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2章 陪伴(二更合一)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 第542章 陪伴(二更合一)
(猫扑中文 www.osungo.com)    姜锦脸上的笑容如花朵徐徐绽放,迎风摇曳。

    笑着笑着,眼角多了泪光。

    万千话语最后只凝聚成两个字。

    “谢谢。”

    谢谢你在我身边,谢谢你的包容理解,还有谢谢站在我身边的人,是你。

    两人终于从一直停在机场的湾流客机上下来,顾寒倾也决定暂时不回华国,在姜锦看不到的地方,他不知道打电话跟上司说了些什么,神色凝重而坚定。

    姜锦见他挂了电话走过来,沉重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轻松愉悦。

    “我这边的事情已经处理好了。”他说着,看到姜锦担忧的神色,手指在她脑门上弹了一下,笑道,“这么忧愁的样子在想些什么?”

    姜锦摇头:“不是你这次要留下来陪我的话,你的事情该怎么办?”

    以顾寒倾现在的位置,根本就不是想休假就休假的情况。

    姜锦以前就听顾寒倾说过,他这个少将之位得来多么不容易,姜锦又怎么忍心让他因为她,而影响正事,让他多年的努力付诸东流呢?

    “你想多了。”

    在姜锦忧心忡忡的目光中,顾寒倾解释道,因为最近恰好有米国大使团的拜访交流活动,顾寒倾将会临时作为大使团成员参加,但他的任务不重,偶尔去露一面即可。

    “赵上将这次也是特别关照我,等我们回国了,一起到上将家里好好拜访一次吧,他早就说过想要见见你。”

    “这是当然!不过赵上将的话,上次的订婚宴我见过对吧?”姜锦回忆了一下,那位是个威严却不失温和的长者,气质也非常内敛,跟顾寒倾的锋芒毕露真是截然不同。

    “正是那位。”顾寒倾笑道。

    姜锦嗯了一声,催促顾寒倾赶紧回公寓。

    刚才顾寒倾已经跟她说了情况,估计现在的周易与冯萌萌,跟热锅上的蚂蚁没什么区别。

    顾寒倾去开车,和她一起回公寓,路上姜锦先给周易冯萌萌打了电话。

    周易迫不及待接了电话的第一句就是:“不是吧?这么快就到国内呢?锦锦你等着,我一定会过来把你带走,就算是顾先生也不能枉顾你的意愿”

    姜锦还没来得及解释,就听到冯萌萌直接抢过周易的手机,取笑周易的不长脑子:

    “别傻了,这才过去几个小时,怎么可能这么快到国内喂?锦锦姐?你在什么地方?”

    “我在机场。”姜锦说明了情况,“我和阿倾马上就回来了,哦对了,你们呢。”

    冯萌萌的声音多了些许尴尬:“我们?我们其实也在机场。”

    “哦?”

    “周哥说不放心你,一定要追回国内去帮你。咳咳,看来是我们误会顾先生了。”

    姜锦安抚了他们几句才挂了电话。

    等几人都回到公寓之后,姜锦把顾寒倾决定留下来陪她的事情告知了两人。

    周易在短暂的震惊之后:“我会马上找房子跟冯萌萌搬出去的!”

    冯萌萌在他旁边一个劲儿点头。

    “为什么?这里住着不方便吗?”姜锦疑惑不解地看着两人,又望望顾寒倾。

    顾寒倾适时道:“你们可以随意,不用在乎我。”

    周易欲哭无泪,您老人家这么大尊佛杵在这里,我们怎么可能真的视而不见?要真住在一个屋檐下,那才要减寿十年呢!

    他迅速摆手说不用:“我们就在这栋公寓里再租一套房子好了。”

    “你跟冯萌萌?”姜锦恍然大悟,像是明白了什么,含蓄隐晦地笑着,“既然你们坚持的话,好吧,租房的钱可以到我这儿来报账。”

    周易笑嘻嘻地说:“谢谢老板。”却似乎没有意识到,他很快就要跟冯萌萌两人同居的事实。

    另外租房的事情很快定下来,周易跟冯萌萌经历了一晚的辗转后,第二天迫不及待地收拾了行李,去了楼下租的另外一套房子,这套公寓便只剩下姜锦跟顾寒倾。

    这可不是周易与冯萌萌夸张,而是顾寒倾存在感太强烈,哪怕他什么也不做,端着咖啡坐在沙发上看报纸,周易冯萌萌二人都不敢随便从他身后经过,口渴也宁愿憋着而不敢到厨房去倒水。

    如此大气不敢喘的生活对他们而言实在是煎熬,搬出去反而好太多,哪怕房子简陋一些。

    两人迫不及待离开的样子,让姜锦忍不住想入非非。

    她端着一杯热可可在顾寒倾身边坐下,托着下巴道:“看来他们俩是真的很怕你啊,你有这么吓人吗?”

    顾寒倾无辜地耸耸肩。

    他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友善到都快亲自动手下厨了,可人家难以接受他能怎么办?气势这种东西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收敛的。

    “其实,我在之前还不了解你的时候,也很怕你,总觉得你的眼神太有压力,看得人心慌。”

    顾寒倾淡定反驳:“那是你的错觉。”

    姜锦也不跟他争辩,话题跳跃得很快:“对了,你觉得周易跟冯萌萌两人有可能吗?我看周哥对萌萌,好像有那么一点意思。”

    大概周易还以为自己隐藏得很好?实际上他飘向冯萌萌的眼神总是充满了春意,被姜锦看在眼里无数次。只不过姜锦自顾不暇,直到现在才有心情拿出来调侃一下。

    顾寒倾断然否定:“不可能。”

    姜锦讶然:“你怎么这么肯定?”

    “不是猜测,而是判断。”顾寒倾放下报纸,“他们两人,至少现在是不可能的。”

    姜锦很好奇其中原因,既然是判断又从哪儿得来的依据。

    “冯萌萌小姐有男朋友。”顾寒倾一语道破谁都不知道的真相。

    姜锦震惊极了:“什么?我怎么都不知道?我跟萌萌共事一年多,从来没听说她有什么男朋友!”

    “你没看见她的脖子上,挂着一条项链,吊坠是枚情侣戒吗?内侧还刻了两个人的名字首字母。”顾寒倾淡淡道来,丝毫不觉得他的话有多么让人吃惊意外。

    姜锦哑口无言半晌:“你的眼力还真够好的。”

    顾寒倾认真思考了一下:“也许是因为我是狙击手出身?”

    “你觉得我是在夸奖你吗?”

    “那是批评?”

    “算了,你还是当成夸奖吧。”姜锦撇着嘴,“不过,就算是情侣戒又如何,万一那并不是她男朋友送的,而是什么朋友,或者是亲人啊,也有可能是前男友啊!”

    “朋友与亲人,会在两个首字母英文之间刻爱心?前男友的话,还会把戒指珍惜地挂在身上?”

    顾寒倾提出的两点质疑,姜锦实在是找不到反驳的余地。

    “最重要的一点。”顾寒倾嘴角多了笑容,“你身边的人,我之前调查过一遍,冯萌萌小姐有一位大学时代就在一起的男朋友,两人交往六年,感情稳定,去年年底还见了双方父母。只不过她的男朋友现在在国外念博士,两人是异国恋,聚少离多而已。”

    姜锦彻底打消了希望。

    她倒是没觉得顾寒倾的调查有什么不妥,事实在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姜锦深知调查排除危险是多么重要,她也会因此少去很多麻烦。

    姜锦唯一觉得惋惜的,就是替周易。

    老树好不容易遇上春天发了新芽,这下嫩芽都来不及长大,就要被掐断哎,周哥啊周哥,自求多福吧。

    姜锦又是摇头又是叹气的,惹得顾寒倾伸手来摸她的脸。

    “你看上去精神了不少。”虽然身子骨上还是没二两肉,但是比昨天他刚到纽约,见到的姜锦模样,要好上太多。

    “是吗?”姜锦也拍拍脸颊,把头发别在耳后,“难道是因为难得睡了好觉?”

    归根结底,一切好转的变化之始,也都是顾寒倾带来的。

    “啊对了,明天我拍戏,你要跟我一起去片场看看吗?”

    顾寒倾自然很有兴趣。

    他真的很想看看,能让姜锦疯魔至此的片场,到底有怎样的魅力。

    第二天顾寒倾出现在车上,周易跟冯萌萌都不觉得奇怪。按照这位顾先生的性格,不跟去片场他们才觉得奇怪!

    这部电影迷失纽约跟姜锦以往的片场不一样,它是从细致出讲述故事与人生,没有什么激动人心的大场面,比如一杯醇厚烈酒,更像是一杯温热而回味无穷的白开水。

    所以,这样的电影也不会辗转多地取景,正如片名一样,大部分取景地都集中在纽约,这个举世闻名的城市已经给了杜克足够的素材。

    故事的最基本核心也是发生在纽约最混乱无序的平民区,姜锦刚开始拍摄的时候是在这里,拍摄进行一个多月,地点也依然在这里,可以说她对着附近都已经很熟悉了。

    “这里就是我工作的地方。”

    姜锦带着顾寒倾从车上下来,陪他在片场四处逛逛,顺便给他一一介绍。

    路上遇上很多准备工作中的剧组成员,姜锦也免不了对顾寒倾未婚夫身份的一番介绍。

    “对了,你以前我到过我的片场探班对不对?感觉其实差不多吧?”

    顾寒倾不这么觉得:“很不一样。”

    “嗯?哪些地方不一样?”

    顾寒倾感慨道:“感觉不一样,我的心情也不一样。”

    那个时候,他去探班姜锦,仅是一种关怀,就像是一个过客,站在这个陌生世界的界线外望了两眼,不失尊重却很陌生,也从未想过要真正迈过那道界线,走进来看看。

    因此,当时他的心情更多是新奇,却没有多少感慨。

    现在不一样,因为姜锦,他选择以另外一种心情来走进这个世界,多听听多看看,他这才发现很多不一样的东西,内心自然也就多了感触。

    大道三千,却是殊途同归。

    不论是他所在的世界,还是姜锦所在的世界,都有它们自己的意义与使命,无所谓谁高贵谁低贱,一切都是平等而公正的。

    就像是他愿意为了祖国人民抛头颅洒热血,姜锦也愿意为了成全一个电影角色的鲜活生命,而疯狂如魔。

    这样置换一下位置,顾寒倾忽然有点明白姜锦的坚持了。

    姜锦又带着顾寒倾见了杜克跟亚瑟,这两人倒是跟顾寒倾并不陌生,说起来大家还有一起出生入死的经历,关系匪浅。

    杜克亚瑟在顾寒倾面前有些拘束,顾寒倾的态度倒是一如既往的有礼,还感谢二人在拍摄期间对姜锦的照顾。

    杜克听得很心虚,老实说,姜锦现在的状态,实在不是好好照料后的结果,这句感谢,他听得很没底气啊。

    姜锦花了短暂的时间安置顾寒倾之后,迅速拿着剧本开始了无数次的咀嚼台词。虽然她已经把整个剧本倒背如流,但是每次开拍前,还是习惯剧本寻找揣摩角色时候的感觉。

    在等候开拍之前,她就已经逐渐入戏,等正式到开拍的镜头前,她的状态便已经调整到最佳。

    这个过程,姜锦演练过无数遍,早就轻车熟路。

    等到杜克一句action,姜锦忘记周围一切,甚至忘了顾寒倾,她往前迈了一部,浑身气息跟表情都变了,活脱脱像是另外一个人。

    现在她不是姜锦,而是简。

    顾寒倾荣幸欣赏到了姜锦一步入戏的过程,他不由得暗暗心惊,目不转睛地看着姜锦的方向。

    这场戏拍摄的是简试图自杀,而杰克发现并且制止了他。

    杰克已经陪伴了简一段时间,这次他虽然制止了简,但是他的心却要比以往辛苦很多。

    简的绝望,杰克的失望,简的敏感,杰克的逃避两人的情绪,会在这场自杀戏中达到一个**。

    姜锦换了一件白色的衬衫裙,躺在白色的浴缸里,冰冷的水在她四周荡漾,将她一点点包裹。

    她表情空洞地望着天花板,手里摩挲着一把小刀。

    她抬手在手腕上划了一下,鲜血迅速流淌而出,与浴缸里的水混为一体,纯白与猩红两种颜色交织,刺眼得令人胆战心惊。

    与这画面形容鲜明对比的是简,她安静得像是没了呼吸,任由冰冷将她包裹,水蔓延至嘴唇,鼻子,乃至头顶。

    “cut。”杜克叫了停,陷入工作的他自然不会看任何人的脸色,他才是这个片场的绝对掌控者,此时他也直言不讳地点明姜锦的缺点,“你滑进浴缸的速度太慢,这样会影响整个氛围和节奏,重新来一次。”

    姜锦二话不说从浴缸里翻身爬起,让助理把白色浴巾裹在身上,任由化妆师处理特效伤口,浴缸里的水要换,姜锦身上的衣服也要换,重拍一次就要折腾不少时间,姜锦在赶时间,连给顾寒倾一个多余眼神的时间都没有。

    顾寒倾倒是没觉得失落,他的目光紧紧盯着那浴缸。

    他亲眼看到工作人员在清理了浴缸之后,就开了冷水哗啦啦灌了满池。

    他略有不满,却把心情压下,只是叫来周易问他:

    “那浴缸里的水都是冷水?”

    “对的。”周易点头肯定之后,才意识到顾寒倾的担忧,干巴巴解释道,“这是锦锦自己要求的,说是这样更方便她入戏。”

    “所以就这么泡在冷水里?”

    周易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憋了半天才出来一句:“顾先生,其实演员都是这样的,现在天气还挺热,要是等到冬天,剧情需要往冷水里躺就必须往冷水里躺。锦锦拍长平的时候,还裹着厚重的衣裙头饰往河水里跳过呢,那水脏得都发绿了,锦锦也是二话不说往里跳的。”

    顾寒倾有些震惊。

    这些东西,他竟然从来都不知道!

    他眼前迅速浮掠过一幅幅画面,都是他曾经见过姜锦为了电影付出的模样——

    她没日没夜地辛苦练剑练武术,身上每天都会多处青青紫紫也毫不在乎;

    她时常钻研剧本熬夜到凌晨,各种颜色的记号笔用了一支又一支,看过的剧本更是比新剧本厚上整整一倍;

    她为了更好融入角色,永远有看不完的书,各种角色相关的资料,哪怕是一句都不一定会出现在成片中的电影台词,她也要钻在故纸堆里,反复推敲这句话的正确合适。

    姜锦选择走上这条路,从来不是因为她漂亮。

    而是因为她的梦想。

    她梦想着成为世界上最优秀的演员,梦想着站在金色殿堂的顶端。就算她已经拥有了普通演员难及的天赋,她也未曾任性挥霍过这份天赋,而是用努力把这份天赋放大了百倍千倍。

    如此,她才会以常人难及的成功。

    外人只看到她的星光璀璨,没看到她的辛苦努力。

    外人如此,顾寒倾却不应该如此。

    到了这个时候,顾寒倾才真切地感受到,他突然出现在纽约的姜锦面前,说要带她离开,无论如何都要带她离开的话,是多么莽撞,连深思熟虑都没有过。

    对百分百信任他的姜锦,又是一种怎样的伤害。

    顾寒倾按着额角苦笑。

    “没想到,我也会有这么自我的时候。”

    顾寒倾一边叹气一边摇头,也彻底绝了要让姜锦放弃这部电影的打算。

    但是,除此之外,他还能做些什么呢?

    顾寒倾思考的时候,新一轮的拍摄已经开始了。

    这种跟水有关的戏份,重新准备的过程也很麻烦,姜锦不想再重拍这三次,这一次的节奏速度,各方面都平衡得很好。

    等这个镜头总算过了,她从浴缸里爬起来,冷风一吹,大夏天也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其实拍戏的过程并不有趣,反而很枯燥。

    尤其是杜克这样要求过高的导演,总是一个镜头一个镜头地磨,稍微有一点不满意就要重来。也就只有姜锦这样的演技可以让他哑口无言,换了其他人的戏份,三个脑袋都不够骂的,连亚瑟都被狠狠骂了几次。

    叱骂的时候,杜克也不管周围有谁,也不会给人留面子,狂喷火的样子就像是一头暴龙。顾寒倾见了很新奇,饶有兴致地盯着杜克看。

    杜克骂人的时候,骂着骂着觉得后劲一凉。

    他疑惑地朝身后看去,却什么也没看到。

    之后又出现几次类似情况后,杜克骂人的心情也没有了,难得消停下来,被骂的演员也得到了短暂的喘息时间。

    拍摄告一段落的姜锦在经过处理后,虽然还裹着脏兮兮的戏里衣服,但看上去好多了。

    “你在偷看导演对吧?”姜锦促狭笑着走了过来,“我看到杜克那毛骨悚然的样子就觉得好笑。”

    “你用词有问题,不是偷看,是光明正大的看。我不过是感官比较敏锐,在他回头之前,出于礼貌率先挪开眼神罢了。”

    顾寒倾一本正经的解释,让姜锦找不到空子可钻。

    “好好好,你说得都对。”

    顾寒倾问:“不过,我还以为这个杜克脾气很好。”

    姜锦一时哑然:“你这是哪儿来的错觉?”

    “不是错觉,是观察。”顾寒倾素来相信他的眼睛和判断,不过,“但他坐在那把椅子上,却成了另外一个人。”

    “因为他是导演啊,导演的脾气大多都不好,因为剧组的事情又多又繁琐,什么事情都需要导演过目才能运转,这种经年累月的麻烦之下,导演脾气好才奇怪吧?”

    姜锦说完还仔细回忆了一下,她合作的众多导演里,在片场也能保持笑呵呵姿态的导演果真一个都没有。哪怕是脾气最好的,到了开拍的时候,也会拿捏出威严姿态。

    顾寒倾沉吟:“阴晴不定,反复无常,倒是合格的上位者之道。”

    姜锦:“我怎么觉得经你这么一解释,就变味了呢?”

    “不说这些。”顾寒倾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提出来一个保温桶,“这是昨晚就开始熬的人参鸡汤,你先喝一碗。”

    姜锦一听到鸡汤,条件反射地皱起眉:“鸡汤?太油腻了我不要喝。”

    她的胃口在抑郁的折磨下,变得极差,稍微有点油腻就吃不下,所以总是会莫名其妙地呕吐起来。

    姜锦这些日子能够不靠输营养液而存活下来,全靠冯萌萌的一手熬白粥功夫,跟一些清水小菜,别说吃辣,就连一点油腥都吃不下。

    这也是她为什么会瘦这么多的原因。

    顾寒倾一说什么鸡汤,姜锦脑海里就浮现出金黄色的鸡油,连味道都还没闻到,她就已经开始反胃了。

    顾寒倾见状,却并不担心。

    他怎么会没有半点准备呢,在之前他就已经找周易问明情况,还亲自见了姜锦现在的心理医生,一番沟通交流之下,对姜锦的情况已经了如指掌。

    “你先看两眼再说。”

    顾寒倾说着,打开了保温桶的盖子。

    一股奇妙的清香飘进姜锦的鼻子里,瞬间缓解了她油腻反胃的感觉。

    “这是什么?”

    姜锦凑近一看,没看到什么金黄色油花,只看到清凉爽口的白色鸡汤,颜色非常特别。这真是鸡汤?

    “我把鸡皮都撕掉了,只剩下鸡肉和骨架,鸡骨我单独熬过后就丢掉了,鸡肉我没用油跟其他蔬菜翻炒了一下,比起肉质的肥腻,更多的应该是蔬菜的香气,人参也都榨成了汁,你尝尝看。”

    顾寒倾倒了一碗递给姜锦。

    姜锦深呼吸一口,居然难得觉得食欲倍增,端着这碗汤时隔多日有了一饮而尽的冲动。说起来,她这段时间吃饭都跟用刑似的,已经很久没感受到美食的快乐了。

    鸡汤在保温桶里焖着,到现在还是滚烫的。

    姜锦小心翼翼抿了一口,瞳孔都忍不住收缩。

    良久才长长吐出一口气。

    “这味道,实在是太好了。”

    “你喜欢就好。”

    姜锦忍不住多喝了几口,一碗汤很快见底。

    顾寒倾又给她倒了第二碗,这一次姜锦也都顺利把汤喝了个干净。

    “有没有想吐?”

    姜锦摇头:“胃里暖洋洋的,很舒服。”

    说着说着,她脸上多了欣喜的笑意。

    毕竟她也不想吃了就吐,只是纯粹形成了一种身体的条件反射,她也很想把东西吃下,唯独身体不受控制怎么办?

    现在能好好喝下两碗汤,姜锦比谁都高兴。

    “要不然你明天还给我熬这个汤吧?唔,会不会太复杂了?”她光是听顾寒倾说熬汤的步骤,就知道有多么琐碎。

    这其中应该还有别的手段,不然也不会熬出这种颜色的热汤。

    感觉很奇妙啊,就在一年前,顾寒倾还是连厨房都不会下的新手小白,连跟阿元的一日三餐,都是由姐姐收购的私房菜专门解决。一年之后,顾寒倾却已经进化成厨房大师,熬出了连姜锦都想不到的特别人参鸡汤。

    “不行。”顾寒倾摇头,在姜锦失望的眼神中解释,“明天要给你尝尝别的,整天喝鸡汤怎么行。”

    姜锦的心情一秒从地狱飞上天堂。

    她竟然久违地开始期待起明天的饭菜。

    接下来的时间里,顾寒倾也正如他所说的,每天都会亲自给姜锦下厨,变着法子给姜锦做好吃的。

    姜锦吃不了油腻的东西,他就想出了各种不用油也能很好吃的新菜。

    周易跟冯萌萌有幸尝过两次,当即拜服在顾寒倾的西装裤下,对美食的向往战胜了对顾先生的恐惧,居然也会每天追在顾寒倾身后,期待什么时候能够捡个漏。

    这些美食的最大受益者姜锦,当然是最幸福的。

    尽管偶尔姜锦还是会反胃不舒服,但是那种强烈感觉已经消失很多,顾寒倾做的菜她也大部分吃了下去,凹陷的脸颊也慢慢开始恢复。

    这个时候,姜锦反而担忧,她的形象变化,会不会让电影的效果不好。

    杜克直接用一句你是不是太小看化妆师了,径直反驳了姜锦。

    姜锦这才放下心,安心享受顾寒倾的百般照料。

    做美食只是其中之一。

    姜锦的糟糕睡眠,在顾寒倾来了纽约之后也得到了极大的缓解。晚上枕着他的手臂睡觉,姜锦再也没有因为梦魇而半夜惊坐起过。

    她的水面也来越好,眼睛下面的浓重阴影也淡化不少。

    鲜花失去的水分又重新回来了。

    恢复了一些状态的姜锦,这才敢往国内拨打视频通话,久违地看到了阿元的小脸蛋儿,心酸得不像话,恨不得立刻钻过电脑屏幕,可以冲到阿元身边,把他紧紧抱住。

    阿元气呼呼地等着隔着屏幕跟太平洋的爸爸妈妈,小嘴紧紧抿着非常愤怒。

    他没有想到爸爸居然这么不讲信用!明明说好的一起带他去纽约探班,现在他居然一个人过去了!

    连妈妈也是,这么久都没有跟他视频通话!每天只是在电话里面说几句那怎么够呢?

    阿元好伤心,觉得他就像是被抛弃的孩子,孤零零地待在东国阙,现在还被送上了北云山涵碧园。

    想着想着,阿元就觉得自己越发可怜,眼睛里面都包上了晶莹泪花。

    姜锦看到阿元哭,她也快哭了,一个劲儿地说宝贝对不起。

    现在想想她也有些太自私,害怕阿元看到她憔悴的样子被吓着操心,就故意不同意视频,她这个妈妈也有点太坏了。

    阿元置气半天,还是忍不住了:

    “妈妈,你什么时候回来呀?阿元好想你啊!”

    他的脸因为趴在摄像头前而放大占据整个屏幕,他眼里的渴望思念自然也在姜锦眼中展现得淋漓尽致。

    姜锦心里越发难受,偷偷转过头去抹眼泪。

    顾寒倾见阿元都把姜锦弄哭了,在旁边也坐不住了,上前来问阿元最近的课业如何。

    顾寒倾在这方面对阿元很严格,既然是阿元自己选择要接受各种课程学习,当然不能随意懈怠。在国内的时候,阿元每天汇报学习进程,也是父子俩之间的必要交流之一。

    阿元老老实实站直,开始一一汇报。

    “如果我没有记错,你现在正在学习的课程,应该是三天前的进度才对?”

    顾寒倾果然很敏锐,就算忙碌中,也没有忘记儿子应该的学习进度。

    阿元哑口无言,心虚地耷拉着脑袋。

    好吧,他是因为有些生气,而忽略了应该学习的课程。

    “爸爸,我错了。”阿元乖乖道,“这三天的进度我会补上的。”

    顾寒倾颔首,为阿元的自觉表示满意。

    也因为顾寒倾突然提起学习这么一茬,本来就知道不对所以气短的阿元,也不好意思继续指责姜锦,开始开开心心地聊起学习上的趣事儿。

    他觉得有趣的事情很多,比如馒头跑到花园里把爷爷喜欢的兰草也咬了个稀巴烂,比如堂姐顾筱因为晚归和醉酒被大骂了一顿,又比如他被老师夸奖说他聪明懂事

    姜锦认真听着,一颗心也飞到大洋彼岸。

    这次的视频通话之后,姜锦的状态有了很大改善,连心理医生都说姜锦的过度入戏状态好了很多,继续好转下去,要不了多久就能随着电影杀青彻底走出来。

    姜锦很高兴,非常期待电影杀青然后回国那一天。

    这一天,与往常没什么区别的片场,多了一位神秘人。

    他穿着不起眼的灰色t恤,就像是街上随处都能见到的老爷子,嘴里叼着一个烟斗,英伦绅士跟米国散漫两种矛盾的气质在他身上融合,细看这老爷子就能发现他的不一般。

    但是他现在坐在人来人往的片场中一把椅子上,谁也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

    他带着一副墨镜,老神在在地望着一个方向。

    那里,女孩儿盘腿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剧本跟笔,写写画画不停,旁边一个男人端着汤碗,一口一口地喂她,动作细致又温柔,连一滴汤都没有洒出来。

    两人之间的气场很美妙,就像是一个融洽的圆圈,那般圆融满足,恰到好处,不多一毫,也不少一分。

    他们之间很是默契,女孩儿低头又抬头瞬间,男人刚好把汤勺送到她嘴边,男人拿起手帕的时候,女孩儿头也不抬就知道自己把嘴凑过去蹭蹭。

    还有拍戏的时候,女孩儿出神入化的精湛演技,与电影里面的角色融为一体,眼睛明明都是寂灭漆黑的意象,却在镜头结束,眼神转向男人的时候,一点荧光点亮了那片黑暗。

    两人相视一笑,什么阴霾跟压抑都成了浮云。

    老爷子看着这样一幕,若有所思。

    终于一天拍摄结束,老爷子也没有离开,他等来了这个剧组的导演杜克。

    杜克见到老爷子的第一句话就是:“怎么样,看到他们俩,有没有想要更改剧本结局的冲动?”

    老爷子冷笑两声:“仅仅如此,你就想我能对自己的孩子下手动刀子?”

    没错,这老爷子正是好莱坞的金牌编剧,也是这个迷失纽约剧本的编剧!

    在电影界,编剧往往有着比拟导演的权力,尤其是这位老爷子一样的金牌编剧,有些方面的权力还超过了导演!

    就像先前杜克想把过于悲惨黯淡的结局变动一下,编剧老爷子一句话,杜克连动一句台词的胆量都没有!

    现在,他则是在曲线救国。

    杜克耸耸肩:“我只是觉得,这个故事可以有不一样的结局而已。”

    老爷子不说话,唯独眯着眼睛看着姜锦跟顾寒倾的方向。

    “这样一来,整个故事就失去了原本的味道。”

    杜克笑道:“谁又知道,之后的味道不会比原本的味道更好?”

    杜克这句话,直接惹来编剧老爷子的一个白眼。

    ------题外话------

    直接上九千字了,今天总算是达标了呼呼
猫扑中文 www.osungo.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