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温宁的影响!(1更)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重生军门之绝世佳妻 【141】温宁的影响!(1更)
(猫扑中文 www.osungo.com)    “小姐,前面发生了车祸,过不去了。”

    在前面路口,司机突然刹了车,指着前方骚乱道。

    温宁眉拧紧了,不容她多想,打开车门走下去。

    没做任何时停留,温宁飞快的朝事发地点走去。

    场面有些惨不忍睹。

    在现场,温宁看见了徐老太太之前开的那辆车,车辆除了被冲撞外,还有不少的弹痕。

    “真可怜啊。”

    “那些到底是什么人啊,竟然能制造出这样大动静。”

    “根本就不是什么平常人能做到的事吧。”

    旁人的话让温宁脸色一变,想起王家和魔修勾结在一起,即使是一个人也能轻而易举的干翻一支武装军队。

    老太太只怕是凶多吉少了。

    眯着眼的温宁快步走上去,发现根本就没有徐老太太和那位司机先生,左右打听说那辆车是空甩出去的,遭殃的是路人。

    温宁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快速的寻找另一条路。

    这边已经开始有人控制了,并没有将事情闹得太大。

    最近频发的事件实在太多了,让市民们惶惶不安。

    同时,也在加大了楚厉的工作。

    背后的统治,毕竟是他。

    现实的活,另一个世界的活,都归他来做。

    “主子,找到他们了。”

    楚厉站在一处独立的别墅群中,身后黑影迅速逼近,急急汇报。

    “派人过去处理,”现在他还抽不开身。

    “是。”

    “楚厉,你来了!”

    身后一道白色的身影匆匆赶了过来,一双眼惊喜地看着眼前高大挺拔的男人。

    楚厉冷漠的忽视她,淡淡道:“我来见唐博士。”

    “大伯他现在不在这边,你有什么事可以和我说,”唐绫压着要跳出心口的心脏,静静凝视着眼前人。

    楚厉皱眉,“让他来见我。”

    “大伯已经离开了,那些研究,他都交给了我。”

    “离开?”楚厉皱眉,“怎么回事。”

    “大伯说要去f国,唐婉那边有些麻烦。”

    楚厉不再废话,转身就走。

    “楚厉,你等等,”唐绫快步挡在了楚厉的面前,带着希翼道:“我什么时候可以回京。”

    “你该庆幸自己有个好姐姐。”

    楚厉冷冷放下话,转瞬间就消失在原地。

    唐绫瞪了瞪眼,她早就知道楚厉并非平常人,可是这还是她第一次看见他在自己面前使用这种常人无法理解的能力。

    温宁赶到地方,看了看四面正在施工建筑,加快脚步跑进去。

    中途,徐老爷子开了车出来,将徐老太太接走了。

    此时被王家派来的人堵在这里,进出不能。

    两位老人家加一个司机,面对两名魔修。

    还有过来参与的王桁玚。

    逼着两位老人家,看着徐家狼狈不堪的样子,王桁玚有一种快感袭上心头。

    解决不了楚家,难道还解决不了徐家吗?

    只要徐家两老不明不白的死了,徐家也算是完蛋了。

    “是你这个小子,刚点拔了你的叔叔,你现在就送上门来了。”

    徐老太太被徐老爷子护在身后,身上气场却从未输过一星半点,死盯着眼前这个嚣张的年轻人。

    “怎么,就凭着你们二老也想要拧死我?”

    王桁玚冷冷一笑,姿态不可一世。

    看着两老狼狈的样子,王桁玚手一摆,示意身边两名魔修退开一边,两个老家伙交给他处理。

    “老不死的,伤了我二叔,现在是不是要还回来了。”

    王桁玚手一扬,手上已然多了一柄手枪,指向老太太。

    徐老爷子难得露出怒容,手同样的一抖,一枪就朝王桁玚方向放了出来。

    都是闷不吭声就伤人的主。

    “王少小心。”

    子弹擦过了王桁玚的手边,擦破了点皮,手枪也掉地了。

    本该正中眉心的子弹,却被魔修一挥手就打歪了。

    王桁玚惊怒交加的回头死瞪着徐老爷子,“老不死,老了还这么恩爱是吧,那就到地狱去吧。”

    重新拾起手枪,朝老爷子连开了数枪。

    老爷子和老太太同时动作,开枪中途冲开了子弹,两人相安无事。

    “草!”

    王桁玚简直是要被这两老家伙给逼疯了,开得一手好车也就算了,身手还这么好,还是人吗?

    “你没事吧?”

    徐老爷子拧眉,紧张地问身边的徐老太太。

    “我还没老呢,我可是刚刚收拾了王绌那小子,要不是当着街不好看,老婆子才不会放过他。”

    徐老爷子放下心,扬手就又是一枪。

    王桁玚虽说扬言要自己解决这两老,可是关键时刻总是有身边的魔修相救。

    起初的时候,两老惊于王家竟然能有这样的人物相助。

    他们一直清楚京中一些势力内部,背后有着不可告人的神秘力量,只是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力量。

    如果不是还活在现实的世界里,只怕怀疑自己是不是掉入了另一个玄幻世界。

    “王少,玩够了,也该结束了。”

    两魔修有些不耐烦了,出声提醒。

    要不是那几个魔修不见了,他们也不会和王桁玚在这里耗。

    王桁玚确实是玩够了,手一摆,示意身后的魔修解决两老家伙。

    其中一名魔修手轻轻一挥,钉在身后的子弹倏地凌空飞向徐家两老。

    司机见状,脸色一变挡在了两老的面前。

    徐老爷子脸色也是一变,将老太太拉到了身后,“快走。”

    徐老太太连动都没动一下,死也要死在一起。

    只可惜了徐家就此没落

    被王家这小子就这么解决了,不甘心啊。

    他们二人英明了一辈子,没想到最后关头竟然落到这样的下场。

    “噗哧!”

    一道无声息的风冲过来,随着一道身影奔来,一枪药打了出去。

    凌空飞向两老的子弹瞬间熄灭,就差那么一厘米的距离。

    险而又险的避了过去。

    “什么?”

    使力的魔修一愣。

    再次挥出力量,发现自己竟然没有办法再使用修为了?

    魔修并不忌讳伤害普通人,可是也从未遇到这样的事情。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噗哧!”

    温宁飞快的出现在眼前,再打出一药剂的枪。

    伴随着子弹的速度,冲击在两魔修的身上。

    两魔修根本就没有办法反应过来,就这样被射击中。

    直愣愣的被温宁轻而易举的干掉了!

    “这怎么可能?”

    王桁玚瞪着眼,眼睁睁的看见刚才还嚣张的两魔修突然朝身后倒了下去,魂飞魄散,连躯体都没有留下来。

    魔修死的画面,王桁玚还是头一次看见。

    竟说不出来的震憾。

    “保护王少!”

    身边的保镖瞬间反应了过来,快速的围在王桁玚的身边,对准了朝这边过来的温宁。

    “温宁?!”

    徐老太太看见去而复返的温宁,惊讶不已。

    温宁沉着脸站在徐老爷子和徐老太太面前,冷冷地看着眼前的王桁玚。

    “是你!”

    王桁玚瞪大了眼,不敢相信温宁竟然还活着。

    瞬间,他又突然明白了过来。

    杀死那几个魔修的是她!不是另有其人!

    “难为王少还记得我,该死得瞑目了!”

    温宁声音里听不出半点的情感,冷得让人起鸡皮疙瘩。

    她要杀他!

    王桁玚脸色一变,将面前的保镖推了出去,“杀了她,我先走一步。”

    王桁玚转身就跑向身后的车。

    得到命令的保镖们同时朝温宁开枪。

    “温宁小心!”

    温宁眼眸一眯,迅速的反应过来,连连避开对方的枪击同时将两位老人家往旁边拉去。

    几人躲进了障碍物后,温宁确认了他们的安全,夺过两老手里的枪支就朝外翻身出去。

    “噗哧!”

    带着消声器的枪打出去,直接爆了王桁玚开走的车辆车胎。

    王桁玚连人带车的朝前面的建筑物撞去,发出好大一声响。

    “干掉她!”

    王桁玚眼看着温宁发狠的逼近过来,大声吼了起来。

    温宁冷笑一声,抬手就朝他这个方向放了一枪,吓得他连忙缩向后面。

    “砰砰砰!”

    枪战当场展开,温宁即使是失了修为也是体质过人,那些保镖根本就不是温宁这狠角色的对手。

    “轰!”

    还没有完成的建筑物从上面倒下来,砸在了几个保镖的身上。

    温宁迅速解决了身后的几名,十几名保镖就这样死在了温宁的手里。

    不过十分钟的时间!

    对方能够用普通的枪支杀死魔修,已经是惊世骇俗了。

    被困在车内的王桁玚眼眶发了红,可就是出不来。

    那个比魔鬼还可怕的女人正一步一步的朝他走过来,然后拿黑洞洞的手枪从门外一点空隙指向他脑门。

    “等等你不会真要”

    “砰!”

    一枪崩了对方的脑门。

    血桨和血水并溅。

    温宁转身回头去看两老。

    徐老爷子呆傻地看着孙女,一时没敢认。

    徐老太太用手肘顶了顶他,这才回过神来。

    “这是王家的人,不好收拾,他死了,”温宁的声音里没有一点感情,听着有点怪瘆人的。

    徐老爷子肃着脸看向那个方向,突然发出一声冷笑。

    “他不死,就是我们两老死了。”

    言下之意他们徐家会处理干净。

    “这件事你爷爷他来处理,不会连累到你这边,温宁,你救我们。”

    “下次出门还是多带些人,”温宁点点头,徐家解决这种事情的手段还是有的,后面王家和徐家真的要水火不溶了,不管是暗里还是表面。

    想了想,温宁从身上拿出一个瓶子递给了老爷子。

    “这是什么?”

    “小药包,和子弹参和在一起,可以让那些人短暂的失去能力,时间只有半分钟。”

    温宁沉声交待。

    “这是你研发出来的东西?”

    温宁会医术的事情并不是秘密了。

    “数量有限,过后我会再弄些过来,”现在她修为失掉了,得拿些东西防身。

    两老惊奇地看着温宁,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难怪那些人这么着急想要温宁,如果放进武器研究装备兵工厂,那可就是无敌了!

    “温宁爷爷很感谢你救了我们,但是你现在一个人在外面太危险了。先回徐家,由徐家的武装人员保护。”

    “刚才爷爷也看见了,我有那个能力保护自己。”

    温宁再次拒绝回徐家的提议。

    她现在得找出那个原因,否则不能安心。

    如果之前没有惹事,没有这些危险,她完全不急着恢复过来。

    现在不同了。

    “很快就会有人过来,爷爷带奶奶赶紧回徐家吧,”温宁朝身后方向看了一眼。

    有魔修出现在这里,楚厉的那些手下很快就会过来了。

    徐老爷子深深地看着温宁,想要将温宁带回家,徐奶奶却扯了扯他。

    温宁现在根本就无意回徐家,徐老太太感觉得出来,在温宁的身上发生了点什么事。

    而她现在正急着要去解决,根本就无暇顾及到徐家这边。

    如果温宁需要家里,一定会开口。

    她没有开口,那就说明她并不需要家里的力量。

    现在徐家最重要的是和王家这边好好磕一磕了。

    保证王家不会危害到温宁才是最要紧的,而且,前面的旧仇,他们也该清算清算了。

    目送两老离开,温宁看了一眼王桁场的方向,快速离开。

    她刚刚离开,楚厉的手下立即就赶到了。

    在现场看到了这惨样,眉头皱得死紧。

    “这是?”

    其中一人蹲下来,将沾了药粉的子弹拿了起来,另一人见状立即从衣袋时拿出一个小袋子,连药粉和子弹一起装了起来。

    “那边是王家的小少爷?”

    “嚣张太久了,也该有人收拾收拾了,不过这死相还真有点惨。”

    “走吧,王家人过来了。”

    “嗖嗖”

    几条身影迅速消失在原地。

    可以想像得到,王家人看到王桁玚的尸体时,那种崩溃的感觉。

    王家连折了两个人,哭天喊地,不足以形容他们父母的悲愤!

    如果孩子教好了,也不会落得如此的下场。

    怪只怪,当初太过放任了王桁玚,又有王绌推了一把,任由自己这个侄子去寻徐家两老的仇。

    如果他不是存了必杀人的心,又怎么会被人杀?

    徐家人看到平安无事的两老,几乎是要落泪。

    两老突然被王家袭击时,他们已经派出了武装人员,准备杀向了王家。

    “爸,您没事吧。”

    徐行幛赶紧上前来,扶住老爷子。

    老爷子阴沉着脸,将老太太送进屋,这才回身冷冷下了命令:“王家那小儿子死了,王家必然不会轻易放过徐家。同样,徐家也不会放过他们。”

    “什么?王家那小子死了?竟是这小子敢动徐家的人。”

    咬牙切齿,徐家人满脸愤怒。

    老爷并没有提温宁的事,只是冷冷的下了几道命令下去。

    徐家随时准备恭候着他们王家。

    温宁回到公寓,从垃圾堆里找到了那两块废石,往学校回去。

    “温宁!”

    温宁还没进学校,沈萧就从车上走下来,快步来到她面前上下打量着温宁:“你没事。”

    温宁这才想起那天自己带着叶斯离开了,后来并没有通知到沈萧。

    “我没事,抱歉,让你担心了。”

    “徐家那边的麻烦大了,就在今天,王家的人袭击了徐家两老。”沈萧沉声说。

    温宁讶异地看着她,觉得沈萧还挺关心徐家的。

    “谢谢,你不必担心他们,徐家能够有今日的成就并不是偶然。他们能够解决眼前棘手的事,你先解决好沈家家事才是主要。”

    沈萧点点头,“如果有需要的话,随时可以来找我。”

    “一定。”

    温宁目送沈萧,再次感叹徐明延没把这个人娶回家做大嫂。

    欧阳郗坐在车上看着温宁和沈家那个阴柔男人走近,眼眯得紧紧的。

    “郗少,还要过去吗?”

    司机提醒欧阳郗,再不过去温宁就要进学校了。

    不等欧阳郗反应过来,温宁已经倏然看了过来,准确的捕捉到了他的车子。

    欧阳郗想不下车都没办法。

    温宁看见欧阳郗眼里并没有意外,只是刚才那一幕,只怕是被他看全了。

    “郗少。”

    “你是我嫂子,叫我欧阳就好。”

    欧阳郗静静凝视了她半晌,面带复杂道:“你和沈家这人到底是怎么认识的?这人是个狠角色,别被他给骗了。”

    “你觉得我看上去像是好骗的人?”温宁反问。

    “沈萧这个人太狠了,对自己的亲人都可以下死手的人,没有什么事做不出来。”欧阳郗说出了自己的担忧,“他最近身上的戾气越来越重了,有人就被他点了。”

    在那之前,欧阳郗和沈萧接触过几次。

    每一次都让他觉得这个姓沈的阴得瘆人。

    温宁想起沈家的家事,再看看欧阳郗。

    “你这是什么眼神?”

    “别人的家事,你到是很清楚呢,”温宁有点似笑非笑。

    “沈家有点复杂,我并不是很懂,但是这个人,你最好还是不要靠近了,否则被楚厉知道,他会折了这个姓沈的。”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楚厉和她”

    “没有仇,但是,这个姓沈的玩女人很有一套。”

    欧阳郗不知想起了什么不好的事情,眉宇一蹙。

    温宁一愣,有点怀疑他说的是不是另外一个沈萧,而不是她认识的那个。

    “还有,网上的头条又是怎么回事?”

    “”温宁定定地看着欧阳郗,“楚厉也没过问这个,怎么你一脸不愤的样子。”

    “”欧阳郗瞬间就觉得自己像管家婆。

    “事情已经和楚厉说清楚了,所以你没有必要担心这些,不过,还有人胆敢报这些,我还有点意外。”

    毕竟这事也隔几天了。

    “你这女人算了,是我多管闲事了。”

    欧阳郗就是想替楚厉确认一下她的安危,现在确认这人已经没事了,他也该去做自己事了。

    临走时,还丢下一句:“别和那玩女人的变态走太近了。”

    然而,折回来的沈萧刚好听到欧阳郗喊了这么一句,脸色立即就阴煞了下来。

    欧阳郗更没想到自己在背后说人坏话,会碰个正着。

    沈萧探出车子,脸上发出冷笑,“我竟然不知道郗少这么讨厌我呢。”

    欧阳郗嘴角一抽,回头盯了温宁一眼。

    温宁耸耸肩,她是看见了沈萧的车子开了回来,可是她根本就不知道他会突然说最后面一句话啊。

    “沈少。”

    “郗少,才几天不见面,怪让人想念的。我不止玩女人,我连男人也玩,正好,郗少就是我好的那一口。”

    欧阳郗嘴角连连抽动,这该死的阴柔男在故意恶心他!

    “咳,这个是误会。”

    “那麻烦郗少等会儿好好和我解释这个误会,”沈萧眼皮一掀,看向温宁,道:“我回来就是想跟你说一声,把手机开着,我后面有什么事直接给你电话。”

    温宁点点头,冲两人摆摆手,步行入校。

    “温宁,你来。”

    龚老看见温宁,就兴冲冲的对她招手。

    “龚教授有什么发现吗?”

    看见龚老这个样子,温宁就知道对方一定是在研究方面有了什么成果。

    “是那缠人的病变,我得到了结果,还得多谢你提供的资料啊。”

    “是龚教授您本事大!”

    “臭丫头,连我也敢唰了!”

    龚老嘴角笑得的都往上翘了。

    温宁跟着龚老走进室内,看着龚老炫耀他的成果。

    “这病例是从什么地方流出来的?”

    “军部!”

    “军部?”温宁一愣。

    她之前看见过一粒,并没有问太多这些东西是从哪里来的。

    没想到竟是从军部送出来的,龚老他到底和谁接头的?

    “如果你有时间的话”龚老说到这里,就停了下来,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龚教授有什么地方需要我帮忙?”

    “没有什么忙需要你了,”龚老抬头看看窗外一眼,道:“马上就过年了,你也该好好回家陪家人了。”

    温宁这会儿才反应过来,再有十几天就过年了!

    过年这个节日,对她来说,并没有任何意义的。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后,她接触的东西越来越多了,心绪也变得有些不太稳定。

    就拿这次失掉修为来说,她是在意的。

    若放在上世,她怕是连想都不屑再想了,冷静的接受。

    徐家和王家的事情闹到了上边,惹得那些大佬很是头疼。

    温宁注意了表面的新闻,其中真假根本不分辨不出来,况且,关乎两家的事,新闻媒体根本就不敢将真正的一面报道出来。

    温宁几次想要问问清楚,都压住了。

    这天,温宁炼过一批药后,从炼药室走出来。

    天空不知什么时候飘起了一粒粒的白雪,风是静的!

    簌簌白雪打在她的身上,她伸出手,凝视着手中两块安静的石头。

    带在身上三天了,仍旧没有半点的动静,就像是她的修为从来没有存在过。

    “哧哧!”

    有脚步声从侧面过来,温宁收起石头,转身。

    迎上男人高大优雅的身形,以及那双黑如星辰眼眸。

    温宁嘴角微微一弯,“回来了!”

    “嗯。”

    高大挺拔的男人拿起手里的军大衣披在她的身上,眉宇微蹙,“怎么不知道照顾自己。”

    温宁笑道:“不是还有你吗?”

    幸好现在太晚了,天气又冷,不然大半夜的看见他一个人走在这里,怕不是被吓着了。

    楚厉俊眉微柔,伸手抚了抚她冰冷的脸颊,突然将衣服打开,将她按在胸膛里取暖。

    温宁的脸颊被压在他的胸膛上,愣了好半会儿才眯起眼笑了!

    这个人还真是无时无刻不让她觉得温暖呢!

    怎么办,这人太会撩,她都快要沦陷了!

    “饿了?”

    “嗯。”

    温宁靠在他的怀里,点了点头。

    楚厉松开裹着的人,替温宁拂去头顶上的白雪,牵住她冰凉的手,再次皱了眉。

    两手握住她白玉般纤细的手,两手轻轻来回揉搓着,弯下腰身,冲她的手哈起了热气。

    温宁眼底溢着笑,心里甜得不行。

    楚厉认真的在给她暖手,她也在认真的看着他。

    片片的白雪将他的脑袋打白,他并没有在意,只想要快点将温宁冰凉的手暖好!

    温宁觉得这个下雪天,比任何时候都要暖人!

    因为眼前这个男人!

    楚厉揉搓着,等她手暖了才停止动作。

    “等一下。”

    温宁突然抬手去拔弄楚厉头顶上的白雪,楚厉曜黑的眼抬了抬,近距离和温宁静静对视。

    楚厉往前送去,吻了吻她的唇角。

    温宁抬头看着他,笑容满满的甜美:“不是带我出去吃夜宵吗?”

    楚厉黑幽的眸扫过她水润的粉唇,牵起她的手,另一只手替她拢了拢大衣角。

    “想吃什么。”

    “吃你爱吃的!”温宁仰着脑袋,笑眯眯地看着他。

    楚厉眼眸深了深,哑声道:“你知道我爱吃什么。”

    温宁想了想,似乎楚厉从来没有在她面前表现过特别爱吃的东西,所以到现在她仍旧不知道他最爱吃的是什么。

    望着眼前这双眼,温宁反应了过来,脸倏地一红。

    “我和你说正经话”

    “我也是在和你说正经话。”

    楚厉大手横过来,搂住她的腰,一本正经的说。

    温宁讶异地看着这个变本加厉的男人,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此时心情。

    该说自己庆幸影响了这个男人改变吗?

    “怎么?”

    “没什么,”温宁不由一笑,“只是觉得此时的你和初时认识时并不一样。”

    楚厉俊眉微蹙,“不喜欢?”

    不喜欢现在的他还是以往的他?

    温宁摇了摇头,“都喜欢!”

    楚厉想起小妻子初时对自己的厌恶和惧怕,俊眉皱紧。

    “楚厉,遇见你是我这辈子的幸!是你让我觉得,我是个有血有肉的平凡人!是你让我觉得,世间原来也有美好的东西!”

    楚厉凝视着妻子,久久没移开。

    “楚厉唔。”

    后面所有的话,都被堵在彼此的唇间。

    他用实际行动剔除了她内心里的那点不安。

    漫天雪幕下,两人相拥吻的画面,那样的唯美又甜蜜!

    温宁觉得此时此刻的自己,是满足的!

    这顿饭,温宁夜里一点才吃得上。

    真真正正的夜宵了!

    “在看什么。”

    坐在对面的楚厉停下给她夹菜的筷子,看着对面的妻子道。

    温宁摇了摇头,夹着他递过来的菜吃了起来。

    坐在餐厅里的,还有不少的情侣,温宁有点感慨。

    原来熬夜的,不只有他们。

    “咦?”

    就这时,后面楼梯传来一道咦声,温宁微微侧目就看见两个戴着口罩男人走上来。

    温宁一眼看去,就认出那是许久不见的袁崇和顾沉。

    温宁前面的戏份已经提前刹青了,他们还在拍摄中。

    可是大半夜的,这两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虽然戴了口罩,仍旧有人认出了这两人。

    楚厉也看见了,眼眸微沉。

    袁崇这人长相十分的好,而且温宁又和这个人合作过,还差点拍了亲密戏。

    楚厉当然不会给对方好脸色。

    “你是袁崇吧!我好崇拜你!你能给我签个名吗?”

    其中,一个凸着肚子的女士突然站了起来,激动的拦住了袁崇和顾沉的去路。

    坐在对面的男人,被自家老婆的动作给吓了一跳,赶紧过去护着,“老婆,小心你的肚子!”

    袁崇和顾沉一听就猛地左右看,因为四周的女士纷纷起身围涌了过来,袁崇和顾沉很有默契的护着那位大肚子的女士。

    “请安静,这里有怀孕的女士,大家不要争,小心!”

    袁崇的声音很有安抚性,刚才还想涌上去的女士们都止住了动作,一个个都自觉的安静了下来,压着声说让袁崇和顾沉给她们签名。

    两人飞快的给粉丝签。

    率先跳起来的孕妇被男人小心翼翼的扶了出来,一边叨唠着责怪她不该这样冲动。

    孕妇也知道自己不该那样,连连向自己的老公道歉。

    温宁脑子嗡的一下拔动了某根弦,视线定在那女人微凸的肚子上,突然有什么东西闪过脑海!
猫扑中文 www.osungo.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重生军门之绝世佳妻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重生军门之绝世佳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生军门之绝世佳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军门之绝世佳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