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何须吟啸且徐行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君临星空 第一百六十一章 何须吟啸且徐行
(猫扑中文 www.osungo.com)    绿荫操场边缘,树荫之下。    正在站军姿的女生方队,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旁侧她们方队里的一个女生,正静静坐在凳子上,旁边则是站着一位穿着破烂牛仔裤的男生。    什么情况?    言情场景?    她们尽皆心生好奇,偷偷瞄着,旁边的两个军训方队也悉数望向这里,有股看热闹的冲动。    “难道影视剧里的情节,即将发生在我们眼前?”    “有可能,那男生蛮有气势的。”    “他们会进行一场搏斗吗?可是教官那么厉害,除非这蓝色短袖男生是武术生,否则肯定惨了。”    她们悄声议论,眼神交流。    唿唿。    热风吹拂。    女教官怒气冲冲的走向韩东,正待质问。    韩东吸了口气,微笑道:“她感冒了,身体虚弱,扛不住太久的罚站。”    恩?    女教官怔了一怔,皱眉看了两眼韩东,目光顿时落在张朦的虚弱脸蛋上,怒意消散了些,转为关切:“张朦同学,你怎么样?去校医室看看吧。”    军训的教官们,都受过告知。    此地乃是闻名华国的江南学府,脾气不好的教官也得克制些,不可能随意发火。况且教官也怕军训出了意外状况,学生身体才是最要紧的。    “没事。”    张朦低声答道。    阳光照着她的白皙脸蛋,声音无力却清晰,韩东不由皱眉道:“脸色这么难看,还说没事?我帮你提下,军训取消。”    负责军训的最高领导,是钱督。    昨日尚需忌惮的下位武将境,今日已能平等对话。    与此同时。    女教官眉头紧锁,盯着韩东,眼底有点惊疑不定。    口气这么雷厉风行,要么家世显赫,要么身份非凡,无论前者还是后者,皆非她能招惹的。    军训再怎么好,充其量评分高些。    女教官决定以化解矛盾为主,而不是喝问,更不能动手虽然她觉得眼前的韩东身材稀松平常,估计自己一拳即可撂倒。    唿唿。    微风吹过,带着一丝丝凉意。    韩东看向五官标整、肌肤呈现小麦色的圆脸女教官,正打算合理沟通一番。    倏然间,张朦揉了揉眉心,嗓子有点沙哑,扯着韩东的袖口:“韩东,谢谢你啦可,可我还想军训,明天就要汇演了。”    “同学们练了好多天。”    “不想因为自己一个人,耽误我们方队。”    有点语无伦次,涵义却表达清晰。    女教官抿了抿嘴,瞥了眼脸色虚弱的张朦,目光流露赞赏有加的善意,还有点愧疚早知张朦生病,确实不该罚站。    “汇演,有那么重要?”    韩东问出一声困惑,心中不解。    但当他垂首与张朦对视,登时迟疑住了,张朦抿着虚弱嘴唇,目光蕴涵祈求之意,可怜兮兮的样子仿佛小茜。    显然。    张朦想咬牙坚持,也不想给韩东添麻烦,心有感动感激,却不知该怎么拒绝,生怕寒了他的心。    “你就这么想继续军训?”韩东低声问道。    “恩。”    张朦晕乎乎的,坚定点了点瑧首。    “好。”    韩东深深看了眼张朦,发现女孩儿的坚强似乎超出自己的想象。    他的好意,    不应该建立在好朋友的痛苦之上。    叽喳喳。    有一两只鸟儿飞过上空,飞向树林。    韩东嘱咐了张朦的两句,转身离开,走到了操场边缘,回首看了看对张朦关怀安慰的女教官,目光闪烁了两下,往宿舍走去。    而在绿荫操场边缘——    随着韩东背影的消失,那些方队里的学生们也俱皆心生困惑,没看到拳脚冲突,有点失望。    甚至。    有些人暗暗撇嘴,只觉得韩东有始无终,白白浪费了他们的感情。    旁侧。    许葭薇仍然站在阳光暴晒下,全程目睹了这一幕,心里替张朦感到悲伤与不忿作为一个武术生,就这么算了?太软弱,太轻描淡写了,一点胆魄都没有。    “呵呵。”    “好歹也出手教训一下啊,这样还当武术生呢?”她吐了口气,撇了撇朱唇,愈加认为韩东不仅情商极差,而且胆魄极弱。    黄昏以后、寝室之内。    夜色仿佛静谧序章,只有小猫小狗,时不时的叫两声,渲染出了一股清幽环境。    叮咚。    韩东轻柔的敲了敲手机屏幕,看着妹妹小茜的脸蛋,红彤彤的如若苹果:“小茜这么开心。”    “嗯嗯,开心,有糖吃。”小茜瞪大眼睛,得意洋洋似得。    说着。    她伸出白嫩手臂,吭哧吭哧的拿出三团九彩棉花糖,上面用一层透明薄膜裹住,还能看到棉花糖上的笑脸。    简洁笑脸,比上次更加惟妙惟肖。    “”    韩东搓了搓牙花子,忍俊不禁。    隔着屏幕,他能看到小茜无忧无虑的开心,也能感到董区寒作为宁墨离代言人的艰苦不易。    九彩棉花糖,    不能有糖,需刻笑脸,还要想办法延长短暂的保质期。    “好看的,好吃的”小茜晃了晃棉花糖,随后扔到旁边,小脸向前凑了凑,填满屏幕:“哥哥,哥哥什么时候回来呀。”    “快了,一周不到。”韩东道。    此时已是九月下旬,过两天就是国庆假期,正好自己也晋级武者境了,合该回家歇一周。    “一周不到是多久?”    小茜歪着脑袋,圆溜溜的眼睛流露困惑不解,大眼睛眨巴两下,弱弱注视屏幕里的哥哥,有点委屈巴巴的,她太想念哥哥了。    呐。    她怯怯道:“哥哥,你快回来。小茜可以给你好吃的这些糖糖全都给你。”    屏幕上,小茜捧着三团棉花糖。    韩东一下子乐了,温声道:“四五天左右,小茜别急。”    “四五”小茜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掰了三四下白嫩玲珑小手指,顿时开心的不行,甚至于脸蛋激动地泛红。    正当此时。    爸爸韩闻志拿过手机,露出笑脸:“儿子,大学生活怎么样啊?你都学到什么了,给爸讲讲。”    “我学到了美德。”韩东一怔,义正言辞道:“做人必须讲道理,要以德服人。”    韩闻志一脸不信:“真学习了?”    “当然,儿子我每天都沉迷于学习,不可自拔,哪怕日渐消瘦也仍然无怨无悔。”韩东正色道:“我实在想不出,除了学习,还有什么是有意义的事儿?”    此时此刻。    韩东的清秀脸庞,有如光芒湛耀。    饶是韩闻志再怎么不信,也看的一愣一愣的,不知作何表情。    过了一会儿。    他与爸爸妈妈相继聊了一会儿,才挂断微信语音,随意看了眼两三条未读qq消息,皆是来自张朦。    ‘对不起。’    ‘对不起啊呜呜’    此刻的韩东也如同爸爸一样,看的一愣一愣的。    什么情况。    张朦这可怜孩子,怕不是晒得脑袋坏了?无缘无故的,给自己道歉作甚?    啪啪。    韩东敲击键盘:“怎么了?”    不到三秒,张朦发了个猫咪扯被子的哭兮兮表情:“今天实在谢谢你啦,感动(/)/军训结束,请你吃大餐”    ???    韩东满脸问号,完全理解不能。    他猜不透张朦到底在想些什么,先是道歉,然后道谢,搞得他有点混乱。    同一时刻。    手机屏幕另一侧的张朦,猫在软绵绵的被窝里,脸蛋泛白,眼角似有泪痕,大约是身体太过难受,悄悄的哭了一下下。    啪啪。    她抿了抿干涩唇角,手指缓缓打字:“今天多亏你啦,其实教官她不清楚我感冒生病,而且我自己也才发现”    “恩。”韩东回道。    “我感觉有点晕,不过吃完药了你在干嘛呢。”张朦回了一句。    有点晕?    还死活要军训!?    韩东手指一颤,点击键盘——咔嚓!!    刚买不到一个月的崭新手机,屏幕当场炸裂,手指点在内部的电子元件上,仿佛点出了一丝火花。    “”    韩东面无表情,垂首盯着手机。    没有黑烟,没有电流声响,此时的手机已经彻底报废,屏幕干脆没了光亮。    “第二次了。”    他悠悠的叹了口气。    不行。    登录qq。    韩东急忙翻出笔记本电脑,可惜开机时间太长,约有三四分钟的时间,宿舍连网还要一分多钟。    而张朦寝室早已熄灯,舍友们都睡了,包括许葭薇她静静的抱着手机,迷迷糊糊的,继续发了两三条qq消息,可却没能看到韩东的回复,有点小灰心。    啪啪。    她擦拭两下湿润眼角,依旧没回复。    屏幕干干净净的,照着她的白皙脸蛋,以及费劲睁开却渐渐闭阖的灵巧秀眸。    啪。    手机砸在她的脸蛋上。    但张朦瞬间就睡着了,没醒,手机滑落粉色的枕头。    呼哧,呼哧。    她呼吸渐渐深沉,很有节奏。    另一侧的韩东,总算开机连网,登录qq,便看到屏幕上连续发来的三四条消息,登时沉默了。    “等军训汇演结束,我就能满血复活啦”    “其实今天不该拒绝你的好意,对不起”    “你想吃什么呢,肉蟹煲特辣的,再加两份豆腐加两份鸡爪,怎么样”    他心里清楚。    自己确实爱吃豆腐与鸡爪。    这是巧合,还是开学之前的那顿饭,张朦特意观察到的。    ——    翌日下午时分。    由于昨日的异常闷热,导致今天上午就开始下雨,一直到了军训汇演的时间,仍然没停,反而有越来越大的趋势。    哗哗。    天穹之上,遮盖层层乌云。    一滴滴雨水坠落大地,砸的溅起水花,砸的湿气弥漫。    寝室内的韩东,本就打算看看军训汇演,自然不能被下雨阻挡住了步伐。    唰啦。    他走进雨幕内,右掌擎着一个深蓝颜色的崭新雨伞,纯色无字,只有精致磨砂的布面,渲染厚重与沉稳。..    啪嗒。    啪嗒。    随着双脚踏着稀薄水花,韩东走到了绿荫操场主席台上,这里上面有遮盖,下有大量塑料座位,足可容纳一千余人。    至于校领导们,则坐在最上面。    那是一排实木桌椅,与塑料座椅区分,彰显高高在上的姿态,俯视下方即将开始的军训汇演。    “韩东?他也来了。”    坐在实木桌椅最中间的两人,瞧了眼收起雨伞,站在主席台侧边的韩东。    “听说了吗,他已成武者境。”    “当然,昨天就知道了。幸亏有你帮忙,不然以后韩东真的登门质询,我恐怕难逃一死。”    他们低声谈论,正是章布治与钱督。    而其他校领导,则是依次落座旁边,身份地位比这两人差了不止一筹。    哗啦啦。    雨垂大地,继续下落。    主席台上的学生们也都带着雨伞,低声议论。    “今天恰逢下雨,幸亏学校提前布置了临时布篷,让大一学生们站在下面避雨。否则汇演还没开始,他们都浇透了。”    “恩,咱们学府真是人性化。”    “不过汇演开始,他们仍得正步经过主席台前。至少有三四百米的路程没有遮挡,不能打伞,估计这一路下来浑身早已淋透了。”    他们面带唏嘘,也有看热闹的。    这是历届军训汇演很少发生的状况,基本皆是太阳高照的清朗天气。    唔。    韩东吐了口气,恰好站在主席台边缘,伸出手掌即可感应到了垂落直下的雨滴,暗暗估算。    “雨水量适中。”    “不算倾盆暴雨,但也绝非小雨。”    他忍不住仰首望向高空,那密布层层的阴云,渲染出了一股闷沉压抑的压迫感,让人颇感阴郁或是失落。    这,就是大自然的力量。    这,亦是人力难以抗衡的滔滔伟力。    “可是。”    “张朦怎么办,这么大的雨,正步不算快,至少要扛住两分钟左右的淋雨。”    韩东怔了怔,感到无奈。    人力诚然难以抗衡天力,也不知能否有一日,他可以一拳轰散这遍布天穹的乌云。    蓦然间。    他脸色淡然一切,扭头环视全场那高高在上的领导们在谈笑风生,俯瞰全场那挤满座位的学生们有说有笑,或是同情耸肩,或是调侃今天的大好天气。    远处还有围在操场边缘、打着伞、互相闲谈的学生老师们。    沉默。    韩东一言不发的看着。    乌拉!    随着一声哨响,军训汇演正式开始。    所有人的目光,悉数集中在第一个走出正步的女生方队,便看到雨水下的大了些,浇的她们帽檐湿了,浅绿颜色的军训服装也湿了。    有人揶揄,也有人乐得不行。    有人紧盯,也有人连连拍照。    紧跟着是第二个方队,第三个方队直到第十四个方队,韩东则是眺望第十七个方队,张朦恰好站在方队最后一排的边缘,靠主席台这侧。    她帽檐似乎低着。    可惜两者距离两百米左右,哪怕韩东再怎么聚焦目光,也不可能看的太清楚。除非武将境洗髓,能令目力堪比低倍望远镜。    哗哗哗。    阴云阴沉,大雨下的更为猛烈。    淅淅沥沥的雨水,竟然有点风雨滂沱的趋势,大滴大滴的雨水砸在绿荫操场上,仿佛狂暴雨落之术的现实演化。    呼啦!    似有乌云从北部天际急涌而至,忽起一阵北风,席卷操场,吹过主席台,携着少许的冰凉雨水落在密集扎堆的学生身上,令一些学生感到了雨水的凉意,下意识的发出惊呼。    “这雨下大了!”    “真晦气,手机染上水了!”    这些皆是学生们的抱怨声音。    “天气太差了,等会直接回家。”    “我今天没开车,要不你捎我一下。”    这些则是安居主席台最高处的领导们声音。    啪嗒。    一滴雨水,砸在韩东伸出的右掌上。    总觉得,    这雨真大,也许自己该做点什么。    唰啦。    韩东脸庞淡然,心动念动随即身动,拎着深蓝雨伞,迈出右脚,轻描淡写的落下高约三米的主席台,双脚踏在雨花之间。    咚。    雨水迸溅。    他那双眸沉凝犹如镜湖,悠然行走风雨中,擎伞无言滂沱间,走向即将离开布篷的第十七个方队。
猫扑中文 www.osungo.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君临星空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君临星空》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君临星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君临星空》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