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温柔的极恶者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这个锅我背了![快穿] 43.温柔的极恶者
(猫扑中文 www.osungo.com)    
    赶回无限城的路上, 苏时还特意去了一趟超市。    总算换掉了用胶布歪歪扭扭粘着的镜框, 地狱之子的形象瞬间好了不少。苏时收拢起伪装羽翼的变异兰花落下去的时候,甚至还欣慰地听见了人群中因为惊恐而传来的抽气声。    嗜血森林已经被炮火强行轰开了一处缺口, 色彻底暗下来,残枝断杆在黑暗中显得越发狰狞,叫人心里无端生出浓浓寒意。    在看到那个传中随手就能灭掉一个队的地狱之子时, 这份寒意无疑已经到达了顶峰。    “你总算出来了——地狱之子,叫你嚣张了这么久, 今也到了该算总账的时候了。”    联军首领是b基地的将军孙铄,有着风系和金系的异能, 早在多年前就已经晋升到s级, 是目前所知全球最强的异能者。    嗜血森林就在b基地的临侧, 始终都是孙铄的心头大患, b基地也因此追捕了地狱之子很久, 却始终都没有实质性的进展。难得利用这次的事件全面引发了各个基地的恐慌,当然不会放过眼下难得的机会。    苏时没有应声, 甚至连目光都没有转向他。只是抚过半截被轰断的树干,再抬起手, 那棵树就在人们眼前迅速拔高抽条, 等到他身形彻底过去,居然已经长得比之前更高大繁茂。    其余被炮火轰断的植株也转眼再生, 只是几个呼吸的功夫, 好不容易被撕开个缺口的嗜血森林已经彻底恢复了之前的规模, 甚至还反而向外蔓延了一段不短的距离。    “果然, 这片森林是以你的力量为养料的……”    孙铄目光微闪,脸上却反而显出些得意的神色,忽然用力一挥手:“全力攻击!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多少力量,能叫它们长到什么程度!”    嗜血森林只对异能有反应,如果只是使用热武器的话,是不会受到那些植物的反击的。    已经有过一次成功的经验,联军的胆量也大了不少,枪炮应声响起,漫的炮火一时尽数倾泻在了那片可怖的森林之上。    庞大的藤蔓在苏时面前骤然破土而出,替他挡开倾泻下来的炮火,苏时抬起目光,淡灰色的烟雾从袖口悄然扩散开,离得近的人忽然生出极强烈的困倦,狠狠打了两个哈欠,身体就不由自主地软倒了下去。    “快退后!”    几个实力强些的异能者都发现了问题,连忙急声开口。孙铄目光微凛,双臂用力一振,一阵狂风骤然卷散了飘渺的烟雾,身形已经向后疾退,风刃狠狠截断了直刺过来的嗜血藤。    “用不着使这些伎俩,这里不是嗜血森林的核心,就算我使用异能,你也没有办法真正伤到我。”    孙铄眼底闪过慑人寒意,风刃毫不留情地朝苏时卷了过去,余光瞟见又生出些胆怯的联军,语气严厉地沉下来:“我来克制他的异能,继续攻击,不然谁都别想活着回去!”    炮火转眼就变得愈加激烈,森林不断被摧毁,又转眼迅速重生。    坚韧的藤条破土迸射而出,交织成然的牢笼,将最近的一批人紧紧锁在其中。只要稍一挣扎,藤条就会立即收得更紧。    除了具有自保能力的高级异能者,盟军的大部分成员都只是普通的b、c级异能,被眼前新的变故吓得越发胆战心惊,即使被大声喝止,也纷纷向后退去。    压力稍减,苏时微蹙了眉,盘点过一遍自己能动用的植物,还是苦恼地轻叹了口气。    为了保证极恶之名只是人们的误解,他必须要保证自己采取的所有手段都不会直接伤害到人们的性命才行。就连之前的那个雷系异能者,其实原本也应当可以作为不具异能的普通人活下去,只是因为被恐惧和绝望击垮,放弃了利用精神力自我治疗,才会就那样丢了性命。    灰色的烟雾只不过是可以致人昏迷的变异孢子,藤条虽然能将人困住,却也不会威胁到生命安全。    一边要被强悍的火力不遗余力地围攻,一边还要斟酌着还击的力度。苏时短时间内虽然尚且还能勉力支持,却已经隐约觉出些力不从心。    环绕着晶核的电光不住闪烁,刚吸收的雷系异能显然不满于眼下的劣势,汹涌地搅动着,甚至已经开始尝试着突破精神力的遏制。    苏时深吸口气,索性一瞬放开禁制,激烈的电弧瞬间在藤条上跳动环绕,林边骤然响起了惨烈的痛呼声。    最多只能电一下,再严重了还是要出问题。苏时重新把异能压制下去,胸口止不住起伏着,目光扫过人群,始终淡漠平静的漆黑瞳眸终于隐约显出些寒色。    原本就已经心惊肉跳,听到了同伴的惨叫声,有不少人甚至已经抛下武器头也不回地逃走,即使勉强留下的,也已经被吓得瑟瑟发抖,不由自主地放下了手中的武器。    战局一时僵持下来,孙铄的脸色沉得几乎滴出水,还是发布了暂停攻击的命令。    蓄势待发的藤条也渐渐蛰伏下来,林中的身影从备战的紧绷姿态稍稍放松,眼底寒意渐缓,目光里却依然是十足的警惕提防。    “其实我们双方也未必就一定要这样刀兵相见,如果能够达成协议,为什么一定要用这样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呢?”    眼看着b基地的士兵在后面毫发无损,己方和其他几个基地却已经损失惨重,t基地的负责人上前一步,语气意味深长地和缓下来。    “这样是不会有结果的,不如暂且各退一步,如果可以将无限城和黑暗森林纳入b基地的附属领域,由b基地来负责双方的沟通和交流,我们也不一定非要在这里参与围剿……”    孙铄狠狠瞪了他一眼,眼中几乎已经显出些有如实质的怒意。    如果能够吞并无限城,b基地一定早就出手了,绝不会等到现在。按照对方负责人的法,地狱之子只要愿意承认附属,从此以后无论闯下什么祸,抢了哪个基地的东西,都要b基地来出面负责。    这种解决的方式简直就是异想开,孙铄才要厉声将他喝退,苏时却已经先开口:“我不会把无限城交给任何人。”    他的语气很平板,几乎不带有什么特殊的情绪,却莫名显出了斩钉截铁的态度。    孙铄目光微动,落在那个长期离群索居的地狱之子身上,眼底忽然显出些嘲讽的冷意。    “你的实力确实超出了我的意料,其实我们未必就一定要成为敌人。如果你不愿意成为某个基地的附属,也可以考虑加入基地联盟……”    刚才还叫嚣着要除掉对方,现在的态度居然就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其余几个基地的负责人都一时愕然,眼睁睁看着孙铄和缓下神色,朝着地狱之子一步步走过去。    苏时抬起头望着他,不着痕迹地将一只手背在背后。    孙铄的神色越发缓和,缓步朝他走过去:“我们知道你过去受过委屈,但那些事都已经结束了。你没有必要再向谁复仇,有什么别的条件,也可以提出来……”    他的语气越发漫不经心,在迈入攻击范围的下一刻,凝聚到极点的异能瞬间爆发离体,密密麻麻泛着淡淡血芒的凌厉风刃朝着对方骤雨般疾射而出。    苏时早有防备,身形不退反进,单手护住头颈,化叶成刀狠狠划过对方胸口。    两人身影一触即分,彼此胸口都激烈起伏,苏时的身上已经多出无数细碎伤口,孙铄的胸口却也被犁开一道血痕。    风刃要远比之前的雷系异能更加锋利,孙铄又晋级s级已久,嗜血藤才腾起就被他斩断成了几截,落在地上被重新吞噬。    对方的异能看起来就不好对付,苏时根本不敢放出猪笼草,单手捂住肩上的伤口,急促地喘息着,目光落在孙铄身上。    赤色的种子不着痕迹地混进孙铄胸口淋漓的血色,接受到他的意念,就悄然沿着伤口钻了进去。    苏时随手揪的茅草叶还带着倒刺,留下的伤口疼得要命,孙铄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什么异样,只是咬着牙取过一瓶恢复药剂,大口灌了下去。    虚情假意的面具被彻底抛开,孙铄的面色重新阴鸷下来,泛着寒意的视线落在苏时身上:“看来你比想象的还要更聪明——既然这样,就更不能再放任你活下去了……”    他的眼里闪过些残忍的血色,忽然抬起手凭空握下。    依然残留在伤口中的风刃骤然炸开,激烈的剧痛瞬间剥夺了苏时的意志,甚至不及反应,身体已经颓然软倒下去。    丝毫不给他喘息的时间,漫的炮火再一次倾泻下来,失去了宿主力量的供应,嗜血森林转眼就又被撕开了个更大的缺口。    孙铄的眼里终于显出志得意满的笑意,用力一挥手,b基地的士兵推出一架泛着寒光的弩机,将方向对准了那个已经无力动弹的身影。    熟悉的画面忽然从脑海中腾出来,苏时猛然抬头,望着合金弩-箭上那一管不起眼的深绿色药液,目光骤然缩紧。    “这是贺博士研制出的最新武器,可以叫一个人从体内开始融化,还会腐蚀他的晶核,将他的力量也彻底污染。这片森林既然是依托于地狱之子而生,只要能把这管药液注射进他的身体里,连森林都会被腐蚀干净。”    孙铄缓声开口,满意地看到其他几个基地的负责人都因为b基地的新武器而面色苍白目露震惊,视线转回依然半跪在林中的身影,残忍地挑了挑嘴角。    苏时微垂着头,细碎的短发散落在额前,有温热的血淌下来,将视野染成一片鲜红。    这种药液并不是什么最新武器,在中心基地的时候,黑暗博士就已经将它研制成功,并且注射进了一批实验体的血液里。    那批作为实验体的孩子很快开始痛苦地拼命挣扎,冰冷的绝望从体内蔓延。经过漫长的痛苦煎熬,他们终于安静下来,失去任何生命的体征,被草率地推入浅浅的土坑里。    土壤覆上去,疼痛被蚀刻在血肉深处。    下一刻,激烈的爆炸忽然从机密实验室传出来,无情地摧毁了所有的地上建筑,繁华的中心基地转眼夷为死寂的废墟。    废墟动了动,苍白的少年艰难地拨开土壤,重新撑起身体。    药液和辐射产生了叫人意想不到的反应,变异的植物牢牢护持着他,晶核在脑内悄然成型,漆黑的瞳仁里重新亮起的光芒。    ……    苏时的胸口微微起伏,眸中光芒寂灭下来,目光落在【人物设定限度内,允许黑化一次】的附加条款上,血色在眼底蔓延。    明明已经放弃了复仇,可如果连活下去都已经不被允许……    强烈的精神力波动悄然扩散开,嗜血森林忽然在一瞬间寂静下来。    晶核的力量剧烈涌动,雷系异能迫不及待地加入其中,电弧跳跃在漆黑的枝条叶片上。    是地狱之子在制约着嗜血森林,只要彻底放开禁制,这片森林将会成为这里所有人的墓场。    人类无法察觉这样的交流,依然得意地等待着唾手可得的胜利。孙铄冷笑一声,用力按下发射按钮:“人类不欢迎你,滚回你的地狱去!”    苏时闭上了眼睛。    预料中的痛楚没有袭来,熟悉的温暖忽然不由分地笼罩住他,将他从寒冷的夜色里强行剥离。    耳边传来极低的闷哼声,揽住肩背的手却丝毫没有放松力道,牢牢护着他就地滚出几米,才终于卸下冲势。    苏时抬起头,迎上那双眼睛里的温存痛楚,呼吸不觉微滞。    “对不起……”    袁铮的眉宇间还带着高强度奔袭后难掩的疲倦,眼里却依然是极温柔的光芒,护着他头颈的手动了动,轻轻抚了抚他的发尾。    在强行放火烧了那幢仓库之后,他和队员们才总算得以脱身,一路不眠不休地赶到了嗜血森林。    却还是来得晚了。    掌心蔓延开一片濡湿温热,苏时心里蓦地沉下去,半跪在地上翻过袁铮的身体,那只弩-箭已经狠狠没入了他的肩膀。    袁铮的神色却依然很平静温和,甚至还隐隐显出些迁就纵容,浅笑着任他把自己翻来覆去,忽然抬手拢住眼前单薄的臂膀,将他用力按进怀里。    “对不起,人类不都是这样的……”    他无法解释为什么地狱之子的面貌不同,可他依然能够确定地感觉到,被他所拥着的人,曾经朝他们递出代表着希望的雏菊,曾经努力的试图融入他们,只是接受到零星的温暖,就恨不得将所有的东西都一股脑给出来作为回报。    袁铮最后用力拥了拥怀里的身体,支撑着站起身,将苏时护在身后,面对着声势浩荡的联军。    “b基地巡逻队没有覆灭,我们所有人都还活着。”    药剂已经生效,强烈的痛楚叫他几乎站立不稳,语气却依然坚定沉静:“他不是什么地狱之子,只是一个从中心基地的覆灭中活下来的、无辜的受害者。没有补偿,没有庇护,他只是不得不靠着他自己活下去,这不应该成为被抹杀的理由……”    “袁队长,你应该知道你的立场——你现在的态度,终于让我明白为什么你们的队追踪了这么久的地狱之子,居然都只是一无所获了。”    孙铄的目光迅速冷下来,望着对面前途无限的青年异能者,眼底不着痕迹地闪过些嫉色。    火系和光系几乎代表着末世的希望,等到袁铮强大起来,一定会取代自己,成为b基地倾力培养的核心高手。    “我当然知道他遭受了不公平的待遇,也正是因为这个,他的心里只会剩下对人类的憎恨,如果放任他继续强大下去,你如何保证——现在你们没有死在他手里,有一就不会有更多人被他杀害泄愤?”    必须要维持住其余基地对地狱之子的恐慌,孙铄的语气阴森寒冷,望着他的目光也越发阴鸷:“如果你一定要做全人类的叛徒,那我也只能大义灭亲了……”    “很遗憾,我大概已经用不着您出手了。”    袁铮低低咳了两声,血色迅速蔓延开,他的身体才一打晃,就被身后的手臂稳稳揽住。    手臂上的力道绷得死紧,袁铮的意识有些模糊,歉然地侧过头望向那双眼睛,身体已经彻底支撑不住药剂的腐蚀,彻底颓然地软倒下去。    苏时接不住他,抱着人跌跪在地上,胸口急促起伏。    药剂的作用发挥得很快,鲜血止不住地从唇角涌出来。袁铮已经不出话,目光黯淡涣散,却依然坚持着抬起手,安慰地抚了抚他的脸颊,唇角挑起释然的温暖弧度。    “你不会死的。”    苏时用力握住他的手,属于生命的淡绿色气息源源不断地灌注进他的体内,平静地抬起目光,迎上孙铄眼中的快意残忍:“你们救他,我就投降。”    “别做梦了!你都已经到了这一步,难道还妄想着和我们谈条件吗?”    孙铄冷笑着厉声开口,朝他大步走过去,风刃已经在身旁凝聚起来:“我现在只要一个念头,就能要了你的命,你——”    他的话音戛然而止,身形僵硬凝滞,目光惊恐地落在自己胸口。    一片翠嫩的幼叶从伤口中探了出来。    精神力匆忙扫过身体,他的面色迅速惨白下来,眼中几乎已经显出强烈的惶恐。    苏时的神色依旧无波无澜,坚持着向怀里的身体灌注着力量,开口重复:“你们救他,我就投降。”    “不好,我被嗜血森林控制了!”    人群中忽然响起惊恐的喊声,众人心中骤寒纷纷低头,才发现地上遍布的藤蔓居然已经将他们不知不觉牢牢禁锢,只要对方一个念头,他们就会被彻底吸干在这里。    “队长!”    人群外忽然传来队员们焦急的声音,他们的速度还要比袁铮慢上一步,终于拼命赶到,却只看到了眼前叫人恐惧的情形。    地狱之子一动不动地跪在地上,躺在他怀里的人已经没有了气息,那双总是温柔浅笑着的眼睛安静地合着,鲜血还是流不完似的汩汩往外涌着,身体却已经渐渐冷却。    苏时没有看他们,只是低下头,一枚晶核从他的掌心缓缓浮现出来。    他的晶核也是温柔的淡绿色,不像是普通异能者尖锐的八角形,反而无限近似于寻常植物种子的形态。    力量的剥夺叫他的脸色苍白下来,苏时低下头,把那颗晶核塞进袁铮的口中,将他的身体向前推了推,再次低声开口。    “你们救他……”    他还有精神力,一样可以控制嗜血森林,直接摧毁在场的所有人。    可他救不了袁铮。    黑暗博士手里是有解药的,对方一定是打算将他作为实验材料带回去,绝不会只用足以致命的剧□□剂来对付他。    电弧已经在空气中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孙铄恐惧到几乎嘶哑的声音在同一时刻响起:“我有解药,我有再生药剂,我救他,你先收手!”    空气重新沉寂下来,苏时果然撤下了精神力的催发,藤蔓渐渐松开,孙铄的身体也恢复了稍许行动能力。    队员们匆忙跑过去,眼中都已显出恐惧无措。    苏时起身向后退开,将袁铮的身体交还给他们,抬手接过孙铄递过来的药剂,递给双眼通红的副队。    “给他喂下去,你们去无限城,那里安全……”    晶核已经离体,他的精神力一旦散去,就再也无法重新凝聚。    副队微怔,迟疑着接过药剂交给医生,正要开口,苏时却忽然向后迅速退开。    连精神力的庇护都被彻底放弃,他的身体已经很虚弱,并不能彻底躲过面前的人影。    孙铄眼中迸射出浓浓怒火,将所有异能内敛入身体肌肉,一拳重重砸在他的胸口。    苏时的身体倒飞出去,重重撞在树干上,无力地滑落下来。    眼镜也因为这样激烈的动作而滑落,他却已经没有余力重新捡起来戴上。    目光落在那张熟悉的精致脸庞上,副队眼中显出震惊错愕,焦急地想要过去:“拾——”    “无限城……”    苏时靠在树下,无声地朝他做了个口型,又被孙铄赤红着双目欺身上前,揪着衣领拎了起来。    平静地迎上他羞恼激怒的目光,苏时的视线落下去,停在对方的胸口。    他只是放弃了对其他人的控制,也暂时叫孙铄恢复了行动的能力,但是已经被他种进对方体内的嗜血植物,却依然还蛰伏在血脉肌肉之下,随时等待着他的一个念头。    孙铄目光一缩,动作瞬间停滞下来。    眼睁睁看着巡逻队的人将解药替生死不知的队长喂下去,背起人快步进了嗜血森林,孙铄胸口激烈起伏一阵,还是强行压下了怒火,拉扯着苏时早已站立不稳的身体,将他锁进了早已准备好的合金牢笼里。
猫扑中文 www.osungo.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这个锅我背了![快穿]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这个锅我背了![快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这个锅我背了![快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这个锅我背了![快穿]》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