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四章 截流扩军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三国圈正文 第三十四章 截流扩军
(猫扑中文 www.osungo.com)    
    反馈回来的情报,很简单,其家宅广阔,妻妾皆着锦衣。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其子刘合与勋贵豪族家的公子,没有不同。    根据这份情报,李轩初步认定,幽州刺史治所,广阳郡蓟县城被围,刘虞聚兵而不救,除被黄巾军战略欺骗外,或有别的原因。    刘虞仁德不假,这是论行不论心的。可喜沽名钓誉也是真,善权衡而惜身,多谋而寡断。加上终年帽破了不换,肉菜不过二,想必又是个善财难舍的铁公鸡。    这样的上官,让他大开府库,大给编制官帽子,想必会让大人为难。    既然如此,那就帮大人分忧,先既成事实吧。    编制自封,官自表便是。    反正就要流行自封自官,自表州牧了,走在时代的前列,未尝不可。    都是汉室宗亲,都是大汉子民,为大汉进忠,吊民伐罪,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义不容辞。    刘虞在按兵,流民在北上,刺史治所在被围,未来一段时间内的趋势与周边局势一明晰,众人当机立断,决定“截流扩军”。    计较一定,简家库房中的布帛纷纷被调出,再被一一染红,裁制成汉尚火德之军旗。    军旗大不一,从最低一伍之三角伍旗,至最高一级镶黄色流苏,上书“汉室宗亲.刘”之乡军大旗,一裁就是六百余面。    大量手持军旗的骑士狂卷而出,逢流民就发,就地截流,当地设营,就地整训。    北上流民,一出家乡,举目无亲,抱团取暖就是本能。多以同乡,同里,同村,聚合成大股不一的逃难队伍。    一路长途跋涉,终日惶惶,行至幽州已然跨州,更是关山万里只如浮萍了,不少都是浑浑噩噩的跟着逃难的人流走。    此时,突遇幽州汉军手持红旗漫卷而来,得知愿意庇护他们,逃难乡民心情可想而知。    那真是喜极而泣,浑身松气。    更让乡民中的名宿精壮兴奋的是,居然有官耶!    一股够五户则自选一人为伍长,每户均出一丁,归伍长管辖。够五丁则伍成,发伍长三角旗一面,获得参训资格。    伍丁每日参训或执行分派任务,包吃,但除功赏外,不另发粮。两伍十户合为一什后,获得救济粮领取资格。    有十户则自选一人任什长,十户内选够十丁则什成,发镶边大三角什长旗一面,人力推车一辆。    什长每三日可向所属里,领取粟米,即米等救济粮六十斤,户均六斤,分派多寡不论,由什长分派。    什长每三日,除获什内六斤救济粮外,另多领功粮十斤,月领布盐肉油若干,以为“护民功赏”。    十什为里,多出丁者则户多分粮,够百丁则里成。除自选一里长外,另指派一副里长,一负责文籍物资统筹的文书,配发单套骡车四辆,衣布被服若干,草料豆麸由里拨给。    里成,则丁不再领取救济粮,出丁户每旬领粮加倍,一旬四十斤,月领一石,一百二十斤。里长月领功粮五石,布帛半匹,一应酱菜盐肉若干。    十里合亭,亭长与文书由上指派,并从十个里长中拔擢二人为副亭长,十里长皆配战马,军械被服公给。亭下丁粮饷再加倍,月领功粮两石,布帛一匹,一应酱菜盐肉若干。    合十里为乡,则归建至“汉室宗亲刘”的原直辖乡军,乡下丁一应衣被服公给,军饷再加倍,出丁户月领功米四石。    归建成乡之后,其下伍长,什长,里长,亭长并官佐文吏,月功粮与福利俱加倍,其中一至三里升级为百骑里。    其一为骑兵教导里,由乡选丁参与军团骑兵课选,成军后再由军团下派。驻地在乡,平时接受驻地亭,乡长指挥,编制为军团直属骑兵。    亭成乡后,齐民编户,除兵丁外,兵户亲眷子弟,日常由乡官统一组织,捕鱼,伐木,开荒,畜牧,兴修水利,土木营建。    一应渔具,骡马推车,农具耕牛,由军团点核完毕后,统一拨给。    一应房屋营舍,渔船舟排,栈桥码头,庾廪粮仓,辕车水利,统一建设。    阶梯军饷,阶梯福利,同一丁同一兵卒身份,在伍在乡,仅功粮就差八倍。    为的就是让散沙一片,又有地域隔膜,乡土观念的一股股流民,主动寻求联合,积极抱团,心甘情愿的融合,争相恐后的朝“汉室宗亲.刘”的旗帜下集结。    刘备团伙所在的涿郡,内有涿水,水出西涿鹿山,轩辕黄帝之故邑,古称“涿鹿”。南与翼州接壤,是幽州最富庶的郡,在册人口最多,六十三万有余。    从春末起,北至房山,良乡,琉璃河,东达霸县、鄚县、固安,南至新城、定兴,静戎。从清苑北,至易县西,涞水两岸,打着“汉室宗亲.刘”旗帜的苏双,张世平麾下骑兵,与充任讲解员的简家文书,来回穿梭。    遇大股流民就按人头多少,登记户主,分发木号腰牌与大军旗。碰见零星流民就告诫,快快去最近的红旗下集合,登记,领救济,享福利。    未免北上流民冲击幽州坐地土豪,本地乡民,引发争地等排外猜疑与冲突。刘备团伙集体采纳了李轩“不筑墙,广撒粮,急称王”之策,决定先下手为强。    蜜罐引蜂,驱虎吞狼!    一方面,刘备自表为“汉北方护民讨逆联盟”假司马,投刺于刘虞,告禀备之所以要竖旗,不得以自表“假司马”的原因。    同时,阐述“北方联盟”是由幽州各地豪族出人出饷,招募郡,国,县乡亭里的良家子,共同保卫桑梓的守土联盟,是一支忠于大汉,愿意唯大人马首是瞻的正义力量。    并谦虚的表示,备德薄,暂充假司马,实难堪诸多杂务。    军械全缺,粮秣皆罄,联盟各方豪族将领桀骜不好管,骂娘。    流民越来越多,嗷嗷待哺,眼看随时饿死人的节奏。    大人如有更合适的人选,请尽快送来,备必虚位让贤,也好早日卸下重担,继续回家织席贩履。    并隐隐的透漏出,备之所以被推为盟主,皆因地方豪族互不相服,才把中山靖王之后的我,架上来的。    不露痕迹的提完咱俩乃亲戚的事,刘备才叫苦,大人也是汉室宗亲,不如这个盟主,刘公来干吧。    最后,刘备在信尾悲曰:自从被架上这个鸟盟主,备不知肉味久矣。    那意思:自从当上这个假司马,我织席贩履的那点家当,都扔进来了。    “假”即“代理”,“司马”即“掌军”。    司马一职,大可至西域都护司马,亲王府司马,秩俸二千石,可不入流,可大可。    班超班定远,当年跟随窦固征讨北匈奴,就是个随军的假司马。    表“司马”是为了模糊,“汉”打头是为了表明俺们是“扶汉灭蝗”,不是造反。之后的“北方”同样是为了模糊幽州的地域概念。    北方也是可大可的,对交趾郡来讲,大汉十三州都是北方。    固化了“幽州”“凉州”“并州”等地域,对流民的归属感,对吸引异地人才皆不利,干脆就模糊掉了。    至于“护民讨逆”纯属多余,听听就算,谁也不会打个“护贼讨正义”的旗出来。    叫“联盟”不叫“军”或“联军”,一是为了对上不逾越,表示没野心。二是为了对下忽悠地方,以利争取豪强,踊跃入盟,积极助饷。    北方联盟,就是大北方地区结寨自保的联合防御升级版,版本升级不要钱啊?    莫北方,幽州,涿郡,涿县,即便是桑结村,都不可能是属于刘备的。突出一家一姓,地方郡县乡亭与士族豪强,就会感到突兀,刺眼,嘲讽,排斥。    可桑结村,涿县,涿郡,幽州,乃至整个北方地区,属于大汉朝廷,属于大汉民间地方联合互保的北方联盟,那就没问题了。    大义大义,就是扯虎皮竖大旗,扯的越大越好,替“”行道,吊“民”伐罪。什么地,万世,仁义,百姓的,我全一笔带过来,我来表慈悲。    你一家一姓,结寨自保的义,没我忽悠的义大,你再士族豪族,照样让你生矮我一截。    名不正则言不顺,有了大义与高低的不同,为敌,我讨你就是大义讨不义。你敢来打我,就是不义。合则主次已分,决定了谁是干谁是枝,谁兼并谁的问题。    简雍本钱再厚,一进圈照样是次,就是因为高低落差过大。自诩狂士,求的却是卿侯阶前盈尺地,能有一席之地。    这个诉求,一碰上满嘴乱封侯的李轩,连争主的信心都不会有,本能就自甘附之骥尾了。    李轩等人都是白身,猴儿都养不起,封个毛的侯。他不过是把自家封为了“骥”,推销的是青蝇之飞,不过数武。附之骥尾,可至千里的道理。    这不是谎言,这是信仰,选个美都能为了世界和平,自封为骥,竖个北方的旗又算什么?谎言之所以是谎言,是尚未够一千遍!    他实际是个谦虚的人,但只对该谦虚的人谦虚。    当简雍是骥,他这个青蝇,想要攀附上简雍的尾巴混饭时,他就很谦虚。    时下的“北方联盟”,相对于刘虞这个骥,就是青蝇。    所以,刘备投刺给刘虞的信,就谦虚无比,对大人非常恭顺。    希望大人的尾巴,能容吾等攀附,带俺们飞一飞。
猫扑中文 www.osungo.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三国圈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三国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三国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三国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