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029章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七零吃货军嫂 29.029章
(猫扑中文 www.osungo.com)    
    古老师给丁甜的两双胶鞋票和五块肥皂票所买回来的东西,让丁甜一共赚了四十个鸡蛋。    加上她帮袁会计换鸡蛋赚的一百六十八个鸡蛋, 现在她已经有二百零八个鸡蛋在手里了。    这二百零八个鸡蛋, 如果按照一毛钱一个卖出去, 那么她就能有二十元八毛钱。    这是她去光荣公社学代课几后,从帮古老师换鸡蛋开始,短短几之内赚到的钱。    丁甜挺满意这样的赚钱速度。    有这二百零八个鸡蛋在手, 她也没那么大的压力了, 之前她的钱可是只剩下十一元五毛了。    两双胶鞋和五块肥皂全部脱手之后,丁甜去隔壁屋看看四弟帮忙做的豆腐盒子做好了没。    丁建国正在钉最后的两块木板,见到她来, 就让她等等,自己马上就做好。    “你慢慢做, 我把鸡喂了。”    “好。”    趁着还有夕阳余光,丁甜把鸡笼子提到外面院坝去, 把鸡仔们都放出来, 让它们在院坝里活动。    顺便她去把鸡食和蚯蚓喂给鸡吃。    这些鸡仔比丁甜刚买回来的时候大了不少,丁兰带着秀琳在一旁看丁甜喂鸡,都啧啧赞叹:“二姐, 你真会喂鸡,这些鸡仔才喂多久啊,我看怕是有一斤重了。现在你的鸡笼子对它们来已经了,我看要给它们搭个鸡窝了。”    “你还别, 你这一提我也觉得该给它们搭个窝了。”    “二姐, 你想把鸡窝搭在屋子外头还是里头, 如果是屋子外头,还要给它们搭建个棚子,如果在屋子里就不用。”    “鸡仔在屋里没问题,可这长大了,就要在外面搭鸡棚。”    “哦,这有什么讲究吗?”    “当然有讲究,下蛋鸡都喜欢通风又温度稍微高的地方。一般来,鸡在气暖和的时候下蛋多,冷了下蛋就少了。我明就去找大哥帮忙,砍些竹子来在咱们老屋旁边靠西墙的地方搭个鸡棚子。”    “那就叫大哥搭建宽一些,等到二姐的鸡仔住进了鸡棚,我就去买五六只鸡仔来放在鸡笼子里养,等它们长大再弄去鸡棚里。我想好了,我都买乌鸡,不下蛋了,就拿来炖着吃。”    丁甜的鸡都是芦花鸡,丁兰买乌鸡来养,也有跟二姐的鸡区分开的意思。    “你倒是想得长远,这鸡仔都还没开始养呢,就想着要吃鸡了。”丁甜取笑她。    丁兰吐吐舌头:“除了吃,我也没什么大的追求了,不像二姐,要换这换那的,我这脑子不够用,就想着养大了鸡,鸡生了鸡蛋可以吃,鸡不生蛋了,又可以吃鸡。我估计,咱们生产队绝大多数的人是这样想的,只有二姐文化程度高,才跟我们想得不一样吧。”    “你这是损我,还是夸我呢?”丁甜听了,睨妹妹一眼。    丁兰:“二姐,我这是真心称赞的话,哪有损你,明明你就是我们村女的里面文化程度最高的,妈还常常,要是不停课,姐一准能考上大学。”    “是吗?哈哈!”丁甜开心地笑。    笑过之后,她也开始认真考虑这个问题了,就是自己要去参加四年后的高考吗?    如果按照她的文话程度,这几年好好看看高中的课本,四年之后她要去参加高考,那么考上的可能比较大。    只是四年后,她的年龄是二十八岁,显得年纪稍大。    并且那意味着她不能再要一个孩子,同时意味着她的儿子海不会出生。    丁甜和丈夫的一个孩子是女儿秀琳,第二个孩子海比秀琳三岁,是在她二十五岁快二十六岁的时候出生的。    如果她既要儿子,也要想上大学,恐怕不是那么容易。    毕竟两个孩子都,何忠灿又是职业军人,不可能有时间带孩子。    就算秀琳送全托幼儿园,海请个保姆照顾,丁甜这个当妈妈的就能放心吗?    在两个孩子都很需要母亲陪伴和照顾的年纪,离开孩子去上大学,奔自己的前程,丁甜有点儿于心不忍。总觉得对不起孩子。    不过,对于重生前没上过大学的丁老太来,大学还是很有吸引力的。    她也曾经想过,重生之后她能够获得一个神奇的空间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还有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就是,她多出来一种选择,是否考大学,去实现自己的理想和抱负。    重生之前的丁甜,没有这样的选择,她是以家庭和孩子为重,六年后随军,到丈夫何忠灿所在的城市工作,照顾好他和两个孩子。    丁甜觉得非常难以抉择,就暂时延后再想。    现在她还是老老实实地把自己的鸡喂好,让自己的鸡给自己带来一些经济效益,以及把随身空间利用好,代课老师的工作做好,多认识些人……    这么一想,也是好多事情呢,一桩一件的,慢慢来吧。    跟妹妹笑了一阵儿,丁建国跑出来告诉丁甜:“二姐,你要的豆腐盒子我给你做好了,你去看看,能行吗?”    “好,我这就去看。”丁甜跟着丁建国去看了那个她要用来做豆腐的木头盒子,感觉还不错,就夸丁建国手巧聪明。    丁建国挠头笑得灿烂。    丁甜笑着:“明你跟兰早晨来吃甜豆花,一人一大碗,保管吃饱!”    “哇!太好了!”丁建国兴奋地搓着手。    “行了,你去睡吧,明我早点儿起来点豆花。”    “姐,我走了。”    “嗯。”    丁建国跑出去对丁兰:“二姐明早晨要做甜豆花,我们明一早在这边吃早饭。”    丁兰就他成就知道打秋风,占二姐的便宜,二姐带着秀琳在娘家很不容易等等。    “你们两个,少摆这些龙门阵,都回去睡了,我请你们吃豆花还是吃得起的,你们二姐夫很快要给我寄钱来了。”丁甜在屋子里听见了出来一边一边做出撵人的动作。    丁建国朝着丁兰做了鬼脸就跑了,丁兰无奈地摇头,跟着也走回屋去了。    丁甜随后把这个豆腐的木盒子收进空间,带着秀琳回屋洗洗睡。    她给自己定了早晨四点的闹钟,当晚上没进随身空间,陪着女儿洗洗就睡了。    第二一早闹钟响了,丁甜这才起床穿好衣裳,擦了擦手上的红色印记,进入随身空间。    她把昨泡发的豆子都用石磨,磨成了豆汁儿,这大概花去了她四十多分钟。    接着她把斗汁儿过滤,把豆浆倒进“简易厨房”适合炖煮的那块土上放置的铁锅里。    等到豆浆烧开,她就开始用盐卤化的水点豆花。    今点出来的豆花比较多,她留下三分之一,用来作为今的早饭。    剩下的三分之二,她把纱布垫在昨四弟给她做好的木盒子里,接着把三分之二凝固的豆花舀出来进去,再把纱布收口,纱布上放上去一块木板,再在木板上 压上一块砖。    这样一来,等到豆花里面的水分被慢慢地压出来,最后成形的就是一大块方方正正的豆腐了。    然后,用菜刀切成平常大的豆腐,跟集体的豆腐作坊卖给村民的豆腐也查不多了。    不同的是,丁甜认为自己做的豆腐绝对更好吃。    这次的豆腐足够丁甜吃好几顿,她打算吃两三块嫩豆腐,其余的全部拿去冷冻,做成冻豆腐。    她喜欢炖冻豆腐吃,喜欢炖豆腐绵软柔韧的口感,尤其拿来炖肉炖鱼,更是滋味儿美妙。    忙活完了,她这才有空去随身空间那块绿色土地旁边去看看。    秧苗长高了不少,种的南瓜和丝瓜苦瓜的花已经不见了,藤蔓上开始结出了孩子拳头大的南瓜,的苦瓜和丝瓜。她种的葱长到了一尺高,蒜和姜也发芽抽苗了。    看到蒜抽苗,丁甜觉得大概三五之后可以采摘蒜苗了。    这个季节也就只有在丁甜的随身空间里面能长出蒜苗,蒜苗用来炒鸡蛋,做熊掌豆腐,还有炒回锅肉,炒盐煎肉都很香。    总之,丁甜一看到蒜苗就会想起不少好吃的肉菜,就要流口水。    现阶段,她没有肉来配蒜苗,只有豆腐和鸡蛋,不过,做出来的两道菜,蒜苗炒鸡蛋,蒜苗熊掌豆腐也很好吃就是了。    过几,她就会吃到这两道菜了,想到这里,她吞了一口口水。    丁甜估计现在也过了六点了,就把那半锅豆花拿出随身空间,放到灶房的灶上,点了火温着。    回屋,她看那个老旧钟的时间,六点二十,就转身出去喂鸡,给老屋周围的菜地浇水浇肥,顺手摘了几根苦瓜和几个茄子回家。    再回屋的时候,一看钟,已经六点四十多了,她赶忙去把女儿叫起来,给她穿上衣裳洗了脸梳了头,让她坐到桌子前等着吃早饭。    进灶房盛豆花之前,丁甜站在院子里大声喊:“三妹!四弟!起来没有,吃早饭了!”    屋里很快传来他们的声音:“起来了,就来!”    丁甜转身进灶房,给秀琳盛了一碗豆花,在上面撒上些白砂糖。    至于她自己和三妹四弟,都是用的吃面的粗瓷碗盛的豆花,一大碗要抵得上秀琳三碗还多。    大碗里的豆花更多,撒的白砂糖也多。    丁甜看看自己装白砂糖的瓶子,糖已经快见底了,看来要买白砂糖了,然而,买白砂糖也要票的,丁甜没有买白砂糖的票。    于是,她给自己今制定了一个任务,那就是想办法弄到几斤白砂糖票,买几斤糖回来。    丁甜和秀琳母女,丁建国和丁兰四个人围坐在桌前高高兴兴地把自己碗里的甜豆花都吃完了。    这是丁建国和丁兰在丁甜回娘家之后第一次吃到她做的甜豆花,一吃,都哇哇赞叹这个甜豆花好吃得不得了。    丁建国最先把自己碗里的甜豆花吃光,接着端起碗往灶房里跑,不一会儿他端着半碗甜豆花回来了,:“二姐,我把你锅里的甜豆花,还有瓶子里的白糖都舀光了,你不会怪我吧?”    丁甜听了摇头,接着她笑着:“怪你干嘛,你能吃就都吃了。”    丁建国乐呵呵地坐下,拿起瓷勺子,一边把豆花上的白砂糖搅散,一边时候:“二姐就是大方,我觉得二姐的手艺越来越好啊,做的什么东西都好吃。这个甜豆花简直太美味了,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甜豆花。姐,我觉得你的手艺可以去做那些国营单位食堂的大厨师了。    不,甚至是给大领导做厨师。”    丁甜:“承蒙夸奖,不过,你姐我暂时不想去当厨师,我的手艺是为家里人服务的,只做给你们吃。”    丁兰这时话了,她:“二姐,我觉得老四的不错啊,要是你以后不当代课老师了,完全可以去那些国营单位做厨师,也比以后回婆家去,还要种地好吧。”    丁甜:“嗯……这个嘛,让我考虑考虑。”    她觉得吧,自己三妹的话未尝没有道理。    真是,自从有了随身空间,有了里面水质优良的泉水,还有了神奇调味树叶之后,她一下子多了很多种选择,每一种都可以让她有能力带着秀琳独自生活,而不是像重生之前那样在婆家忍气吞声,憋闷地过日子。    吃完早饭,丁甜把碗和锅洗了,锁好门,抱着秀琳去队部借自行车,然后把孩子放在自行车后座,推着去新屋那边。    每当这个时候,秀琳都情绪很高,常常嚷嚷着:“坐车车咯!坐车车咯!”    脸笑得像朵花似的。    丁甜看见也会笑得唇角翘起,内心感觉非常快乐。    她问秀琳:“幺女,你喜欢坐车车吗?”    秀琳点头:“嗯!”    丁甜又问她:“那你喜欢骑车车吗?妈妈跟你,车车有三个轮子,有红色的蓝色的,你可以骑着下车车在院坝里跑,你想要吗?”    秀琳听了连声:“要,要,要。”    丁甜:“下个月,我们一起去部队上看爸爸,看完之后我就给你买童车。”    秀琳:“好。”    可能一般人都不太理解,为什么丁甜在手头并不宽裕的情况下要给女儿买一辆价值五六十元的童车。而不是把钱攒起来,或者拿去买一辆大的自行车。    其实,这基于丁甜的两点考虑。    第一,重生之后的丁甜懂得了一个道理,世界上有两种人是不能拖延善待的。    这两种人,有一种人是父母,常常不是有句话的是子欲养而亲不在,老年人经不起等待,他们过一年少一年,做子女的孝敬父母不能等我怎样怎样再怎样。等你功成名就时,你的父母很可能已经不在了,他们享受不到你带给他们的一切。绝大数人却是一年又一年,功不成名不就,也没有陪伴父母孝顺父母。所以,要在父母在时孝顺他们,善待他们,那样你才不会后悔。    还有一种人就是孩子了。孩子一年又一年在长大,他们也是需要陪伴的人。三岁时,她喜欢某种玩具,但等她六岁时,你你给她买她三岁时喜欢的玩具,她基本上会不喜欢了。在哪个年龄,就给她那个年龄她喜欢的东西,不管是吃的还是玩的,又或者陪伴。基于这种理解,丁甜才会想要给女儿买一辆童车,让她骑着玩。在农村,院坝比较宽敞,孩子骑辆童车,一定会带给她不少快乐。这是她这个当母亲的简单心愿。当然,对自己的母亲,丁甜也想要尽量孝顺她。等手上的物资和钱再多一点儿,她也会给母亲买些吃的穿的,尽心尽力孝敬母亲。    第二,她不买大自行车,是觉得大自行车太招摇。况且她也没有想要长期做换鸡蛋的生意,她想得是在当代课老师的半年内,一直骑大队的自行车,就算赚了钱,也不会引人关注。    买童车还是去部队探亲之后回来买,村里的人还是外村的人知道了,都会以为是秀琳在部队上当连长的爸爸给的钱买的。何忠灿升为正连长之后,每个月的工资达到了八十元,部队上吃饭穿衣又不要钱,一个月的工资也够买一辆童车了。    因此,丁甜觉得在去部队探望丈夫之后回来买童车一点儿毛病没有,很稳当。    这一次去部队探亲,丁甜除了要跟丈夫一关于分家的事情,还有就是他的工资了。    何忠灿升为连长之后,工资就从寄回家的四十元变成五十元了,那个时候他的实际工资是八十元,也就是他自己只留了三十元在手里。    丁甜对自己的丈夫很了解,知道他是个在物质生活上很节俭的人,他又不抽烟喝酒,留下的三十块能花掉十块都不错。    想当初他还是个排长时,每个月只有五十元的工资就寄了四十元回家。    然而升为连长了,工资变成八十元了,往家仅仅多寄了十元,这里面的原因,在重生之前,直到丁甜随军后才了解到。    何忠灿有个战友名叫孙延庆,也是宜南这边出去参军提干的,在同一个部队,是某团长的警卫员。    这个孙延庆老喜欢跟何忠灿借钱,他也不多借,每个月向何忠灿接个十几二十元。他他家里人口多,非常困难,爸妈又有病,家里开销大。    所以,总是钱不够用,要靠他这个唯一的在部队上当兵的孩子寄钱回家,维持家里的生活。    何忠灿是个老实人,跟孙延庆平时关系不错,又加上孙延庆是老乡,就借钱给他了。    这些钱借出去后,孙延庆一年还上一些,下一年又借。    借来借去,这钱就成了大数目,直到丁甜随军那一年,已经超过了一千元。    那个时候的一千元,绝对是个大数字,可以买结婚三大件,加黑白电视和录音机。    孙延庆那个时候转业到了地方,进入了某市公安局做了分局副局长,借何忠灿一千多块的事情没提,也没还。    当时丁甜知道之后,跟何忠灿大吵了一架,她认为自己这几年在农村带孩子种地,何忠灿手上又余钱,却把钱借给了孙延庆,也没给自己寄来。他的孝子当得好,战友当得好,可却苦了自己。现在这钱要不回来了,搁谁都要生气。    丁甜重生之后,知道丈夫当上连长还没一年,那个孙延庆借的钱还不多,这次去部队上,她就要阻止丈夫再借钱给他。另外,她要求丈夫一碗水端平,八十元工资,看他留下多少,剩下的必须要平分,一半给公婆,一半给自己。答应了这一条之后,大家再往下谈大家家和分家的事情。    她也知道一时半会儿要改变丈夫的观念很难,但是前面两件事,她还是要力争达成的。    一路想着事,一路推着女儿去到新屋,把秀琳交给母亲,丁甜就骑着车去学校了。    到了公社学校,正好学校开门,丁甜推着车子跟着学生们一起进入学校。    今她上一二节课,古老师也上第一二节课,所以,她们没有时间话。    直到第三节课,两人都不上课,办公里其他老师也没在,两个人才凑在一起压低声上话了。    丁甜问她:“你昨回去问得怎样?”    古老师:“我爱人的钢铁厂车间主任的老婆,她有十多张胶鞋票,至于肥皂票,有七八十张,以及手套劳保服等。反正挺多的,你看你能拿去换多少。我觉得吧,可能你一下拿去也有困难。不如十半月去拿上一些,换了鸡蛋再去拿,你觉得怎样?”    丁甜一想,认为古老师考虑得对。    那么多票都去买成东西,也得投入不少的钱,现在她没有那么多的钱可以投进去。最稳当的办法就是一次换二百个鸡蛋左右的货,她可以用自己赚的二百零八个鸡蛋来把这个生意滚动起来。    “好,就这样办,那麻烦古老师什么时候带我去见见她,我跟她面谈。”    “这周日,你看你上午有时间,还是下午有时间,我带你去见她。”    丁甜想起袁会计跟自己约的是周日的上午去见萧主任,便:“那就下午两点左右吧。”    “行,那你周日下午去那咱们见面换鸡蛋的巷子,就是公社副食品商店后面的那条巷子,老地方,两点,我在那里等你。”    “嗯,就这么定了。”
猫扑中文 www.osungo.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七零吃货军嫂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七零吃货军嫂》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七零吃货军嫂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七零吃货军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