劲。    “等等,这里是哪里?看上去怎么像是飞机的机舱?”姜锦的笑容僵硬,还有些冰冷。    晕倒之前的另外一些记忆也纷至沓来,姜锦这才想起,她之所以会眼前一黑,也是因为顾寒倾在她后颈劈了一下。    她不是晕倒,而是被打晕的。    既然这里是飞机顾寒倾要带她回国?    姜锦的脸色迅速苍白,她环顾四周,强颜欢笑道:“这里不是机舱吧?我们也不是在回国的路上吧?不是对吧?阿倾?”    她抱着最后的希冀,望着顾寒倾。    理智告诉她,顾寒倾不应该是这样独断专横的人,也断然不会不顾她的想法才对。    谁知,顾寒倾立马给她泼了一盆冷水:“这里的确是二人的私人飞机。”    姜锦的眼里迅速浮掠失望。    就听见顾寒倾又说:    “我本来想带你离开,不管你高兴还是不高兴,都一定要带你离开这里。但是!”他停顿了一秒,定定看着姜锦,“我带你走的时候,周易说了一句话。他说,就算我是你的未婚夫,也没有资格替你下决定。”    姜锦眸光闪烁,欣喜之余,又有些心酸。    实在是顾寒倾说这句话的时候,表情太复杂,复杂到让她想哭。    顾寒倾低声叹息:“我觉得他说得没错。我并不能替你选择,毕竟这是你自己的人生。也正如你一直以来尊重我,我也应该尊重你的想法。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支持你。”    ------题外话------    需要调整一下状态,明天一定能更九千的,我相信自己!嗯!    顺便ps一句,昨天晚上发了一波订阅红包,66xxb的红包共188个,发得不多,这是第一波,之后还会发几波,时间不定啦,谢谢支持哟
猫扑中文 www.osungo.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