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七章 真不打算要个孩子吗?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一封锦书镶美玉正文 第三十七章 真不打算要个孩子吗?
(猫扑中文 www.osungo.com)    刘玦知道自己闯了祸,回府路上也不言语,任由安锦书拉着,不时偷看一眼安锦书的侧脸,还好,脸色如常,比想像中好多了,只是一直板着,还是让人怕怕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彩袖苑与瑞王府相隔四条长街,走起来要半个多时辰,来时一路闲逛,并不觉得远,这会儿无心闲逛,走起来委实觉得远了。    刘玦腿走得有些酸了,后悔没有带“冰雪”出来,有些哀怨的看了一眼安锦书,却又不敢言语,脚步越走越慢。    安锦书握着刘玦微凉的手,放慢脚步,眼角余光撇见刘玦可怜巴巴的表情,突然停住转过头来看着刘玦问道:“走不动了?”    “嗯。”刘玦小心翼翼的点点头。    安锦书浅浅一笑,黝黑的眸子闪着光亮,直看得刘玦心如鹿撞,突然伸手把刘玦打横抱了起来。    “玦儿最近沉了许多。”    刘玦把头埋在安锦书怀里,连同脖子一起红透了,娇嗔道:“懂什么,这叫丰满。”    次日,刘玦醒来的时候安锦书已经不见身影,便了个懒腰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休个班搞得比上班还忙。”    翻身,起床。    刚好有些事情要避开安锦书,他走了也倒好。    伐檀客栈的一众人等,至今还关押在大牢之中,虽然刘玦暗中打点并未吃什么苦头,但总归不能一直关押着,需得寻个时机把他们营救出来才是。    只是那张京城防守图,半非空穴来风,到底是何人放入伐檀客栈还没有头绪,如今七公子身在京城,万不能出什么乱子波及公子安危。    七公子倒是淡定得很,看不出情绪有什么波动,整日里除了看书便是喝茶,公主府的茶一向者是宫里的供品,连点心也比外面买的精致许多,暖炉又烧得旺,用的还是上好的银霜炭,日子过得颇为自在。    刘玦带了几盒糕点,刚进房门便看到七公子悠哉悠哉的坐在矮几前看书,宫使在另一侧煮茶,游情则一副色眯眯的样子看着宫使,看到刘玦进来,游情一个跟头翻过来说道:“你这个有异性没人性的,怎么想起来过来了。”    “什么有异性没人性?昨天才刚过来给你们送了饺子,吃完就忘了?”刘玦白了游情一眼,问道,“宣哥哥呢?”    “找他的美女护卫去了呗。”游情说起这话来一脸嫌弃的样子。    “我说游情,我才多大一会儿不在,你就在玦儿面前说我坏话?”裴宣的声音从廊边传来,声音里依旧带着宠溺的温柔,而他的美女护卫月影一转身便坐到角落里的矮几处,摆明了不想参与这个话题。    “我可没有说你坏话,我只是在陈述事实。”游情从商使手里拿过食盒,每一个食盒都打开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糕点。    “对了玦儿,听说昨晚你和瑞王去了彩袖苑?”七公子放下手里的简牍,一双洞察一切的眼睛带着笑意。    刘玦白了一眼正在吃糕点的游情,肯定是这个大嘴巴在七公子面前乱说话,然后说道:“对呀,本来要去开开眼界的。”    “然后呢?”七公子语气里带着戏谑。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呗,”刘玦叹了口气,说道,“下次我得穿男装去,穿男装就方便多了,还能找几个姑娘陪着喝酒。”    七公子忍住嘴边的笑意,说道:“你不会以为你穿个男装别人就认不出你是个女子了吧?”    裴宣坐过来讨了一杯茶说道:“首先呢,你得说服你的那个王爷同意你第二次进青`楼。”    “这话我认同,”游情放下食盒也坐了过来,“自从瑞王回京后,你每次跟我们见面都搞得跟偷`情一样。”    噗~    裴宣一口茶刚喝到嘴里便全喷了出来,一双眼睛无奈的看着游情,牙齿里挤出四个字:“注意措词!”    “对了,今天瑞王不是休沐吗?你不在王府粘着他,怎么有空过来了?”游情完全感受不到来自刘玦充满杀气的眼神,自顾自的问道。    “什么叫我粘着他?明明是他粘着我好不好?不信问问墨色,”刘玦一脸傲娇的表情,转过头问道,“墨色,你说是不是?”    墨色此时与月影坐在角落里的矮几旁,正把面前装着芙蓉糕的餐碟推到月影面前,闻言只微微点了点头,并不言语。    “唉,我真是越来越喜欢墨色,你说什么他都觉得对。”游情假意叹了口气,“一点正义感都没有。”    “你这个水性杨花的,一会喜欢月影,一会喜欢墨色,你怎么这么花心呢。”刘玦哼了一声,挑了挑眉说道。    “水性杨花这个词是这么用的吗?啊?”游情翻了个白眼,叹息京城第一才女用词竟然如此不当,真不知道是怎么被评为第一才女的。    七公子淡淡看着笑闹的二人,无论何时何地,刘玦和游情两个都是打打闹闹,仿佛永远没有烦心的事一般,也正是因为此,七公子对他二人从不加管束,任由着他们随性而为,这点纯真,是七公子最宝贵也是最想守护的特质。    “大过节的,你的宝贝王爷不在府里陪你,出府做什么去了?”七公子难得一副打趣的口吻问道。    细论起来,安锦书还是他的皇叔父,而刘玦便是婶娘,只是相处久了,刘玦于他,便如幼妹一般。    “大约是因为军务去军营了吧,一早醒来他便出门了,还把‘冰雪’骑走了,‘黑炭’性子有点野,我不太敢骑,所以才乘了马车过来。“刘玦为茶壶换了一泡新茶,随口回道。    七公子淡淡一笑,黑白分明的眸子带着洞察一切的了然。    “哎呀!”刘玦痛呼一声,光顾着说话,没注意宫使往自己的杯子里添了新茶,一口喝下去竟然把嘴烫了。    “门主,有没有烫伤?”宫使赶忙拿了一块锦帕递过来。    “还好。”刘玦接过锦帕擦了擦嘴唇,“光顾着说话了。”    “这就叫灯下黑,越是熟悉越会疏忽。”七公子淡淡品了一口茶说道。    七公子这种寡淡的性格与平日无异,不知为何,刘玦总感觉今日他的话另有深意。    寒风凛冽,光突突的山上更显萧条,战俘营依山而建,更显得风大了些。    安锦书站在二楼靠窗的位置,看着远处在寒风中有些发抖的小小身影。    羽儿。    也许该叫羽使更合适。    几个月前,她还在王府伺候,如今衣衫褴褛、身形削瘦,竟有些认不出了。    “最近几个月,她可还安份?”安锦书声音低沉,听不出喜怒,仿佛只是在闲话家常一般。    “回王爷,她一直试图和外界联络,但属下派人盯得紧,所以她一直未得逞。”    战俘营关押的均是各国战俘,往年与周边各国和谈之时,双方各会释放一些战俘以示诚意,这几年又关押进了一些待斩的死囚,所以战俘营一直由安锦书委派军中得力之人看管。    负责看管战俘营的是周清,是安锦书一手训练提拔上来的副将,深得安锦书信任。    “他的牢房可与其他犯人分开?”    “回王爷,按您的吩咐,她一直是分开关押的,这里女子少,她难免会受到其他犯人的骚扰,属下看顾不过来的时候,幸好有张楚暗中出手相助,这才使得羽姑娘毫发未伤。”    “那两个人呢?”    那两个人,指的自然是后来关押进来的苏方亭和古遗音。    “回王爷,古遗音也是与其他犯人分开关押,倒还安份,苏方亭却是经常配合羽姑娘与外界联络。”    “哼!”安锦书冷哼一声脸上蒙了一层霜,似乎比面外的寒风更冷,瑟瑟寒风中,苏方亭正在劳作,旁边的古遗音衣着单薄,虽然瑟瑟发抖,但依然可见其气质出众,苏方亭时不时回过头来与古遗音说上几句话,隔一段时间便把古遗音的手放进自己手掌心里暖一暖。    “看来王妃的鸳鸯谱是歪打正着了。”想起刘玦,安锦书脸上的寒霜似乎融化了许多,“看好他们,切勿让他们与外界取得半点联系。”    不知为何,安锦书近几日总是心神不宁、患得患失,细究起来该是在伐檀客栈看到与刘玦动作和神情一般无二的锦衣公子开始,内心里总觉得会有什么不在掌控范围内的事情将要发生,也正因为此,他才要亲自来一趟战俘营,亲眼见过才觉得安心。    为何不直接把他们杀了以绝后患?    安锦书无数次这样问过自己,但一想到日后刘玦知晓后可能的责怪,便放弃了这样的想法,甚至还要安排人专门保护他们的安全。    “这两个女的,记得多加两床棉被,别给冻死了。”    “喏。”    傍晚时分安锦书才回到王府,刘玦正对着一桌子菜吃得正香,见安锦书进来,一种偷食被抓的尴尬一闪而过,顾作淡定的说道:“这么早回来啦,我还以为你又要半夜回来呢。”    安锦书一边脱下薄裘交给商使,一边盘腿坐在桌边说道:“看来玦儿胃口是真的不错,怪不得越发得圆润了。”    刘玦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放下筷子娇嗔道:“我有那么胖吗?”    “本来不觉得,但是今天本王的胳膊酸了一整天,才深有体会。”安锦书接过商使递过来的筷子和盛满汤的碗,好整以暇的看着刘玦微红的脸。    刘玦轻咬着下唇,想起昨天被安锦书一路抱回府,心里涌起一阵甜蜜,禁不住脸色微红,唇瓣带着笑意,忽然又想到安锦书的揶揄,便收回了嘴边的笑意,佯装生气的说道:“我要是瘦骨嶙峋的,别人还以为我在王府吃不饱呢,你堂堂瑞王殿下哪还有面子?”    “嗯,”安锦书点点头,“听说吃胖一点有助于胎儿成长。”    嗯?    刘玦停下夹菜的筷子,刚才自己得了幻听吗?安锦书在说什么?胎儿?什么胎儿?    安锦书老神在在,喝了一口汤,又吃了几口菜,在刘玦惊讶的表情中淡淡说道:“话说,玦儿真不打算要个孩子吗?要不然白吃这么胖了。”    安!锦!书!    刘玦为之气结,最多一百斤,有他说的那么胖吗?
猫扑中文 www.osungo.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一封锦书镶美玉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封锦书镶美玉》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封锦书镶美玉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封锦书镶美玉》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